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六月, 2008的文章

現代大成就者的故事─第十七世大寶法王(二)

圖片
主講:確戒仁波切
時間:2008/6/28
翻譯:妙融法師




校長出來之後心裡有一點難過。心想特別從尼泊爾過來就是要拜見噶瑪巴的,可是,這麼匆忙到連坐下來喝杯茶說話的時間都沒有。之後念頭一轉又想:其實自己也沒有什麼要說的了,覺得能夠見到一面就已經夠了、很好了。校長出來以後就跑到接待室去,在接待室他又碰到了堆莫,當時校長就拿給了堆莫一條哈達請他幫忙呈獻給法王,主要是因為當時我們列些林佛學院,才剛剛開始蓋,幾乎將近要蓋好的情況。當時裡面的學生都還是初級班的學生,因此,想把這件事情呈報給法王,所以就請堆莫幫忙呈獻了一條哈達給法王。
於是校長就繼續在接待室等待,堆莫拿了那條哈達就上去呈獻給法王。當他又再回來時,臉上的表情是蠻高興的樣子,就跟校長說:「喔!法王可是講了很多很好的話喔!」那時其實是想請法王給寺院起個名字,獻給法王的這個哈達又回來了,堆莫就告訴校長說:「法王在這條校長呈獻上去的哈達上打了八個結,然後法王說:未來列些林佛學院會出八個大堪布,所以法王說佛學院的名字就叫做『堪千寺』也就是『大堪布寺』。」
校長那時高興的不得了,因為他想要建的就是一個佛學院,而並不是想要去建一個寺院而已,希望佛學院能夠培養出無數的堪布,當然堪布可以有很多個,但要能夠出現所謂的大堪布那真的是不容易的。這時校長想:「哇!我們的佛學院竟然可以出現八個大堪布,那大概是其他寺院都比不了的,應該是其他的寺院都沒有的情況吧。」所以校長就這麼想著,且非常高興的帶著這個好消息回到了尼泊爾,大家聽了以後也紛紛的非常高興的說:「哇!這是法王的授記喔!是噶瑪巴給佛學院的授記。」
今天我把我們列些林佛學院的秘密名字講給大家聽了。因為我們還是一直用著『列些林佛學院』的名稱,所以大堪布寺這個名字,可以說是我們佛學院的一個秘密名字。我們也努力的朝著期待的方向去努力發展,至於會有什麼樣好的成果,現在大家也都知道看到了,當然現在噶瑪巴也特別歡喜我們的學校,這就是第十七世噶瑪巴跟我們列些林佛學院最初的一些因緣了。
在法王還沒到印度之前在西藏住了八年,而在這八年期間,大部分的人都只是聽到很多有關於法王的一些事蹟故事,以及法王所說的教法開示,可是卻沒有機會能夠一再親眼的見到他,或是聽聞到他的教法。而在這八年的期間裡,司徒仁波切有五年的時間是不能回到印度的,就在這五年的期間,其實有很多的事需要做,尤其在尼泊爾。校長說就在這段期間裡,他跟列些林佛學…

現代大成就者的故事─第十七世大寶法王(一)

圖片
主講:確戒仁波切
時間:2008/6/28
翻譯:妙融法師




先問候各位吉祥如意!
今天開始我們要講的,是關於第十七世大寶法王的故事,也是從我個人的經驗及自身所體會到的一些故事,我想大多數的人都已經見過噶瑪巴或聆聽過噶瑪巴講說的教法,相信大家各自都有不同的感受。以我個人來說呢?對於十七世噶瑪巴,就以他的名字「鄔金欽列」四個字來說,我覺得就已經不是一個,像是司徒仁波切或嘉察仁波切所取的一個名字,我所知道的是,這是蓮師所給予的一個名字;因為那時有一位伏藏師叫秋吉林巴,他所在的年代是跟第十四世噶瑪巴的年代是一樣的。
這位秋吉林巴伏藏大師,於勝觀中親見歷代的噶瑪巴,從第一世直到第二十一世。所以就以這位伏藏大師來說,從第十四世以前可以說都是過去的噶瑪巴,從第十四世以後則是未來的噶瑪巴,在他所見到的勝觀當中,最上面就是蓮花生大師,其次則是那些過去已經出世的噶瑪巴,而下面排列的都是未來即將要出世的噶瑪巴。當時在他的勝觀當中也看到了,第十五世的卡恰多傑及第十六世的日佩多傑,還有第十七世的鄔金欽列多傑,甚至一直到第二十一世中每一世噶瑪巴的名號,也就是蓮師所授記的名號都清楚的見到了。
對於第十七世噶瑪巴鄔金欽列多傑,在秋吉林巴這位伏藏師的勝觀當中,他又見到什麼呢?他看到一座雪山,雪山上還有樹林就在這個樹林當中,大司徒仁波切還有第十七世噶瑪巴就像無二無別的在那裡。在第十六世噶瑪巴的那個時候,噶瑪巴就已經將一個出世的轉世預言信函交給司徒仁波切。在這個轉世預言信函當中也確實且清楚的記載,未來第十七世噶瑪巴會出生在什麼地方,而且將會是由司徒仁波切所尋找及尋獲第十六世噶瑪巴的轉世,對於這個轉世預言信函我就不多做解釋了,因為我們在很多的書籍上面都能夠看得到。有一個重要的地方是在預言信函當中所寫的一句話即:「追隨著不空成就」藏語叫做敦玉珠巴,這個敦玉珠巴正好就是司徒仁波切的一個名字,另外在第十六世噶瑪巴大概在十七歲的時候住在八蚌寺,那時他曾經做了一首詩歌,這首詩歌在之前講到第十六世大寶法王故事的時候我也曾提過,在這首詩歌的最後幾句裡面怎麼講呢?當中講到說:「在西藏雪域一切僧俗的人們,他們四大的身體不會在這個地方收攝起來,也就是不會死在現在這個地方,那麼他們會去哪裡呢?都會去到過去的因果及過去的因緣;要負起過去的因果,而走向因為過去因果而產生的一個地方。然後又講到,尤其是呢?對於在我們頭頂上那尊聖的尊者,也就是慈…

法王噶瑪巴與各界祝壽佳賓一起歡度二十三歲生日!

圖片
地點:印度  上密院 |  帝洛普  時間:2008年6月26日
報導:Tashi Paljor
攝影:Tashi Paljor 六月二十六日,法王噶瑪巴與各界前來祝壽的佳賓一起歡度二十三歲的生日慶典。傳統儀式在早上八點於上密院大殿正式展開,法王噶瑪巴親自主持。尊貴的大司徒仁波切、上密院的住持堪仁波切、卓宗仁波切、西藏流亡政府議員索南當都先生、索南達傑先生及僧俗信眾等出席參加。各地的噶舉佛法中心代表們向法王獻供曼達,上密院及法王辦公室也向法王獻供,祝願法王長壽吉祥。

下午,法王由司徒仁波切陪同驅車前往帝洛普尼寺。於帝洛普尼寺,法王切下了他二十三歲的生日蛋糕與信眾分享。法王也應外國弟子的請求給予了兩天的佛法開示。









http://www.kagyuoffice.org.tw/activity/2008/6_26/HHK_23th_birthday_20080626.htm


【依止上師】─ 2008年法王生日開示 ─

日期:2008/06/26-27
地點:印度 帝洛普筆譯:釋妙融


今天,在帝洛普,我生日的期間安排這講法的課程,首先歡迎大家來到這裡,也問候各位吉祥如意。

平時在過生日的時候,會舉辦一些慶祝活動,行程都很緊湊,許多外國人,特別是為了祝賀生日而前來的法友們,都不能有充分的時間與我會面。因此覺得,若是舉辦說法課程,我們互相見面的機會就能比較多。然而,要舉辦這說法課程也是臨時決定,我沒有準備之外,翻譯也沒有準備,可說沒有很圓滿。但是這個決定根本上是希望大家都能歡喜。

特別選在帝洛普說法,是因為之前藏曆新年都會在帝洛普舉行課程,那時我有很好的感受,所以覺得在這裡說法應該會很好,但是我忘了這裡很熱,沒有想到這點,所以本來要向各位說抱歉的,但是炎熱本來是天氣的自然現象,沒有辦法改變,也只能多忍耐了。

本來計畫要講心經的,但是這心經(Heart Sutra)真是很Hot(很熱),翻譯也Hot(熱),天氣也很Hot(熱),都Hot(都熱),要是再說心經的話,我看大家又熱又流汗,可能還會感冒。所以不說心經了,就說些其他一般性的開示。

所謂「法」,在梵文中叫作「達摩」(Dharma),藏文翻譯為「闕」(Cho)。「達摩」的意義有很多,一切知識都可稱為「法」,一切「法」也就是一切知識的名稱,所以說,「法」並不是只指「佛法」。

因此,所謂的「修法」,便是一切知識法(所知法)的類別之一。所以不只是信仰和相信,還需要去理解,去知道「法」。要先理解、學習、知道後才能去修。在我們一生當中學習新的知識,就需要一位能教導我們知識的好老師,還需要對這門知識有興趣、想學習的好學生。

而「老師」這個名稱,總體的意義是一個,但因不同的情況,就會有不同的名稱。比如說教我們語言的人,教藏文、教中文、教英文等等的老師,我們會稱為「語文老師」,還有一些老師,在大學裡教育多年,經驗豐富知識也豐富,於是我們稱他們為「教授」。 雖然都是老師,卻因為不同的情況,而有不同的名稱。在佛法的學習上,也有老師。「老師」這個共同的定義是一樣的,然而在佛法上,也有不同的稱呼,比如「善知識」、「上師」,其意義無非是指一位好老師。

近來,外國人都稱呼藏傳的僧人為「喇嘛」,其實「喇嘛」(上師)這個稱呼,在我們的傳統上是非常尊貴的稱呼,因此雖然大家稱呼所有的藏傳僧人為「喇嘛」,這對我們來說,不是不可以,你們能有這樣的恭敬也是可以的,我們也盡量的給各位摸頂加…

法王噶瑪巴接受尊貴的大司徒仁波切供法  

圖片
地點:印度  上密院  時間:2008年6月22日
報導:Tashi Paljor
攝影:Tashi Paljor 2008年6月22日,尊貴的大司徒仁波切抵達上密院。此次仁波切是應法王噶瑪巴辦公室之祈請,將從六月二十三日起於上密院,向法王供法(口傳、教授與灌頂等傳法活動)。



http://www.kagyuoffice.org.tw/activity/2008/6_22/HHK_receive_teaching_from_EHS_20080622.htm

現代大成就者的故事─第十六世大寶法王(四)

圖片
主講:確戒仁波切
時間:2008/6/21
翻譯:妙融法師



再來講到蔣貢仁波切的母親,那時她的身旁有個信仰噶瑪巴的僕人,他病的很重,所以口裏總是唸著噶瑪巴的名號;在那個時候比較近的大城鎮是希里咕哩,那裡沒有很好的醫院,所以他們就把他送到加爾各答的一個比較大醫院裡。當時他一個人躺在醫院,默默的唸著噶瑪巴的名號,突然間看到法王來了,而且還對他吹了一口氣加持他,當時他心裏想:「原來法王來到加爾各答了。」於是他就一直認為法王來了,而且來看他,過了一會兒之後他的一位朋友來探病,他就問這位朋友說:「你知道法王來到了加爾各答了嗎?」當然那位朋友說不知道法王有來加爾各答,但是病人說:「來了!真的來了!我還看到他到我的床邊。」於是這位朋友覺得很奇怪,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呢?於是他就打電話給蔣貢仁波切的母親,但蔣貢仁波切的母親說沒有啊!法王現在在隆德寺,我昨天才從隆德寺回來,確定了法王確實在隆德寺之後,病人的朋友當時也生起了信心。
因此我們只要真的有信心的話,佛菩薩確實會來到我們的面前。就像佛教中說的,任何人只要對佛有信心的話,佛就會在那個人的面前顯現。我去年去德國的時候,那時有很多人問我說:「是不是只要不斷且精進的去唸噶瑪巴千諾名號,就會看到噶瑪巴來?」就有人這麼問,其實我很難回答說是或不是。那時校長說要法王來到德國是有點困難的,為什麼呢?因為你們西方人唸噶瑪巴千諾的人太少了,尼泊爾跟印度唸噶瑪巴千諾的人是非常非常的多,如果你們也能夠像尼泊爾、印度唸這麼多的話,就好像法王從西藏,不就是到了印度、尼泊爾了嗎?所以就是因為那邊唸的人多他才能去的,當然這是個玩笑話。
校長的感受是說,如果你拿人跟人之間,像這樣的情況去看的話,也就是一個人去看另外一個人的時候,你真的會覺得他是不一樣的,真的如同佛菩薩一樣,當然如果你說他像經典中所說的佛那樣,頭上有頂髻、腳底有法輪、還有全身是金色身的話,這樣是不可能的。
接下來要講到第16世大寶法王的圓寂。
法王大概在58歲的時候就圓寂了,圓寂的地方是在美國。在法王過世的前五、六個月前,就找來了木工跟木匠,法王說他要訂21個木箱子,而且這個木箱子要做的非常標準,質量要非常好的木箱子;就在那個時候他把所有珍貴的伏藏還有寶物法器等等,都放到那21個箱子裡面,每一個箱子都把它鎖好,並且綁好還封了印。所以校長認為那時法王可能就已經知道,自己即將要圓寂了。當然那個時候法王也確實生病著。…

現代大成就者的故事─第十六世大寶法王(三)

圖片
主講:確戒仁波切
時間:2008/6/21
翻譯:妙融法師




今天接著上一次說故事的課程,我想到什麼故事就說些什麼;這些故事我沒有辦法告訴各位,是在那一年、那一月、那一日發生的,因為那個時候我也沒有注意到這些。
大概在西元1963、64年的時候,大寶法王就已經住在錫金了。那個時候大家的生活條件都是很艱難困苦的,那時嘉察仁波切好像也只有11、12歲,所以他和他的父母住在一起,雖然他們也到了印度,但當時他們並不住在錫金,是住在錫金一個叫做甘拓的城市裡,也就是在錫金的城市中。那時他的家人心裏想,像現在這樣這麼困難的時候!無論是什麼祖古、仁波切轉世都沒有用了,還是應該把孩子送到一般的學校去學習比較好;所以家人這麼決定之後,就準備要把嘉察仁波切送到學校去。那時嘉察仁波切可能是12歲左右,這個就不太確定了。知道會被送到一般學校去學習後,他就連夜逃跑了,決定到錫金的隆德寺。
但是,從甘拓這個城市到隆德寺,如果是走路的話,大概也要走上一整天,因為當時並沒有車子可以坐,所以嘉察仁波切連夜逃跑,是從甘拓這個城市往下走,然後快要到隆德寺的時候又要再爬山,就這樣走了一整夜到了清晨,他終於走到了隆德寺;當時他身上什麼都沒有,只拿著一根棍子,那是幫助他走路的棍子,就這樣一個小孩子獨自出走了。就在那個清晨大寶法王對他的侍者說:「要出去看一看,今天會有一個成就者來到這裡,如果你看到這位成就者的話,你一定要趕快把他帶來我這裏。」於是呢,這個侍者就跑出去看,但沒看到什麼成就者,只看到一個小孩拿著一根棍子,那時非常冷,又冷又凍的就站在外面,然而即便他只是一個12歲的小孩,法王的侍者也就馬上把他帶到法王那邊,當11、12歲的嘉察仁波切,見到法王的時候哭了,因為他說:「還好我終於見到您了,要不然我這一生就要浪費掉了!因為我若不連夜的這樣逃跑到這裡來的話,我可能就要被送到學校去了,一旦被送到學校去,我這一生大概就毀了,現在終於見到您,我這一生算是沒有浪費。」所以就一邊哭一邊說著,從那時開始大寶法王就收留了嘉察仁波切,當然也從那個時候開始,嘉察仁波切跟家人,基本上就完全斷絕關係了,家人也當做沒有了這個孩子;那時嘉察仁波切的前一世也有一些親人,這些親人因為都跟他這一世的家人關係比較好,所以也一直沒有對嘉察仁波切付出任何的幫助,就好像沒有這個小孩一樣。
我們說四大法子,從這一點來看的話,也真是名副其實,為什麼呢?因為能夠在12…

法王噶瑪巴的信 -- 致【台灣舉辦之大寶法王長壽住世法會】

各位法友大家好:

非常感謝各位以對我的關愛之心,舉行了長壽法會,相信這對我會是有益的。

一年又過去了,再過幾日,便是我二十三歲的生日。在這一年中,發生了許多重大的變化,我希望由台灣人民選出的新政府,能讓大家比過去更幸福,而我自己也獲得了第一次出國的機會。就如過去賢哲們所說:「世壽未百年,能作百年事」,對於這點,我是深深地體會到了。

在這瞬息變遷的時代,我希望人們能將熱誠與智慧並用,大力地積聚善行,引導世界能迅速地從黑暗邁向光明。

我和台灣之間的緣分,比過去更加地深厚了,也祈願著有朝一日,我能親自來到這個地方,成就利他的佛行。尤其是,對那些過去、現在、未來都愛護和幫助我的各地朋友,以及台灣的朋友們,我帶著由衷感恩的心,為此封信蓋上這印信。

噶瑪巴鄔金欽列
書於佛曆二五五二年
西元二零零八年六月十五日


恭譯:釋妙融


http://www.kagyuoffice.org.tw/karmapa_17th/documents/20080614_birthday.htm

現代大成就者的故事─第十六世大寶法王(二)

圖片
主講:確戒仁波切
時間:2008/6/14
翻譯:妙融法師




於是大家就這麼睡下了。雖然法王安慰大家不用擔心,是不會有事的,大家一定會到印度的。但是大家睡時,其實大家心裡還想著:明天什麼時候會開戰呢?什麼時候會打起來啊!
然而就在那個晚上,就在大家都還想著什麼時候會打仗時,那時的國王,也就是現任國王的父親,他有個親戚,是屬於皇室的成員,她曾經是第十五世法王的弟子,當然,也拜見過十六世法王。於是她得知這個消息後,因為那時不丹也很貧窮,也沒有什麼車子,所以她是又騎馬、又走路的,聽說還走了二十四個小時的路,才趕到他們邊境的這個地方。就在當晚,她趕到了,然後把軍人捉了起來,關到了監牢,自此就非常的禮遇大寶法王。
那時,那位女士應該算是公主吧!前來拜見法王,因為她覺得太丟臉、太不好意思了,覺得自己國家的軍人居然把他們擋在這兒,還要趕大家回去,令自己覺得太羞愧,於是就在她一見到法王時她就昏倒了,之後法王很鎮定的給她灑了一點水,她也就醒了過來。
當這位公主醒來之後,她就馬上跟法王道歉,當然也保證說,從此法王有任何需要,我們不丹都會盡量的服侍您跟奉獻給您的。就把法王請到了不丹,在不丹就住了好幾個月,不丹這個國家本來就是一個佛教國家,也是屬於噶舉派興盛的一個地方,再加上這位公主是國王的姐妹,也是法王的弟子,因此就請法王駐留在不丹好幾個月。
當時錫金也還是一個獨立的國家,也有自己的皇室制度,因為錫金的國王也是歷代幾世大寶法王的弟子,所以他們聽說大寶法王在不丹,因此他們也請了大寶法王來到錫金。
在那時候兩國都在爭取著大寶法王,不丹說要供養地、供養寺院,錫金也說供養地跟寺院。但當時因為在不丹正好有一些政治上的問題,因此大寶法王他就選擇了現在他的駐錫地,也就是錫金這個地方。
大寶法王他到了錫金,錫金的國王就請問大寶法王說,那您要那塊地呢?要到那裡好呢?於是大寶法王他就選了現在隆德寺這塊地,但其實以地形、地理各方面來看的話,現在這個地方並不是最好的,而且甚至可以說,他是蠻險惡的一個地方,可是為什麼第十六世大寶法王會選擇那裡呢?那是因為錫金也有請過歷代的大寶法王,那是第九世大寶法王時候的事了。他們請法王去,第九世的大寶法王叫旺秋多傑,他說我現在沒有辦法去,但是以後我會去到那裡,所以他就在楚布寺,朝著錫金的方向灑了一點米,而這個加持米就落到了現在隆德寺下面一間小寺院,可以說是一個很舊的,隆德寺最早前身的一個小寺院,…

現代大成就者的故事─第十六世大寶法王(一)

圖片
主講:確戒仁波切
時間:2008/6/14
翻譯:妙融法師

今天這小故事的課程,我要講的關於大寶法王的故事。
通常我們知道大寶法王從第一世杜松虔巴開始,一直到第十七世烏金欽列多傑,已經是十七世的轉世。但是,在大寶法王十五世以前,我們沒有機緣見到他們,甚至無法聽到他們的教法開示,在座的各位可能也沒幾位是見過十六世法王的!我本身曾見到十六世大寶法王,並且從他那裡聽過教法,所以我今天就從十六世法王開始講起,講一講我跟他學習、親近的一些感受及故事。
我們所謂看到西藏歷史或很多傳記的時候,一般西藏都會把大師們的歷史傳記分成外、內、密三種,如果你真的要去研讀那些歷史傳記時,你會發現非常難懂,而且大部份都是不可思議的,因此,我要講的方式,是一個比較生活的,也就是一個大家能感覺到,是一個人與人之間互動及感受的。
我出身在尼泊爾西部的一個山區,叫作「涅香」的地方,那是一個非常偏僻的鄉下,可說是個雪山,村子裡的人口,大概整個地區也不過五、六千人而已,所以,就是這麼一個窮鄉僻壤的地方,是我生長、出生的地方。
然而,在這樣的鄉下、偏僻的地方,在我十一歲那年,就聽聞到「噶瑪巴」的名稱,知道有如此的一個人。至於那樣的鄉下是非常窮困的地方,人民沒有什麼知識。我還記得當時大家看到有一個小飛機,在天空飛過,所有的人就以為那就是佛了,佛就是這樣飛過去的,所以大家就紛紛的開始燒香,然後向那架飛機頂禮、禮拜。你可以想像連飛機都不知道的,這麼一個窮僻鄉下地方的人們,卻曾聽到大寶法王的尊號。但是我曾想,為何大寶法王會成為我的上師?可能在那時就有一些徵兆了,為什麼呢?當我一聽到「噶瑪巴」的名字時,我內心裡就生起了很不一樣的感受,因為那時我家裡有個小佛堂,小佛堂有位從西藏來的僧人,是位格魯派的僧人,請他負責燒香、上供水等等香燈的工作,因為他是格魯派的,當然那時我搞不懂什麼是格魯派、噶舉派。但是,當他講一些西藏歷史故事的時候,可能就有一些時候,就有些時候對於噶瑪巴產生不敬,或有些批評等的話語,每當我聽到時,自然就覺得心裡不舒服,覺得很不高興,我也不知道為什麼,但是就覺得他不應該這樣說,那時,其實我不過就才十一歲而已。
到了1959年,那時,整個藏地發生很大的變化,有很多的僧人、喇嘛,還有藏族人紛紛地逃往尼泊爾,到尼泊爾尋求庇護成為難民,那時噶瑪巴並沒有經過尼泊爾,他從不丹到了印度。又因為很多的難民大量湧入尼泊爾,也有很多的上師、…

結束圓滿成功的訪美之旅,法王辦公室特致感謝函

圖片

美國時代周刊: 鄔金欽列多傑是達賴喇嘛接班人?

圖片
Time: Ogyen Trinley Dorje: the Next Dalai Lama?
2008年6月9日期刊,作者DAVID VAN BIEMA


剛踏上美國領土的他,看來英氣十足而簡素。他沒有達賴喇嘛的歡愉” ,一位愛好藏傳佛教的美國志願接待者警示道:“他有點僵硬。”但長著一幅娃娃臉今年22歲,可能成爲西藏希望之光的他,在紐約市的華爾道夫酒店自己的房間裏,看來輕鬆自如,絲毫沒有被首次的洲際飛行擊敗!。面對一群攜帶筆記電腦的記者,多傑急切地詢問有關電腦的一切,如同他的導師,他顯然是蘋果電腦的粉絲。問他在飛機上是否能夠睡眠,他回說: “有睡一點,但不是很好。很多… … ”然後,他的栗色長袍飛舞著,第十七藏傳佛教噶舉派的轉世領袖,用熱切地默然對不適的越洋飛行作了一個答覆。

可以抵擋飛行的動盪,對多傑而言是個好兆頭。身為噶瑪巴,藏傳佛教的第三級領袖,他已承載了不可估量的負擔,人民對他超自然的和世俗期望的負擔。在他7歲時即被一個宗教團體搜索認定。這個團體係根據第十六世噶瑪巴在1981年逝世時,遺留在一個上鎖的盒子内的“預言遺書”尋找認定。預言遺書説明多傑,他的轉世靈童,將出現在某年、包括多傑的父母姓名(Dondrub和Loga)以及多傑的出生地點。根據噶舉派信徒的説法,這位轉世靈童說服他的遊牧父母提早遷移,以便迎接搜索團體。幾個月後,他被推舉成噶瑪巴,楚布寺内一個近似神菩薩 - 或可説是被啓蒙過的俗人 - 繼而推廣之,一個在危險的漢藏政治中的主導人。

1995年當中國政府強行另尋取代了排名第二的班禪喇嘛,藏人感同身受險境的當兒,大多數人拒絕了北京的選擇,許多人擔心,噶瑪巴可能遭受同樣的命運。然後在1999年, 14歲的噶瑪巴,極端機密的, 從寺廟的窗口爬出,神明召喚似地,徒步和騎馬加上直升機前往印度,這整個過程使他成為藏族流亡群居的少年英雄。之後的八年,印度政府緊張的拒絕簽發他出國旅行証。

同時間,達賴喇嘛曾親自為這個男孩所行的加冕儀式,遠遠超出了噶舉派譜系對噶瑪巴通常會加予的意義界限。雖然臨界72 仍然活躍的達賴,這位高階和尚清楚知道,在他死後可能是要好幾年才能確定他的轉世,然後培養到成年。在那之前,流亡政府領導的斗篷,勢必要披掛在噶瑪巴的身上。

達賴喇嘛的學生身上的某种氣質是很容易捕捉的。噶瑪巴是一個高大健壯的青年,眼鏡絲邊緊纏著他的光亮的頭顱,鵝卵石點綴的棕色半靴,從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