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十二月, 1999的文章

噶瑪巴偉大的出走

圖片
噶瑪巴偉大的出走(1999年12月28日─2000年1月5日)


尊貴的噶瑪巴在楚布寺循傳統主持寺務並照顧人民的需要,興建寺院是歷代噶瑪巴重要的使命之一,法王在楚布寺也很快地將60年代毀損的建築物一一修復或重建,包括寺院、殿堂、舍利塔、佛學院和僧寮。但是當局逐漸開始限制法王的行動和教學,尤其是法王愈來愈不容易從他的上師處得到灌頂和傳承教授,因此法王決定如果他離開西藏將能利益更多的人。法王知道當局不可能同意他出境,於是決定自己作規劃。
世界各地的媒體對法王的出離西藏有各種不同的報導,2001年4月27日,法王親自向世界媒體說出他出離的經過,以下是法王對媒體談話有關從西藏出走的部份。

「在那時候,我非常累,而且身體也不適,但是儘管有如此多的困難,我下定決心一定要達成我的目標。」 (摘錄自十七世嘉華噶瑪巴2001年4月27日於上密院的新聞發佈)
1999年12月28日,在黑夜籠罩下,我和幾位貼身侍從,離開了我在西藏的寺院出走到印度。離開家鄉、寺院、僧眾、父母、家庭和西藏人民的決定,完全是我個人的決定。沒有人告訴我要離開,也沒有人叫我來此,我離開我的家鄉是為了弘揚佛法,另一方面是為了接受噶瑪噶舉傳承深奧的灌頂、口傳和教授,這些我只能從上一世噶瑪巴的弟子得到,他們是大司徒仁波切和國師嘉察仁波切。他們兩位都曾被預言是我的老師,目前都住在印度。
關於我的出離,媒體上有各種的報導,所以在此我想要簡單扼要地把過程真相向各位說明。
在嚴格保密中,我和同伴們作好計劃,並以各種說法來掩飾我們的行動。譬如,準備就緒即將行動之前,我宣佈我要依傳統方式嚴格的閉關,數日之內不出關。這個方法有效防止了被馬上追查。
12月28日,約晚上10:30分,我和侍從從我房中悄悄地走出來,從窗口跳到瑪哈嘎拉護法殿的屋頂上,再從那裡跳下地面。一輛吉普車由喇嘛竹清駕駛已在等候。之前我們早已告訴大家,喇嘛竹清和他的朋友準備外出旅行。為了使人相信,他們在白天已進出寺院多次,所以大家都知道他們要遠行,因此我們可以很容易的離開。通常,寺院有嚴格的監控,但是並沒有24小時的警衛人員值班,而我們也選擇從一條邊路離開。
不久喇嘛財旺和另一位駕駛在指定地點和我們會合,我們決定駛向西藏西部。因為很少人走這條路,因此路檢也不會太嚴密。除了停下來換駕駛外,我們晝夜不停地開車。我們選擇山路小徑以避開路檢站和兩個軍營。經由我向佛的祈請以及佛的慈悲,我們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