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七月, 2004的文章

法王噶瑪巴於達蘭沙拉上密院召開會議

圖片
2004/07/28~29



7月28、29日,法王在上密院召集會議,討論今後舉辦噶舉祈願大法會的相關事宜。從印度、尼泊爾、錫金的帝洛普尼院(Tilokpor Nunnery)和十八間噶瑪噶舉寺院來的代表們聆聽法王開示。為下一次在印度菩提迦耶舉行之噶舉祈願大法會,法王制定了有關戒律和威儀的規定,要求大家一致遵守。今後的祈願大法會中,凡是受過比丘戒者,必須如法的搭衣,每日過午不食,並規定吃缽飯。法王並宣佈他將重新作一祈願文在下次祈願大法會中每日誦讀。最後法王指示今後的祈願大法會,應邀請直貢噶舉和竹巴噶舉參加。
此噶舉祈願大法會是第七世噶瑪巴確札嘉措(1454-1506)在西藏開始的,卡盧仁波切於1983年在菩提迦耶恢復舉行此法會。




http://www.kagyuoffice.org.tw/activity/2004/7_28/report_photo.htm

祈願法會教言開示

符合圓滿佛陀意趣的步伐,一步也不可延遲退轉。——噶瑪巴
一、前言
今天(2004年7月28日)在這裡有從尼泊爾、印度等地至少十九所噶舉寺院的維那、糾察以及代表前來,這次我(噶瑪巴)通知各位來此的主要用意是,想陳述自己對於噶舉祈願法會的一些想法。
首先,要談談我個人的簡歷。我幼年時期在家鄉的生活就如同普通孩子一般,此後,噶舉派賜予我「噶瑪巴」這大名,使得我的責任變得重大,自然而然便會思考起噶舉教內的法務。

基本上以我個人角度而言,自己是比不上歷代至尊噶瑪巴的悲心與功業的,然而適時地做一些改變也是非常重要的。
現在要正式談論關於噶舉祈願法會的問題。所謂「噶舉祈願法會」並不是我們來到印度之後才產生的,早在三百多年以前,第七世噶瑪巴確札嘉措、第八世噶瑪巴米覺多傑、第九世噶瑪巴旺秋多傑、以及第十世噶瑪巴確映多傑等時期,確有舉行過將大多數的噶舉教派匯集一處,感懷本師釋加牟尼佛之恩德,並祈禱世界及周圍區域的和平安樂,當時雖未稱為「噶舉祈願法會」,但其意義是與噶舉祈願法會相似的。
若以第七世噶瑪巴確札嘉措的時期而論,在佛教四大節日,尤其是神變節時,便有習俗舉行盛大的祈願法會。他們陳列當時最為不可思議的聖物,並於聖物前方供有黃金、紅金等豐盛供養,而且每天更換過去藏地未聞未見的各式各樣供品。第七世噶瑪巴確札嘉措更是自己在薄墊上行禮拜。清晨唸誦祈願文,當時採用現今極為重視的「大法行文」中的「大祈願文」,噶瑪巴並依照「清淨佛土願文」的唸誦方式,親口奉誦祈願文。午後,安排有為印、藏諸多賢哲與諸善王說唱歷史的活動,以及巨型歌舞表演。第七世噶瑪巴確札嘉措平日沒有賜見諸多信眾的習俗,而在神變月和藏曆新年兩大節日會合之際群眾聚集的五六天內,唯有在茶會時給予片刻的賜見,並不允許長時間的會見。而當時的祈願法會,在清晨奉誦祈願儀軌時因坐香較長,諸多信眾時常只為了瞻仰而來。此外一般的人則是為了看表演,相互談論新年的節目多與少而來。上述所言皆為歷史的記載。
總之,既然我們大家都認為自己在追隨著過去的至尊大德們,因此勢必要真的付諸實行,切實的效法。我們當要研究歷代至尊大德們在過去歷史上的事蹟功業,就算在這惡劫時期,若能依教奉行如法修持仍是至為重要。我自己也不斷的參閱了許多祖師前輩的傳記事蹟,也希望噶舉祈願法會到目前為止不僅是好而已,而是能夠更精益求精、更上層樓。
二、誦儀軌類
首先談到有關儀軌的部分,通常噶舉祈願法會所用的紅色…

關於錫金地方法院訴訟案之通告

2004/07/05

第十七世噶瑪巴辦公室最近收到律師顧問的來函,告知向錫金法庭之申請欲快速確定隆德法輪中心一案,已遭法院駁回。雖然噶舉對此印度最高法院的裁示遺憾,不過並不感到意外,因為此案涉及諸多技術問題。此判決與在錫金法庭中處理之案有關連,但不影響法王在辦公室或隆德寺的行政工作。此案仍照法定程序進行。噶舉辦公室相信印度的司法制度會公正的,並快速的處理此案。

最高法院之裁示和在錫金岡托地區法庭之民事訴訟案有關,此案是1998年由噶瑪巴慈善基金會、 師利嘉臣(Shri T.S. Gyaltshen)、孔吉夏瑪仁波切和師利加覺替康沙卡(Shri Gyan Jyoti Kansakar)提出控訴錫金政府、宗教局秘書長和國師嘉察仁波切。原告請求將法輪中心的僧眾逐出,並由他們擁有主持寺院行政之權。後已通知律師顧問團,原告所提沒有法律依據,此案的被告有充足的理由及證據來反駁原告的控訴,並保障噶舉辦公室的權益。

噶舉辦公室在本案中原不是被告,也無意成為被告,而是由於2001年11月17日錫金法庭要求法輪中心提供中心中之聖物清單。響應錫金關心者的建議,噶舉辦公室才於2002年出面希望緩和,並及早能和諧解決問題。在那時,很明顯的如果噶舉辦公室介入此一訟案,則此令人耽憂的訴訟案可以提早結束。因此,噶舉辦公室向法庭請求允許楚布拉布讓成為案中的被告之一。2002年11月16日地區法庭否決了楚布拉布讓介入的提案,2003年8月26日錫金高院支持此判法,印度最高法院於2004年7月5日再維持此判決。

此訴訟案再回到錫金地方法院。法院駁回楚布拉布讓介入一事並不影響本案之法律基本面。此原則在否決噶舉辦公室介入之判決中指出,最高法院認為「我們在此閳明關於否決噶舉辦公室的介入一事,法庭不得以駁斥過程中之理由,或地區法庭否決此提案一事影響原案。 」噶舉辦公室有堅定的信心,原先欲占有法輪中心之案件,會被不受理或被判定無法律上的依據。

噶舉辦公室


http://www.kagyuoffice.org.tw/karmapa-office/announcement/announcement-200407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