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一月, 2010的文章

法王噶瑪巴2010年一、二月活動報導

圖片
地點:印度 瓦拉那西
時間:2010年1月21日- 2月12日
報導:法王噶瑪巴辦公室
攝影:法王噶瑪巴辦公室



2010年1月21日~ 2月18日,法王噶瑪巴駐錫創古智慧金剛學院
為圓滿此行的主要目的,法王停留在鹿野苑創古智慧學院期間,每日都與資深的經教師創古仁波切會面,接受仁波切傳授彌勒菩薩的五大論。

2010年1月13日 ~ 2月6日,法王噶瑪巴出席創古智慧學院的喜金剛大法會
自2002年起,為了延續噶瑪岡倉傳承的主要密續法教,法王敕令各個寺院分別負責起不同密續的修習,而喜金剛密續是創古智慧金剛學院被分配到的法教。從1月13日起,到2月6日止,創古智慧金剛學院的僧人展開了一系列大規模的喜金剛修法。2月6日這天,法王親自出席了修法圓滿日的法會。

2010年2月6日~ 2月9日,法王噶瑪巴為國際弟子進行四天的教授
應鹿野苑國際弟子們的臨時請求,法王連續四晚給予第三世噶瑪巴讓炯多傑(Rangjung Dorje)所著「大手印願文」的開示。來自31個國家約一百名的國際弟子出席了這項課程。法王所開示的內容將會公佈於網站:www.kagyu.org

2010年2月7日,法王噶瑪巴給予西藏大學噶舉協會開示
法王應西藏大學噶舉協會之邀,於2月7日這天給予《薈供法行集》 (tsog chö )的口傳,這是由第一世大寶法王杜松虔巴所撰,鮮為人教授的經文。開示分上下午兩節課;晚間活動的開場是望秋多傑寧紀(Gen Wangchug Dorje Negi) 的歡迎詞,最後則是由堪布索甲(Khenpo Sogyal)致感謝詞;此兩位代表皆是西藏大學的教授。

2010年2月11日,法王噶瑪巴對西藏大學的教授與學生發表演說
法王應西藏大學之邀,於2月11日對該校的教授與學生發表演說。
法王於演說中強調,西藏大學提供佛教傳承各派間彼此切磋學習的絕佳機會;法王並鼓勵學生們朝專業領域發展,例如社會科學等等。
活動的一開始,由西藏大學副校長那汪.桑騰(Geshe Ngawang Samten)致歡迎詞,活動的最後,則是由該校最資深、倍受尊敬的教授耶些.薩奇(Geshe Yeshe Thabkey)表達對法王由衷的讚歎。





2010年2月8日 ~ 2月12日,大黑天護法瑪哈嘎拉法會

自2月8日至12日期間,創古智慧金剛學院進行了藏曆年尾傳統的五天瑪哈嘎拉法會。法王全程參與了法會最後一天的修法,法會…

法王噶瑪巴抵達鹿野苑智慧金剛學院

圖片
地點:印度鹿野苑
時間:2010年1月21日
報導:噶瑪巴辦公室
攝影:噶瑪巴辦公室



繼菩提迦耶的冬季之旅後,在今午的稍早,法王噶瑪巴離開了佛陀成道的聖地,啟程前往鹿野苑,重履這段佛陀在證悟後,為教化首批弟子而踏上的旅程。

在法王抵達前,鹿野苑的信眾已在創古智慧金剛學院前,矗立起歡迎門,並以白色粉筆在路面畫上吉祥物的圖案,歡心鼓舞地準備迎接法王的到來。學院的堪布與學僧們,穿戴好典禮用的僧袍與法帽,站在學院門外的遠處恭候著法王。學院入口的近處,則有其他的僧眾與居士,手裡拿著哈達引頸企盼著法王。

下午五點剛過,法王在西藏傳統的嗩吶聲中抵達,許多信眾紛紛向前,急欲一睹法王的莊嚴法相。此時,二眾弟子手持華香,學院樓頂傳來歡迎的樂音,隨侍為法王撐持著黃色的傘蓋,由手持各式法幢的堪布與學僧比丘們所組成的迎賓隊伍,隆重地將法王迎接至學院內,然後進入大殿。

在大殿中,法王受到一組要員的接待,其中包括有來自鄰近西藏大學(Tibetan University)的資深教授等。西藏大學的前身是為西藏高等研究中央學院(the Central Institute for Higher Tibetan Studies)。

法王預計在鹿野苑停留至藏曆的新年。在這段期間,於此吉祥的轉法聖地,法王將接受其總經教師堪千創古仁波切的教導。





http://www.kagyuoffice.org.tw/activity/2010/1_21/HHK_news_20100121.htm

法王噶瑪巴給予了大眾口傳開示

圖片
地點:印度菩提迦耶
時間:2010年1月10日
報導:噶瑪巴辦公室
攝影:噶瑪巴辦公室




達賴尊者的課程結束後,在預備離開菩提迦耶的前一天,法王噶瑪巴於德噶寺接見了超過一千五百位的信眾;這些信眾中多數是藏人與不丹人,其中也有許多的國際弟子。法王給予了大眾口傳,並勸告信眾應實修尊者的開示。

法王首先以四臂觀音咒語的口傳,以及遍利眾生(All Pervading Benefit  of Beings)的修持儀軌與大眾結下法緣。接著,法王強調大家能夠在聖地菩提迦耶,聽聞到諸佛慈悲所現之觀世音化身的達賴尊者的開示,那是多麼地幸運。

法王提到自己在達賴尊者五天的開示之外,並沒有什麼特別要補充的。接著,回顧了達賴尊者這幾天精彩的開示要點。法王重申尊者所開示的﹕我們必須自問,修持佛法的目的,是否只是為了求得此生的安穩與舒適?如果我們修持的主要動機,是為了獲得暫時的舒解與放鬆,或是希冀長壽與財富,那麼,這就是表示我們已經將修持佛法變成另一種世俗的追求了。

在平時,我們汲汲營營地累積財富,並將自己環繞在親朋好友當中。但是,當我們遇到困難時,必須自問自己有的是什麼樣的資源。當困難來時,所有我們花了很大的力氣累積而來的物資,其實是沒有太大的用處;而家人與朋友也幫不上什麼忙。在逆境中,能真正給予我們幫助的,是自己對佛法的修持。雖然如此,為了讓我們的修持能在困難來時發揮功效,我們必須在平時認真地修持。

法王呼籲眾人,不要因為來到了聖地、見到了偉大的上師、得到了灌頂、口傳、與開示等,就感到自滿了。大部份在場的人都已拜見過高僧大德,也參加過了許多類似殊勝的活動,但是四處去蒐集如此的經驗,並非是修持佛法的要點。重點是,要讓所聽聞到的佛法,能真正地轉化我們的內心。

法王策勵大家,不要屈服於惡習,對能夠改變自己的能力,要有信心。法王說,我們絕不可以縱容自己,認為我們是天生如此。相反地,我們應該下決心,努力讓自己成為一個更慈悲、更有原則的人。在領受了達賴尊者在聖地菩提迦耶的教授後,應該讓家中的親朋好友,發現到我們變得更好了。

法王接下來的談話,是針對甫自西藏來印度的藏人們說的;法王以藏文開示,現場有英文翻譯。法王鼓勵著這些藏人們,他們的身上,肩負著在流亡地保存西藏文化的責任。

接著,中文流利的法王,直接以中文,和藹地給予華人一段長時間的開示,令在場的華人份外地歡喜。
最後,一改以往大眾覲見的慣例,法王…

法王噶瑪巴出席尊者達賴喇嘛長壽法會

圖片
地點:印度菩提迦耶
時間:2010年1月9日
報導:Tashi Paljor
攝影:Tashi Paljor




法王噶瑪巴出席了一項尊者達賴喇嘛長壽法會暨白度母灌頂的活動;而這天也是達賴尊者在菩提迦耶,連續五天對大眾公開課程的圓滿日。蔣貢康楚仁波切、甘丹墀仁波切(Ganden Tri Rinpoche)、與其他許多成就的上師也在與會者之列。

在這五天的活動當中,同時也包括有一項四臂觀音的灌頂,法王也在場接受灌頂;在進行這項灌頂時,達賴尊者邀請法王代表所有的會眾,依照傳統地將花朵拋擲至曼達壇城中,然後根據花朵掉落的方位,來決定自己所屬的佛部。

達賴尊者在課程中傳授多種咒語,包括有馬頭明王(Hayagriva)與普巴金剛(Vajrakilaya)等,並且口傳了四部這五天來主要的上課內容,它們分別是龍樹菩薩的《贊出世間品》(藏文: jigten lay depar töpa),,阿底峽尊者的《菩提道燈論》(藏文:jangchup lamdrön),龍欽巴大師的《心性安息論》(藏文:semnyid nyelso),與宗喀巴大師的《菩提道次第攝論》(藏文:lamrim dü dön)。





法王噶瑪巴參加尊者達賴喇嘛的課程法會

圖片
地點:印度菩提迦耶
時間:2010年1月5-8日
報導:Tashi Paljor
攝影:Tashi Paljor




一月五日至八日,法王噶瑪巴參加尊者達賴喇嘛在菩提迦耶的課程法會活動。尊者達賴喇嘛為來自喜瑪拉雅地區以及世界各地的信眾講經說法,參加的人數超過三萬人。

此次開示的主題是龍樹菩薩的《讚出世間品》、阿底峽尊者的《菩提道燈論》、龍欽大師的《心性安息論》以及宗喀巴大師的《證悟道次第攝論》。

課程期間,法王噶瑪巴和格魯派領袖甘丹寺赤仁波切,分別坐在尊者法座兩旁相對的座位上。蔣貢仁波切和其他傳承的許多仁波切、喇嘛,也都參加此次課程。


在法會期間,尊者達賴喇嘛傳達的一些看法,和法王噶瑪巴的極為類似。這兩位西藏宗教領袖關係親密,看法雷同自然不令人驚訝。在開示的第一天,尊者達賴喇嘛提到,他對藏傳佛教出家女眾有機會得受比丘尼戒一事深感關切,這也是法王噶瑪巴在大力支持的。在開示的第二天,達賴喇嘛談到廣泛學習和避免宗派偏見的重要,這兩項主題也都是近幾年來法王噶瑪巴在噶舉冬季辯經大會和噶舉祈願大法會上一再強調的。在開示的第三天,在針對來自喜瑪拉雅地區的與會者的談話中,尊者達賴喇嘛談到保護環境的必要,同時指出法王噶瑪巴為達到這個目標所採取的行動和措施,並表明他的支持。




創古仁波切訪談錄:(關於大寶法王之糾紛)

圖片
哪一位是真正的大寶法王?關於大寶法王轉世認證的確定
2000年5月24日 尊貴 堪千 創古仁波切在星加坡 Karma Choying Kunkyab Ling 接受廣照法師訪問.。

訪談錄如下:




藏傳佛教噶瑪噶舉傳承發生了大寶法王認証的糾紛,就是第16世大寶法王的身邊的兩位大弟子各自選轉世靈童,其中大司徒仁波切認西藏的烏金聽列多傑,夏瑪仁波切認印度出生的泰耶多傑。這樣一來,第十七世大寶法王開雙胞胎劇了,這造成信徒們非常困擾,更糟的是,當信徒們問噶舉派下的堪布及仁波切時,大都說兩邊都承認,可是大司徒及夏瑪巴不同意對方認証的也是大寶法王。
我想這類紛爭,應當由噶舉派(白教)長老們出來澄清此事。這次很榮幸地能夠訪問創古寧波切,他不但是長老而已,而且是大司徒及夏瑪巴仁波切倆的老師,我想他是最有資格向大家澄清真相的白教長老。

《問:訪問者》《答:創古仁波切》

問:請問噶瑪巴的傳承是否歷代都沒有發生過問題?
答:大寶法王(即噶瑪巴)是歷史上第一位轉世祝古,(漢人稱活佛),也是轉世傳承最久的一位,如今已是第十七世了。每一世大寶法王圓寂後,他都會到淨土去,然後乘願再來,過去16次轉世中,也曾發生人選不清楚的糾紛。其中8、10、12、世這三次發生過真假大寶法王的問題,但是弟子們都依靠信心,護持大寶法王的決心,問題也自然得到解決,結果沒有成為非常大的問題。
問:為什麼會有紛爭,後來為何不成問題,原因何在?
答:每次問題開始時總會出現兩批人,第一批人都沒有認証的能力和神通,也沒有智慧,所靠的是世間的辯才和技巧,於是懷疑到底哪一位是真正的大寶法王。第二批人真正在修行上有成就,他們的智慧非常清楚哪一位是真正的大寶法王,一旦有這樣的兩批人之後就會有紛爭。大寶法王是釋迦牟尼佛和諸菩薩的事業總集,他是非常殊勝的,所以任何糾紛都不能干擾他,因此每次的糾紛最終都不成為問題。
問:據仁波切所說以大寶法王的功德,糾紛最終能化解。但是在紛爭未解決前,大寶法王的弟子們陷入混亂迷惑中。希望白教的長老們,像創古仁波切您這樣的長老,為白教的弟子們解釋,以你的眼光,要如何証明哪一位大寶法王才是真的。不要到自己死了還不知道自己的上師是哪一位。
答:這是一個非常重要的問題,是整個教派的的傳承問題,這裡我以一個簡單譬喻來說明,有如桌上有兩蘋果,一真一假,如果我們要充饑,能夠選到真的留下,把假的丟掉,那是非常好的,因為可吃飽。若不幸丟掉…

〈噶舉三祖師祈願文〉

圖片
活動:第27屆噶舉大祈願法會--密勒日巴舞台劇
時間:2010年1月1日
地點:印度 菩提迦耶
唱誦:噶瑪唯色若殿
製作:Lama Tenam





http://www.kagyuoffice.org.tw/karmapa_17th/media/MV/20100101_Kagyu_three_Masters_MV.htm

法王噶瑪巴親唱─〈蓮師七句祈請文〉+〈佛陀十二行誼讚〉

圖片
活動:第27屆噶舉大祈願法會--密勒日巴舞台劇
時間:2010年1月1日
地點:印度 菩提迦耶
唱誦:第十七世噶瑪巴、噶瑪唯色若殿
製作:Lama Tenam





http://www.kagyuoffice.org.tw/karmapa_17th/media/MV/20100101_HHK_Gururinpoche_MV.htm

「密勒日巴」舞台劇側記

圖片
地點:印度菩提迦耶德噶寺
時間:2010年1月1日
報導:金吉祥女
攝影:噶瑪諾布、班瑪歐色多傑



誰是密勒日巴? ———「密勒日巴」舞台劇側記

生命短暫‧藝術長久‧時機頃逝‧試行可危‧定奪艱難

2010年元旦,在印度窮鄉僻壤的油菜田裡,湧現出來的一所大型戶外表演劇場內,聚集了近一萬五千名的人潮,加上三千名於德噶寺大殿內,與兩千名分佈於全球各地﹐在線上觀看現場網路直播的法友等,共兩萬名觀眾,一同體驗了長達六個小時的「密勒日巴」舞台劇,在佛陀成道的菩提迦耶,回顧了密勒日巴尊者血淚交織、修行利眾的一生。






 這齣劇臺前上演的是對密勒日巴的種種磨難,臺後上演的則是既無導演、也沒腳本的對工作人員的種種磨難。劇場內的觀眾為密勒日巴而泣不成聲;而舞台的背後,法王的一句:「你們辛苦了﹗」讓連日來批星戴月、堅韌不拔的工作人員淚水奔流、潰不成軍。幕前幕後,誰是演員?誰是觀眾?誰是馬爾巴?誰才是今晚真正的密勒日巴?

「密勒日巴」舞台劇劇本的初步成形,必須追溯到2009年的八月份。有了劇本後,其餘的工作才能開始啟動。九月份,演員開始正式排練;十一月份,舞台劇音樂的編曲有了雛形,道具的製作、劇場與舞台的搭建也在此時展開;十二月下旬,各路人馬進駐印度菩提迦耶,要在短短的十天當中,進行最後、也是最艱鉅的整合。




正式的人員編制當中有兩位導演,分別是來自台灣著名的柯一正導演與李明澤導演。此外,鮮有人知聞的,其實還有一位不具名的「噶導」(噶瑪巴導演是也)。「密勒日巴」舞台劇每一幕的劇本,演員的服裝造型,都是出自噶導之手;為了確保演員演出的準確度,噶導親自唸出並錄下劇中每一幕的對話,示範給每一位演員正確的發音、語氣、音調、與斷句等。負責擔綱的西藏表演藝術學院(Tibetan Institute of Performing Arts)近六十位的演員,在團長兼導演的望秋.帕瑟(Wangchuk Phasur)的指導下,更是分成幾個小組,在不同的時間來到上密院,在噶導的面前排演;噶導除了自己監督整個劇的排演,也邀集了一群專家一同觀看排演,請專家給予意見;噶導自己則在這個過程中,也不斷地修改劇本,以臻內容的圓滿與完善。





同一此時,噶導也在法海法師的協助下,緊鑼密鼓地為該劇進行舞台的硬體設計。噶導會先描述出自己對舞台的設想,然後,由法海法師以建築師的專業背景,畫出舞台設計的藍圖。整個戶外劇場的長度是一百公尺,寬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