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四月, 2000的文章

修行不可無眾生

上師:第十七世大寶法王噶瑪巴
日期:2000/04/19
地點:印度 上密院

我們的目標在於帶領一切遍虛空,曾為吾等慈母的眾生步入前往離苦得樂的道路上。而護佑眾生離苦得樂的則是聖眾菩薩的主要責任,他們也是早已完全斷除一切內外煩惱障蓋的覺者。
與聖眾菩薩相對照,一般的眾生尚是被煩惱與無明黑暗所障蓋著,因此眾生的心還未能進入煩惱蓋障的清淨相世界。而為了讓此境界付諸實現,佛陀在鹿野苑開演了「四聖諦」法要,之後他並持續傳授了大乘法及金剛乘法門,而眾生可依藉此三乘法門進入清淨解脫之道,因為佛陀之利生事業,而讓我們現在可聞受到此法教,並演示了無私利他的願心及行為。就佛法與世俗觀點,眾生都是重要的。
我們舉一個世俗的例子:一群人中所產生的領袖,如果他沒有人群的支持,只有一些無生氣、無動能的追隨者,如石頭、房屋等,若是領袖要叫它們執行一些事情,它們會動也不動,因為它們是沒有心識的,沒心識則無法讓它們聽聞,領袖的存在是依止在有心識的人們上,如果沒有任何人,那麼作為一位領袖是毫無意義的,因為不會有人會聽他或她的話,而領袖就不是領袖了。行者在法道修持的每一次第中,眾生均是助緣,因為他們是我們開展慈悲的對象。佛陀與菩薩眾的證悟均非為其一己,而是為了一切眾生的利益,眾生也就是他們慈悲的聚焦所在,佛陀與菩薩聖眾若只是為一己之利益,他們是絕不可能達到圓滿證悟的,因為證悟與一切眾生是相關聯的。是故,眾生是非常重要的,我們也可以如是說:「諸佛與眾生對我們的慈悲是相等的。」

http://www.kagyuoffice.org.tw/karmapa_17th/instruction/20000419.htm

痛苦之海

上師:第十七世大寶法王噶瑪巴
日期:2000/04/06
地點:印度 上密院

「痛苦」往往會令我們哭泣,我們的淚是鹹而味道不好的。想想這世界也是一樣:海洋佔了絕大部份,海水是鹹的,而島嶼的部份則是人們居住工作的地方,它對人們而言是有用而快樂的。就世界而言,海洋佔的比例是遠大於陸地,同樣的,我們會了解到「痛苦」是遠超於「快樂」。或許你們會想這是個孩子的觀點,但我認為,世界的四大洲就如同眾生的四種苦:生、老、病、死,世上所有的眾生都離苦得樂,但如何才能得獲快樂?就是透過各種方式的佛法修持,如:本尊與心性的禪修、持誦咒文、發展菩提心......等,而信心虔信的開展則是修持佛法之前行基礎,如果我們能如法堅定不斷無求地作上二種修持:開展信心與實修。那麼,我們就能得證究竟的佛果。以上是我對各位真誠的祝願。

http://www.kagyuoffice.org.tw/karmapa_17th/instruction/20000406.htm

竹慶本樂仁波切: 我所看到的噶瑪巴

圖片
此篇文章出於寶鬘印經會出版
書名:帝洛巴之歌
訪問:竹慶本樂仁波切



問:我們知道大寶法王噶瑪巴在離開西藏抵達印度後,您曾留在其身邊一陣子。是否可請您簡短的告訴我們當時您對噶瑪巴的印象若何?
答:我很樂意向大家報告。
過去幾年我曾去西藏的楚布寺拜見噶瑪巴三次。第一次去時,噶瑪巴九歲。那時我在往楚布寺的途中滿腦子的念頭,就像任何第一次去見噶瑪巴的人一樣,心裏想著要如何面對他,如何跟他說話等。雖然一開始我對第十七世大寶法王噶瑪巴的轉世就從沒懷疑過,但我還是習慣把十六世大寶法王當成是我的上師。第十六世大寶法王年紀比我大上很多,也長得比我高大.我可以毫無問題的把一個年紀比我老,身材比我高壯的人當成是老師。但在往祖普的途中,我一直在想要如何跟一個九歲大的大寶法王講話。我要跟他玩嗎?講話的時候要很嚴肅嗎?還是什麽的?我滿腦子都是這樣的想法。
當我抵達楚布寺進入大寶法王的房間時,突然感覺這樣的想法完全消失不見了;它沒有存在的空間和時間。大寶法王整個人看起來非常威猛。縱然我們看過他的照片,但已可以感受到他那犀利的眼光讓人無所遁形。我感覺他在房間中無所不在,而第十六世大寶法王仿彿就在我的面前似的。我向他頂禮,然後就像從前我常和第十六世大寶法王在談話時一樣,坐在那裏和他講話。我完全沈醉其間,腦子一點念頭都沒有。我感受到一股來自他極大的加持。
那一晚我走回祖普寺所附設的賓館,同時在心裏納悶著:“我到底是怎麽了?”我本來是滿腦子想法的,但現在似乎一切都正常了──回到我過去的生活,也就是說,回到過去我與第十六世大寶法王錫金的日子。
當他初次凝視著我們大夥看了幾分鐘時,我感覺他的目光就好像他正從他的阿賴耶識讀取我們的資料一樣。我在想:“他是不是正在讀一些我不希望他讀到的東西?”(哄笑)但別無選擇的餘地。我們的感覺就像這樣,而且也應該是這樣──在我們的金剛上師面前,一切都毫無選擇的。
我很高興在楚布寺逗留了一段不算短的時間,我每天看到他。他十分沈穩,也勾起我們所有對第十六世大寶法王的美好回憶。除此之外他很威猛,但同時也很愛玩耍。他只有九歲,因此,我們常玩在一起,把我累得要死。我很高興看到他許多不同的面向。一方面他是一位已完全證悟的人,而在另一方面,他則完完全全才九歲而已。他給我一種人性化的感覺,看著他玩是一件很美的事。但有時他也會對我們很嚴厲,這是一位證悟者之所以美的地方。釋迦牟尼佛從不會對我們嚴厲,所以這是噶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