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2001的文章

大寶法王在印度活動報導(2001)

圖片

法王噶瑪巴主持噶舉祈願大法會

圖片
2001/12/23


法王噶瑪巴於12月底,在菩提迦耶主持了噶舉祈願大法會。此大法會由包括隆德寺的諸多寺院僧眾支援,數千各寺院僧眾和弟子們參加。法王主持法會全程,並每天向寺院僧眾和國內外信眾講解岡波巴大師之《解脫莊嚴寶鬘》(Jewel Ornament of Liberation)及其他甚深主題。


【法王噶瑪巴主持2001年噶舉祈願大法會】
2001年12月23~30日在印度佛成道地菩提迦耶,法王主持噶舉祈願大法會(Kagyu Monlam)。在法會中,眾人念誦祈願文及佛陀的法句。法會的目的在祈願世界和平,利益眾生。除了祈願大法會之外,每天也修瑪哈嘎拉(Mahakala)和綠度母(Green Tara)儀軌。 12月28日,法王為往生者祈願,29日舉行「阿彌陀佛長壽灌頂」法會。法王教授岡波巴大師之「解脫莊嚴寶論」(Jewel Ornament of Liberation),並教授西方及亞洲僧眾密勒日巴法教。
蔣貢康楚仁波切(Jamgon Kongtrul Rinpoche)、國師嘉察仁波切(His Eminence Gyaltsab Rinpoche)、波卡仁波切(Bokar Rinpoche)、卡盧仁波切(Kalu Rinpoche)、明就仁波切(Mingyul Rinpoche)、巴多仁波切(Bardor Rinpoche)、堪布卡特仁波切(Khenpo Karthar Rinpoche)和很多位仁波切、堪布等參加了祈願大法會。並有來自全世界噶舉中心,包括隆德法輪中心、智慧林寺、創古智慧金剛學院、創古札西確林寺(Tashi Choeling, 尼泊爾)共3000多位僧眾;以及從西方和亞洲來的數百信眾參加。












http://www.kagyuoffice.org.tw/activity/2001/12/report.htm

吉祥噶瑪噶舉勝者父子眾長壽祈請文 ——無死無憂妙善樹

圖片
第十七世大寶法王噶瑪巴 作
2001/12







嗡梭地

深廣勝者尊身及智慧,事業大海解跡護持王,

三時遍知勝王噶瑪巴,祈願足蓮永固事業廣。

極樂剎土怙主無量光,如意希有幻化之身形,

善擎聖教寶幢舞自在,頂禮無比前賢祖師眾。

有寂不敗雙運金剛身,本然已成卻示淨地相,

大慈勝者化身大司徒,祈願足蓮永固事業廣。

摧滅愚黯賜與勝慧藏,文殊親見勝教大擎柱。

蔣貢上師濁世之怙主,祈願足蓮永固事業廣。

本然不壞大明點之力,空樂金剛舞者秘密主,

為眾現身嘉察國師尊,祈願足蓮永固事業廣。

制伏萬有四大盡自在,得金剛身事業轉輪王,

蓮師親現祥瑞大巴渥,祈願足蓮永固事業廣。

無量壽佛本然智神變,善巧深廣事業自圓滿,

利樂親眷折壑幻化身,祈願足蓮永固事業廣。

如是不退恭敬祈請力,上師加持進入內心中,

三密解脫功德大海流,祈願我等無餘護一切。

無餘利樂圓滿出生門,勝者教法祈能常安住,

一切護教講修聚集眾,願諸十種法行事增廣。

有緣我等眾生從今起,大樂心要韶華成熟際,

未染阻礙傷害之染垢,善緣具法眾等祈願成。

三有富樂宛如昨日夢,悟此蠅頭小利無實意,

毫無猶疑實修正法道,祈願無欺能發起精進。

自心即佛已能確定信,心性明空自成自解脫,

悟已輪涅希懼盡遠離,菩提解脫於正法甦息。

此天人之純正應供,眾人尊壽堅固事業增廣之短篇祈請文,我因憶念恩德,以及許多努力利他眾人之再三敦請之故,嘉華噶瑪巴名號加持所降「第十七世鄔金事業吉祥自在金剛」,寫於善逝現證圓滿佛果之聖地金剛座,無等眾生怙主噶舉派僧伽祈願大法會第十九屆殊勝吉祥日,以此祈願上師加持進入我等心續之中。

http://www.kagyuoffice.org.tw/karmapa_17th/works/prayer/longlife/karmakagyu.htm

法王噶瑪巴在上密院舉行竹千法會

2001/12/11


12月1日到11日在上密院,法王和國師嘉察仁波切帶領來自隆德、拉蘭(Ralang)、智慧林(Sherab Ling Monastery)的僧眾們舉行竹千法會(Drubchen puja),為期十天的普巴金剛法會(Vajrakilaya)。


http://www.kagyuoffice.org.tw/activity/2001_activities.htm

法王噶瑪巴接受《慈悲》雜誌專訪

日期:2001年12月01日地點:印度 達蘭沙拉 上密院
訪問:劉慶倫媒體:《慈悲》雜誌


問:首先感恩噶瑪巴接受馬來西亞《慈悲》雜誌的專訪。新世紀來臨,東西方政經社會基因突變,全球人心陷於動蕩不安的隱憂之中,對此您如何看待?

法王噶瑪巴:作為一個佛教的實修者,我主要的修行是通過慈悲與博愛的實踐來利益一切眾生,同時持有祈願世界和平與人類和諧的願力;然而,個人的修持與迴向予一切眾生的力量是不足夠的,因此毋論東方或西方,全人類必須盡力為世界和平而祈禱, 且以共同的願力來凝聚力量,這將肯定有助於這個世界。

問:您離開西藏楚布寺經有兩年,對於全西藏萬千子民以及所有關心您的人,您有何叮嚀?

法王噶瑪巴:眾所週知,我已離開了西藏,藏人都很關心我的近況,我也很關心他們;然而也僅止於此。因此,我所能給予他們的就是佛陀的教導。通過修持,一切的事情都有所助益。

問:噶瑪巴,您曾說過出走是為了學習;目前您在達蘭沙拉的學習近況如何?

法王噶瑪巴:自從我來到這兒(達蘭沙拉),我主要的任務就是修習佛法,以及專注在藏傳佛教的傳承,尤其是噶瑪噶舉傳承等等的課業上。 目前,最重要的是學習所有噶瑪噶舉傳承上的口傳、灌頂及法教。 噶瑪噶舉的法教是非常寶貴的,而且仍然留存完好,因此,我必須全然的完成這項學習。

問:記得您在西藏楚布寺的最後一次閉關後,隨即離開西藏而到來達蘭沙拉了;在達蘭沙拉,您可有進行閉關?請談談您的閉關體驗。

法王噶瑪巴:整體而言,我對閉關禪修有濃厚的興趣,在西藏我曾有過多次嚴厲的個人閉關體驗,目前由於其他的任務在身,因此不適於閉關。依佛法教示,佛弟子應該實修佛法與閉關禪修,而噶瑪噶舉的祖師大德,都力荐閉關禪修。因此,我希望將來有多一些閉關禪修的機會。

問:在達蘭沙拉的這兩年來,全球各國的不少人士都已前來覲見您;目前,散佈在世界各地的一些重要弟子都已經「回來」拜謁您了嗎?

法王噶瑪巴:已經有很多來自世界各地的弟子到來拜訪了,包括我第十六世的修行弟子與護法信眾。然而,尚有一些弟子還未前來。

問:全球人士都密切關注您是否會出國弘法,世界各國的佛弟子、包括馬來西亞與新加坡的佛弟子,都在祈願您的出國與到來弘法;您可有此計劃?

法王噶瑪巴:來自世界各地的弟子都邀請我到當地弘法,我相信在不久的將來,我將能夠圓滿大家的心願! 按照目前的情況,我暫時未能遠行,然而將來我可以實現!

問:您如何形容達賴喇…

法王噶瑪巴11月活動行程

2001/11


11月,堪布竹清嘉措仁波切(Khenpo Tsultrim Gyamtso Rinpoche)教授法王中觀論(Madyamaka)。11月20日,在達蘭沙拉,法王參加為期一年的慶祝大會最後幾天的活動。此大會是慶祝尊貴的達賴喇嘛陞座60週年和執政50年。11月22日,法王主持大會的閉幕典禮。

http://www.kagyuoffice.org.tw/activity/2001_activities.htm

薈供歌 大寶法王噶瑪巴作詞

圖片
大寶法王噶瑪巴作詞,維那師白噶瑪唱誦。
薈供歌 — 十七世大寶法王作



中譯 (一)


嗡打瑞都打瑞都瑞梭哈

阿后
西英嘎內塔巴哲昭吉諾我  輪竹峨艘若莫久給當札內

法界本自清淨離戲之自性  伴隨任運光明嬌媚麗質音

松巨故松諾布嘎恰吉敏貝  恰打騰吉喇嘛寧無內陳瓊
三身雙融珍寶喜雨所成熟  遍主勝義上師由衷憶念起

康格桑松您界囊雖吉成微  西欽雷給雷峨崩吉之西
師尊三密大日光芒之光曼  四種事業妙善光明之清涼

高桑獨切瑙湊輪竹獨今貝  嘎哇松吉貝莫寧吾蘇寫豆
滿富賜予具福弟子大休歇  是故三喜妙蓮綻放於心中

桃久典桑湊給給薩吉寧柏  內炯章吉央念崩哇當卓碟
<

法王噶瑪巴應拉達克佛教會邀請訪問拉達克十天

圖片
2001/09/2~11






2001年9月,第十七世大寶法王噶瑪巴鄔金欽列多傑應拉達克佛教會邀請,以十天時間訪問拉達克。法王在拉達克時住在首府勒市(Leh)斯答那仁波切(Stakna Rinpoche)寓所中。第十六世噶瑪巴於1970年代,也在此住過。 9月2日:法王抵達勒機場,接機者包括宗教界、政界、 尊貴怙主王子貝庫拉仁波切(Royal Prince Bakula Rinpoche)、特色康仁波切(Theksey Khen Rinpoche)、斯答那仁波切(Stakna Rinpoche)、突托仁波切(Thutop Rinpoche)、西藏福利官員噶瑪森給(Karma Senge)先生、拉達克佛教會的兩位負責人、拉達克岡巴協會(Ladakh Gonpa Association)、仁波切們、高僧、官方工作人員等等。歡迎會中有錫金州政府宗教局祕書長南結多傑先生(Mr. Nangzey Dorje)、地方領袖、數千信眾。在機場各團體為法王舉行歡迎茶會。 沿途頭上帶花環,高舉傳統代表歡迎的花瓶,成群的各年齡各行業的信眾在路旁歡迎。法王從機場到達大昭寺(Jo Khang Temple)接受獻曼達,以及大眾供養法王茶和橘黃色的米表示虔誠和吉祥。之後,法王回到斯答那仁波切住所。 9月3日:法王應卓蘭沙藏民區(Choglamsar Tibetan Camp)要求,法王拜訪了藏民區並傳授觀音法門的六字大明咒,並對數千聽眾開示修習佛法的重要性。 晚間,拉達克佛教會和拉達克岡巴協會(Ladakh Gonpa Association)在卓康寺以晚宴款待法王。王子貝庫拉仁波切、斯塔卡仁波切、吐托仁波切、拉達克女皇、回教領袖作陪。法王致詞中開示如何開發每人本具的菩提心,以及不同信仰的人彼此仁慈的互相了解、合作與和諧相處的重要性。 9月4日:法王在和平公園為約60000人,包括仁波切、僧眾和大眾舉辦「觀音灌頂法會」。 9月5日:法王特別到各寺院參訪。9:00am,法王先參訪三座蓮師時代興建的寺院西途巴寺(Sheytupa)、千得寺(Chenday)和札杔寺(Drakthok)。之後參訪替 哲寺(Thitse),是替哲仁波切的主寺,並在寺中共進午餐。下午拜訪弟斯給查寺(Diskit Tsal)。在每一間寺裡,法王都對僧眾教授六字大明咒及開示修法的重要性。晚間,卡當時輪金剛委員會(Chalgthan Kala…

法王噶瑪巴接受中國時報專訪  

日期:2001年08月22日
地點:印度 達蘭沙拉 上密院
媒體:台灣 中國時報
記者:林照真



中國時報林照真印度達蘭沙拉上密院專訪報道,西藏噶瑪噶舉派法王、第十七世噶瑪巴去年一月突然自西藏逃亡出走,不但震驚中國政府,更再度使西藏議題升高為國際關注的焦點,一年多來噶瑪巴已獲得西藏難民身分,目前深居在印度達蘭沙拉附近的格魯派寺院上密院中。十七歲的少年噶瑪巴最近接受中國時報記者獨家訪問時表示,他自登基後向中國大陸政府提出出國朝聖的要求從未被批准,已造成宗教傳承中斷的隱憂。而且在他年滿十八歲後,很可能就要正式接替班禪的地位,為中共「愛國愛教」的代言人。噶瑪巴表示,他是一個宗教修行者,無法接受這樣的政治安排,因此才決定出走,離開西藏。

第十七世噶瑪巴鄔金欽列多傑,雖然年僅十七歲,卻是信徒虔誠膜拜的轉世活佛。噶瑪巴在四次不同時間與本報記者長談,分別述及他的逃亡經歷、宗教體驗與個人心願,對於政治問題並不迴避。噶瑪巴指出,雖然他是噶瑪巴,但還需要 很多的學習,仍可說是一個十七歲的少年。少年噶瑪巴說,如果不是身為轉世活佛,他最想做的事是「雲遊四方,環遊世界」。以下為訪問紀要:

問:請問噶瑪巴,為何會有離開西藏的念頭? 

法王噶瑪巴:我是一個宗教修行者,必須接受佛教純正教派的灌頂與加持,這些加持和灌頂的傳承都要靠上一輩噶瑪巴弟子的傳承,但這些弟子絕大部分都在印度,我雖然很期望他們可以來西藏,但一是因為他們在國外很不方便;二是因為中國政府 也懷疑他們,不讓他們來西藏,所以一些灌頂和加持的傳承便無法如願進行。因 此,做為一個宗教修行者,這是我出走到印度最主要的原因。

問:據說你曾經多次向中國政府申請出國朝聖均未獲准,詳細經過為何?

法王噶瑪巴:我多次申請到印度朝聖,但中國政府從未有準確的回應,每次都是回以「以後再說」等各式各樣的託辭,所以事情一直拖下來,都沒有明確的答覆。我最想 去朝聖的國家主要是印度,我從登基一年後就已提出申請,但一直沒有被批准。 實話實說,不讓我出國一事確實成為很大的障礙,這些障礙一直無法克服。另外未來中國政府會如何……?這讓我很不安,我擔心將來可能會有危險,所以做出 逃亡的決定。

問:有那些具體事件讓你感到很危險?

法王噶瑪巴:這主要僅僅是懷疑而已,並沒有具體的實證。中國國務院似乎有意讓我接替班禪的位置,我隱隱約約聽說年滿十八歲、有了公民權後,就要正式替代,中國 政府…

八天八夜穿越生死線「噶瑪巴」絕地大逃亡

圖片
中時電子報記者林照真調查采訪

十七世噶瑪巴坐在自己的經堂內,他今年才十五歲(一九九九年),看起來還是孩子模樣,政府統戰部、宗教部與西藏自治區很多官員經常來看他,每天他都必須接受一個半小時的中文教育,三名輪值的教師全是中共中央指派。噶瑪巴是中國官員眼中的重要喇嘛,他還是獲得中共承認的第一位西藏喇嘛,這些「殊榮」,都加在噶瑪巴一個人身上。

但年輕噶瑪巴心裏有了一個重要的決定,只有他的經師喇嘛尼瑪知道,喇嘛尼瑪了解到噶瑪巴已是不走不行了,只是,這個出走計畫只准成功,不准失敗。
⋯⋯
喇嘛尼瑪首先想到喇嘛財旺,喇嘛財旺是噶瑪噶舉派的僧人,他在拉薩辦孤兒院、手工學校、還代理巴望仁波切管理乃郎寺,巴望仁波切的轉世便是由這一世噶瑪巴認證而來。有一天,喇嘛尼瑪找了喇嘛財旺,透露「噶瑪巴准備去印度」的訊息,喇嘛尼瑪強調:「這是噶瑪巴本人的意願,噶瑪巴逃亡這件事非常需要你,不得不跟你說,請你考慮。」

安排離境喇嘛密商敲定行程閉關為名掩護逃亡

尼瑪和財旺兩名喇嘛開始安排各項逃亡事宜,但覺得還需要一個助手,他們想到了楚布寺的喇嘛慈成堅才,喇嘛慈成經常游走各地,對西藏地形極為熟悉。十月間,噶瑪巴把喇嘛慈成找了去,直接對他說:「我決定去印度,你和財旺、尼瑪商量該怎麼走?」慈成喇嘛不敢相信自己聽到這件天大的事,他要求噶瑪巴慎重考慮,因為如果未來計畫失敗,就會釀成很大的風暴。

噶瑪巴心意已決,整個事件對外全部保密,只有尼瑪、財旺、慈成三個喇嘛知道,三人決定在拉薩碰面商討逃亡細節。但談來談去沒有共識,五、六天後三人二度碰面,決定應該先行探路,把地形、路況弄清楚。

三人收集很多條逃亡路線,并且請噶瑪巴算卦,他們決定從西藏上部、也就是藏人俗稱阿里的地方越過邊界到尼泊爾,然後再到印度。

財旺和慈成又找了司機達杰一同探路,他們佯裝是要到尼泊爾做買賣和念經,達杰什麼都不知道。三人先到薩嘎縣,那裏有一個楚布寺的屬寺,因為到尼泊爾的木斯塘需要通行證,小寺院的喇嘛答應為他們做保人,喇嘛于是先向鄉党委說明,然後再到禪古軍營取通行證,三人再一起前往木斯塘。

過了雅魯藏布江有禪古、扎加吾兩個軍營,都駐有邊界的邊防部隊,三人在禪古住了一天,主要是為了觀察軍營距離公路有多遠、軍營何時熄燈、以及晚上警戒的情況等。兩個軍營相距約四、五個小時車程,兩人一一拍照,很快就向噶瑪巴回報。

喇嘛尼瑪被噶瑪巴叫了過來,尼瑪認為可以利用閉關的時機逃走,當時噶瑪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