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十月, 2008的文章

法王噶瑪巴出席西藏兒童村四十八週年慶典

圖片
地點:印度  達蘭沙拉 時間:2008年10月25、26日
報導:Tashi Paljor
攝影:Tashi Paljor十月二十五日,尊者達賴喇嘛偕同法王噶瑪巴出席位於達蘭沙拉之西藏兒童村四十八週年慶擔任首席貴賓。

西藏兒童村舉行盛大的慶祝活動。一整天的活動中,學生們表演精彩的文化節目、迷人的健美操表演,學校樂團也有令人印象深刻的演出。另外,其他藝術家及藝術團體也表演了傳統的西臟歌曲、舞蹈等藝文節目。

持續三天的慶典活動

十月二十六日,法王噶瑪巴應邀參觀學生們的體育競賽。法王於上午八點五十分抵達受到校長們包括尊者的姊姊Jetsun Pema La 女士及所有師生們的熱烈歡迎。體育比賽一直持續到中午,The Songtsen House是今年的冠軍隊伍。

法王噶瑪巴也針對競賽活動給予學生們開示,法王說到,在任何的比賽中都應當盡力做到完美,然而卻無需對比賽的結果感到沮喪。隨後,法王參觀學校的博物館,所展出的西藏傳統宗教文化展後,驅車返回上密院。

總部設於北印度達蘭沙拉的西藏兒童村,於1960年正式成立,是藏族流亡社區最大的寄宿學校,為超過五十一個西藏社區的兒童提供就學場所。該基金會現已成為一蓬勃發展的機構,整合教育的社團,提供貧困的西藏兒童和每年上百位從西藏流亡至印度的藏人學習機會。

從北印度的拉達克、Bylakuppe到南印度的西藏社區都設有分部。該教育基金會聲稱,每年有超過15,000的兒童接受基金會的照顧,並已有超過50,000位學生接受學校的教育。









http://www.kagyuoffice.org.tw/activity/2008/10_25/HHK_news_20081025.htm

法王噶瑪巴應邀出席第十四屆年度冬季尼眾辯經法會

圖片
地點:印度  上密院 時間:2008年10月18、20日
報導:Tashi Paljor
攝影:Tashi Paljor十月十八日,法王噶瑪巴應邀出席於蔣揚確林尼寺舉行的第十四屆年度冬季尼眾辯經法會。蔣揚確林尼寺離上密院有十七公里遠座落於佳洛地區。法王噶瑪巴於下午三點抵達尼寺,辯經法會正式開始,在持續兩個半小時後,於下午五點半結束。法王驅車返回上密院。




十月二十日,上百位藏人手持潔白哈達,香花迎接尊者達賴喇嘛返回達蘭沙拉。此次尊者是在德里的一所私立醫院接受切除膽囊結石的手術,手術進行的相當成功!迎接隊伍包括法王噶瑪巴、西藏流亡政府官員、西藏非政府組織的各大領袖等,於距 McLeod Ganj一小時車程遠的Gaggal機場迎接尊者從德里歸來。

http://www.kagyuoffice.org.tw/activity/2008/10_18/HHK_news_20081018_20.htm

藏傳尼師的教育和威儀

圖片
2008年10月18日,大寶法王應邀到達蘭沙拉蔣揚確林學院,主持第十四屆蔣揚袞確尼眾辯經大會第二天的一場辯經。來自七個尼寺的二百多位尼師參加此次辯經會。以下是大寶法王對與會尼眾講話的摘要。


  近幾年,許多觀念先進的海外朋友在幫助和指導西藏尼師和在家女眾,我要感謝他們的幫助。但是,我想我們必須自己從西藏社會內部做起,找出西藏式的現代觀和現代做法。這是因為許多外來的觀點和西藏文化有時是矛盾的,況且西藏文化本身面臨消失的危機,如果我們過度硬行加入其他做法,這可能會使我們努力要保存的西藏文化變得更脆弱。

  佛經和論典中有些地方提到,因為女人受戒出家,佛法的流傳將會縮短五百年。有些人會引用這些話來嚇唬你們。有些人則辯解說這些引言不能當真。我想這兩者都是不必要的。理由是佛陀本身不僅決定為女眾授戒,而且還授予女眾律典中所有的戒條。如果有人沒辦法接受這件事,那麼他們應該直接去向佛陀抱怨。我們的責任是保持所受戒律的清淨,盡自己最大的能力去做好聞、思、修三慧的修持。如果我們都能這麼做,我們根本就不須要擔心成為尼師會對佛法造成任何傷害。這對已經受戒的男眾來說也是一樣,持守戒律、學習和修持,可說是守謢佛陀法教的最佳方法。

  佛陀的確期望僧團和諧、歡喜、沒有衝突地共處。專注一心地研學和闡釋佛陀的法教,以如同水乳交融一般融洽的聲音發言、交談,才是真正尊重佛陀、真正虔信佛陀。這是佛陀對姨母大愛道(梵音作「摩訶波闍波提喬達摩」)所說的。

  近年來許多人說藏傳佛教不給予西藏尼師應有的權利,西藏社會兩性不平等,以及其他這類的評論。他們這麼說,其實是在往外看。當我們往外看的時候,我們把自己的失敗怪在社會頭上,並且在會談時一開口就彼此攻擊。事實上,我們因為缺乏勇氣和自信而躊躇,這才是危害的所在。這並不是缺乏外在條件和機會的問題。

  佛陀達到正覺之後,一度回到家鄉,為父親淨飯王以及釋迦族人開示說法。其中有一位名為摩訶男的長者,聽聞法教之後,欣喜萬分地回到家。他的妻子不禁問他:「這是怎麼回事?」

  「今天佛陀為好幾百人開示佛法,」他回答。「由於聽聞了這些法教,數以千計的眾生將達到神奇、卓越的悟境。」

  他妻子回答:「佛陀的到來確實是很有意義,但是這只對你們男人有幫助,對我們女人並沒有幫助。他是為了男人而來到這世間的!他不是為女人而來的!」

  摩訶男回答:「不是這樣的!佛陀關愛所有的眾生,希望利益所有的眾生。…

噶瑪巴的生活寫真─【書畫學習篇】

圖片
法王的書畫老師──寂雲法師專訪


文/黃靖雅 
攝影/堪布丹傑



北印度,達蘭沙拉,夏末清晨5點。

手電筒的光束,劃破黎明前的黑暗,背著筆墨畫袋的寂雲法師,步步留心地轉彎、上階梯,走向一個已經亮燈的光明所在:上密院。

上密院裡,一個高大的身影,已經熱切地在鋪好的長長棉紙前等他了。那是他的書畫學生──第十七世法王噶瑪巴。

■ 長時相處,親見「遍滿的慈悲」

「法王遍滿的慈悲,是上課過程中,我印象最深的事。難怪大家說法王是觀世音菩薩的化身。」 寂雲法師說。

因為他在印度時間有限,去年一個月,今年更短、才半個月,法王想把握時間多上課,每天上課時間都很長,通常早上、下午都有課,他清晨五點就得到上密院,一天得上五小時左右,有時周日甚至還曾上到七小時,可見法王多麼熱愛書畫課。

相處的距離近了,時間長了,通常一般人會開始鬆懈,舉止自然流於輕鬆、甚至不經心。「但法王始終是慈悲的,所有的時間都是,所有的舉止動作,連很細微的地方都是柔軟的,你可以確信那是源於很深的慈悲。」

寂雲法師說,南傳的修行人修「念住」,心是很細的,他當下真的可以感受到法王遍滿的、細緻的慈悲。他也感覺到法王畫畫時「真的很快樂」。這讓他有點心疼,「我和法王年齡差了近四十歲,我這樣閒雲野鶴、任意過活,法王卻整天都有人等著拜見他、等他加持,看到整個法脈的大小事都在他身上,無盡的法務活動忙都忙不完……他能這樣畫畫,真是不容易。」

■「不動佛」,結起師生緣

認識法王,是寂雲法師,這位「以書畫修行」的南傳出家眾,生命裡的一場奇遇。

2000年,他在尼師慧暘法師引介下,首度到印度覲見法王。

2006年,有信眾供養了一幅他畫的「不動佛」唐卡給法王,法王很喜歡,那一年年底在菩提迦耶舉行的「噶舉大祈願法會」「不動佛超薦」,會場上就掛了這幅寂雲法師手繪的唐卡。美好的師生因緣,因為一場聖地法會,就此種下吉祥緣起。

2007年夏天,寂雲法師應法王之邀,從台灣前往達蘭沙拉,開始在上密院為法王上書畫課。

■ 握著法王的手,畫竹子…

整整一個月,寂雲法師和這位人人仰望,渴求單獨見上幾分鐘、求得幾句開示的傳承持有者,每天獨處五至七小時。剛開始,他為了訓練法王的書畫基本功,有時還必須握住法王的手,示範握筆、運筆的訣竅。有時師生倆分站棉紙兩端,你一邊、我一邊,合作畫一幅大畫……這樣親近的因緣,一般信眾聽了,大概很羨慕吧!

法王的第一堂課,就從「畫竹子」開始。

寂雲法師特別愛竹子,「竹子長得正直…

法王為 "噶瑪噶舉佛教寺院中心與團體的環境保護準則" 寫序

圖片
噶瑪噶舉佛教寺院中心與團體的環境保護準則電子書下載

過去,世上大部份地方的人們與自然環境有著非常直接簡單的關係。他們依照所需地來汲取自然環境的資源。而由於他們簡樸的生活方式,很少會對地球造成傷害。但是,這種情況近來已有大幅度的改變。不僅是我們的生活不再簡樸,我們與自然環境的關係也變得非常地複雜,而現在,我們已經具有損害地球的巨大能力了。
二十一世紀的生活方式對環境有著大量的索求。我們使用越來越多的石油、木材、水等資源,而對後果缺乏任何的了解。我們自認需要各式的配備、玩具與機器,而沒有停下來去思維是否這些器具真正對我們重要或有用。有時,人類的慾望似乎是沒有止境。但是,大地之母能夠提供給我們的卻是有限,我們無法再這樣不假思索地沉溺於自身的慾望當中。
在佛陀的時代,僧團的生活嚴謹而簡樸,沒有浪費任何物資。我曾讀到過,當僧眾領取到新的法衣後,舊的法衣就被用於坐墊或是臥具的布套。當這些布套磨損後,就被製作成為灰塵撢子;最後當灰塵撢子也損壞時,這些碎布就和上石灰拿來抹牆。
佛陀所過的生活不落兩端:極度地貧苦或是豐饒有餘。僧眾每天的生活方式也無需累積食物與資源,而這樣的生活合乎中庸之道。佛陀並不要僧人過困苦的生活,也不鼓勵信眾給予過多的供養。相同地,我們當今的生活方式也應不落於困乏或是多餘浪費。
皎月論師在闡述菩薩戒時曾說道:
即使是會感到痛苦,為了他人也為自己,應當做有益的事,以及既有益又有趣的事,而不是有趣而無益的事。
因此,那些有益而又不會傷害我們或是環境的事物,我們可認為它是有必要的。但是,如果並非如此,那麼我們應當再思考一下為何我們想要它、是否我們真的需要它。
當然,每一個人都必須自己去權衡選擇。做出這種經過權衡思維後的決定,表示你對所選擇的決定具有一定的信心,而非盲目的決定。如此,你可以令自身的行為符合你的祈願。
我在1985年出生於一個缺乏現代城市舒適方便的偏遠山區,因此,我成長的過程中所經歷的,是那種幾百年來在西藏流傳的古老生活方式。人們非常謹慎地使用水、木材以及其他的資源。我不記得有垃圾的存在,因為任何東西人們都能利用得上。人們很小心地避免汙染他們所飲用的水源。我還記得小時候,我曾種下一棵樹來保育當地的泉水,而當我必須離開家去楚布寺時,我還要求父親代為照顧。
我們家鄉的人或許沒有接受過許多正式的教育,但是我們卻繼承了對環境保護的悠久傳統。甚至小孩子都會將居住環境中,許多的山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