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二月, 2007的文章

上師相應法開示

上師:第十七世大寶法王噶瑪巴
時間:2007/02/25
地點:印度 帝洛普安尼寺
翻譯:堪布丹傑


此篇【上師相應法】之開示與《四不共加行》中之正行【上師相應法】不同!亦經法王慈允後刊登。
如何讓「上師相應法」成為一切修持的命脈
「上師相應法」是修持的命脈─是這裡的重點。由於任何時候都需要上師的加持,任何修持都需要「上師相應法」,因此,隨時隨地都不離此上師法門,是非常重要的一件事。如果我們問說:「怎麼樣把上師相應法結合成為一切修持的命脈呢?」方法就是我們要觀想上師為金剛總持的相貌,或者是一般的凡夫相,隨時隨地就在自己的頭頂或者心間。如果我們能夠隨時保持這樣的虔誠觀想,一切修持都能夠成為上師相應法,都能夠得到上師的加持。

信心,來自真實了知上師的功德
然而,僅是觀想上師還不夠,還要具備信心,這是一種了知上師功德(殊勝特質)而產生的信心。具備了這樣的信心,加持自然就會到來。

想體認「上師是一切功德的泉源」,先決條件是,你要知道上師有什麼功德?因此,針對這一點,我們首先應該深刻地去思惟和修持。

這也就是為什麼在非常多的典籍和著述當中,都提到上師的重要性的原因。尤其在密乘的法教當中,強調「上師即佛」、「上師即是本尊、是空行護法」等,說明了上師的重要性。換句話說,如果我們能夠看到上師的功德,就能夠看到一切諸佛菩薩的功德,也就能夠得到一切佛菩薩的加持。所以,看到上師如佛的功德和特質是非常重要的。

第一步,先看到上師「人的功德」
然而,「視上師如佛」這個觀念還是第二步。首先我們應該看到的是上師身為人的、遠離過患、具備功德的殊勝之處。這是第一步。如果這一步做不到,還說想要「視上師如佛」,是絕對不可能的。事實上,很多時候我們連把別人看成一位優點稍為多一些、缺點少一些的人都做不到。就像宗喀巴大師的弟子間阿仁波切曾說:「我們這些惡業深重的人,能夠把上師看成是一個人,就很值得高興了;沒有把上師看成狗、驢,也算有點福氣。」這句話的意思是說,一個人沒有把上師看成狗、驢,算是很有福氣的;甚至他能夠把上師看成是一個普通人,也很不容易了。因此,在看待上師如佛之前,重要的是,要能夠把上師看作一位優點多、缺點少的人。

所謂「看成狗或驢子」,並不是說真地把上師看成狗或驢子的樣子,當然也不是看成一頭牛。事實上,我們依止一位上師時,如果你沒有看到上師的任何一點功德,其實那就跟看到狗或驢子沒有什麼差別。

怎麼看功德:想像你獨自一人,在荒…

佛子行三十七頌(四)

教授:第十七世大寶法王噶瑪巴鄔金欽列多傑
時間:2007年2月22~25日
地點:印度帝洛普安尼寺
翻譯:堪布丹傑
02/25
若不細查己過失,貌似道人行非法,
故當恒察自心續,斷己過是佛子行。(31)
所謂修行人,是指能夠調伏自心的人,能以不放逸與正念觀察自己的身口意三門;如果無此反省能力,卻徒有修行人的名號,很有可能造作非法與惡行。
所謂細查己過失,並不是要自討苦吃,或者看低自己,絕望的認為自己一無是處,並不是如此。正確的意思是,舉個例子來說明,例如學習歌舞時,會在四面都是鏡子的房間練習,比起別人告訴你手要抬高一點,腳要放低一點的指正,還不如自己看著鏡子來得清楚。因此重點在於,要使自己進步,就要懂得反省自己。如果不懂得反省改過,將會如同一個自負的舞者,是無法感動他人的。
我們要積極進步,過去的錯誤並不是甚麼大不了的事情,但要知過能改,並且懂得珍惜把握現在已經擁有的,如此即能進步。這即是細查己過失的意思。
反省的方式有很多,平時我們習慣眼睛與心向外看,看別人在做甚麼,而沒有反觀自己,不應該如此,我們應該反觀自己,看看自己的行為如何,這是很重要的。
平時我們很少留意自己的行為,因此犯了錯也不知道。我們總認為自己比別人重要,我執很重,但真正應該執著愛護自己的時候又沒有做到。總是管別人在做甚麼,自己做錯了也不知道,這是不正確的。如果愛惜自己,對於自己的錯誤就應該像提防針刺到傷口一樣的保護自己,有錯即改,焦點放在自己身上,不要散漫。如此逐步練習,對自己的行為會有了解,其中好壞的部分也就能夠知曉。
因此,我們隨時都應該好好觀察自己,無論是用眼睛觀察,還是用心反省,或者看看自己的錄影、照片,看看自己的坐姿如何,講話態度如何。沒有看過,可能還以為自己講得多好,但一看到錄影,就會很不好意思的,這代表自己沒有做好。因此應該隨時反省觀察自己。
因惑說他佛子過,徒然傷害自心續,
故於大乘諸行者,不議彼過佛子行。(32)
這是很重要的,無論對方是不是一位菩薩,如果批評能夠幫助他變得更好,這即是有利益的批評。如果沒有利他的心而隨意批評的話,這會造成對方的傷害,讓他人生煩惱,同時也給自己帶來麻煩。
我們身為修行人,到底為什麼要修行?為什麼要將修行融入於生活中呢?就是寄望得到快樂與利益。如果沒有快樂,也沒有利益的修行,是不值得我們勞心勞力去做的。
很多人會在我面前評論別人。如果那個人真的有過失,那就是事實,被批評沒有甚麼…

佛子行三十七頌(三)

教授:第十七世大寶法王噶瑪巴鄔金欽列多傑
時間:2007年2月22~25日
地點:印度帝洛普安尼寺
翻譯:堪布丹傑
02/24
在座的法師,尤其是女眾法師們,還有來自世界各地的法友們,大家扎西德樂(吉祥如意),早安。
早安、早安、早安(法王用中文連說多次)。我好像一早就在持咒了,這是個不錯的咒語。
Ah nyo ha se yo。(韓語,早安意)
有時候我覺得,像是今天這麼多人齊聚一堂,來自不同國家、不同民族,但是卻有著同一條心,如同一體,實在很難得,我愈思惟,愈覺得不可思議。平時,我們有著各自的生活,按照自己的習慣過日子,但是今天,我們放下自己,融入整體,成為一體,這給我有一種簡單的感覺。
能夠成為一體的因緣非常多,我們相識相聚,雖然不知道背後的因緣為何,但僅僅是看到對方,就立即會生起一種歡喜的感覺。如果有一天我們更深刻地了解相聚一起的背後原因,我們可能無須太多言語,只有感動的互相擁抱,微笑,或者哭泣。
無論如何,今天能夠相聚一起,那麼的融洽,絕對不是今生短暫、少許的因緣所致,而是有著間接的,或者可以說是過去多生多世的因緣和合而成的。因此,認真去想,我知道這是一個難得珍貴的緣分。
例如有的法友第一次來見我,也沒有甚麼特殊的原因,就說是夢到了我,原因實在很簡單,說我到他的夢中跟他說話。乍聽之下,我還納悶兒他在說甚麼,因為我總是住在房間裡,受到層層保護,怎麼會有人夢到我呢?剛開始我會覺得很奇怪,但我愈想愈覺得,好像是有點兒似曾相識的感覺。
事實上,僅僅因為夢到我或者聽某人說過我的這樣簡單理由,就讓我們聚在一起,實在是不容易。現代多少人為了要認識某人,費盡心思建立關係,最後好不容易見上一面,也不見得有甚麼好的感受。但是我們不同,我們相聚的原因是那麼的湊巧、平順,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