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一月, 2006的文章

法王噶瑪巴親自編導策劃─僧眾威儀教學影片

圖片
2006 法王噶瑪巴給予傳承寺院僧眾之開示


首張由法王噶瑪巴親自編導策劃噶舉祈願法會─僧眾威儀教學
 影片錄製:時間:2006年1月底,地點:印度‧瓦拉那西‧智慧金剛大學
 編導策劃:第十七世大寶法王噶瑪巴‧鄔金欽列多傑,拍攝剪輯:堪布羅卓丹傑
 影片格式:wmv



幕前幕後

圖片
法王噶瑪巴宗門實修特輯


文 / 妙融法師
二零零五年,大寶法王於瓦拉那西創古寺為華人開啟的「宗門實修」課程,在法王噶瑪巴的關切投注、親身策劃、開啟法筵、到橫跨新的一年(二零零六年)莊嚴落幕。
過程中許多前前後後的一幕幕,卻是要等到祈願法會結束後,從菩提迦耶再次回到瓦拉那西時,才靜得下來回味那些看在眼裡,烙在心裡的場景。

因為有加持
課程前,我們預計上課人數最多不能超過五百人。
這確實是經過幾年來的經驗,與實際測量所得來的結果。試過好多次各種不同的坐墊、地毯的排列方式,然而無論我們將位子怎麼排列怎麼擺放,就是無法排出超過五百人的座位。
將近課程開筵時,我們開始恐慌了,因為報名的人數已經超過五百人,這還不包括臨時報名的五十名韓國人,以及將近百人的西方人。
再試試看,仍然是同一個結果──無法排出五百人的座位。工作的法師們和喇嘛們,疲憊地坐在空曠的大殿地板上,每個人的身上都帶著聖地的加持——重感冒,鼻子裡滿是墊子的毛屑。
於是我們開始告訴每一位西方弟子,課程中不會有英文翻譯,他們會聽不懂的,希望能因此減少一些人數。但是他們仍然呼朋引伴的要來參加課程,一位西方弟子堅定的說:「只聽聲音,那也是加持。」
我們開始計劃並預設各種情況:也許可以借大螢幕吧?要讓遲來報到的人坐在大殿外面嗎?誰又願意坐在大殿外呢?外頭豔陽高照的日光下,大螢幕能看得清楚嗎?應該借草席吧?
種種拿不定主意的計劃就在一次次的緊急會議上,被提出、被討論、被反駁、又被擱下。要在印度辦活動,是那種一切都在掌控之外的感受,有錢也難使鬼推磨。
這種麻煩的小事,本不應該傳到法王噶瑪巴的耳裡,因為他要處理與解決的事情,實在太大太多了,不必要讓這些雜碎瑣事,分他的神,勞他的心。雖然如此,這小事,還是被法王噶瑪巴聽見了,也問了話,我們唯有向法王報告:「人數已經超出限額,大殿裡恐怕是坐不下了。該準備大螢幕嗎?」
法王噶瑪巴卻說:「不用了。」一聽這話,我們頓時愣住,也不知該說什麼。法王接著又說:「五百人坐得下。」這時的我們還是沒轉過神來,總之,就是不明白這話的意思。於是法王再說:「六百人、七百人都坐得下。」一時間,我們也沒也其他想法,只能問:「為什麼?」卻見法王微笑著說:「因為有加持啊。」
「加持」,是啊,佛法的事,是不能只看人為的因素,人為的計算、準備也未必比得上佛力加被來得有用。雖然這意義不應該理解為「什麼都不需要準備,只要等待著加持就好了」。然而有時候…

當因緣會遇時… 請從法說起!

圖片
法王噶瑪巴宗門實修特輯



文 / 仁湛法師
2005年6月中旬,於上密院向法王請法,希望法王能對華語系弟子開一法座,時間為五或七日的課程教授,沒想到法王毫無考慮地二話不說,立即應允,仿若已經等了許久似的,就等著我們開口請法。我們見狀立即請示要教授的課程,法王給予的指示是「遙呼上師祈請文」,一切就好像是說說而已,沒有確切的上課日期、地點,也沒有完整的事前籌備,但我們已經是滿心歡喜。
雖然也曾因為擔心政治因素而影響課程,多次地向法王請示:「是否此次課程確定要開?」、「您此次會去瓦拉那西嗎?」「有沒有問題呢?」法王總是給予既簡短又有力的答覆:「是」、「會」、「沒問題」。法王堅定的承諾給予我們強大的力量,然而變數仍然很大,是不是就能如願的把這一殊勝法座辦成?除了法王之外,誰也不能肯定!
我們祈請著:「法王,那就請您加持課程的舉行能一切順利吧!」法王回答:「好!」。
就這樣,所有的化育工作夥伴們在又驚又喜的心情中進入了備戰狀態… 
主辦單位的重責大任… 
回台後,我們立即投入籌備這珍貴課程的準備工作,畢竟這是第一次由尊貴的法王噶瑪巴為全球華語系弟子所開的「宗門實修法座」課程。
包括此次課程的確切日期、場地、課程內容、報名方式,無數次的開會準備,無數次的沙盤推演,思考著該如何承辦才能讓說法上師及聽法弟子皆得歡喜?一想到法王所思所念都是為了利樂眾生,這使我們更戰戰兢兢於此課程的籌備,深怕一個疏忽就辜負了法王的恩惠及信眾渴法的期待。
無上甚深微妙法百千萬劫難遭遇我今見聞得受持願解如來真實義
法王噶瑪巴對此次課程的重視及用心,是大家有目共睹、感受深刻的。法王不僅對課程的程序、內容、上課時間、地點親自指示安排之外,法王也特別地學習漢傳佛教的禮拜方式、讚頌儀軌,甚至為了能夠滿華人弟子的心願,法王還努力地勤練中文,希望能在課程中親自以中文教授。這其中有著許多不為人知的感人故事,無時無刻都在法王身上上演,使親近他的弟子們無不感受到法王自然流露的敏捷智慧心,以及一位大菩薩憶念蒼生情,世世永不離的深廣悲心。法王在課程中的教授、開示,字字句句自心中自然流出,其身教言教具德、具力的開演法義,更是震撼了現場許多修學佛法多年的行者。是聖言量的加持吧!從法王口中說出的字句,竟是如此強而有力地直入受法弟子心中!
在五天的「四共加行」課程中,法王從皈依三寶的教示、出離心的升起乃至菩提心的修持,道次第的層層指引,以智慧甘露注入每位受…

中文翻譯 堪布丹傑的心情寫真

圖片
法王噶瑪巴宗門實修特輯



如是我見…

我時常在想一個問題,為什麼全世界這麼多人願意大老遠的前往印度,探望一位未滿二十歲的年輕人?當然,我知道因為他是噶瑪巴,是法王。但是來的人形形色色、各行各業,似乎早已超越了宗教的範疇…山東老鄉、電影明星、歌星,市井小民、法官、企業老闆,還有藏區的牧民…。

為了看法王,大家準備各種可能的道具:照相機、攝影機,甚至望遠鏡…,因為要近看法王不容易,透過望遠鏡,才能看清楚法王莊嚴的身影…。但無論是近看、遙望,還是瞥見,我始終忘不了的是法王那專注、認真的眼神。

不管法王多累,他從未閃神,他永遠關心,攝受一切。法王會客時我常會被叫去翻譯,由於法王的中文很好,大部分時間我只是坐在一旁,已備不時之需。我注意到法王總是站著迎接每一位訪客,並且專注地看著大家進來,談完話後,又起身目送大家離開。

有一天,來了幾位我滿熟識的香港法友,他們從進門三拜、獻上哈達、問問題、接受法王加持到離開房間,前後大約十幾分鐘,他們的視線幾乎或者說完全沒有離開過法王。所以下樓後當我問起他們見法王的感受時,他們竟然很驚訝地反問我:啊!當時你也在場啊!

不過我發覺好多人都是這樣,一進房間就被法王的電眼全程攝受。我相信很多人一定不記得當時地毯的顏色,或者房間的佈置是什麼樣子?只要門簾一掀起,看到法王,我們都變得很專注,焦點很清楚,不敢東想西想。

有一次一大早我到法王房間筆譯,法王定眼看著我。通常被法王看久了,我都會有點心虛緊張,好像被照妖鏡照到了一樣,很自然地,我會趕快反省今天是不是做了什麼壞事?動了什麼惡念?正當我趕緊倒帶回想的時候,沒想到法王的結論竟然是:「你的眼睛真小啊。」把我嚇出一身冷汗!但無論如何,隨著翻譯工作的增多,每天有愈來愈多機會看見法王,每一次見到法王,我都會很認真的想要好好回顧、反省自己的一生。

法王的眼神很亮,像是一面潔白的鏡子,往深看去,似乎讓我看到了真實的自己。這讓我想起一句話:究竟的皈依處,要向內心找尋,不向外求。


如是我聞…

法王噶瑪巴與大眾歡度楚布新年

圖片
地點:印度  瓦拉那西  創古智慧金剛大學時間:2006年1月28~31日
報導:Karma Woser Rapten
-------------------------------------------------------------------------------------------------一月二十八日,根據楚布曆法今天為瑪哈嘎拉日,瑪哈嘎拉修法也在創古智慧金剛寺大殿內舉行,尊貴的法王噶瑪巴及創古仁波切都出席了此次法會。
一月三十日,今天是楚布新年,一早創古仁波切、秘書長竹奔仁波切、及所有的堪布、及楚布辦公室工作人員等,即到尊貴的法王噶瑪巴寢宮,向法王噶瑪巴敬獻哈達,祝願法王吉祥如意‧長壽康泰。傳統的供茶、甜飯及西藏傳統新年食品che-mar (一種糌巴粉混合酥油的甜食) 也提供給所有來拜年的信眾分享。
八點左右,法王噶瑪巴於大殿內向主尊釋迦牟尼佛像前獻供哈達後,新春祈福法會在祈請三寶中正式開始,緊接著是十六羅漢禮讚文,在法會圓滿前,大眾也遵照法王的指示,演唱了一首密勒日巴道歌,曲調則為法王噶瑪巴最近新作。法會圓滿後,法王給予了參加法會的僧俗信眾加持祝福,楚布辦公室也請大眾享用豐盛的新年午餐。一月三十一日,十點三十分左右,法王噶瑪巴應邀參訪了位於Sarnath的高級西藏學習中央大學,執行長Ngagwang Samten於禮堂大門前盛禮歡迎。法王噶瑪巴加持祝福了全校師生及教職員並給予開示後,Gen Yeshi Thabkhe代表致謝法王的慈悲蒞臨,之後法王也與教授們茶聚。











http://www.kagyuoffice.org.tw/activity/2006/1_30/Tsurphu_Losar.htm

第十七世大寶法王開示--檢視修行之路

時間:2006.01.26; 地點:瓦拉那西
 整理:劉季音


◎成員問題:在修行的路上,我們應該如何時時檢視自己是否走在正軌上,時時覺知自己的心,而心的方向是對的也是善的?

◎法王開示:當我們走進一條路時,才會知道我們走上自己所選擇的路之後,所造成的影響跟其他的路有什麼不同,也才會知道所選擇的路是否是對的路。走在對的路上之後要研究與感受自己所選擇的路,對別人是否有好處,才知道選擇是不是好的。

◎成員問題:在修行路上會有不同的上師指導我們,能不能將這些不同的上師視為根本上師呢?

◎法王開示:很多人事利益我們的上師,恩澤非常大,上師與根本上師是有區別的,這種區別方式可以分成不同的詮釋方法,在不同教派之中,區別方法也不同,噶瑪噶舉教派裡,主要區別在於根本上師能讓自己覺悟自己的空性,其他上師則是在法上、財務上對我們有幫助,根據這種解釋,每位弟子只有一位根本上師,而修法時,很多上師相應法中有著觀修的方法,可以觀想其他上師為根本上師在法上、財務上利益我們,藉此感恩上師對我們的幫助,但根本上師與一般上師是有差別的。

◎成員問題:皈依的意義是什麼?

◎法王開示:皈依是一個種子,先種下種子,好讓幸福、快樂可以成長,皈依是一種名稱,不是皈依我這個小和尚,而是皈依佛、法、僧,在心靈上有個依靠,在矇懂的情況中找到救渡,皈依也是一種思想、一種用法,在接受皈依之前,要開始思考皈依的用法,佛法不論大乘、小乘都有皈依的儀式,皈依其實是一個進入佛法、修行佛法的入門,在其他很多宗教的皈依過程中,信心與瞭解很重要,至於其他世間的皈依處更需要一番認識,很多時候自己的態度、想法、在世間的喜或怒是不必要的,我們不能不明不白的皈依,最好在皈依之前先認識三寶是什麼,對三寶(佛法僧)要具備清淨心,法寶具足一切功德,可以斷除障礙,但我們無法直接親近,僧寶是法友也是直接的皈依處,法寶是一個方法,懂得應用才知道苦樂,修持方法更顯得重要,要從皈依處去學習斷除三大惡,三大惡指的是世間惡法、世間惡友、世間多種神祇的祭祀,我們要皈依佛,不皈依世間多種神祇,皈依法,不故意傷害萬物,皈依僧,不跟惡友交往。我們常忽略根本處是自己,於是尋找外在一切有關利害的東西,所以我們要用自己的方法升起智慧,找到快樂。

◎成員問題:佛法與藝術的關係?

◎法王開示:佛法是一項完美的藝術,不屬於任何一門宗教或人類,佛法是不加分別的藝術形式,不需要歸類於宗教類別中,很多人…

法王噶瑪巴召開菩提迦耶噶舉祈願法會會議

地點:印度 瓦拉那西 創古智慧金剛大學時間:2006年1月24日記錄:釋妙融

法王噶瑪巴於一月二十四日召開討論噶舉祈願法會的會議,邀請噶舉國際總會辦公室秘書長竹奔仁波切、祈願法會主辦者喇嘛秋札、各寺堪布、糾察師等,為下屆祈願法會研討各項事宜 。
法王噶瑪巴:祈願法會最重要的是各國弟子來,在唸誦的時候,他們只能打打坐、念念佛號,卻無法對祈願法會有參與感,無法參與唸誦。所以翻譯成中文或是英文是很重要的,中文應該比較容易,過去經典中已經有翻譯的文獻,我也可以做一些幫助,但是英文就比較難,對這方面要請主辦單位解決。
大眾決議:將兩本課誦本「課誦彙編」、「大祈願文」分別交由美國幾個藏語翻譯組織。將內文分配分發,加快翻譯速度。
法王噶瑪巴:在座位上,是將外國弟子、漢族弟子分開組織好,還是參與一起唸誦好,我想,大家都坐在一起,用藏音跟著法會唸誦,這樣比較好。其中只選一天,有藏文、漢文、英文各語言接續的唱誦。
大眾決議:附議。
法王噶瑪巴:祈願法會前四天開始,要給與訓練。過去祈願法會參加的或沒有參加過的,要再一次的給予訓練。食住上,祈願法會協會應該要負責。三法衣的穿法,展具敷具,等等,首先應該要出一本書,但是需要寫內文並且要校對等等很花時間,所以做一個CD可能比較好,也會很清楚,由一些人做示範,製作好後,再發給各寺院。法會一個月前,會派行為學習較好的到各寺院給與教育。各寺選十個僧人到我面前,我要考核。
大眾決議:附議。並討論拍攝內容、人選等。
法王噶瑪巴:今年《解脫莊嚴寶論》已經講授完了,接續要講授《密勒日巴大師的傳記》與道歌。在教授傳記時,中間要配合禪修,也就是說,一段教授完了,就一起做五分鐘的禪修,或思維修持。然後再教授一段,再禪修。
原本的課誦本很難翻找,經文段落找到了大家也唸完了。所以還要再重新編輯,並且也要做一個經書袋。
法會開示時要有中、英文翻譯,作同步翻譯的安排。
華人課程改在菩提迦耶,明就仁波切的道場,時間是藏曆十一月二號到六號。
華人課程繼續教授的是《四不共加行》。
祈願法會的時間訂為藏曆十一月七號到十五號。祈願法會晚上對各國弟子教授的課程訂為「禪修指導」
另外供養上師儀軌,已經翻譯成中文,還需要做最後的校對檢查。
附註:大眾討論的部分非常多,所以省略。只留下法王的會議總結決定。
http://www.kagyuoffice.org.tw/activity/2006/1_24/kagyu_mo…

噶瑪巴在西藏時的故事

圖片
【噶瑪巴,也即大寶法王,是藏傳佛教噶瑪噶舉教派的最高法王,已傳承十七世。現第十七世噶瑪巴鄔金欽列多傑,1985年出生在西藏東部一個游牧家庭,後依據前世噶瑪巴遺留的預言函件被尋訪到,1992年在拉薩楚布寺舉行了坐床儀式,並得到達賴喇嘛的認可,中國政府也予以批准。1999年12月28日,噶瑪巴秘密出逃西藏,歷經八天八夜以及近1000英里的漫漫旅途之後,終於安全抵達印度流亡藏人中心——達蘭沙拉,見到了達賴喇嘛。】
Part 1.
噶瑪巴住在楚布寺措欽大殿二樓靠北的一間大屋子裡,很長的窗戶上緊緊地拉著金黃色的綢緞簾子,因為朝陽,高原終日的陽光將這間大屋照耀得金碧輝煌。窗戶對面是一排藏式長櫃,裡面安放著許多精美的小佛像。這之間最裡頭擺著一張藏式的雕花木床。這是噶瑪巴的座位,也是他夜裡休眠之處。在床的右邊,懸掛著一張很大的前世噶瑪巴的照片,神情與這一世的他驚人地相似。還有一尊約一米高的銅製鍍金的文殊菩薩塑像,藏語稱之為“絳白央”,是無上智慧的化身。噶瑪巴平時總是盤腿坐在這張床上,學習,或者接見來訪者。
他平時總是只能待在他的屋子裡,旁邊總是站著一群大他幾十歲的喇嘛。他是不能隨便出去的,最多也只是在門外的陽台上走一走。如果他要下樓,那是舉行法會或沿轉經路轉經,或去拉薩的時候。法會倒是挺多,但也只是從這間大屋子到另一間更大的屋子,從這個座位到另一個更高的座位,而且在那個座位上,常常一坐就是大半天,可以喝茶,但很少可以吃東西。就是吃點什麼,也只是一碗用酥油、人參果和葡萄乾拌的米飯。至於去拉薩,一年也就幾回,一般都是參加統戰部和佛協的會議或新年的茶話會。如果是他自己想去拉薩,那得專門向有關部門打報告。其實他還是進了又一間大屋子裡。那間位於雪新村深處的一個藏式大院二樓上的屋子,依然是被金黃色的窗簾緊緊遮著。他依然不能隨意出門。拉薩城裡的百姓們蜂擁而至,捧著哈達和供養,排著長隊,在一群穿公安制服的人的監督下,一個個走進樓下的廳堂裡領受他的祝福。而當他出門的時候,則是警車開道,警號嗚嗚響著,很遠就能聽見,還夾著一個響亮的男中音,用藏語一路吆喝著:“閃開,閃開。”
所以,噶瑪巴最開心的是沿著寺院的轉經路轉經。雖然還是前呼後擁的,法號聲聲,燃香裊裊,但藍天白雲,群山河流,還有轉經路上密布的修行洞穴,那是他的十六個前世們閉關修行的地方,雖然小得僅容他一人,但卻是他的精神最自由的安身之處。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