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2000的文章

大寶法王在印度活動報導(2000)

圖片

法王噶瑪巴16歲時的開示:對於遠離困境的忠告

圖片
摘錄:《獅子吼:少年噶瑪巴》
時間:2000年11月22日
錄入:噶瑪噶舉中國論壇編輯組 原文連結:http://www.karmapa-chinabbs.com/dispbbs.asp?boardid=6&id=10868


問:這麼多人在生活中有困境。我想請您就如何應付世界上一些似乎過於艱難的情況,給予一些既簡單又實際的忠告。我們如何應付似乎是壓倒性的問題?

答:對一般人而言,輪回世界的本性是痛苦,無數的問題和痛苦的情況不斷地生起。我們以眼見為實,以為它們的存在和它們的顯現是一樣的。困在顯相之中的我們,確實是慈悲的物件。當我們在自己的生活中碰見巨大的問題時,我們不瞭解問題主要來自過去世的業,是累世行為果報成熟的結果。

做過某件事之後,後果似乎無法反轉,但是一味認為「沒辦法,那是業力」而放棄是不對的。不論是什麼問題,我們都必須設法剷除。

如果我們是佛法修行者,我們可以由真正的上師那裡得受佛法的甘露,或學習觀照問題的本性,藉此淨除問題。如果我們是生活在世俗世界中的平常人,努力工作、從事各種日常活動的同時,我們仍然可以觀照顯現的任何現象或事件的本性。

能夠讓我們遠離困境的方法很多,但是珍貴菩提心、涵蓋一切眾生的慈心和悲心,是最殊勝的。如果我們能夠好好禪修菩提心,沒有任何事情是無法對治或矯正的。當我們經驗到各種不同的痛苦時,它們可以成為實際的助緣,成為有益修持佛法的情況。

如果我們沒有任何問題,那麼,要記得修持佛法就很難了;即使有在修持,也很難有深遠的利益。我們應該把問題和痛苦融入修行道,把它們當作修行的助緣或輔助。它們融入修行道的程度愈深,我們將得到的修持成果和功德也愈大。


【噶瑪噶舉中國論壇:www.karmapa-chinabbs.com】編輯整理,轉刊請注明出處

第三屆噶瑪噶舉國際佛法會議─法王噶瑪巴對全球噶瑪噶舉大會代表開示

地點:印度達蘭莎拉
尊貴的佛陀,他是全知的,唯一的依怙主,以如此的認知,我們來依止他,依循他最完整圓滿的法教來修學,同時也依循這樣一個能帶領我們前往完全覺悟證悟的道路與璀璨尊貴的傳承來修行。在座的尊貴法子;大司徒仁波切、嘉察仁波切,以及傳承的主要上師們:創古仁波切、波卡仁波切與其他尊貴的仁波切們,在場的大眾,皆來自不同的地方國度,大家以法為主,來此相聚,因此我將給予長壽佛灌頂,來表達對大家的謝意。
在這次的會議上大家表現出對佛法的信心與虔敬心,同時也以大家的能力與勇猛心來護持保持我們的傳承。大家也像傳承中的祖師們一樣,具大信心來護持佛法。今天我們能夠相聚在此,得獲無上的喜悅與加持,這都是因為過去世的善業及現在的善緣,所得的結果。大家在此相聚表達對佛法實修傳承的支持與護持, 在此我要表示感激之意。
我們目前所面臨的是佛法的黑暗期,我們應努力地求未來的一個結果。什麼是未來的一個結果?是一個佛法的結果。也就是終究能夠利益幫助所有的一切眾生,無一例外的能夠幫助一切的眾生脫離一切的苦痛,而帶給一切眾生快樂,這是我們應當努力的重點所在。所以我們的勇猛心、堅定心、以及寬大的發心是非常重要的。位於雪山國度的西藏,所應帶給全世界的一個焦點就是將勇猛心、堅定心與廣大的發心帶給大家。在佛法中,我們應儘量去幫助所有的一切眾生,去除他們的痛苦,而給予他們一切的快樂。如果所有的一切眾生的痛苦都能去除,他們的平靜與快樂便能產生。 我不確定自己在八歲時是否已有如此的發心,但是目前我很肯定這是我的發願。
有許多具虔信心的人,由不同的國度來到此地,因為佛法的關係大家相聚在一起,特別是大家都是噶瑪噶舉傳承的弟子,大家聚在此共同討論,努力企圖來護持我們的傳承。 還有很多對我有甚深信心的弟子們,邀請我到東方國家或是西方國家,到許多不同的國家傳法。聽起來似乎我有很多國家必須去,這樣看起來好像我的身體必須分成很多部份,才能去到所有地方。
自從我從西藏出走到印度,住在這裡已接近八個月,這八個月是漫長的八個月,現在情況有點困難、有點緊繃,也因此大家聚在這裡發出你們的聲音,表達對此事的關心,除了大家的聲音以及意見之外, 我也想表達一些聲音,希望透過這些意見、事實與聲音,能夠去影響改變一些事情。尊貴的達賴喇嘛,是西藏人的領袖,同時也是一位宗教的領袖,因為有些情況,所以他必須在西藏以外的地方來示 現他的事業。
我們應該知道,達賴喇…

舉行為期三天的噶瑪噶舉國際佛法會議

2000/08/25


在印度舉行為期三天的噶瑪噶舉國際佛法會議,會議中噶舉傳承的領導人,討論第十七世大寶法王噶瑪巴在印度居留的有關問題。(細節請看新聞發佈)




【第三屆噶瑪噶舉國際佛法會議】
噶瑪三乘法輪中心(Karma Triyana Dharmachakra) 紐約渥士托克(Woodstock ,New York) 米斯山路352號(352Meads Mountain Road Woodstock,New York 12498〉 立刻發佈 2000年8月25日 達蘭沙拉:第十七世噶瑪巴鄔金欽列多傑於8個月前,翻越喜瑪拉雅山脈離開西藏後,第三屆噶瑪噶舉國際佛法會議中討論了他居留在印度的有關問題。數世紀之前,第一世噶瑪巴開始創立此獨一無二的西藏佛教轉世制度。噶瑪巴是噶舉傳承的領導者,噶舉是西藏佛教四大傳承之一,噶瑪巴是西藏最偉大的宗教領袖之一 ,噶舉傳承在全世界都有信眾。 此次大會在上密院召開,此地離尊貴的達喇嘛在印度達蘭沙拉住所約10公里。三天會議期中,來自全世界37個國家噶舉傳承中心的領袖們、高僧和代表,討論法王在印度難民身份問題和他返回他在印度錫金隆德寺的問題。 會議的最後一次聚會中,與會者與尊貴的達賴喇嘛討論兩小時之久,尊貴的達賴喇嘛表示他佩服這15歲噶瑪巴的勇氣,並且他支持噶瑪巴返回隆德寺。法王返回隆德寺一案非常重要,因為在那裡,法王可以獲得適合他身份的多方面及完整的佛法教育。 會議派代表去德里向印度政府表達希望允許法王返回隆德寺。代表們將信遞給印度總理泛佩易(Vaipayee)、內政部長阿凡尼(Advani)和外務部長辛格(Singh)。信中陳述會議之決議代表所有流亡的藏人,對印度政府在法王2000年元月5日到達印度與尊貴的達賴喇嘛會合後,政府的包容和保護,表達深刻的謝意。 大家最關心的是法王在印度的居留權問題和希望法王能儘速返回噶瑪巴傳統主寺隆德寺。隆德寺是上一世噶瑪巴讓烱日佩多傑在西藏境外的主寺,他於1959年離開西藏,曾到全世界各地弘法。他在亞洲、美國、加拿大、歐洲,都建造了西藏寺院和閉關中心。在他1981年圓寂之後,在南美、非洲、澳洲、紐西蘭等地,都以他的名義興建了寺院和閉關中心。
鄔金欽列多傑已15歲,依據他前世圓寂前所留下的預言信被確認為第十六世噶瑪巴的轉世。信中指明他的出生時間、地點和鄔金欽列多傑誕生時的情況。1992年鄔金欽列多傑被確認,也得到尊貴的達賴喇嘛的支…

台灣舉辦「大寶法王長壽法會」中法王錄影開示

時間:2000年07月23日


噶舉協會於2000月7月23日舉辦之「恭祝第十七世大寶法王 烏金卓都欽列多傑長壽法會」中,播放了大寶法王對台灣弟子開示之錄影帶,開示內容的中文翻譯如下:
大寶法王噶瑪巴說到:為了能沒有錯誤的來學習正確的知見,因此有了甚深寬廣的佛法,也因此大寶法王以及其他人也都依循這個道路,而依循這個道路,能夠幫助我們得獲無上的快樂、解脫,以及得獲全知佛陀的境界果位。所以人們都希望進入、依循這條無上的法道。同樣的在台灣,佛陀的知見及這無上的道路有許許多多的支持者,而他們都有十分慷慨的佈施心及甚深的信心。目前一如大家的願望,大寶法王已經十五歲了,他剛剛才過了生日。噶瑪巴又說到:他的年紀還小,但大家都尊敬他、敬重他。因為這樣,噶瑪巴說:他由內心深處,真誠的向大家說聲謝謝。噶瑪巴又說到:主要說來,他是位佛法的出家僧,身為僧眾的主要責任就是要帶領大家到達圓滿全知佛陀的境界果位,這個境界是要無與倫比的境界。
大家都了解到,菩薩道能夠斷除一切痛苦的因,對我們弟子們而言,以及那些依循大乘法道的人而言,都必須要有超凡的修行來依循菩薩道,也因此圓滿覺醒的佛陀,以及文殊菩薩、觀音菩薩對眾生無量的愛以及慈悲,就如同一座無止境、沒有盡頭的橋樑一般。噶瑪巴又說側:在他如孩童般的想法裡,他不敢和這些菩薩相比擬、相比較。但是,他從不間斷的來祈禱,祈禱在輪迴的每一個地方,都佈滿快樂、智慧,以及善業的光輝。他又說到:他將會很快的來到台灣,他將要來到台灣的最主要原因是許許多多噶舉的道場及中心。不止如此,大寶法王又說:六道之中,不論是人道也好、畜生道也好,在過去世當中,都曾經是他的母親、父親或是親友,所以當他想起大家的慈愛,他就要打從心底向大家說聲謝謝。同時噶瑪巴也非常真誠的希望:大家都能夠長壽、吉祥、功德俱足、財富資糧,以及一切願望都迅速圓滿,每個家庭或團體都能得獲善業和快樂。而噶瑪巴也再一次祈禱大家的好聲名能散播各地,就如同太陽照遍各地一樣。最後大寶法王再次向大家說聲札西德勒,以及他對大家的感謝。他非常真誠的希望大眾無時不刻處在快樂之中,這也是他所不斷為我們祈禱的。
http://www.hwayue.org.tw/karmapa/speech2000_02.htm

法王噶瑪巴 15歲生日

2000/06/26


法王在達蘭沙拉附近他臨時居所上密院,渡過他15歲生日。清早法會之後,由西藏社團表演文化藝術節目,隆德寺法輪中心和西藏 流亡政府部長等都來上密院祝賀。

尊貴達賴喇嘛的祝福

http://www.kagyuoffice.org.tw/activity/2000_activities.htm


尊貴的達賴喇嘛談噶瑪巴

2000年6月在美國洛山磯,尊貴的達賴喇嘛在記者會中回答有關噶瑪巴的問題: 問:尊貴的達賴喇嘛,你對第十七世噶巴鄔金欽列有什麼期待?他最近參加你在印度的流亡。 達賴喇嘛:一開始,大家非常驚訝,我們第一次見面時,我問他選擇這個危險的旅程的目的是什麼?他告訴我他要為佛法和西藏人民做點事。如果他留在西藏他會有個人的享受,但是不能達到他的目標。所以,他沒有別的選擇,只有出走。他的動機非常好,他才14歲,但是對佛法的知識相當不錯,他並能寫很好的詩。他14歲寫的詩比我65歲寫的還要好[笑]。
我告訴他我歡迎他來到自由的地方。現在,今後幾年內,他應該專心讀書,接受灌頂和閉關。他是西藏四大傳承中非常重要的轉世喇嘛。當老一代離開之後,佛法的精神需要一代代傳下去。

http://www.kagyuoffice.org.tw/activity/2000/6/report.htm

尊貴的達賴喇嘛寄正式信函祝福法王

圖片
尊貴的達賴喇嘛寄正式信函祝福法王: 「給榮耀佛陀教法之第十七世噶瑪巴鄔金欽列多傑仁波切,自從你來到印度後第一次在自由地區慶祝你的生日,祝福你 吉祥如意(Tashi Deleg)。

願你長壽無障礙。
願你的心願立即都能實現。
願你持續的弘揚無偏的佛法。
願你學習佛陀法教能迅速成就,以及
願你精通自己傳承的法教。
釋迦比丘     達賴喇嘛2000年6月17日」



http://www.kagyuoffice.org.tw/activity/2000/6/report.htm

修行不可無眾生

上師:第十七世大寶法王噶瑪巴
日期:2000/04/19
地點:印度 上密院

我們的目標在於帶領一切遍虛空,曾為吾等慈母的眾生步入前往離苦得樂的道路上。而護佑眾生離苦得樂的則是聖眾菩薩的主要責任,他們也是早已完全斷除一切內外煩惱障蓋的覺者。
與聖眾菩薩相對照,一般的眾生尚是被煩惱與無明黑暗所障蓋著,因此眾生的心還未能進入煩惱蓋障的清淨相世界。而為了讓此境界付諸實現,佛陀在鹿野苑開演了「四聖諦」法要,之後他並持續傳授了大乘法及金剛乘法門,而眾生可依藉此三乘法門進入清淨解脫之道,因為佛陀之利生事業,而讓我們現在可聞受到此法教,並演示了無私利他的願心及行為。就佛法與世俗觀點,眾生都是重要的。
我們舉一個世俗的例子:一群人中所產生的領袖,如果他沒有人群的支持,只有一些無生氣、無動能的追隨者,如石頭、房屋等,若是領袖要叫它們執行一些事情,它們會動也不動,因為它們是沒有心識的,沒心識則無法讓它們聽聞,領袖的存在是依止在有心識的人們上,如果沒有任何人,那麼作為一位領袖是毫無意義的,因為不會有人會聽他或她的話,而領袖就不是領袖了。行者在法道修持的每一次第中,眾生均是助緣,因為他們是我們開展慈悲的對象。佛陀與菩薩眾的證悟均非為其一己,而是為了一切眾生的利益,眾生也就是他們慈悲的聚焦所在,佛陀與菩薩聖眾若只是為一己之利益,他們是絕不可能達到圓滿證悟的,因為證悟與一切眾生是相關聯的。是故,眾生是非常重要的,我們也可以如是說:「諸佛與眾生對我們的慈悲是相等的。」

http://www.kagyuoffice.org.tw/karmapa_17th/instruction/20000419.htm

痛苦之海

上師:第十七世大寶法王噶瑪巴
日期:2000/04/06
地點:印度 上密院

「痛苦」往往會令我們哭泣,我們的淚是鹹而味道不好的。想想這世界也是一樣:海洋佔了絕大部份,海水是鹹的,而島嶼的部份則是人們居住工作的地方,它對人們而言是有用而快樂的。就世界而言,海洋佔的比例是遠大於陸地,同樣的,我們會了解到「痛苦」是遠超於「快樂」。或許你們會想這是個孩子的觀點,但我認為,世界的四大洲就如同眾生的四種苦:生、老、病、死,世上所有的眾生都離苦得樂,但如何才能得獲快樂?就是透過各種方式的佛法修持,如:本尊與心性的禪修、持誦咒文、發展菩提心......等,而信心虔信的開展則是修持佛法之前行基礎,如果我們能如法堅定不斷無求地作上二種修持:開展信心與實修。那麼,我們就能得證究竟的佛果。以上是我對各位真誠的祝願。

http://www.kagyuoffice.org.tw/karmapa_17th/instruction/20000406.htm

竹慶本樂仁波切: 我所看到的噶瑪巴

圖片
此篇文章出於寶鬘印經會出版
書名:帝洛巴之歌
訪問:竹慶本樂仁波切



問:我們知道大寶法王噶瑪巴在離開西藏抵達印度後,您曾留在其身邊一陣子。是否可請您簡短的告訴我們當時您對噶瑪巴的印象若何?
答:我很樂意向大家報告。
過去幾年我曾去西藏的楚布寺拜見噶瑪巴三次。第一次去時,噶瑪巴九歲。那時我在往楚布寺的途中滿腦子的念頭,就像任何第一次去見噶瑪巴的人一樣,心裏想著要如何面對他,如何跟他說話等。雖然一開始我對第十七世大寶法王噶瑪巴的轉世就從沒懷疑過,但我還是習慣把十六世大寶法王當成是我的上師。第十六世大寶法王年紀比我大上很多,也長得比我高大.我可以毫無問題的把一個年紀比我老,身材比我高壯的人當成是老師。但在往祖普的途中,我一直在想要如何跟一個九歲大的大寶法王講話。我要跟他玩嗎?講話的時候要很嚴肅嗎?還是什麽的?我滿腦子都是這樣的想法。
當我抵達楚布寺進入大寶法王的房間時,突然感覺這樣的想法完全消失不見了;它沒有存在的空間和時間。大寶法王整個人看起來非常威猛。縱然我們看過他的照片,但已可以感受到他那犀利的眼光讓人無所遁形。我感覺他在房間中無所不在,而第十六世大寶法王仿彿就在我的面前似的。我向他頂禮,然後就像從前我常和第十六世大寶法王在談話時一樣,坐在那裏和他講話。我完全沈醉其間,腦子一點念頭都沒有。我感受到一股來自他極大的加持。
那一晚我走回祖普寺所附設的賓館,同時在心裏納悶著:“我到底是怎麽了?”我本來是滿腦子想法的,但現在似乎一切都正常了──回到我過去的生活,也就是說,回到過去我與第十六世大寶法王錫金的日子。
當他初次凝視著我們大夥看了幾分鐘時,我感覺他的目光就好像他正從他的阿賴耶識讀取我們的資料一樣。我在想:“他是不是正在讀一些我不希望他讀到的東西?”(哄笑)但別無選擇的餘地。我們的感覺就像這樣,而且也應該是這樣──在我們的金剛上師面前,一切都毫無選擇的。
我很高興在楚布寺逗留了一段不算短的時間,我每天看到他。他十分沈穩,也勾起我們所有對第十六世大寶法王的美好回憶。除此之外他很威猛,但同時也很愛玩耍。他只有九歲,因此,我們常玩在一起,把我累得要死。我很高興看到他許多不同的面向。一方面他是一位已完全證悟的人,而在另一方面,他則完完全全才九歲而已。他給我一種人性化的感覺,看著他玩是一件很美的事。但有時他也會對我們很嚴厲,這是一位證悟者之所以美的地方。釋迦牟尼佛從不會對我們嚴厲,所以這是噶瑪…

楚布基金會 諸佛業行示現:「第十七世法王噶瑪巴』專訪

諸佛業行示現:「第十七世法王噶瑪巴』專訪

日期:2000年03月25日地點:印度 達蘭沙拉 上密院
媒體:《楚布寺基金會》通訊
翻譯:梁錦文



問:請問一位初階佛弟子應怎樣寫一篇關於噶瑪巴的報導? 

法王噶瑪巴:傳達他的圓滿發心和誠摯比報導他在佛教的地位更為重要。

問:閣下為何來到印度? 

法王噶瑪巴:我來印度是為了延續藏傳佛法的傳統,和開展眾生的菩提心。雖然我要犧牲一切,離開我的寺院和父母,但為了弘揚佛法,這都是值得的。一切眾生、山川樹木,都是我要幫助的對象。

問:閣下怎樣形容作為噶瑪巴的任務,而閣下又會怎樣實踐? 

法王噶瑪巴:這不是我個人特有的任務,而是所有噶瑪巴的任務。噶瑪巴對藏傳佛法的貢獻是無可限量的。他的傳承救度無數眾生。以大慈大悲度化眾生,尤其是藏地人民,和延續西藏傳統佛法,就是噶瑪巴必然肩負的責任。現時藏傳佛法得以弘揚,就是因為有著無數偉大的上師,特別是過往的噶瑪巴們。

一九七四年,第十六世噶瑪巴前往美國弘法,曾經訪問了亞里桑拿州的荷比族原居民(印第安人)和他們的長老。這訪問實現了荷比族印第安人一個流傳已久的預言:「一位戴紅冠者將會來到西方,並以他的智慧築成一條連結東西方的橋樑。」

問:第十六世噶瑪巴和美國的荷比族印第安人建立了關係。閣下認為這關係會是什麼性質?閣下又會否和荷比族的長老再拓展這關係? 

法王噶瑪巴:第十六世噶瑪巴住世時,這是一個殊勝的大因緣,但現時很難說這關係會如何發展。我覺得最重要是適當的機緣和適當的業行。一切都要順應因緣,能生利益自當應運而行;逆緣倒施只會徒勞無功。

問:佛陀預言:佛法將會在二千五百年後在西方廣為流佈。閤下在這預言中起著什麼作用?閤下將會怎樣弘揚佛法? 

法王噶瑪巴:佛陀的預言將會一一成真。這是無人能夠批判的事實。這預言當然會應驗,但我很難說我會起些什麼作用。佛法的弘揚並不是單靠噶瑪巴。「噶瑪巴」不是附予某人的一個簡單名字。或者解釋這名號的意思能夠提供多一點啟示。「噶瑪巴」源自梵文「噶瑪卡」(Karma ka),意即業的行動。藏文改譯成為「噶瑪巴」(Karmapa)這個名號。我是一切佛業行動的示現。我會在諸佛菩薩涵蓋的十方流佈佛法,但我不能說佛法將會怎樣弘揚。還是請放眼四觀看好了。

問:我們西方弟子十分關注這個預言。請問我們有什麼特定的本份要做好? 

法王噶瑪巴:佛陀說的教法廣大無邊,我不能教每一個人應該怎樣做。一般來說,你…

空性的開示

上師:第十七世大寶法王噶瑪巴
日期:2000/03/24
地點:印度  上密院

各位關心西藏的施主、仁波切及好友們,請讓我衷心向你們致意。我感謝各位遠道而來和我會面及與對佛法修持的熱忱。我們每一個人都有基本的佛性。在我個人而言,我尚未能認出空性,但我希望空性會認出我!

空性就是佛性、光明、和無生的基本。一切事相在同一時間亦空亦有的奧義是一般的心未能了達的真理。輪迴和涅槃本性就是空性,所以都不能肯定為存在或不存在;空性超越了一切理念,只有佛的智慧才可以涵括。慈悲與智慧是不可限量和深不可測。

為度無量的眾生、我們應盡力和恒常去拓展慈悲心。我們可以生起和擁有寬宏的慈悲心,但若生起一剎那的怨忿,這慈悲心就會被完全摧毀。諸佛菩薩廣行慈悲心和菩提心;我們亦必須廣行六度以作如是修持。慈悲心或是菩提心的修持有著兩個層次。若要實踐這無上佛道,就必須以願和行來實踐。只是發願並不足夠,這像是用空碟盛著無形的菜餚來宴客一樣。只是悲憫而不佈施,也不能幫助到貧困的人。諸佛所說的空性和慈悲如有不同,我謹衷心致歉。

寧瑪典籍闡釋菩提心和信念時強調了清淨發心的重要。清淨發心的力量和了達因緣果報不壞的定理必能為我們的修持帶來成果。眾生若能得享此成果,亦必能得享証驗法身之華宴、無苦大樂之泉源。一些上師和祖古渴望和追求大量金錢,這亦會為他們帶來大量的災難。這種修行態度最終不會帶來幸福,而實際上只會是痛苦的根源。我向各位今天來到這裡和我會面的博學之士致以崇高敬意。我對各位心懷尊敬,是因為各位憑著以往的清淨發心和願力,在自己的專業領域既能達致成就,亦能為西藏作出貢獻。我特為此祝賀各位!
註:此篇開示為法王噶瑪巴接見影星李察基爾及其好友時自發所作。索嘉仁波切(Sogyal Rinpoche)翻譯;竹彌仁波切(Tsoknyi Rinpoche)和明卓祖古(Minjur Tulku) 隨侍。

http://www.kagyuoffice.org.tw/karmapa_17th/instruction/20000324.htm

法王噶瑪巴首次公開講話

圖片
2000/02/19



二月十九日是傳統雪頓節,法王噶瑪巴應邀發表了自出走至印度以來的第一次公開講話。表明了他的觀點和立場。
『在聖神的達賴喇嘛登上西藏政教領袖之不畏獅子寶座六十週年之際,我在此謹向西藏各教派的領袖和雪域僧俗民眾、以及西藏政府內閣的各位噶倫、公務員表示衷心的問候!
目前世界上仍有許多地方還在發生戰爭,有些地方失去了自由,我們西藏就是其中之一。西藏是個全民信仰佛教,有著悠久歷史、文化的國家。但是二、三十年來西藏的宗教、文化遭受嚴重踐踏并正瀕臨絕滅。在這種非常時期,我希望並祈禱大家在達賴喇嘛的偉大構想和全體西藏人民的共同努力下,雪域眾生早日獲得自由。
我是一個來自西藏的普通難民,但在印度政府與人民、西藏流亡政府、達賴喇嘛及各教派大喇嘛的關懷下,在印度成了個比較有名的難民,並引起世界各地藏人及新聞媒界的重視,對此我向大家表示由衷的感謝。
今天,西藏歌劇院特別邀請我觀看節目,我深感榮幸,祝願西藏歌劇院的聲譽 傳遍全球!祈禱世界和平!並祈禱所有的新聞記者能夠自由地傳播世界每一個角落的消息。最後,祝福各位吉祥如意!』




http://www.kagyuoffice.org.tw/activity/2000/2/report.htm

新世紀的使者 ── 致噶瑪巴

圖片
安樂業作  桑杰嘉譯



銀白色的帆船啊
六百萬藏人的苦難之風 推動出航
世界就在您腳下
黎明之前 黑暗有十八丈之厚
您太陽似地照耀流亡藏人的天空
也許會說這是二十世紀的豪邁
繫在六百萬藏人手指上的雪山獅子
您也在生活的冰川裡
像巨龍般讓世界振動了一次
黎明之前淚流滿面度過五十年
誰不稱您是二十世紀的使者?

黎明前 或許專為我們而存在
奔飛吧!
雪獅
起航吧!
銀色的帆船
世界就在您腳下
您也在生活的冰川中

(2000年1月24日,印度達蘭薩拉)

備註 :

西藏流亡政府宣布法王噶瑪巴已安抵印度達蘭沙拉

2000/01/08


1月8日,西藏流亡政府召開記者招待會,宣布法王噶瑪巴已經安抵印度達蘭沙拉,並已經與西藏政教領袖達賴喇嘛進行了會晤。

http://www.kagyuoffice.org.tw/activity/2000_activities.htm

覲見法王

圖片
大寶法王目前暫住於印度達蘭沙拉之上密院。在法務及學習的時間允許下,法王於每週三、六下午 2:00 公開為信眾及團體覲見者加持或開示。(參加大眾覲見,亦請攜帶身分證明文件。)
個人或團體希望私下安排覲見法王者,則必需至少於15天前與「法王辦公室」預約時間。法王的私人會客時間一般是每週五天上午10:30~12:00 點,週三與週日除外。
預約覲見法王請聯繫:
堪布繞吉確桑,語言:英文信箱:tl.sy.eng@gmail.com
電話:98-05-403411 (語言:英語,來電預約覲見請於印度時間下午1:00-8:00 PM)
法王辦公室電話:91-1892-235307
法王辦公室傳真:91-1892-2357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