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五月, 2006的文章

大寶法王噶瑪巴的歷史 : 序


噶舉實修傳承在藏傳的佛教中有如一顆皇冠上的寶珠,此傳承中諸多偉大上師的典範給予無數行者甚深啟示,使他們能進而將生命投注於修行之中。而歷代的噶瑪巴更是此傳承中的偉大柱石,他們使得整個傳承在種種政治、社會和經濟的障礙下仍得以存續至今,屹立不搖。噶瑪聽列仁波切是我的學生和知交,他揭示了噶瑪巴傳承的真實事蹟,我對他的智慧和眼光感到非常讚歎。無疑的,我相信本書將對學子產生極大的利益,因此,諸位應以至誠之心來閱讀。
我願永遠做一位噶舉傳承的侍者和傳播者。

持明者 丘揚聰巴仁波切
於美國科羅拉多州博德
本文出自噶瑪聽列仁波切編撰的《大寶法王噶瑪巴的歷史一書

大寶法王噶瑪巴的歷史 : 前言

前言
歷代噶瑪巴的教法將與千佛的教法同壽——噶瑪巴西
偉大的岩取者(或譯「伏藏師」)丘舉甯巴曾預言有一天第十六世或第十七世的噶瑪巴將越洋過海。的確,第十六世噶瑪巴的教示現在已傳到了西方;他已經環繞世界兩次,給予無數弟子開示和灌頂,並建立許多佛學中心。
藏密共有九個傳承,皆遵循小乘、大乘和密乘(金剛乘)的教義,其中有由文殊菩薩化身之宗喀巴大師所創的格魯派、由持明尊蓮師、赤松德貞國王和寂護菩薩所創的寧瑪派、由阿底峽尊者和種敦巴所創的噶當派、由卓彌譯師和昆丘嘉波所創的薩迦派、由那洛巴和瑪律巴譯師所創的噶舉派、由女性成就者瑪姬拉尊瑪所創的覺於派(又稱施身法派)、由帕當巴桑結所創的息解派(息解意為消除痛苦)、由瓊波那久所創的香巴噶舉派、以及由大成就者烏金仁欽帕所創的烏金念竹派(烏金耳傳承教法派)。
目前較有力量的是格魯派(又稱黃教)、薩迦派(花教)、噶舉派(白教)和寧瑪派(紅派)。它們皆遵循由印度傳至西藏的基本佛教教義,而這些偉大的教法都是經過數世紀的時間,花費無數的人力和物力才傳入西藏的。
基本上,每一傳承或宗派皆屬金剛乘的傳承持有者,它由金剛總持以降,無間斷的傳至目前的上師。因此,在密乘中,上師事實上就是金剛總持的化現,而其地位也相對顯得更為重要。以前有許多西方人稱藏密佛教為「喇嘛教」就是這個原故(譯注:「喇嘛」本為「上師」之意)。
只要我們修其中一個傳承的法,便會自然瞭解其他傳承的東西,因為各派或各傳承之間的教法並沒有重大的差異。西藏人常說,當我們把一朵花投向壇城時,花落之處的本尊便代表與我們有緣的本尊。同理,在我們最初遇到並且進入學習的傳承對我們最為重要,所以我們必須領受其教法,如理正確而修,同時也應瞭解此傳承的歷史。
西藏有許多關於歷代噶瑪巴的生平著作,也常有人來請求我述說噶瑪巴的故事。事實上,我並不能創作一些比現有的歷史傳記更好的作品。然而在現有的著作中,有些是許多世紀以前所寫下或留下的東西,資料並不齊全。因此,我綜合參考了幾本書而完成此傳記。
現在有許多噶舉傳承的喇嘛派駐在西方,也有許多學子學習噶舉傳承的教法。為了表示對噶瑪巴的虔敬,並送給對噶瑪噶舉傳承有興趣的學子一份禮物,於是我搜集並翻譯了這本傳記。我希望本書能幫助學子瞭解一位菩薩學習和訓練的過程,以及噶舉傳承的背景。因為每一位噶瑪巴在幫助眾生的佛行事業上均略有不同。

僅將編印此書的一切功德迴向全世界,願世界和平、幸福、自由…

大寶法王噶瑪巴的歷史 : 介紹

介紹
這本傳記的內容或許會讓讀者感到相當好奇,因為它來自一個似乎是不可知的遙遠世界——中世紀的西藏。西藏和西藏文化在心理學和文學的領域中似乎都在在代表著一切不可理解和怪異的事。在近代,西藏好像一面鏡子,反映出它與西方人對世界不同的看法和經驗。也許有人會問:「老兄!為什麼?這些故事對我們西方人有何價值呢?」
這個問題的答案可能便要繫於讀者本身了。當然,以最膚淺的程度來說,我們可以把這些傳記當成是幻想的故事來讀,也可以像對待西方的宗教文學一樣,把它看作是一種想像的遊戲。此外,我們也可以將它看成是另外一個世界的暗示,它可引領我們進入某種神通和神秘的領域,而這是我們在日常生活中所遺失的。不過心理學家和文學家都認為這些故事並不是毫無意義的,其作用絕不僅止於消遣而已,它可治療我們在一般熟悉的世界中所患的幽閉恐懼症。
若進一步觀察的話,我們會發現這些故事具有更深一層的含義。正如本世紀的人類學家所表示的,這類非西方精神傳統的故事並不只是一種幻想而已。它們顯示出其自身的經驗、形象和文化。在這本書中,我們看到了真正西藏傳統的形象。我們或許會覺得傳記中所描寫的氣氛、事件和人物等均十分怪異,不像是真的,然而這些確實是中世紀西藏事物的真實情況。這本書以西藏特殊的字彙、價值觀和趣味引導我們進入中世紀的西藏。當然,倘若我們要能對此世界有更直覺的領受和欣賞的話,首先我們必須把西方人所認為的「真」、「偽」法則擺在一旁。在今天要這樣做,似乎已較以往容易。在此種情況下,我們會發現在這些文化背景之下所體驗到的世界是多麼不同,而這是非常值得的。
雖然人類學對西藏文化的鑒賞僅止於此而已,然而我們卻可以更進一步往下探究,不過這也是最困難的一部份。魯迪亞吉普林有一句常被引用的話是:「東方就是東方,西方就是西方,東西永遠不會相遇。」這句話有如格言般的成為西方人心中根深蒂固的基本假設。任何一個從事東方宗教的工作者,例如,人類學家、東方學家等,都會明顯的察覺到西方人對東方文化和傳統具有某種偏執的傾向。最好的例子就是學術界為了保持所謂的客觀,而對東方的傳統採取若即若離的態度,甚至心理學家榮格亦如此。雖然他對東方文明非常欣賞,但仍懷有某種程度的畏懼,恐怕和東方傳統過於接近而產生一種不健康的心理。不過偽亞洲崇拜份子的過當與不正確卻似乎有些平衡西方對東方的偏執。然而這兩種人,也就是懷疑並拒絕親近東方文化的學者,以及認為自己可以成為印…

大寶法王噶瑪巴的歷史 : 歷史和理論背景

歷史和理論背景
本書包括西藏嘉瓦(佛尊)噶瑪巴連續十六代的轉世傳記。嘉瓦噶瑪巴是噶瑪噶舉傳承的領導者。而此偉大的轉世傳承與其佛行和法教在金剛乘佛教的歷史上相當重要,至今不變。
最近的一位噶瑪巴是讓烱立佩多傑,他是此系的第十六代轉世(注:第十六世大寶法王已於一九八一年圓寂,目前於一九九二年找到的第十七世大寶法王烏金聽列多傑己於西藏祖普寺升座,現年十四歲)。他的第一世是杜松虔巴(一一一O--一一九三年)。嘉瓦噶瑪巴以連續不斷的轉世示現人間,引領噶瑪噶舉傅承將釋迦牟尼佛的法教傳下。他們皆精通佛法,或以經論大師、瑜珈士的身份,或以藝術家、詩人的身份化現。他們的生平傳記完全是出離、慈悲和智慧的展現。
由心靈的觀點來看,噶瑪巴代表一切諸佛事業的具體表現(注:「噶瑪」一辭中譯「羯磨」,為業或事業之意,而「巴」在藏文中則屬一種尊稱)。所以世尊曾在「三摩地王經」中授記此事。此外,第八世紀的印度大師蓮花生大士亦曾預言噶瑪巴的事蹟。
一、傳承的觀念
傳承的觀念對於瞭解嘉瓦噶瑪巴的歷史至為重要。佛陀的法教在多種傳承中已經保存了二千五百多年,他教導弟子各種法門,有些甚至是截然不同的教法。有些弟子對於某一部份教法特別精通,因此由這些早期的修行者結集而形成了小乘的十八個宗派。後來中觀和唯識的大乘系統經由龍樹和無著二大師的教示而漸成熟。接著由第五世紀起出現了金剛乘,或又稱為真言乘的佛法。因此當佛法傳到西藏時,藏密的傳承即是在此已具規模的基礎上發揚光大的。
一個「傳承」,或著說「佛法的傳統」本身具有一些可見的特質,它包括一個修行上的主要見地,譬如,噶舉傳承的「大手印」。此見地本身有屬於它自己的特殊修行法門和所象徵的本尊等。進而言之,這些特殊的法教是由諸多大師所保持並且傳授下來的,而他們本身即是代表此教法之真實本質的具體展現。西藏佛教中,各大傳承均具有較為複雜的組織系統,包括許多寺院、女尼寺院、佛學院、閉關中心等。而學僧則必須接受一系列有系統的訓練,包括經典佛理、實修、修法儀式、藝術和星相學等。
在一個傳承中,除了師徒之間的傳授系統外,其他還有「祖古」,也就是「轉世上師」的系統。轉世的上師是指已超越我執之網的大修行或大成就者,為了實踐利眾的誓願而生生世世不斷重返世間。第二世大寶法王噶瑪巴西是西藏第一位被認證的祖古。雖然在印度亦曾認出轉世的上師,然而西藏具有偉大的文化和社會傳統的影響,能認出祖古並給予訓練,而當時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