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五月, 2001的文章

法王噶瑪巴接受易大旗先生專訪

圖片
日期:2001年05月26日地點:印度 達蘭沙拉 上密院
訪問:易大旗(旅美知名作家)

易大旗先生於法王噶瑪巴的臨時駐錫地─達蘭沙拉上密院,對法王作了三次專訪,以下是訪談實錄:




《對法王噶瑪巴的第一次專訪》


易大旗:尊貴的噶嗎巴,很榮幸能在達蘭沙拉和你見面。我希望通過這次訪問,能讓更多的佛教徒和非佛教徒知道你的故事。今日是對你第一次採訪,我先提出下面一些問題:

問:五十年前毛澤東的革命改變了中國,也改變了西藏,北京開始對西藏實行直接的統治。它的結果之一,就是導致你的前世法王在1959年出走印度。你那時還沒有降生。你後來是怎麼去瞭解那段歷史的?是誰告訴你的?是你的父母抑或老師?

法王噶瑪巴:我的父母和我的老師都沒有特別告訴過我那些事情。關於西藏的這段歷史,我是自己看了些書,在日常生活中慢慢地,自然而然地瞭解知道了許多情況,這不是別人告訴我的。

問:當年達賴喇嘛見過毛澤東,毛澤東當面對他說“宗教是毒害人民的鴉片”,這令達賴喇嘛深感震驚。而你是見過江澤民的,他當時對你說過些什麼?

法王噶瑪巴:我十歲時去過一趟中國內地,在那時見過江澤民主席。當時他只是叫我“愛國愛教”,他並沒有說過宗教是壞東西之類的話。

問:你對江澤民先生印象如何?你能描述一下嗎?

法王噶瑪巴:我作為一個宗教人士,我總是希望一切眾生都處於幸福、和諧和無痛苦的狀態。如果江澤民主席有一種不和平的意願,我希望通過我的祈禱,能夠消除他心中的這種意念,而能產生大慈大悲之心。我同時也在祈禱,希望通過這種方式給中國人民和西藏人民帶來和平安泰。

問:你學習中文嗎?你的中文老師是誰派的?

法王噶瑪巴:過去我在西藏學過一些中文。中文老師是拉薩市統戰部給我安排的……哦,不對,是西藏自治區統戰部安排的。

問:你曾經出席過一次重要的宗教活動,就是參加了第十一世班禪的坐床儀式。你當時已經知道還有另外一個班禪轉世靈童嗎?

法王噶瑪巴:第十一世班禪喇嘛的坐床典禮我是參加了,我當時也已經聽說達賴喇嘛確認的班禪轉世靈童是另一個。

問:你對北京確認的十一世班禪有什麼印象?

法王噶瑪巴:我在西藏的時候,對漢人確立的班禪,不敢有什麼自己的見解。但從心裏說,因為達賴喇嘛是我們西藏人的宗教領袖,他是一切知者的化身,他的選擇我是從心底裏尊重和支持的。

問:現在要講到你的逃亡了。關於你的出走,北京方面說你留下的一封信,信中你表明不會背叛和分裂祖國,你是這麼寫的嗎?

法…

法王噶瑪巴接受《時代雜誌》專訪

日期:2001年05月10日地點:印度 達蘭沙拉 上密院媒體:時代雜誌(亞洲版)記者:邁可法德士(Michael Fathers)


十六歲的鄔金欽列多傑(在他十五個月出離西藏之前是西藏宗教界最高的領導者),到印度會合尊貴的達賴喇嘛之後第一次公開講話。他是大家熟知的第十七世噶瑪巴──可能是尊貴的達賴喇嘛的繼承人。4月27日這位年輕人在記者會中展現了他的人格特質。兩天之後,他和時代雜誌南亞總負責人邁可法德士(Michael Fathers)暢談他的成長,對父母的思念,以及對繪畫、音樂的熱愛。摘要如下:

問:你打算什麼時候回西藏?

法王噶瑪巴:我以難民的身份來到了印度,不打算回去西藏,除非尊貴的達賴喇嘛回去。我會和他一起回去。

問:中國政府說你離開寺院去印度是為了取回代表噶瑪巴的黑寶冠和法器,他們說這是你留下的信中所說的。

法王噶瑪巴:我是留下了一封信,我很清楚知道內容是什麼,是我自已寫的。信中我說我離開的理由是長時間以來,我堅持並重復的請求准許我在印度的老師們來到我身邊,但被拒絕了。信中完全沒有提及黑寶冠的事,把它帶回中國去做什麼呢?戴在江澤民的頭上?

問:你有沒有想和達賴喇嘛一起工作推動西藏獨立?

法王噶瑪巴:西藏出名是因為它的宗教傳統和文化。因此我的責任是盡我一切的力量來支持宗教和文化。我如此做,我會給西藏人民和西藏的處境帶來利益。我相信我會盡一切力量協助尊貴的達賴喇嘛。

問:在中國的統治下你擔不擔心西藏文化會消失?

法王噶瑪巴:我對政治不熟悉。每一個國家都有它獨特的精神和文化傳統。如果情況發生,文化有被消滅的危險,我希望這種事永不會發生在西藏。

問:有人說中國政府在等達賴喇嘛去世,希望那時西藏獨立運動也就中止。他們就可以把西藏文化吸收到漢文化中?

法王噶瑪巴:達賴喇嘛沒那麼老(他65歲),身體也很好。我經常祈請他長壽,我有信心他會和我們在一起很久。在這個期間中國的政治情勢可能會改變。至於對西藏的青年來說,我鼓勵他們專注於保護西藏精神和文化的傳統。

問:你希望西藏未來怎樣的?

法王噶瑪巴:我希望看見非暴力的西藏,我們的精神和傳統價值受到尊重。我最大的心願是西藏和它的人民生活在和平的環境中。

問:中國想從你這裡得到些什麼?

法王噶瑪巴:毫無 疑問,中國是有計劃 的利用我。我受到非常特別的待遇。不過我漸漸懷疑可能是一個計劃,想要利用我來分化西藏人民和達賴喇嘛。

問:中國有沒有給…

法王噶瑪巴春季的學習

2001/春季


春季,波卡仁波切以數星期時間為法王解說噶舉上師岡波巴大師之「解脫莊嚴寶論」(Jewel Ornament of Liberation)。

http://www.kagyuoffice.org.tw/activity/2001_activities.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