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四月, 2001的文章

法王噶瑪巴接受《觀察者》專訪

日期:2001年04月29日
地點:印度 達蘭沙拉 上密院
媒體:觀察者(英國)
記者:陸克哈定(Luke Harding)


西藏東部拉拓區極為遍遠,只有少數的牧民在那裡勉強維持著生活,照料他們的犛牛,在雪山環繞的廣大草原上流浪。

十五年前就在這裡鄔金欽列多傑誕生,一個將來會使中國政府困窘的嬰兒。

當他八歲時,一個搜尋團隊來到他父母的犛牛毛織的帳蓬,鄭重的宣佈他們的任務已經達成。他們已經找到噶瑪巴,一位藏傳佛教中最高領導者的轉世。

天空中出現了三個太陽。在此之前,「猜想我(自己)可能是噶瑪巴是極為不恭敬的事,」他昨天說。

他們把鄔金欽列多傑用厚被包住帶去距離拉薩30里的楚布寺,此孩子的身份很快的被中國政府承認,並費時六年培養他為達賴喇嘛柔性的對手。

到1999年下半年,噶瑪巴無法再忍受北京的約束。他從寺院屋頂跳上一部等候的車立刻開車上路。他設法通過了邊界,三天後到達了尼泊爾。「我們不知道如果被抓到的話他們會如何對待我們,那只有他們知道。」他昨晚說。

噶瑪巴戲劇化的逃亡──呼應達賴喇嘛四十年前的逃亡──抓住了西方的想像力,使他成為名人。

不過這也把年幼的喇嘛突然投入到政治棋局之中。在第一次和達賴喇嘛晤面不久之後,這個腳上長水泡,兩臉乾裂的噶瑪巴發現自己被關困在一個達蘭沙拉附近的寺院中。達蘭沙拉是印度北部落後的小山城,西藏流亡政府的所在地。

「我有時好奇,是誰剝奪了我的自由。」他說:「和我在西藏時沒有什麼不同,在那裡經常有人看管。」住在樓下的印度安全警察很少允許他外出。

兩個月前,印度政府終於給予他政治庇護,並准許他舉行此次──初次與新聞記者的訪談。「他真可愛」,一個有點迷他的弟子冒出這句話,就在我被帶領到孩子的接待室前不久;牆上掛著佛像,點了蠟燭。

她說對了。天使一般的兩頰和開朗表情豐富的臉,噶瑪巴怎麼看都是佛的轉世,他的信眾們都如此相信。

他是孩童時想過他是誰嗎?「非常單純的一個人。我從沒有想過我是噶瑪巴。」他說。

鄔金欽列多傑是九個孩子中較小的。他家是牧民,每年三次在野花、雪山、群群犛牛、山羊、綿羊的荒涼草原中來來往往。

「我的生活很像美國印第安人,」他回憶著說。「我們靠牲畜的油、肉和乳生活。是一個非常荒涼和自然的環境。也因此,在那裡大家對佛教非常虔誠。

「我的家境不富有也不窮困,」他補充說。在這浪漫的荒涼又沒有干擾的地方唯一的缺點是冬天,「冬季非常冷,還有刺…

法王噶瑪巴接受《電報》專訪─敬畏地覲見九百歲的青少年

日期:2001年04月28日
地點:印度 達蘭沙拉 上密院
媒體:電報記者:米克布朗(Mick Brown)



自從噶瑪巴從西藏出走到印度之後,因為擔心他的安全,法王居處門禁森嚴,使得覲見他時,會有敬畏的感覺。自從十六個月前他到達印度之後,我曾去拜訪過他三次,程序每次都一樣。

首先你得和在法王居處上密院(Gyuto)的階梯上徘迴的武裝警察打交道。到了門口,接受搜查、登記姓名和護照號碼後,被帶到狹窄的樓梯,走上四樓到會客室,裡面還站了一 列安全人員。

我們必須考量他世代相傳宗教上不可估計的份量。現在的噶瑪巴──傳承的第十七位──是自佛陀開始,代表2500年不間斷的法教寶庫,並且噶瑪巴是藏傳佛教最古老無間斷的轉世系統。900年前第一世噶瑪巴就被認證──比第一世達賴喇嘛早400年。

法王被尊為藏傳佛教中具有大神通的人,噶瑪巴最獨一無二的是,在圓寂前他要留下如何及在何處找到他的轉世的指示。1981年第十六世噶瑪巴圓寂,很多人都相信他有特殊能力可以控制氣候、和鳥溝通,及在石頭上留下手印和腳印。他圓寂後八年,才找到他的預言信,依據信的內容,在西藏東邊牧民家庭中找到現在的噶瑪巴。

1992年,經中國政府的批准,噶瑪巴在主寺楚布寺陞座。噶瑪巴住在西藏直到去年他離開中國到印度與達賴喇嘛會合。

抵達印度之後,他被限制住在達蘭沙拉狹窄的上密院裡。上個月,他終於獲得難民居留的身分,允許他可以至印度的佛教聖地參訪;但是仍不准他前往位於錫金的駐錫地──隆德寺,那是由他的前世第十六世噶瑪巴1959年離開西藏之後所興建。

法王在上密院的辦公室,是歷代噶瑪巴行政體系的縮影。他身邊的人包括他的老師和侍者數人,其中有和他一起從西藏出走的,有一位喇嘛是出走的計劃人(另一位留在西藏)。噶瑪巴身邊一位老侍者,照顧他的飲食、起居和平日的需要,曾是他前世的侍者。

他身邊最親近的是兩位中年喇嘛,他稱呼一位「叔叔」,兩人都受過很完整的佛教教育,英文流利,去過很多地方,對政治敏銳。拉布讓(Labrang──每位仁波切獨立的管理辦公室)由少數在家人組成,處理噶瑪巴的行政事務。

他和隨從們十六個月以來被限制在上密院,那裡空間狹小,擁擠不堪,還真像個難民營。喇嘛們睡在折疊床上,像宿舍;行政人員在亂紙堆、厚紙盒和衣物堆中工作。其中還堆滿了來自各方請求法王加持信眾的供品。

僅僅十五歲,法王身材高大且強壯,他一出場立刻攝受整個房…

法王噶瑪巴抵達印度後正式公開聲明

圖片
時間:2001年4月27日 地點:印度喜瑪澤 普拉代史,西巴利,上密院



1999年12月28日,在黑夜籠罩下,我和幾位貼身侍從,離開了我在西藏的寺院出走到印度。離開家鄉、寺院、僧眾、父母、家庭和西藏人民的決定,完全是我個人的決定。沒有人告訴我要離開,也沒有人叫我來此。我離開我的家鄉是為了弘揚佛法,另一方面是為了接受噶瑪噶舉傳承深奧的灌頂、口傳和教授,這些我只能從上一世噶瑪巴的弟子得到,他們是大司徒仁波切和國師嘉察仁波切。他們兩位都曾被預言是我的老師,目前都住在印度。
關於我的出離,媒體上有各種的報導,所以在此我想要簡單扼要地把過程真相向各位說明。
在嚴格保密中,我和同伴們作好計劃,並以各種說法來掩飾我們的行動。譬如,準備就緒即將行動之前,我宣佈我要依傳統方式嚴格的閉關,數日之內不出關。這個方法有效防止了被馬上追查。
12月28日,約晚上10:30分,我和侍從從我房中悄悄地走出來,從窗口跳到瑪哈嘎拉護法殿的屋頂上,再從那裡跳下地面。一輛吉普車由喇嘛竹清駕駛已在等候。之前我們早已告訴大家,喇嘛竹清和他的朋友準備外出旅行。為了使人相信,他們在白天已進出寺院多次,所以大家都知道他們要遠行,因此我們可以很容易的離開。通常,寺院有嚴格的監控,但是並沒有24小時的警衛人員值班,而我們也選擇從一條邊路離開。
不久喇嘛財旺和另一位駕駛在指定地點和我們會合,我們決定駛向西藏西部。因為很少人走這條路,因此路檢也不會太嚴密。除了停下來換駕駛外,我們晝夜不停地開車。我們選擇山路小徑以避開路檢站和兩個軍營。經由我向佛的祈請以及佛的慈悲,我們沒有被發現。順利地,於1999年12月30日的早晨我們到達了尼泊爾的慕斯坦(Mustang)。我們繼續徒步或騎馬,通過了幾個關卡,終於到了我們計劃中的地點瑪囊(Manang)。因為路況非常不好,危險的小路,加上冰冷的氣候,這一段路程格外地困難和累人。在那時候,我非常累,身體也不適,但是儘管有如此多的困難,我下定決心一定要達成我的目標。
到了瑪囊,喇嘛財旺的好朋友幫我們租了一駕直升機,我們在尼泊爾拿嘎柯(Tagarkot)降落。我們乘車去羅賽(Rauxal),從那裡乘火車到陸高(Lucknow)。在2000年1月5日清晨終於到達了達蘭沙拉(Dharamsala)。我直接去覲見尊貴的達賴喇嘛,他是慈悲的化身,他以慈愛和關懷接受我,我非常開心。
自從我到印度,尊貴的達賴喇嘛一直…

尊貴的嘉華噶瑪巴首次記者會實錄(2001)

圖片
4月27日星期五,法王在上密院舉行了歷史性的第一次記者會。全世界媒體記者100多人參加。法王在記者會中先宣讀他出離西藏的經過和他出走的原因。請看本網站中法王的 聲明及回答記者的問題。



【尊貴的嘉華噶瑪巴記者會實錄】
2001年4月27日,上密院(Ramoche) 印度喜瑪偕爾邦(Himachal Pradesh),希布哈里(Sidbhari)。




日本廣播公司:你打算在印度居留多久?你會回中國嗎?
嘉華噶瑪巴:來到印度時是難民,據此取得難民的身份,我沒有回西藏的計劃,如果尊貴的達賴喇嘛回去,我會和他一起回去。
Ajit Jagra:既然你在全世界都有信眾,我想知道是什麼激發你到印度來?
嘉華噶瑪巴:激發我來印度其中最重要的一個原因是,在這個國家裡,我可以去參訪佛教聖地。
挪威西藏之音:法王,自從你來印度之後,中國政府說你不是來這裡居住的,是來取黑寶冠和其他你前世的所有物;你然後會回中國,在你留下的信中如此說的?
嘉華噶瑪巴:我是留下了一封信,信是我自己寫的,我清楚知道信的內容,什麼在內什麼不在內。在留下的信中我說雖然長時間以來,我請求允許能到國外旅行,但從來沒有得到答覆,所以我只好選擇離開。信中我沒有提黑寶冠,黑帽子。我為什麼要從印度把它帶回去中國?唯一的目的可能是把它戴在江澤民的頭上吧。
意大利新聞:法王,在你的聲明中,你沒有提到夏瑪巴,他是噶舉中占第二位的喇嘛,他指控你是中國派來的,你對此有什麼看法?
嘉華噶瑪巴:直到現在為止,我一直盡力適當的處理此事,因此我看不出有任何理由在我的聲明中去臆測或寫它,那只會把事搞得更糟。
週刊:我想問噶瑪巴在西藏時,中國有沒有給你任何壓力去認證他們挑選的班禪喇嘛?
嘉華噶瑪巴:並沒有給我什麼特別的壓力去支持中國政府認證他們的班禪喇嘛,但是我被邀請去參加了圓頂儀式。
PTI:先生,你從西藏到尼泊爾只花了三十個小時,而在自由國家中,你卻花了五天的時間才到德蘭沙拉,為什麼?為什麼1500里的旅程只花了三十個小時,而從尼泊爾到德蘭沙拉卻得花五天?有人說[聽不清楚]幫助你到尼泊爾。大司徒仁波切是不是中國的間諜?
嘉華噶瑪巴:為什麼一部份旅程會花較長的時間,是因為距離遠近和交通是否困難而定。整個旅程一共八天,我想我在聲明中已經說得很清楚。我不覺得還能多說什麼。至於尊貴的大司徒仁波切,我在西藏時,一再請求中國政府批准邀請他到楚布寺,我才可以從他那裡接受灌頂、口傳與教授。但…

解脫功德之本具

上師:第十七世大寶法王噶瑪巴
日期:2001/04/12
地點:印度 上密院

佛法之殊勝處不在於向外馳求,而是要能於內心中淨除過患。然而淨除內心的過患垢染不是只抱持著希望與希求就能達到的,而是要透過內在堅定心力的生起,加上修行各種對治的法門。
煩惱的對治法,是一切眾生都本具的,並不是新造出來的,但是這種俱生的對治法,對目前的我們來說,是無法產生利益,所以需要外在的對治力,依止外緣來去除內心過患。佛說,法的功德即是涅槃寂靜,但是少有人能安住於涅槃寂靜,因此必須要依靠各種因緣幫助我們能住於涅槃寂靜。修學佛法,要知道煩惱的對治法,若是不知道煩惱的對治法,則很難見到佛法的殊勝。
在這世間,對於『解脫』有不同的理解,一般人認為,所謂的解脫,是有一個地方、去處、目的地可以前往,事實上解脫並非指於外境有他處可去,在佛法中所說的解脫,是於心中成就解脫。因此,解脫是存在於人們自心中的,但是因為各種過患、二障習氣的覆蓋,使得解脫無法現前,若將垢障都淨除了,自然就能生起解脫的功德而得自性解脫。因此我們也可以說,離垢的自性即是解脫。
這解脫的功德並非本來沒有,而後重新造就成立的,例如火和熱兩者本不可分,解脫的功德是我們本來具足的。但是為何我們不知道自身本具的解脫功德呢?因為客塵無明的覆障,所以雖然我們本來具有解脫功德,卻仍在三界輪迴中流轉。再做一個比喻,好像擁有珍寶的窮人一般,財富衣食都相當貧乏,之所以貧困是因為不知道自己擁有寶物在身,由於不知道運用自身的寶物,所以無法消除貧困得到財富。我們也一樣,因各種客塵煩惱的垢染障覆,以致於不知道自己本來就有解脫功德的財富,使得我們無法取用解脫之財。
解脫的功德是從無始以來就有的,不分男女、種族、善人惡人,遍於一切眾生,就算造作無間罪業的人,其自性中的解脫功德也不會減少或消失;佛法中所謂的解脫功德本然具足,不因任何他力而失去。然而,解脫的果卻需要我們自身於解脫道上精勤努力,才能得到。『解脫』是無法依靠他人或外力的安置而達到的,佛陀雖然開示解脫之道,也不能以神通使我們獲得解脫!欲獲解脫果仍是要靠自己的努力。愈除自心之垢障,就愈能見到本具的解脫功德。所以佛陀說:『我示汝等解脫道,欲得解脫看各己』。

只是寄望於佛陀的慈悲眷顧讓我們達到解脫的想法,是愚癡的。除了自己以外,沒有任何人能令我們成就解脫。因此我們也要對自己恭敬尊重,要知道煩惱業力,只會傷害自己,因此我們千萬不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