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1992的文章

世紀之盛會——第十七世大寶法王坐床典禮

圖片
一九九二年八月中旬,歷代大寶法王駐錫地的西藏祖普寺,正式宣佈第十七世大寶法王的升座典禮將於九月二十七日在祖普寺舉行,並邀請全世界各地的佛子前往參加聖禮。
於是臺灣噶瑪噶舉委員會發函各中心組團前往朝聖觀禮,而全省陸續報名的法友也幾達百人,後分成二團前往。
對大多數人,尤其是學習藏密佛法者而言,西藏像一塊熟悉親切,卻又遙不可及的神秘之地。二十二日清晨當搭台汽班車前往中正機場時,鄰座的客人問起去哪兒旅行時,興奮之際不禁神氣大聲的說:「西藏!」「西藏」二字如雷貫耳,連自己都感覺十分震撼。
臺灣到西藏有幾條路線可走,但最便捷的仍屬臺灣飛香港轉成都,隔日再飛拉薩。至尼泊爾朝聖者,亦可順道由尼泊爾搭中國西南航空班機進入拉薩,僅需五十分鐘。總之,古老遙遠的西藏在交通發達的今天,已變得近在咫天,神秘面紗也相對褪色不少。
由於團體人數眾多,機票相當難求,只好采轉機接駁方式。我們一團四十八人當晚在廣州過夜,第二天才飛成都。成都有許多聖地,我們花了兩天的時間朝拜了一些地方,其中有位於岷江口的「樂山大佛」——彌勒菩薩的巨大座像,以及屬於普賢菩薩道場的峨嵋山。第二天晚上,大家用過晚餐後便早早休息,準備明天一早六點半的班機飛拉薩。
大夥兒四點多叫床,五點多摸黑到達成都雙流機場時,大廳已燈火通明,擠滿了熙熙攘攘的旅客,繁忙程度不亞於一個國際機場。成都是中國西南的交通樞紐。
通過安全檢查後,我們終於上機起飛。一路由窗口往下望去盡是連綿不斷的層層高山。有時兩山之間的谷地浮聚著厚厚的雲層,遠看好像棉被店裡一團待彈的棉絮。
飛行一個鐘頭五十分後,終於到達拉薩貢噶機場。這本是個軍用機場,被借調民用,因此離市區相當遠。前半段路沿著雅魯藏布江而行,一個半小時後抵達拉薩市區。途中經過孤立在路旁的阿底峽尊者廟。據說阿底峽尊者曾在此居住很久,至今仍住有不少喇嘛修行。
對大多數人的經驗而言,初踏上西藏土地時的感覺多是相當激動,百感交集的,而整個西藏地區的景觀所給予人的感覺也相當奇特。四周望去盡是灰黃、枯乾不毛的高山,能長小草、矮樹叢的山不多,平地上的青綠也很有限。整體看去彷佛是拍星際冒險片中,攝影棚裡的外星世界沛景。
當我們抵達西藏賓館時,主人特別以隆重的傳統禮儀迎接我們。穿著鮮豔藏服的青年勇士站於馬背上,一字排開,列隊歡迎。婀娜多姿的西藏女子則捧著一個製作精美的大容器,內裝糌把粉,象徵吉祥如意,由經理向我們一一獻卡達。幾在同時,左邊…

噶舉國際議會(Kagyu International Assembly)關於多嘎玉嘉(Topga Yulgyal)之決議文

時間:1992年12月3日
地點:印度錫金隆德寺
以下之決議於1992年12月3日在印度錫金隆德舉行之噶舉國際會議(Kagyu International Conference)中正式通過。
在神聖的楚布寺所有噶瑪巴的黃金寶座上,第十七世噶瑪巴陞座之後,認證已經正式完成。此認證是依據第十六世噶瑪巴圓寂前留下的轉世寶函和尊貴的第十四世達賴喇嘛神聖的觀察力。但是多嘎玉嘉先生卻拒絕接受此基於兩位尊者清淨智慧所作的決定。
更有甚者,他一再的設法使夏瑪仁波切成為隆德法輪中心(Dharmachakra Center of Rumtek)  的所有權人。曾經多次嚐試奪取第十六世嘉華噶瑪巴的財產,他甚至將法王位於不丹東部本塘(Bumthang) 的札西確林(Tashi Choeling) 寺售出。
他不僅沒有在噶瑪巴機構總部中盡責工作,並且在法師和弟子之間挑撥離間,同時在各閉關中心製造不和。
更有甚者,他居然帶領軍人進占噶瑪巴的主寺法輪中心(Dharmachakra Center)。如此一再違背佛法的行為是我們不可容忍及不可忍受的。尊貴的蔣貢康楚仁波切圓寂後四十九天的法會期中,來至各方的弟子們虔敬的在舍利前行禮,他卻製造紛亂,完全不把悲傷的儀式當一回事。在1992年11月21日,大殿的門被鎖上,使每日在內的祈願修法無法舉行。同樣的,第十六世嘉華噶瑪巴的居處,和噶瑪噶舉國際辦公室(Karma Kagyu International Offices) 都被強制上鎖。
總之,自從尊貴的第十六世嘉華噶瑪巴圓寂後,他一直在破壞佛法。因此,國際噶舉中心會議(Assembly of International Kagyu Centers) 遣責他的行為,並解除他在噶瑪噶舉中擔任之財務長及祕書長之職務。 此決議於1992年12日3日通過。
噶舉國際議會(Kagyu International Assembly)
http://www.kagyuoffice.org.tw/karmapa-office/announcement/announcement-19921203

第一本介紹第十七世大寶法王 嘉華噶瑪巴 鄔金欽列多傑 的雜誌

圖片
第一本介紹第十七世大寶法王 嘉華噶瑪巴 鄔金欽列多傑 的雜誌由尼泊爾 噶瑪列些林佛學院 在1992年初版發行1000 本,1994年再版印製 1500 本,2014年第三次印製 20000本. 





賢劫未來第六佛獅子吼佛的化身,與觀音菩薩無別的法王杜松虔巴生於西元一一一0年,為無比的達波月光童子岡波巴大師的主要弟子,其證得清淨雙運的果位。 他在理塘建立了康金寺( KamkhyimTemple),成為岡倉噶舉法脈的開創者,並將整個傳承完整傳給他的主要弟子錫度卓昆雷千波,此後,噶舉行傳派的黃金唸珠傳承至今無間斷的延續下來,而以具十方諸佛菩薩偉大事業者聞名的尊勝「噶瑪巴」的轉世依著前世的預言一直持續至今。杜松虔巴所建立的楚布寺,後世歷代噶瑪巴均以此為駐錫地,向外延伸推展法教,建造的寺廟廣佈於印度、中國,轉世遍於上中下藏三地。

歷代嘉華噶瑪巴
1.噶瑪巴杜松虔巴 1110~1193 
2.噶瑪巴希 1206~1283 
3.噶瑪巴讓炯多傑 1284~1339 4.噶瑪若佩多傑 1340~1383 5.噶瑪巴德新謝巴 1384~1415 6.噶瑪巴通瓦敦殿 1416~1453 7.噶瑪巴確札嘉措 1454~1506 8.噶瑪巴米覺多傑 1507~1554 9.噶瑪巴旺秋多傑 1556~1603 10.噶瑪巴確映多傑 1604~1674 11.噶瑪巴耶謝多傑 1676~1702 12.噶瑪巴蔣秋多傑 1703~1732 13.噶瑪巴堆督多傑 1733~1797 14.噶瑪巴特秋多傑 1798~1868 15.噶瑪巴卡恰多傑 1871~1922 16.噶瑪巴讓炯日佩多傑 1924~1981 17.噶瑪巴鄔金欽列多傑 1985~


第十五世噶瑪巴卡恰多傑晚年一直在楚布寺的後山進行嚴格的閉關。他將一個五色線纏繞的護身物給他的弟子果洛的比丘蔣巴處慶,並說:「這個護身物在未來有一個信差從八蚌寺急忙趕來時,你就打開它。」一個月後,也就是藏曆水狗年的三月十七日,卡恰多節便圓寂了。
第十一世泰錫度貝瑪旺秋嘉波在淨觀中看到了噶瑪巴的珍貴轉世。他生在西藏德格點闊的地方,父親名策旺奔措,母親名嘎桑確準。泰錫度仁波切派了一位代表到楚布寺問:「你們當中若有人持有前世噶瑪巴的預言信,請交給我。」楚布寺的寺務部門當時便開始尋找,但一無所獲。八蚌寺的總管羅卓及楚布寺的總管巴卓,一起謁見第十三世達賴喇嘛,提出認證噶瑪巴的正式請求…

重建楚布寺

圖片
重建楚布寺(1992年-1999年)

1959年後,文革時期,在西藏和中國非常多的寺院遭到破壞,楚布寺也不例外,它被嚴重的損毀。這座莊嚴美觀的主寺可說全毀,已無人居住;從遠處看只是殘墟廢壁,已成廢墟。
1980年初,中國開放西藏尼泊爾邊境,允許老年藏人回藏省親,尊貴的第十六世噶瑪巴指示竹奔德千仁波切(Drupon Dechen Rinpoche)回藏修建楚布寺。當時人民窮困難以支持興建工作,但是由於竹奔德千仁波切的熱誠和藏民的投入,逐漸修復了部份寺院。他們數年辛勤的努力,將大殿和一部份建築大致建了起來。
尊貴的第十七世噶瑪巴鄔金欽列多傑之重返主寺,將寺院的興建帶到另一層次。除了大部份原有的建築被修復或重建之外,另外新建了佛學院。有非常多法王的弟子和信眾到楚布寺覲見法王,並供養他們的時間和金錢,共同興建恢復了楚布寺。
http://www.kagyuoffice.org.tw/karmapa_17th/biography/tibet/17th_karmapa_rebuild.htm

剃度 / 陞寶座 / 第一次灌頂法會

圖片
剃度

1992年7月,尊貴的噶瑪巴在西藏最受尊重的佛寺,拉薩的大昭寺,一個傳統的法會中被正式命名,大司徒仁波切和國師嘉察仁波切主持此非常殊勝的儀式。先將尊貴的達賴喇嘛等致贈的禮物供養法王,法王被正式依傳統的命名為第十七世噶瑪巴,於19世紀時咕嚕仁波切告知禪定中之大伏藏師秋吉德千林巴的全名:巴 恰達 讓烱 鄔金 嘉威 紐古 卓都 欽列 多傑 察 秋闊 南巴 嘉威 德  (Pal Khyabdak Rangjung Ogyen Gyalway Nyugu Drodul Trinley Dorje Tsal Chokle Nampar Gyalway De)﹝1
陞寶座(1992年9月27日)

1992年9月27日尊貴的第十七世噶瑪巴在吐龍谷楚布寺正式陞座。楚布寺是從十二世紀以來所有噶瑪巴的主寺,在舉行此儀式之前,法王接受了由北京官方的認證公文,承認法王為轉世喇嘛,經由此一簡單的程序,正式恢復了西藏文化歷史的精神。
杜松虔巴,第一世噶瑪巴,在12世紀時開始此一轉世制度,經歷800年之久;當1959年中國軍隊進入西藏時,此祖古制似乎停止了。此刻,而第十七噶瑪巴得到中國政府的默許認同,祖古傳統又活了起來,這真是殊勝又令人驚訝的一刻。
宗教儀式進行時,噶瑪巴坐在寶座上,大司徒仁波切獻上尊貴的達賴喇嘛的內官印函(認證寶函),轉世預言信〈Dakhaishal Cham〉的複印本和乃瓊神諭〈Nechung Oracle〉的預言,它是應錫金政府宗教代表的請求,認證噶瑪巴。在「Ngaral」的傳統儀式中,尊貴的大司徒仁波切以八聖物、八吉祥和輪王七寶供養年僅七歲的噶瑪巴。接下來是語供養,由大師們堪布卻努達哇,阿底仁波切,堪布洛卓等等代表供養。此儀式最後由國師嘉察仁波切獻大曼達,並供養佛像象徵身供養,《長壽經》象徵語供養,舍利塔象徵意供養。
來自世界各地的寺院代表,由橫跨四大洲的300位祖古及法輪中心和政府的代表們,也一一的向噶瑪巴獻供。
那天舉行慶典的佛堂裡格外擁擠,還有成千上萬的藏人聚集在外面,他們一週前就來到這裡,並在寺院周圍的空地上搭起帳篷。第二天,大寶法王為在場的許多人逐個加持,30,000多群眾都幸運地受到噶瑪巴的加持。

陞座之後的第一次灌頂法會
兩天之後(1992年9月29日),不久之前才從拉拓游牧家中被接出來的,年方七歲的大寶法王開始行使作為第十七世噶瑪巴應盡的職責。舉辦了最能利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