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十二月, 2001的文章

大寶法王在印度活動報導(2001)

圖片

法王噶瑪巴主持噶舉祈願大法會

圖片
2001/12/23


法王噶瑪巴於12月底,在菩提迦耶主持了噶舉祈願大法會。此大法會由包括隆德寺的諸多寺院僧眾支援,數千各寺院僧眾和弟子們參加。法王主持法會全程,並每天向寺院僧眾和國內外信眾講解岡波巴大師之《解脫莊嚴寶鬘》(Jewel Ornament of Liberation)及其他甚深主題。


【法王噶瑪巴主持2001年噶舉祈願大法會】
2001年12月23~30日在印度佛成道地菩提迦耶,法王主持噶舉祈願大法會(Kagyu Monlam)。在法會中,眾人念誦祈願文及佛陀的法句。法會的目的在祈願世界和平,利益眾生。除了祈願大法會之外,每天也修瑪哈嘎拉(Mahakala)和綠度母(Green Tara)儀軌。 12月28日,法王為往生者祈願,29日舉行「阿彌陀佛長壽灌頂」法會。法王教授岡波巴大師之「解脫莊嚴寶論」(Jewel Ornament of Liberation),並教授西方及亞洲僧眾密勒日巴法教。
蔣貢康楚仁波切(Jamgon Kongtrul Rinpoche)、國師嘉察仁波切(His Eminence Gyaltsab Rinpoche)、波卡仁波切(Bokar Rinpoche)、卡盧仁波切(Kalu Rinpoche)、明就仁波切(Mingyul Rinpoche)、巴多仁波切(Bardor Rinpoche)、堪布卡特仁波切(Khenpo Karthar Rinpoche)和很多位仁波切、堪布等參加了祈願大法會。並有來自全世界噶舉中心,包括隆德法輪中心、智慧林寺、創古智慧金剛學院、創古札西確林寺(Tashi Choeling, 尼泊爾)共3000多位僧眾;以及從西方和亞洲來的數百信眾參加。












http://www.kagyuoffice.org.tw/activity/2001/12/report.htm

吉祥噶瑪噶舉勝者父子眾長壽祈請文 ——無死無憂妙善樹

圖片
第十七世大寶法王噶瑪巴 作
2001/12







嗡梭地

深廣勝者尊身及智慧,事業大海解跡護持王,

三時遍知勝王噶瑪巴,祈願足蓮永固事業廣。

極樂剎土怙主無量光,如意希有幻化之身形,

善擎聖教寶幢舞自在,頂禮無比前賢祖師眾。

有寂不敗雙運金剛身,本然已成卻示淨地相,

大慈勝者化身大司徒,祈願足蓮永固事業廣。

摧滅愚黯賜與勝慧藏,文殊親見勝教大擎柱。

蔣貢上師濁世之怙主,祈願足蓮永固事業廣。

本然不壞大明點之力,空樂金剛舞者秘密主,

為眾現身嘉察國師尊,祈願足蓮永固事業廣。

制伏萬有四大盡自在,得金剛身事業轉輪王,

蓮師親現祥瑞大巴渥,祈願足蓮永固事業廣。

無量壽佛本然智神變,善巧深廣事業自圓滿,

利樂親眷折壑幻化身,祈願足蓮永固事業廣。

如是不退恭敬祈請力,上師加持進入內心中,

三密解脫功德大海流,祈願我等無餘護一切。

無餘利樂圓滿出生門,勝者教法祈能常安住,

一切護教講修聚集眾,願諸十種法行事增廣。

有緣我等眾生從今起,大樂心要韶華成熟際,

未染阻礙傷害之染垢,善緣具法眾等祈願成。

三有富樂宛如昨日夢,悟此蠅頭小利無實意,

毫無猶疑實修正法道,祈願無欺能發起精進。

自心即佛已能確定信,心性明空自成自解脫,

悟已輪涅希懼盡遠離,菩提解脫於正法甦息。

此天人之純正應供,眾人尊壽堅固事業增廣之短篇祈請文,我因憶念恩德,以及許多努力利他眾人之再三敦請之故,嘉華噶瑪巴名號加持所降「第十七世鄔金事業吉祥自在金剛」,寫於善逝現證圓滿佛果之聖地金剛座,無等眾生怙主噶舉派僧伽祈願大法會第十九屆殊勝吉祥日,以此祈願上師加持進入我等心續之中。

http://www.kagyuoffice.org.tw/karmapa_17th/works/prayer/longlife/karmakagyu.htm

法王噶瑪巴在上密院舉行竹千法會

2001/12/11


12月1日到11日在上密院,法王和國師嘉察仁波切帶領來自隆德、拉蘭(Ralang)、智慧林(Sherab Ling Monastery)的僧眾們舉行竹千法會(Drubchen puja),為期十天的普巴金剛法會(Vajrakilaya)。


http://www.kagyuoffice.org.tw/activity/2001_activities.htm

法王噶瑪巴接受《慈悲》雜誌專訪

日期:2001年12月01日地點:印度 達蘭沙拉 上密院
訪問:劉慶倫媒體:《慈悲》雜誌


問:首先感恩噶瑪巴接受馬來西亞《慈悲》雜誌的專訪。新世紀來臨,東西方政經社會基因突變,全球人心陷於動蕩不安的隱憂之中,對此您如何看待?

法王噶瑪巴:作為一個佛教的實修者,我主要的修行是通過慈悲與博愛的實踐來利益一切眾生,同時持有祈願世界和平與人類和諧的願力;然而,個人的修持與迴向予一切眾生的力量是不足夠的,因此毋論東方或西方,全人類必須盡力為世界和平而祈禱, 且以共同的願力來凝聚力量,這將肯定有助於這個世界。

問:您離開西藏楚布寺經有兩年,對於全西藏萬千子民以及所有關心您的人,您有何叮嚀?

法王噶瑪巴:眾所週知,我已離開了西藏,藏人都很關心我的近況,我也很關心他們;然而也僅止於此。因此,我所能給予他們的就是佛陀的教導。通過修持,一切的事情都有所助益。

問:噶瑪巴,您曾說過出走是為了學習;目前您在達蘭沙拉的學習近況如何?

法王噶瑪巴:自從我來到這兒(達蘭沙拉),我主要的任務就是修習佛法,以及專注在藏傳佛教的傳承,尤其是噶瑪噶舉傳承等等的課業上。 目前,最重要的是學習所有噶瑪噶舉傳承上的口傳、灌頂及法教。 噶瑪噶舉的法教是非常寶貴的,而且仍然留存完好,因此,我必須全然的完成這項學習。

問:記得您在西藏楚布寺的最後一次閉關後,隨即離開西藏而到來達蘭沙拉了;在達蘭沙拉,您可有進行閉關?請談談您的閉關體驗。

法王噶瑪巴:整體而言,我對閉關禪修有濃厚的興趣,在西藏我曾有過多次嚴厲的個人閉關體驗,目前由於其他的任務在身,因此不適於閉關。依佛法教示,佛弟子應該實修佛法與閉關禪修,而噶瑪噶舉的祖師大德,都力荐閉關禪修。因此,我希望將來有多一些閉關禪修的機會。

問:在達蘭沙拉的這兩年來,全球各國的不少人士都已前來覲見您;目前,散佈在世界各地的一些重要弟子都已經「回來」拜謁您了嗎?

法王噶瑪巴:已經有很多來自世界各地的弟子到來拜訪了,包括我第十六世的修行弟子與護法信眾。然而,尚有一些弟子還未前來。

問:全球人士都密切關注您是否會出國弘法,世界各國的佛弟子、包括馬來西亞與新加坡的佛弟子,都在祈願您的出國與到來弘法;您可有此計劃?

法王噶瑪巴:來自世界各地的弟子都邀請我到當地弘法,我相信在不久的將來,我將能夠圓滿大家的心願! 按照目前的情況,我暫時未能遠行,然而將來我可以實現!

問:您如何形容達賴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