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五月, 2008的文章

十七世大寶法王講述幼年如何停止地震的故事

圖片
2008年5月27日

至尊第十七世  大寶法王於美國科羅拉多州博爾德市之開示





這是法王與大家分享的故事。當法王約8歲大時,在離拉薩不遠處,即法王寺院(祖普寺)的所在,當時寺院的周邊地區常有地震發生。大量使用木造的建築因而會嘎嘎作響。當時的法王由於尚年幼,他說他並不知道該害怕,所以很多次的地震他都是在繼續睡眠中經歷的。即便有時人們會喚醒他,將他由二樓之建築物揹到只有一樓主體的地方,認為如此較安全,但由於疲累之故,法王還是決定回去原處睡覺。即使法王是那麼輕鬆自在的面對這些狀況,人們卻還是來覲見他並且請求:「您是噶瑪巴,您應該想想方法!」法王說他實在不知該如何“害怕”或是如何停止地震。
  當時人們相信地震的原因,是因為地下有隻巨大的烏龜翻動所導致,人們因此請求法王是否可以和大龜溝通,勸他停止翻動才不致帶來地震。年幼的法王懷疑:龜有耳朵嗎?特別是牠還是在地底下,聽得到嗎?法王雖不確定,但很單純地對著地面說:「如果你能停止翻動,我就會給你好東西獎勵(當時法王認為也許大龜喜愛牛奶);但是若你不停止,那麼你未來的日子就會不輕鬆了!」在此之後,那地區就未曾發生過顯著的地震了!
  當法王14歲時,就在他決定由西藏出走的前一晚,發生了輕微的地震,法王注意到,並笑著想:「一定是大龜知道要牠勿亂動的人要離開了,所以牠不需要再保持不動了。」法王同時也說道,當時他想那大地的微震是個幸運的象徵!!
  針對四川的震災,至尊大寶法王不斷地呼籲大眾以任何方式盡力發心幫忙賑災,同時對於緬甸的災難也應寄以相同的幫助及祈禱。

原文:Healing world through enlightend mind 後段小故事http://karmapavisit.blogspot.com/2008/05/healing-world-through-enlightend-mind.html

中譯:自生遍在佛學中心





彩虹上師 —2008年大寶法王美東行腳之六

圖片
時間:2008年5月23日星期五
地點:紐澤西州香鬘市大寶法王行宮
報導:金吉祥女

位於紐澤西州香鬘市(Shamong)的大寶法王行宮 ,是法王2008年歷史性訪美於美國東岸的最後一站。就在法王抵達行宮的前一天— — —5月22日星期四下午三時許,行宮後院正在趕工的工人,突然張張嚷嚷了起來,驚動了正在行宮內部忙碌的義工。看哪!南方的天空出現了一個又大又明亮的彩虹。行宮的義工聞聲而出,搶拍下了這個難得一見的瑞相。彩虹消失沒多久,約半個小時後,東南方的天空又出現了一個同樣光彩鮮麗的彩虹。這是繼法王踏上美洲大陸以來,出現的第七次彩虹瑞相。


當時,行宮的義工們並不知道,在其他地方的佛學中心所發生的故事。但是,彩虹應化的故事並還沒有完………在這之前,22日的中午,法王應邀至三乘法輪寺的閉關中心———噶瑪林閉關中心訪問。法王在噶瑪林閉關中心臨時搭建起的帳篷內開示時,日正當中的太陽四週出現了圓圈形的彩虹,歷時約一個小時,當時包括喇嘛凱西.衛斯理(Lama Kathy Wesley)在內的許多僧眾與賓客都目擊了這個彩虹瑞相。這是繼法王踏上美洲大陸以來,出現的第六次彩虹瑞相(由於行宮的彩虹出現的時間比較晚,所以行宮的彩虹被算成是第七個)。甚至活動結束後,眾人紛紛踏上歸途,沿路上不斷地有彩虹的應化。一位由噶瑪林閉關中心開回紐約長島的法友,在3、4個小時的車程中就另外目睹了4個彩虹。22日的當晚約七時餘,法王所住宿的三乘法輪寺正下著綿綿細雨,法王坐在雨中三乘法輪寺的頂樓,法王的侍者撐著傘隨侍在側,像是在等待什麼地似的。十餘分鐘過後,雨中陰暗的天空出現了一個圓弧形的彩虹,但這個彩虹並不很亮,而持續的時間約十來分鐘。當時與法王一同在頂樓的目擊者還有三乘法輪寺的工作人員:派崔克.克萊厄特(Patrick Cliett),祥.克萊厄特(Shane Cliett),以及丹.克提斯(Dan Curtis)。這晚在三乘法輪寺上空出現的雨中彩虹,已是在一個星期之內的第八個彩虹瑞相。5月23日的這一天清晨,法王的座車由三乘法輪寺啟程出發。由三乘法輪寺到大寶法王行宮,正常的車程約4個小時,在警車開道的護持下,法王的車隊約3個小時後,就抵達了行宮。此時,法王已抵美一個星期了。在這個短短的一個星期中,法王由紐約曼哈頓的水泥叢林,到紐約上州位於爵士樂重鎮屋士達(Woodstock)山巔的三乘法輪寺,一直到紐澤…

【法王噶瑪巴給予皈依教授及蓮師灌頂】─ 訪美弘法開示 ─

日期:2008/05/21 地點:美國噶瑪三乘法輪寺(KTD) 原文:《Celebrating Karmapa:Remembering His Kindness》一書 中譯:扎西拉姆·多多 中文原譯稿出處:佛教利美壇城Blog

尊勝十六世大寶法王噶瑪巴(1924-1981年),在他的一次美國之旅期間,造訪了一個美國土著部落。部落的長老告訴法王,他們有一個預言,說到有一位戴著紅帽子的導師將會前來,並帶來極大的利益。今天,我想我會戴起這頂紅帽子,以顯示我與美國的特殊緣份。
我將會給予各位簡要的蓮師灌頂,因為有人告訴我有一些人希望接受皈依戒,所以我想最好是先授予皈依戒,然後再開始灌頂。首先我會念誦介紹這個灌頂之歷史的序言,這是非常傳統的做法,所以我只是念誦一遍。然後各位獻上曼達供,接著我會授予皈依戒。然後我們再回到灌頂儀式上面來。法王引述了月稱菩薩所著《入中論》中的一個偈子:
若時自在住順處設此不能自攝持 墮落險處隨他轉後以何因從彼出
當我們使用“自在”一詞,當我們談到欲要獲得自在,就要先自問一下:“我們擁有自在嗎?或者,我們能否真正獲得圓滿的自在?”要獲得圓滿的自在是很困難的,因為雖然我們能在一定程度上掌控我們的生活,但我們也只能是利用一下自己所擁有的那點自由度而已,我們的自在乃是必須取決於他人的存在以及大環境之存在的。如果我們能夠接受這些局限——我們需要在內心尊重並心存他人,以及尊重外部環境的種種限制——則我們仍可獲得較大程度的自在。甚至就在限制之中,就在我們所處的生活之中,我們仍能在逆境之下獲得一些自在。我們可以消除障礙,並進一步轉化環境,更能夠防止生起更多的障礙。我可以繼續在這個話題上說很多,不過我看不出來有十分的必要,所以還是讓我們進行下一步吧。
因為皈依與領受皈依戒是有區別的,所以當我授予皈依戒的時候,會給大家一個選擇。皈依是指一種內心態度,是你以三寶為依歸與救護時,於內心所生起的態度,我想這時候並不需要領受皈依戒。但如果你在皈依的時候所持的態度是:“直至某某時之前,我決不捨棄皈依戒。”這就是指一種無條件的、持續的承諾,這種情況下就需要領受皈依戒。為了能夠保持這一態度——在特定時期之內皈依,並持守戒體之中包括的具體律儀——就需要有一個容器,要有一個實際的方法去保證此態度得以持續,在這種情況下,承載此承諾的必要容器,就是皈依戒本身了。
丹增拉(Tenzin Chon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