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十月, 2004的文章

法王噶瑪巴參加達蘭沙拉西藏兒童村學校44週年慶祝活動

2004/10/24


法王噶瑪巴於10月24日與尊貴的達賴喇嘛參加達蘭沙拉西藏兒童村學校44週年慶祝活動。這是西藏境外最大的西藏兒童學校,活動包括文化節目、瑜伽表演、校際運動會和拉莫(Lhamo)歌劇,由西藏表演藝術學院提供的西藏歌劇。


http://www.kagyuoffice.org.tw/activity/2004_activities.htm

法王噶瑪巴擔任榮譽貴賓參加第六屆運動會並頒獎

2004/10/09


哥巴普(Gopalpur),HP的西藏兒童村學校,邀請法王 噶瑪巴擔任榮譽貴賓參加第六屆運動會並頒獎。

http://www.kagyuoffice.org.tw/activity/2004_activities.htm

法王在大吉嶺對群眾的開示

藏文整理:隆德寺學生噶瑪羅布 文字翻譯:釋妙融
時間:二零零四年十月五號

這趟來到大吉領可以說是第一次,首先要向當地的民眾,以及錫金、不丹、和從周圍地區前來的廣大群眾們問好,扎西德勒。
我曾經以為,希哩古哩地區大概是一個享樂的、平靜的地方,也懷疑當地的居民不知有沒有道心,但是今天真正的來到此地一見之下,我的懷疑不見了,不只如此,這裡的居民福報很大,能有善緣拜見尊貴的波卡仁波切並從其聽聞正法。
但是如今尊貴的波卡仁波切入涅圓寂,我自己也在波卡仁波切尊前求法,算是他的弟子,為了做好弟子的本分,為了向遺體頂禮而前來拜見,也因此有緣跟來到這裡的各位見面。之前在菩提迦耶許多團體都為了邀請我而向印度政府申請,但那時仍無法前來,而這次特別是印度政府下達的決定,我想,這也是尊貴的波卡仁波切一生悲心與祈願的力量所致,大家一定要知道這點。
來到這裡的諸位從血統來看,可說都是佛教徒。而佛法的根本即是要有善心,因此各位任何時候都不要忘了保持善心善念,另外在各自的家庭中,也要同心合作,若能如此,不論我們各自家庭的事業或是私人的事務,都能做好而且成功。若推展至社會來看的話,職員若能同心合作,社會能夠安寧,社會的利益能更有效力,因此,善心善念這句話,任何時候都要放在心上。
若不是佛教徒而是印度教信眾的話,法的根本就是要利他,比如,印度教的大神自在天,也是捨棄了自利而只做利他事業的。若能成就利他,我們死時也能安心的死去,因此各位要知道法的根本即是成就利他,要無錯誤的去實行。
今天我能來此拜見,要感謝印度政府,在這向印度政府道謝,同樣的,也要謝謝諸位從大清早沒喝茶也沒吃東西,為了聽我的講說而等到現在。錫金的群眾也來了很多,聽說錫金的茶好喝得出名,以後我會來錫金喝茶。謝謝 !

http://www.hwayue.org.tw/karmapa/speech08.htm

法王造訪大吉嶺 米麗

圖片
法王為波卡仁波切主持荼毗大典和法會。從錫金(包括法輪中心所有的僧眾和隆德區的信眾們)、尼泊爾、不丹和北印度共約15000多信眾來到米麗接受法王的加持。
在米麗,法王拜訪當地桑波塔藏文學校(Samlhota),並向學生們開示。10月5日下午,法王為仰慕法王而來的極多信眾開示,並為全體舉行「觀音灌頂」。
尊貴的國師嘉察仁波切、蔣貢康楚仁波切、卡盧仁波切以及法輪中心和國師嘉察仁波切在(Ralang)的寺院的僧眾們,都在波卡仁波切圓寂之後不久就到了米麗。波卡仁波切於8月17日圓寂後連續49天中,他們每天參加整日的祈願法會。











http://www.kagyuoffice.org.tw/activity/2004/Mirik_2004/report_photo.htm

法王噶瑪巴於波卡仁波切圓寂49日法會中開示

上師:第十七世大寶法王噶瑪巴
日期:2004/10/05
地點:印度 米麗寺

我們在這裡有堪布仁波切、卡盧仁波切以及索南阿尼等各位。大家聚集於此處竟是為了波卡仁波切的圓寂法會!在這裡我們要祈願、祈求波卡仁波切能迅速轉世再來。

此次波卡仁波切的圓寂法會,大家都能不分彼此不分教派,共同合作來圓滿這個佛事,在大殿之外的別的廳堂,有薩迦、噶舉、格魯、寧瑪以及覺襄等所有教派,分別在修法,這可以說是岡倉派中的第一次,真是非常的善順,寺院也做了很好的準備。

這也表示未來波卡仁波切將有殊勝的轉世再來,現在雖然轉世祖古有很多,但是對眾生有利益的轉世卻很少,而波卡仁波切的轉世未來將會利益眾生,我是這麼的祈願,也如此地相信。所以將這善妙吉祥的徵兆告諸各位。

波卡仁波切的突然圓寂,我自己也難以相信,心中也升起失落和難過,一方面來說,難過是因為我們失去了一個靠山和依怙因此會感到傷痛,但從另一方面來說,就波卡仁波切本身而言,他是希望我們沒有痛苦沒有悲傷的,因此若是我們哀痛,他並不會歡喜。在另一方面來說,凡夫的死亡跟聖者的死亡是有差別的,比如一個普通人死時我們會感到傷痛,傷痛有很多的原因,但最主要的原因有兩種,首先當亡者和這個世間分離、和世間的親友眷屬分離、和世間的妙欲受用分離、和世間所愛的分離而一個人要自己獨自的離去,這時便會感到難過,但是對一位修持斷捨世間貪著的行者而言,在離開世間時並不會有痛苦,也不會有傷痛,因為連根本的因都沒有了,因此我們不需要痛苦傷心難過。

第二,我們世人會傷心的原因是因為認識的人往生,因為要分離,再也不能見面,因此會感到痛苦。但是聖者又非如此,他不像是燈火滅盡完全斷滅,他的轉世是過去一直有的,並且依著因緣、習氣在以上師心意的悲憫慈悲、依著此理為著各自有緣的弟子而行持慈悲的救護,所以聖者的死亡即如同活著一般,由於以上諸種原因我們也無需傷痛。

對於上師的往生,也可以說是修持的口訣。在這個時刻尤其是在上師圓寂這種非一般的時候要能祈請能使心的證悟輾轉增長,各位晚上不都唱著「喇嘛千諾、喇嘛千諾!」都唱的挺大聲的,總之在這種特別的情況下,心的感受會更強烈,因為虔敬是屬於一種心的感受,所以這時內心這種強烈的感覺就會愈來愈大,所以說這是非常重要的時刻。

所謂『心』並不是有色相,也不是一團物質,若心是一團物質,比如說以瓶子而言他的本質是無常而且分秒都在壞滅,但是我們卻不能在一瞬…

法王噶瑪巴造訪在西孟省(West Bengal)省的波卡寺院(Bokar Monastery)之報導(二)

十月四日,尊貴的第十七世大寶法王噶瑪巴在印度大吉嶺米麗(Mirik)波卡寺主持波卡仁波切的葬禮。法王離開法王駐錫地上密院(Gyuto)去德里乘機抵達西里古里(Siliguri)班多格拉機場,下午1:35pm來機場迎接法王的各界人士非常的多,包括蔣貢康楚仁波切,卡盧仁波切,嘉通(Gyaton)祖古仁波切,堪布洛卓東由(Lodro Donyo)仁波切,直貢嘉札(Drikung Gyatse)祖古,錫金立法院院長,錫金宗教局代表,政府各單位代表,錫金西藏組織代表,大吉嶺各社團代表,從不丹等各地來的信眾共約六千多人。(詳細歡迎者名單)尊貴的 安增秋祖(Adzin choktrul)仁波切親自來接法王,並獻哈達。
尊貴的波卡仁波切於2004年8月17日在大吉嶺米麗(Mirik)圓寂。他於1940年誕生在西藏一個遊牧家庭中。他四歲時,第十六世大寶法王噶瑪巴認証他是波卡仁波切的轉世。他廿歲時離開西藏後,遇見大禪師卡盧仁波切,並在他座下學習。尊貴的波卡仁波切是第十世大寶王噶瑪巴最資深的導師之一,他授予口傳之外,並指導修習經藏和密續。波卡仁波切圓寂後,第十七世噶瑪巴立刻指派竹奔仁波切率團到達大吉嶺波卡寺參與49天的祈禱法會。其間法王在駐錫地上密院(Gyuto),帶領百多位僧眾爲波卡仁波切祈禱。
在接到印度當局准許之後,立刻啟程由德里到西里古里,到達巴多格拉(Bagdogra)會晤各地代表,包括來自隆德寺的僧眾後,逕赴米麗。於下午3:30pm到達波卡寺,由嘉察仁波切率領波卡寺僧眾以鄭重儀禮迎接。法王立刻去波卡仁波切靈前祈禱,之後卡盧仁波切和堪布洛卓東由(Khenpo Donyo Lodro)供茶和飯食,法王並接見訪客。十月五日凌晨5:00am,法王在波卡仁波切靈前舉行祭儀,唱噶舉上師的道歌-智慧甘露。下午1:30pm對寺院中聚集的僧眾來賓近四萬人開示,然後舉行觀音灌頂法會。4:30pm之後,法王主持各項祭祀儀禮。
十月六日上午,法王對來參與祭禮的西方佛教信眾開示約兩小時。之後,訪問波卡仁波切之三年閉關中心,並對閉關行者作殊勝的開示。中午12:00pm,法王啟程赴西里古里搭機到達德里。第二天回到達蘭沙拉覺杔寺。



 【尊貴的噶瑪巴訪問大吉嶺會見賓客名單】 2004年10月2~4日 List of dignitaries visiting His Holiness Karmapa during vis…

法王噶瑪巴造訪在西孟省(West Bengal)省的波卡寺院(Bokar Monastery)之報導

2004/10/04



法王噶瑪巴是前往參加為尊貴的波卡仁波切所舉行的為期四十九日的喪禮最後一日的大典。
法王噶瑪巴於十月四日抵達西利古里(Siliguri)的巴多格拉(Bagdogra)機場,受到當地數千信眾的熱烈歡迎。西孟省毗鄰錫金(Sikkim),是法王在印度主寺隆德寺(Rumtek)所在之處,因此許多隆德寺的信眾及錫金政府官員也利用這難得的機會前來向法王致敬。在機場的正式歡迎會上,到場迎接法王的包括:蔣貢康楚仁波切(Jamgon Kongtrul Rinpoche),卡盧仁波切(Kalu Rinpoche),嘉通祖古仁波切(Gyaton Tulku Rinpoche),堪布東由洛卓仁波切(Khenpo Donyo Lodro Rinpoche),直貢嘉札祖古(Drikung Gyatse Tulku),錫金立法院發言人,錫金宗教司官員以及許多其他的政府代表與錫金及大吉嶺的藏人或社區機構之代表。在法王步出機場之後,立刻被六千左右的信眾熱情包圍。
這是噶瑪巴首次至該地區訪問,在米麗約有四萬信眾恭迎他,將寺廟擠得水泄不通。於法王在該地區訪問期間,眾多錫金政府的代表曾前來向法王致敬。法王於十月七日返回他的臨時居所上密院。關於典禮與會議的細節將有後續的報導。
波卡仁波切於二○○四年八月十七日圓寂,傳統的四十九日荼毗大法會隨即開始。在取得前往米麗的許可之前,噶瑪巴即曾在達蘭薩拉附近的臨時居所上密院為波卡仁波切舉行了荼毗法會。
波卡仁波切的法體奉祀入塔
尊貴的波卡仁波切於一九四○年在西藏西部的一個游牧家庭中出生。他在四歲時被第十六世噶瑪巴認定為前波卡仁波切的轉世。他於二十歲時離開西藏,也在那時得遇禪修大師卡盧仁波切。
尊貴的波卡仁波切是第十七世噶瑪巴自到印度以來最資深的導師,教授噶瑪巴極多珍貴的口傳教授,經及密續等。噶瑪巴派遣竹奔仁波切(Drupon Rinpoche)及隨員,代表他前往位於大吉嶺地區的波卡仁波切寺院致哀並獻祈願文。
http://www.kagyuoffice.org.tw/activity/2004/Mirik_2004/report.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