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十一月, 2004的文章

遙呼上師祈請文

教授:第十七世大寶法王 鄔金欽列多傑
時間:2004年11月26~27日
地點:印度  瓦拉那西 智慧金剛大學
翻譯:Serje Tsawa
此教授為法王噶瑪巴應鹿野苑噶舉護持委員會主席,堪布梭南康參的祈請,於2004年噶瑪辯經大法會中,對來自噶舉傳承的各大佛學院之學僧的開示。

遙呼上師祈請文教授緣起
今天在此,是受到鹿野苑噶舉護持委員會主席,堪布梭南康參的邀請。主要是如果可以來講授蔣貢仁波切之 《遙呼上師祈請文》的傳承教授,將會有非常好的緣起。然而因我本人在講授《遙呼上師祈請文》的經驗以及證量功德尚未具備,在講解此祈請文上也並沒有很多實例,所以我覺得無法很圓滿的解說。但是因為有鹿野苑噶舉護持委員會的邀請和對我的期望,如果讓大家失望也將不圓滿。故在此,我就由自己的一些經驗及傳承上師的口訣教授,盡量的來為大家解說。如果有錯誤或遺漏的部分,我們以後可以好好的觀察及辨別,相信這是非常重要的。如果不是這樣,而認為只要是我說的,就全部都是真實的話,將會有導致誤解及顛倒的可能。
蔣貢仁波切所著的《遙呼上師祈請文》,在康區是所有年長及年輕的弟子們,每天必修的課誦。就像在我的家裡,爸爸和媽媽也會唸誦《遙呼上師祈請文》。我從小因為耳濡目染的關係,也會唸誦一些偈頌,但對於內容可能不瞭解。《遙呼上師祈請文》在僧團當中不單單是珍貴且重要,不僅此文容易理解、對於修心上也是極有幫助的。
在《遙呼上師祈請文》的上部中,一開始有祈請藏傳佛教中不同教派的上師以及成就者的名字。在這方面,我不多做解釋。接下來的部份是轉心向法四思維及有關下、中、上士的祈請文,對於這個部份我將做簡短的介紹。相信對於我們心上的修持會有很大的幫助。
「虔心悲切遙呼上師祈請文」
《遙呼上師祈請文》一般在雪域西藏中,無論舊派或是新派,許多偉大的成就者也都著有論述。《遙呼上師祈請文》顧名思義,行者需要在出離心上,從自己內心深處,以最虔誠恭敬之心來呼喚上師、祈請上師,這也是行者是否獲得加持的關鍵所在。遙呼上師的目的,主要是希望能夠促使自己的心與上師相應,使自心得到加持。為了能獲得上師加持,獲得上師的慈悲眷顧,行者就要對上師生起無造作的虔敬,而為了能生起無造作的虔敬之心,行者就要不斷的去做祈請,並意念思惟上師的功德。這樣的話就容易生起覺受,對上師生起無上的信心,或是無故的流淚、毛孔豎立等,諸如此類生起虔敬心的徵兆。因此,「祈請」可以說就是獲得上師加…

完整性的佛教

上師:第十七世大寶法王噶瑪巴
日期:2004/11/25
地點:印度 瓦拉那西

法王噶瑪巴於2004年11月17日至12月16日,首次主持噶舉辯經大法會,於一個月的辯經法會中,法王對全體僧眾的開示教授。
過去,在整個西藏雪域,佛教可以說是非常興盛的。在顯密同時興盛的情況下,可以說這是連當時的印度都未曾出現的情形。然而,西藏各自教派都對自己的上師、善知識非常的重視,常常引用上師說什麼,而非佛陀、經典說什麼,都說這是上師說的…,把怙主、上師看的很重。雖然這在修行上來說是可以的,然而對於整個佛教來說,釋尊教主才是最主要的。所以我們西藏佛教,時常都被稱為是喇嘛教,而好像跟整個佛教不太相關似的。藏傳佛教也因此被認為是在做強調自己的宗派,對法都存有偏私,對整個佛教的對待不能是全面完整的,有人這麼說似乎也像是說中了。像是在唸經的時候,都把『皈依上師』放在『皈依佛』之前。現今來說,『上師』這個名詞被廣泛使用,很多出家人一到國外去,搖身一變都成了上師,『喇嘛』這個名詞被濫用。沒有具備『上師』的資格德行,但都使用『上師』這個稱號。總之,對我們修行人來說,把上師的恩德視為比佛還大,在修行上是要注重上師的,但在外在表現上還是應以釋尊如來為首要。我們在任何時候都應該在這個範疇之下,在佛的範疇之下。因為,我們都是追隨佛陀學習的人,尤其是對於現在的西藏佛教,如果能這樣,就特別好了。事實上,西藏佛教是包含全面性及完整性的佛教,對於這一點我覺得是有需要被提出來的。

http://www.kagyuoffice.org.tw/karmapa_17th/instruction/20041125.htm

無教派分別的教示

上師:第十七世大寶法王噶瑪巴
日期:2004/11/23
地點:印度 瓦拉那西

法王噶瑪巴於2004年11月17日至12月16日,首次主持噶舉辯經大法會,於一個月的辯經法會中,法王對全體僧眾的開示教授。
在以前,對教派來說,沒有人說,我是格魯、我是噶舉、寧瑪、薩迦…的說法區別,歷代祖師也說,『佛法』是沒有教派分別的。上師們也都是平等地看待各個教派並從中學習,這樣的歷史故事也很多。如岡波巴大師,他是專門講說噶當派經論的善知識,而他的再傳弟子們也都是無分別教派的去學習佛典,而且也成為佛教的善知識。因此,這對於我們能無分別教派的去學習是很重要的。比如在經典的註解上,有些在我們岡倉噶舉的註解上仍有不很清楚的部份,亦需要參考別的教派的註解,有時看其他教派的經典註解,反而可以幫助對於自宗自派的論典學習上的瞭解。
尤其在我們噶舉派是特別重視淨觀及虔敬。為了能生起淨觀,首先要對各個教派的功德能夠學習和聽聞,否則一開始即沒有辦法生起淨觀。所指的這些功德也不是光看外表而是要對其論著去聞思、認識而見其功德。就我本身而言,對每一個教派也都有心去學習,而且在各個教派也或多或少都進行了一些學習。尤其,我們更應對整個佛教都能做全面性的學習。在座的出家眾們,如能閱讀廣泛,對於教派的分別即會減至最小。如對教派做分別,自己的教派也會衰敗,也會影響傷害其他的教派,在過去,西藏就有這些現象發生。
第七世噶瑪巴卻札嘉措就曾有『無教派分別的教示』留下,所以,佛教即是噶瑪巴之教,佛教住世即是噶瑪巴住世。在歷代噶瑪巴的教示中,關於無教派分別的言論也有很多,在這些教示中也說要無分別的去守護佛教,要成為整個佛教的善知識。大寶法王即要如此地去總持佛教。因此,噶瑪巴之教法即是來自佛陀的傳承,佛教的傳承也就是噶瑪巴的傳承。總之,如此看來,歷代祖師們於己心中對於無教派分別都是非常注重,因此我們也要如此的學習,這是非常重要的。不然的話,從過去以來都一直有教派的紛爭,為了興盛自宗自派而去毀損其他教派。出家人之間彼此爭鬥、打戰。想想看,身著三法衣的出家人,持著缽去打戰這是非常不適宜的。
對無教派分別要生起淨觀是很重要,然而無教派的學習並不是捨棄自宗自派而只學習他宗,這也不是正確的。最主要是要能先認識自宗自派而再護持其他教派。從第三世蔣貢康楚仁波切與赤羌仁波切的對話中:『無教派分別的學習好是好,但也可別失去了自己的主張』,即是我們可思維的地方。…

十七世大寶法王畫作: 福德王─觀世音菩薩

圖片

法王噶瑪巴全程參加噶舉辯經法會

圖片
11月14日,法王離開上密院去沙爾納特(Sarnath)創古仁波切(Thrangu Rinpoche)的金剛智慧學院(Vajra Vidhya Institute);11月17日抵達後,主持一年一度的噶舉辯經大會(Kagyu Gonchos)。今年的辯經大會,參與者包括尼泊爾和印度的四個主要噶瑪噶舉佛學院(包括噶瑪 師利那瀾陀佛學院),一共400多位最佳的辯經學生。法王除了主持每日密集的辯經活動之外,法王也教授佛教辯論方法(Riglam)。法王到達沙爾納特不久,參訪了高級藏學中心,並為在場的700多人祈願祝福。
法王除了主持辯經大會之外,每天上午11:00am到12:00中午會見信眾和訪客。











http://www.kagyuoffice.org.tw/activity/2004/11_17/report_photo.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