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六月, 1998的文章

西藏 楚布寺“雅羌”,普天同慶

圖片
作者 : 唯色



1、三個同行者

九八年六月三日,天光熹微,我們乘著租來的國產越野車,駛向拉薩西北七十公里開外的楚布寺。這是一次有趣的組合:除我和林潔這一藏一漢,另外兩個,金髮碧眼,身材頎長,一望便知是異國人。女的我不熟,只知來自美國,似是噶瑪噶舉的信徒。至於永度,雖說相識不久,早已有所耳聞,這個年近半旬的美國人,漢德• 赫姆斯,二十多年前在業已圓寂的第十六世噶瑪巴的感召下,拋卻收入豐裕的職業,一改從前的信仰,成為噶瑪噶舉最早的白人喇嘛之一,法名噶瑪•永度嘉措,據說曾於加拿大一山洞中閉關三年三月又三日。自從第十七世噶瑪巴正式坐床以來,他深懷對根本上師不渝的感情,奔波于藏地和世界各地的藏傳佛教的中心,致力於宣傳噶瑪巴及噶瑪噶舉的事業,如今是美國噶瑪噶舉中心的負責人。他衣著樸素,手撚佛珠,能說不少藏語,尤其三句不離“幾結拉”(“或者”之意),如“幾結拉”這樣,“幾結拉”那樣,讓人不知道他到底要怎樣。我便效之,以致于後來喇嘛們一聽“幾結拉”就要會心地笑。

沿青藏公路而去,出堆龍德慶縣城,向左拐過橫跨於流勢湍急的幾曲河上的龍巴橋之後,風光怡人,盡見炊煙嫋嫋的村落,已有勤勞的農人下地蒔弄新生的莊稼與菜蔬,黑色而龐大的犛牛三三兩兩,只顧低頭吃草。傳言中一頭總要攻擊過往車輛、令司機們嚇破膽子的瘋牛佇立路旁,怒目圓睜,卻任我們揮手而過。據說它曾為村中一男孩餵養,彼此情深意篤,前些時候,男孩不幸被車撞死,牛因此而發瘋,屢屢對四輪轉動的金屬物體施行報復之舉。人們認為此乃男孩的靈魂尚徘徊在中陰階段,故借犛牛那有力而尖銳的雙角發洩遽然離世的悲憤。可說來也怪,若乘車的是喇嘛或虔誠的朝聖者,便會安然無恙。後來聽說這頭似乎刀槍不入的瘋牛,在角鬥中被另一頭牛刺穿了喉管而亡,這也算是對它的超度吧。

從龍巴橋至寺院,其實不過二十四公里,但因雜石成堆,坎坷頗多,尤其冬夏季節,或冰凍三尺,或泥沙俱下,十分難行,兀自將一節短短的路延伸了好幾倍,甚至一年之中有好幾個月無法通車,致使寺院僧眾的生活大為不便,也令無數香客的朝聖之行受到阻礙。最近獲悉,由臺灣知名人士陳履安先生和孫春華居士發願,為了方便眾生接觸佛法,早日離苦得樂,成就佛道,決定承擔起修繕這條命名為“成佛之道”的重任,預計將投資近四千萬人民幣,目前正在海外積極地籌款、規劃,八月底將舉行開工典禮,這真可謂一大善舉,功德無量。

在不停顛簸的車廂裏,藏、漢、英三種語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