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七月, 2008的文章

法王噶瑪巴接受《新聞週刊》專訪:眾所等待的西藏聖者

原文:Newsweek 【標題:Tibet's Holy Man In Waiting】出版:2008年7月7-14日
中譯:金吉祥女在23歲生日的前夕,法王噶瑪巴接受新聞週刊(NEWSWEEK)蘇帝.馬尊達(Sudip Mazumdar)的專訪,談到他最近的美國之行,以及全球親西藏的抗議與抵制即將舉行的北京奧運會。

馬尊達:您最近的美國之行對您的世界觀有著怎麼樣的改變?

法王噶瑪巴:因為在這之前我只有看過美國的圖片,所以此行對我是個很大的改變。現在我見識到了現實生活中的美國,並且對之感到驚嘆。西方世界和東方世界是如此地不同。我覺得有許多地方可以向西方世界學習。

馬尊達:現今西藏內部的狀況如何?

法王噶瑪巴:我沒有任何訊息,我的瞭解也只能透過電視。這樣很難得到真實的情況。這不僅對我是個問題,對全世界的人來說也是個問題。

馬尊達:您對最近示威抗議的看法為何?

法王噶瑪巴:示威者之間存有不同的意見。有些人要的是一個自由的西藏;有些人要的是中間路線[成為中國內部的一個自治區] ,但最重要的是在西藏的西藏人是怎麼想的。有所保障的未來對他們而言是非常的重要;他們應該有個好的未來。這些抗議活動令人民的生活更加困難。他們需要結果,如果沒有好的結果,事情將變得更加困難。

馬尊達:您如何看待對北京奧運的杯葛?

法王噶瑪巴:中國是一個大國,並非只是共產黨一黨所有。它是屬於中國的兄弟姐妹們的。世界需要給予他們展現成長和表達意見的機會,奧運會正是這樣的一個機會。我不贊成抵制奧運,尊者達賴喇嘛亦是反對抵制奧運]。


馬尊達:隨著年齡的增長﹐您是否認為您可以成為和北京之間的橋樑?

法王噶瑪巴:﹝笑﹞幸運的是,尊者達賴喇嘛認證了我,而中國方面對我也有一些支持。這雖非是我所想要的,但如果有機會,那麼希望我能有所貢獻!

馬尊達:您已在尊者達賴喇嘛的身邊生活了八年,您從他那兒學到了什麼?

法王噶瑪巴:我是尊者的弟子。我需要向他學習法教,需要接受訓練與教育。這些年來,我從他身上學到了很多。

馬尊達:舉例而言?

法王噶瑪巴:比方說,耐心。他的一生非常地艱鉅。他必須有耐心,而他有著很大的耐心。這是我所學到的重要課題。當我有沮喪或遭遇到問題時,我會去見他。而在見了他之後,問題消失了,而我也就忘記了它們。在他的身上有股精神力量,每回去見他,我總能快快樂樂地回來。

馬尊達:西藏人可以生活在中國…

法王噶瑪巴接見印度靈性上師阿南達穆提咕魯瑪

圖片
地點:印度  上密院 時間:2008年7月11日
報導:Tashi Paljor
攝影:Tashi Paljor七月十一日,法王噶瑪巴於上密院接見印度著名的靈性上師阿南達穆提咕魯瑪〈Anandmurti Gurumaa〉。(www.gurumaa.com



http://www.kagyuoffice.org.tw/activity/2008/7_11/HHK_news_20080711.htm

法王噶瑪巴向尊者達賴喇嘛祝壽

圖片
地點:印度  達蘭沙拉時間:2008年7月6日
報導:Tashi Paljor
攝影:Tashi Paljor七月六日,各界於達蘭沙拉大乘法苑慶祝尊者達賴喇嘛七十三華誕,法王噶瑪巴向尊者敬獻哈達祝賀吉祥。隨後,法王於上密院接見此次聯合邀請法王訪問拉達克的團體單位,替界堪仁波切、拉達克寺院協會會長圖殿仁波切、拉達克佛教協會會長仁千先生。

http://www.kagyuoffice.org.tw/activity/2008/7_6/HHK_news_20080706.htm

現代大成就者的故事─第十七世大寶法王(三)

圖片
主講:確戒仁波切
時間:2008/7/5
翻譯:妙融法師






今天再繼續講到第十七世法王鄔金欽列多傑,從他到印度至今也有八年的時間了,這八年裡面法王住的地方就是達蘭沙拉的上密院,如果以他的住處來看,不論是以他的情況、或者住處來說,其實是蠻寒磣的,當然對他來說其實沒有什麼差別,但是從我們的角度來看,其實覺得是蠻傷心的事。
尤其校長以他自己的看法來說,比如我們到各寺院去看,現在每個寺院都建設得非常的富麗堂皇,簡直都像皇宮一樣,然後甚至許多上師的住處,也都是非常高級、非常好的。可是再反觀看到法王他的住處,校長覺得,甚至比一般的僧人都還不好的感覺,但之所以會這樣子,並不是說沒有施主、或者是沒有各種的資糧、資源,其實不是的,可以說是因為他本身的性格,也就是法王他本身一種知足的性格。
我們想想,以這個時代的各種情況來看,以這麼年輕的一位上師來說,他的情況是非常稀少的,所以校長覺得,即便他的地位是如此的崇高,但是他的生活仍然保持著如同一般的平凡僧人那樣子生活著,以藏傳佛教來說,比如說像有這種轉世祖古等等,或者是這些上師的制度,可以算是整個藏傳的歷史當中很特殊的一部份,而這當中,如果你要講到所謂的祖古,也就是轉世化身的話,可能在整個雪域西藏裡面來說,噶瑪巴他還是第一人!所以即便從歷史的方面來看,可以說整個轉世的歷史制度、或者是整個這些歷史典籍當中,噶瑪巴都是占了很重要的一個地位的。
而另外呢,過去整個西藏的一些傳統習俗,其實也受到了漢地的一些傳統習俗的影響,因此,這對於許多在藏傳的一些上師,各個上師的地位當中,大家其實都蠻重視每個人自己的身份地位以及等級的,所以,從這一方面來看,也就是有這種等級、或者是有這種地位的表象來看的話,整個藏傳佛教雖然他的的法脈是源自於印度,但是在很多習俗跟作法上面,其實是很大的受到中國的影響。
那對於校長跟法王的接觸來看,他覺得在這一方面,比如說要能夠把握住自己的地位、或者要提升自己的身份等等,在這方面來說,法王噶瑪巴幾乎是沒有的,也就是他不會刻意的想要去有更好的身份或者是地位。
那至於法王他的很多的想法都在那裡呢?校長覺得,他大部份都在想著,怎麼樣能夠符合目前這個時代、這個世界的需要以及這個時代的方式,然後能夠利益到他人。舉個例子來說,比如這個時代我們有各種的宗教,也有印度教、回教、或者是基督教等等,但是從法王的各種言行上來看呢,他對所有的宗教都保持一定的一種淨觀,也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