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六月, 1992的文章

尊貴的達賴喇嘛的簡短忠告

尊貴的達賴喇嘛的簡短忠告
找到第十六世嘉華噶瑪巴轉世主要的人是大司徒仁波切和國師嘉察仁波切及一些有關的人士,我對此非常高興。嘉華噶瑪巴是一位偉大的上師、傑出的喇嘛,也是噶舉傳承中噶瑪岡倉派的大師。找到第十六世嘉華噶瑪巴的轉世,不僅對整個佛教而且對噶舉的傳承都有極大的利益,我很高興。
在西藏有一個諺語:「當偉大的佛法出現時,巨大的魔羅也緊隨而現」。所以會發生一些不和諧及困難的事件,但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要把焦點放在真實和深刻的意義上。直到現在,你們認真工作,請記住什麼是最重要和必須的,並且你們應該繼續把焦點放在什麼是極重要的,什麼是關鍵的。今日世界上有很多人不僅對佛教有高度的興趣,特別是東方哲學;而且對經藏、續藏和傳統接合為一的藏傳佛教更是有興趣。未來更多的人會對此有興趣。
第十六世嘉華噶瑪巴的佛行事業非常成功,他種下的佛法種子也已經發芽。在此時刻,我們佛弟子追隨同樣的導師──釋迦摩尼佛,應該繼續保持正見來護持佛法,使無數眾生能離苦得樂。我們並要時常祈願佛法能利益所有的眾生;即使不是立刻做得到,至少我們可以幫助在地球上的生物,特別是人類。這點很重要,因此每一個人都應該盡一切力量不要去傷害別人、行和平之道。我祈願此尊貴的轉世長壽,並且他的佛行事業如過去每一位尊貴的噶瑪巴轉世一樣,會為利益佛教和眾生而興盛。祝他一切的心願,都能立即實現。
我祝福大家 札西德勒(吉祥如意)
1992年6月30日 10:45am於達蘭沙拉
http://www.kagyuoffice.org.tw/karmapa-office/reference/holiness-the-dalai-lama-s-brief-advice

尊貴的達賴喇嘛認證尊貴的第十七世嘉華噶瑪巴認證寶函

圖片
【認證寶函】
尊貴的達賴喇嘛認證尊貴的第十七世嘉華噶瑪巴
達賴喇嘛的內官印函(布坦仁波切)





達賴喇嘛認證:噶瑪敦珠與洛拉嘎夫婦在藏曆木牛年所生的男孩,與前世噶瑪巴所留之預言信函內容相符。在此我認證他為第十六世大寶法王的轉世。謹祈他福壽康泰,佛行事業圓滿。
達賴喇嘛 藏曆水猴年4月3日(西曆1992年6月30日)
英文翻譯
卡隆.札西.汪迪(西藏流亡政府部長)
http://www.kagyuoffice.org.tw/karmapa_17th/biography/refernece/reference_confirmation.htm

達賴喇嘛的認證

達賴喇嘛的認證(1992年6月30日)
此孩童生於藏歷木牛年,父名噶瑪敦珠,母名洛嘎,這一切,皆和噶瑪巴所遺下的預言信函相吻合。因此,我鑑定他乃第十六世噶瑪巴的轉世。我祈願他安康及佛行事業圓滿。』            --達賴喇嘛 由卡隆札西旺迪翻譯
楚布寺先遣尋訪隊在西藏找到第十七世噶瑪巴後,楚布團隊陪同年幼的噶瑪巴來到噶列寺。為證實尋訪隊的報告,阿康祖古仁波切(Akong Rinpoche)和些繞塔慶(Sherab Tarchin)很快抵達噶列寺。
大司徒仁波切和國師嘉察仁波切在印度錫金隆德寺等待尋訪結果的消息。早在六月份,他們就到達蘭沙拉,向西藏的最高領導者尊貴的達賴喇嘛報告:基於由傳承持有者議事會闡釋的第十六世噶瑪巴的預言寶函,已經派遣尋訪隊去尋找轉世者。在前去見尊貴的達賴喇嘛的途中到達德里時,他們聯繫上楚布寺,知道噶瑪巴的轉世已經根據信函被找到,並且已證實諸如父名、母名、家庭住處、誕生時的吉祥事件等等,他們立刻出發去達蘭沙拉見尊貴的達賴喇嘛,請尊貴的達賴喇嘛對尋獲噶瑪巴一事再作鑑定。
他們到達蘭沙拉時,才知道尊貴的達賴喇嘛已經去了巴西。經過尊貴的達賴喇嘛在達蘭沙拉的辦公室,大司徒仁波切和國師嘉察仁波切將他們已經收集到的資料,包括預言寶函、來自西藏的鑑定報告、尋找和鑑定的方法、誕生地地形繪圖、蓮花生大師的預言和其他詳細情況傳遞給尊貴的達賴喇嘛。對此尊貴的達賴喇嘛授予了其非正式的認證,回答說:「認證和鑑定候選人阿波嘎嘎為第十六世噶瑪巴的轉世是適當的。」基於此認證,先遣隊決定將噶瑪巴帶去楚布寺。[尊貴的達賴喇嘛有關發現第十七噶瑪巴的最初訊息]
尊貴的達賴喇嘛經過考察證據,並同大司徒仁波切、國師嘉察仁波切和夏瑪仁波切個別會晤,尊貴的達賴喇嘛授權發佈內官印函(布坦仁波切)(Buktham Rinpoche),正式發佈了認證第十七世噶瑪巴的官方通知。
1992年7月23日,尊貴的達賴喇嘛辦公室發表詳細明確的認證內容如下:
按照第十六世噶瑪巴預言寶函的指示,由尋訪隊一致的鑑定,並經尊貴的達賴喇嘛正式同意,宣佈第十七世嘉華噶瑪巴的個人認證如下:

轉世者名:鄔金欽列 亦名阿波嘎嘎
出生日期:1985年6月26日(木牛年)
出生地點:西藏(Tibet),康(Kham)省,拉拓(Lhatok)縣,巴可(Bakor)村
雙親名:父親名噶瑪敦珠札西(Karma Dondrup Tashi),母親名…

中國國務院宗教局宣布承認阿波嘎嘎為第十七世法王噶瑪巴

圖片
1992年6月25日, 第十六世噶瑪巴轉世靈童被國務院宗教局正式批准。中央政府的批覆如下:
中國佛教協會:
《關於西藏楚布寺第十六世噶瑪巴轉世靈童認定的報告》收悉。同意認定西 藏自治區昌都縣拉多鄉巴果牧民頓珠與洛嘎夫婦之子伍金赤列為第十六世噶瑪 巴轉世靈童, 特准繼為第十七世噶瑪巴, 並在適當時舉行坐床典禮。
望楚普寺做好靈童的護衛工作, 選配好經師及近侍人員, 學好佛學及文化等方面的知識, 將靈童培養成為有佛學造詣的、熱愛社會主義祖國的第十七世噶瑪 巴。
國務院宗教局

有關認證信函:夏瑪仁波切之聲明

圖片
夏瑪仁波切言函
(1992年6月17日)




譯:
1992年3月19,大司徒仁波切,蔣貢康楚仁波切,國師嘉察仁波切和我舉行了一個會議,會議中大司徒仁波切出示在他護身符中找到尊貴的第十六世噶瑪巴手寫的預言寶函。當時我心中起了疑惑,但是現在我已完全信任大司徒仁波切,和信中的內容。據此,法王的轉世已確定被找到,並經尊貴的達賴喇嘛正式認証為尊貴的嘉華噶瑪巴。
我表達我衷心的接受,此後我不再作有關檢驗此神聖信函的要求,等等。
夏瑪巴
見證人:鄔金祖古仁波切(Orgyen Tulku Rinpoche)
(註:以上英文翻譯於6月17日在隆德發佈後,1992年7月18日,夏瑪仁波切在和他的顧問諮商後,發表了以下聲明。) 
「1992年3月19日,在一次和蔣貢仁波切,嘉察仁波切,大司徒仁波切的聚會中,大司徒仁波切把他的護身符中取出的手寫預言信給大家看,認為那是尊貴的第十六世噶瑪巴所寫。(指示他的轉世)。我有一些懷疑(關於此信的真實性)。當時,我依照大司徒仁波切(給我有關尊貴的達賴喇嘛正確消息),依照我們私下的談話,我接受尊貴的達賴喇嘛的判斷尊貴的第十六世噶瑪巴的轉世的確被找到了。
因此,我停止我對手寫預言信得經過法定驗證的要求。
1992年6月17日
夏瑪確吉羅卓,祖古鄔金見證。
http://www.kagyuoffice.org.tw/karmapa-office/reference/shamar-rinpoche-statement

重回楚布寺

圖片
重回楚布寺(1992年6月) 『在那一天,天鵝在湖邊優遊, 把他剛生出羽毛的雛鵝丟在漸暗的湖中。 在那一天,白色的禿鷹衝入高空 你會好奇,那個叫日卓的人在何方。 啊,小雛鵝,我感受到你說不出的憂傷, 現在我不解說什麼;這不過是一個玩笑。 但是和絕對境界是合而為一的, 當十二年的週期眾鳥之王到來之時。
我祈願時,祈願我們在大樂中相聚。』 摘自:第十六世噶瑪巴  及時之歌(1944) 1959年第十六世噶瑪巴從楚布寺出走之後,楚布寺就一直沒有噶瑪巴住持,因此當知道第十六世噶瑪巴的轉世被找到,並且要回到楚布寺,大家的期待之心可想而知!當一般藏民都知道此消息後,數千信眾歡心的聚集在寺中。
1992年6月15日,尊貴的噶瑪巴車隊,由七部吉普車及兩部卡車組成,一路上受到無數信眾夾道焚香歡迎,車隊兩側有摩托車和馬隊護持,騎士和馬都穿著最莊嚴的服飾,當車隊慢慢的經由彎路將到楚布寺時,『長號角(gyalings)響起』─而此儀式是由第一世噶瑪巴所制訂。
在距離楚布寺約15分鐘車程的夏宮,噶瑪巴第一個走下車。在他的父母和尋訪團員陪同下,接見了楚布寺僧眾和來迎接他的中國及西藏的官員們。

用茶之後,法王乘車進入楚布寺山門,他遵循古禮改乘一匹白馬,噶瑪巴乘馬由僧眾持幢護衛,在旗錦簇擁下,進入大門,四週舞者,象徵雪獅的面具舞蹈者熱情的演出。
在大殿之前,法王坐在一特別為他準備的法座上,他接受象徵雪獅乳的供養,被非常壯觀的瑪哈嘎拉金剛舞者環繞。
接著法王被護送至主殿(Lhakhang),他坐在傳統噶瑪巴寶座上,接受佛像,法本,珍寶等各種供養。

法王為所有來的信眾舉辦了祈願法會。法會歷時數小時,廣場中歌舞持續到夜晚,傳統藏族歌劇,更是以色彩艷麗的、裝飾面具表演歌唱共同歡慶第十七世噶瑪巴回到楚布寺。


http://www.kagyuoffice.org.tw/karmapa_17th/biography/tibet/17th_karmapa_return.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