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二月, 2011的文章

法王噶瑪巴辦公室:法王噶瑪巴瓦拉那西之行/向印度政府致謝

發佈日期:2011年02月23日
發佈單位:噶瑪巴辦公室
法王噶瑪巴辦公室深深感激印度政府對法王噶瑪巴的信任。我們尤其要特別感謝政府善意地認可法王這次的行程計畫,法王將經由菩提迦耶前往瓦拉那西,展開他的冬季閉關以及2011年的春季課程。

法王噶瑪巴也表達了他個人的謝忱。「瓦拉那西是尊勝的佛陀第一次開演佛法的地方,也是梵文文化和學問的古老發源地。」法王說:「這讓瓦拉那西成為對佛教徒而言一個特別殊勝的聖地。身為佛陀教法的信奉者,以及直接源自於聖境印度的噶舉傳承的追隨者,我覺得有這樣的機會能朝訪這些聖地,使我的人生極具意義。我非常期待與法友們在瓦拉那西分享佛法。」

法王噶瑪巴停留在瓦拉那西的期間,將授予四天的佛法課程,課程將從3月9日~12日進行網路直播。這段停留在瓦拉那西的期間,法王也將參與一些其他的宗教活動。

年度的春季課程將在位於北方邦鹿野苑的創古智慧金剛大學舉行,並且可以透過網路現場收看。考慮到法王噶瑪巴全球廣大的聽眾,這次佛法開示將翻譯成英文、印度文、德文、中文、西班牙文,和波蘭文。網路直播網址:http://www.karmapa-teachings.org

噶瑪巴辦公室也要感謝位於新德里的達賴喇嘛尊者辦公室給予的所有協助。

法王噶瑪巴辦公室發言人

前印度駐外大使暨前議員
法王噶瑪巴辦公室顧問
Karma Topden

法王噶瑪巴辦公室顧問
Deki Chungyalpa
(91) 8894502910
koapress@gmail.com
http://www.kagyuoffice.org.tw/office/announcement/20110223.htm

法王噶瑪巴辦公室:聲明發佈─20110214

發佈日期:2011年02月14日
發佈單位:噶瑪巴辦公室
達賴喇嘛尊者於周日再度向記者發表談話,重申他信任法王噶瑪巴的一貫看法。在此第四度表示支持的公開聲明中,達賴喇嘛尊者肯定被扣押的款項是信眾的主動供養。「很多錢會來自包括中國在內的世界各地的信眾, 這些錢沒有做很適當的記錄。」根據報導,達賴喇嘛尊者在出訪阿杰梅爾(Ajmer)時曾如此發言。

西藏流亡政府的首席內閣部長桑東仁波切,昨天也前來法王位於上密院的暫時住所,關懷地拜訪法王噶瑪巴。

關於噶美嘎千信託基金會進行中的購地事宜,我們想要重申:這絕對不是一件人頭戶土地交易。這塊被討論的土地,是以信託基金會本身的名義進行購買的,而且印度政府也已充分瞭解。2010年12月3日時,信託基金會收到由喜瑪偕爾邦政府城鎮規劃部門發出的一份無異議證明,這表示邦政府核准繼續進行購地相關計畫。

自從於2000年抵達印度以來,法王噶瑪巴就被友好地安排住在位於達蘭薩拉上密院的暫時住所(上密院是屬於另一個藏傳佛教教派的寺院)。噶美嘎千信託基金會一直設法想要以基金會自己的名義購買土地,希望能為法王興建一座長久的住所和寺院。

法王噶瑪巴辦公室發言人

前印度駐外大使暨前議員
法王噶瑪巴辦公室顧問
Karma Topden

法王噶瑪巴辦公室顧問
Deki Chungyalpa
(91) 8894502910
koapress@gmail.com

http://www.kagyuoffice.org.tw/office/announcement/20110214.htm

中國是噶瑪巴“間諜門”最大贏家 - FRI

圖片
2011-2-13 作者蒙特利爾特約記者潘衛


月底上演的“噶瑪巴中國間諜門”事件已近平息,印度、中國和流亡藏人三方得失如何? 是什麼因素導致事件突然爆發?英國威斯敏斯特大學國際關係教授迪比什·阿南德認為中國是“間諜門”的唯一贏家,而這次事件的幕後黑手可能是流亡藏人自己,“間諜門“可能使噶瑪巴喪失達賴喇嘛接班人的地位。 1月27日,印度警方在噶瑪巴居住的達蘭薩拉上密院查獲價值160萬美元的多種外幣,並逮捕其秘書等人,印度媒體頓時大熱,稱噶瑪巴有中國間諜嫌疑,引發數千名佛教徒示威抗議,中國政府也出面闢謠,指這一說法是出於“對中國的不信任”。近日又有在噶瑪巴的寺院裡找到中國手機SIM卡的消息,但此時印度媒體對噶瑪巴的“間諜門”已經降溫。 十多天來,身處風暴中心的噶瑪巴本人保持沉默,只是由其辦公室逐日發佈聲明,為其辯誣。仍而,這突如其來的“間諜門”暴露了印度政府和噶瑪巴之間由來已久的隔閡。噶瑪巴於1999年逃出西藏,2000年開始居住在下達蘭薩拉的上密院內,在印度警方嚴密控制下生活了12年,為何卻得不到印度政府的信任?迪比什認為藏人教派之間圍繞第十七世噶瑪巴轉世的衝突,導致了他今日尷尬的處境。 2月9日,在接受全印度24小時電視新聞頻道《海新聞》(zee news) 專訪時,迪比什提醒大家注意存在著兩位第十七世噶瑪巴,一位是這次風波的主角烏金聽列多傑,另一位是住在印度噶倫堡的廷列泰耶多傑,前者獲得達賴喇嘛和中國政府的承認,後者則獲得藏傳佛教噶舉派法王第十四世夏瑪巴的支持,迪比什強調,59年逃亡印度的夏瑪巴,與印度安全情報部門有著良好的關係。迪比什暗示,正是夏瑪巴的小動作使印度政府這一次對噶瑪巴大動干戈。 根據資料,噶瑪巴和夏瑪巴同為噶舉派最高法王,夏瑪巴和噶瑪巴有相互認證的傳統,已在位的一方與新登位的另一方為師徒關係。1981年十六世噶瑪巴在美國圓寂,11年後烏金聽列多傑被達賴喇嘛認證,1994年夏瑪巴又認定了廷列泰耶多傑,由此落下了“雙胞法王”的爭端。 執教於倫敦的迪比什曾在2009年出版專著《西藏:地緣政治的犧牲品》,他認為除了藏人內部的轉世爭議之外,長期存在的“噶瑪巴逃亡陰謀論”和印度安全考量中對中國的恐懼一起發酵,使這次“間諜門”得以爆發。迪比什舉例說,有人從北京給他買了一張電影光碟,片名就是“噶瑪巴的航班”,講的是噶瑪巴做間諜的故事,他認為這樣的故事符合北京的利益,因為這會…

喜馬偕爾邦政府證明法王噶瑪巴的清白

法王噶瑪巴辦公室:聲明發佈─20110211 喜馬偕爾邦政府證明法王噶瑪巴的清白
發佈日期:2011年02月11日
發佈單位:噶瑪巴辦公室
今天下午,喜馬偕爾邦的主任秘書若汪桑杜(Rajwant Sandhu)告訴記者:「噶瑪巴並未涉入其中。我們有理由相信有些捐款是捐給寺院的,而噶瑪巴和這一切無關。寺院的執事在負責管理這些事務。」
報導也引用主任秘書的談話:「噶瑪巴是一位宗教領袖,全世界都有他的追隨者。我們尊重他們的宗教活動。我們不干預任何宗教事務。我們對他們的宗教活動完全尊重,而且絕對沒有意圖要以任何形式或方式來限制他們,我們也瞭解事實上噶瑪巴並沒有涉入任何寺院的活動,或是非法的人頭戶土地交易。」
法王噶瑪巴辦公室十分感謝印度政府當局縝密調查此案,並且將真相置於首要地位。這也完全證實了法王噶瑪巴本人一開始就表達的對印度司法系統的信心。我們很高興調查工作也使一直在流傳的無稽謠言得以平息。我們非常感謝從全印度、喜瑪拉雅山區各地,和世界每一個角落不斷湧來的所有支持。


法王噶瑪巴辦公室發言人

前印度駐外大使暨前議員
法王噶瑪巴辦公室顧問
Karma Topden

法王噶瑪巴辦公室顧問
Deki Chungyalpa
(91) 8894502910
koapress@gmail.com

http://www.kagyuoffice.org.tw/office/announcement/20110211.htm

噶瑪巴辦公室否認有關找到中國SIM卡的無根據說法

義大利外交委員會的成員表示聲援,
噶瑪巴辦公室否認有關找到中國SIM卡的無根據說法


時間:2011年2月7日
地點:印度 達蘭沙拉
報導:法王辦公室


法王噶瑪巴辦公室十分感謝,收到了來自印度各地和全世界以行動表示善意的人們傳達對法王噶瑪巴的強烈支持。今天,義大利國會議員馬提歐麥卡斯(Matteo Mecacci)親自前往法王位於達蘭薩拉的住處拜會法王噶瑪巴。在表達對印度司法程序的信心和尊重的同時,這位任職於義大利眾議院院外交事務委員會的議員,也表達了在這段艱難的時期他對法王噶瑪巴的支持。他也請求法王給予精神的支持。

我們也很高興周末在媒體上見到一些公平合理的平衡報導。不過,我們再度全然否認聲稱在我們的寺院內找到中國SIM卡的毀謗性媒體報導。這樣的報導是一種誣衊,也是公然的破壞名譽。警方並未扣押任何SIM卡,SIM卡也沒有列在警方本身發出的扣押記錄上。坎格拉警局的巡官拉美許拉瑪(Ramesh Rama,執行警方搜察任務的警官之一)今天證實了我們辦公室已知的事實。他說坎格拉警方完全不知有這樣的SIM卡,而且也和我們一樣因聲稱已扣押這種SIM卡的報導而感到不解。

從事間諜活動的指控,是具有嚴重後果和影響的重大問題。法王噶瑪巴是一個全球有數百萬信徒的佛教教派中備受尊崇的精神領袖。他獲得達賴喇嘛尊者,以及整個西藏流亡政府堅定的信任和支持。由於不斷重複這種無稽的說法,甚至連查證事實和要求說明都不想去做,刊登這種捏造情結的媒體已經涉及了公然毀謗名譽。噶瑪巴辦公室已發函給相關出版物的編輯,要求立即撤回這樣的報導並且道歉。

發言人

前印度駐蒙古大使
前議員
法王噶瑪巴辦公室顧問
Karma Topden

法王噶瑪巴辦公室顧問
Deki Chungyalpa
koapress@gmail.com
(91) 8894 502 910



http://www.kagyuoffice.org.tw/activity/2011/2_7/HHK_Office_news_20110207.htm

法王噶瑪巴辦公室:聲明發佈─20110206

發佈日期:2011年02月06日
發佈單位:噶瑪巴辦公室

法王噶瑪巴辦公室十分歡迎中央政府對法王噶瑪巴所表達的信任。聯邦部長維巴德拉辛格從德里來到喜馬偕爾邦,而且發表了幾項明確的聲明,表示支持法王噶瑪巴以及整體西藏社群。在記者會中,聯邦部長辛格譴責喜馬偕爾邦政府誣衊法王噶瑪巴。他還更進一步極力主張修改土地購買規定,給予西藏人某些權利,讓他們能在達蘭薩拉所在的喜馬偕爾邦擁有自己的土地。聯邦部長辛格是印度政府的內閣成員,而且曾經五度擔任喜馬偕爾邦的首席部長。
然而,我們還是很失望地注意到,有些媒體仍繼續報導重大的不正確訊息以及十足的捏造杜撰。我們以最強烈的措辭再度重申,就如最近《印度時報》上刊登的一篇報導,談到從寺院中查扣了中國的SIM卡,像這樣的報導純粹都是編造虛構出來的。寺院從未被查扣SIM卡,這一點可以從警方的扣押清單得到證實(FIR No23/11,警方記錄日期為26/1/2011)。這個徹頭徹尾的謊言所不斷重複主張的,是毫無根據的毀謗,而且破壞藏傳佛教最受尊崇人物之一的名譽。這些虛構的報導,在未與被指控之一方的發言人聯繫取得說明的情況下刊登出來,就指出了這些媒體工作者並不是客觀的新聞記者。我們歡迎媒體與我們聯繫,來比對他們掌握的事實或是尋求說明,並籲請媒體提升至負責任的新聞出版業應有的水準。


法王噶瑪巴辦公室發言人

前印度駐外大使暨前議員
法王噶瑪巴辦公室顧問
Karma Topden

法王噶瑪巴辦公室顧問
Deki Chungyalpa
(91) 8894502910
koapress@gmail.com
http://www.kagyuoffice.org.tw/office/announcement/20110206.htm

法王噶瑪巴辦公室:聲明發佈─20110205

發佈日期:2011年02月05日
發佈單位:噶瑪巴辦公室
聲明:關於若傑邱桑轉司法拘留與信託基金會購地


法王噶瑪巴辦公室宣布:邦政府繼續將若傑邱桑交由警方拘留的申請已被駁回,噶瑪巴辦公室的工作人員若傑邱桑阿卡沙提喇嘛,目前已經轉移至司法拘留。我們瞭解,要得知真相必須經過徹底的調查。我們仍然相信,印度的司法系統將會明白事實的真相,而且能掃除目前流傳的所有無端臆測。我們將繼續全力配合調查,我們也期待我們的僧人能早日返家。

法王噶瑪巴辦公室也希望藉此機會強調,噶美嘎千信託基金會進行中的購地事宜,始終都完全遵照印度法律的規定。這絕對不是一樁借用人頭戶的土地交易。噶美噶千信託基金會是以自身的名義購買土地,這場交易也已適時告知坎格拉地方辦公室。地方辦公室也發出了一份「無異議證明」和一份「必要性證明」。如此,信託基金會已經獲得所需的初步批准,以進行下一階段的購地事宜。

為法王噶瑪巴購地興建住所和寺院的這項努力,不僅已經向適當的政府當局報告,也已獲得批准,而且就如2010年10月印度斯坦時報(Hindustan Times)的報導,和論壇報(Tribune)早在2006年3月的報導,我們還公開地和媒體討論這些計畫。


法王噶瑪巴辦公室發言人

前印度駐外大使暨前議員
法王噶瑪巴辦公室顧問
Karma Topden

法王噶瑪巴辦公室顧問
Deki Chungyalpa
(91) 8894502910
koapress@gmail.com
媒體諮詢:

發言人

前印度駐蒙古大使
前議員
法王噶瑪巴辦公室顧問
Karma Topden

法王噶瑪巴辦公室顧問
Deki Chungyalpa
koapress@gmail.com
(91) 8894 502 910

http://www.kagyuoffice.org.tw/office/announcement/20110205.htm

噶瑪巴辦公室斷然否認有關法王噶瑪巴與中國政府有牽連的報導  

時間:2011年2月4日
地點:印度 達蘭沙拉
報導:法王辦公室


噶瑪巴辦公室堅決否認媒體上刊登的不實指控,他們宣稱法王噶瑪巴獲得中國共產黨政府的支持,然而法王十一年前逃離的正是它的壓制。我們要再度重申,聲稱法王是中國間諜或特務的荒誕說法,全都是子虛烏有,是完全沒有根據而輕率的造謠中傷。

噶瑪巴辦公室籲請媒體停止毀謗法王噶瑪巴的名譽,法王噶瑪巴是藏傳佛教最受尊崇的人物之一,也是全世界佛教徒的精神領袖。

噶瑪巴辦公室懇請媒體勿再刊登更多未經證實、沒有根據的指控。辦公室提供下列發言人的電話和電子郵件信箱,懇求媒體朋友們,本著負責的新聞出版業應有的專業精神,向辦公室發言人求證。


發言人

前印度駐蒙古大使
前議員
法王噶瑪巴辦公室顧問
Karma Topden

法王噶瑪巴辦公室顧問
Deki Chungyalpa
koapress@gmail.com
(91) 8894 502 910



http://www.kagyuoffice.org.tw/activity/2011/2_4/HHK_Office_news_20110204.htm

法王噶瑪巴辦公室:聲明發佈─20110203

發佈日期:2011年02月03日
發佈單位:噶瑪巴辦公室
法王噶瑪巴辦公室堅決否認某些媒體鼓吹的說法,他們宣稱法王噶瑪巴是中國間諜或特務,這些都是毫無根據的捏造和杜撰。尤其,最近流傳的報導中,宣稱法王噶瑪巴已經在中印邊境旁購得了土地。我們在此嚴正聲明,法王並不擁有任何這樣的資產,噶瑪巴辦公室也是如此。此外,有些報導引述了一個不具名消息來源的說法,聲稱印度執法局起獲了中國的SIM卡,而且掌握了法王噶瑪巴和中國政府官員的通話記錄。這些不正確的報導,是用虛構假想的情節來冒充新聞報導,而且詆毀了藏傳佛教最受尊崇的人物之一。因此,噶瑪巴辦公室懇請這些媒體來源停止並且罷手,請勿再破壞法王噶瑪巴的名譽。

關於警方找到的二十多國貨幣當中的中國人民幣,一些媒體的故事提出說這就表示有間諜活動。為回應這種荒誕不經的說法,我們在此想要指出,西藏地區使用的貨幣是人民幣,因此來自西藏的藏人通常都是用人民幣做供養,來自中國大陸的佛教徒也是如此。我們還要進一步強調,在整個供養現金的總金額中,人民幣占的比例不到10%。那些紙幣中包含了許多不同的面額,從一元人民幣到更高面額的紙鈔都有,這就清楚顯示出這些是來自許多不同的個別供養。有些人民幣是捆紮起來的新鈔,這反映了中國和其他文化中的一種習俗,他們在供養大方丈或精神領袖時,只會用新的紙鈔來做供養。而且,來自中國文化的弟子們,通常都是以團體的方式前來印度,他們會把個人的供養集中起來變成一份全體的供養。法王噶瑪巴辦公室持續記錄所有私人覲見法王噶瑪巴的訪客,在這些名單中就記錄了許多從西藏和中國大陸以團體形式一起前來的訪客。

達賴喇嘛尊者已經公開表達他對法王噶瑪巴的信任。西藏流亡政府也明確展現了他們對法王噶瑪巴的支持,噶瑪巴是藏傳佛教具有九百年歷史的一個古老傳承中備受尊崇的領袖。整個藏人社會許多團體的成員,都表達了他們對法王噶瑪巴堅定不移的支持和擁護。法王本人昨天公開表示,他對印度的法治有信心,真相最終將會水落石出。法王特別強調:印度,是西藏人的第二故鄉。
媒體諮詢:

發言人

前印度駐蒙古大使
前議員
法王噶瑪巴辦公室顧問
Karma Topden

法王噶瑪巴辦公室顧問
Deki Chungyalpa
koapress@gmail.com
(91) 8894 502 910

http://www.kagyuoffice.org.tw/office/announcement/20110…

法王噶瑪巴於達蘭沙拉向聚集的信眾發表談話

圖片
時間:2011年2月2日
地點:印度 達蘭沙拉
報導:法王辦公室
攝影:法王辦公室



今天下午,法王噶瑪巴向大群聚集的支持者發表談話,證實了當前的艱難處境,並說明他相信事情最終將會水落石出。法王進一步對照了印度的法治與共產主義中國的系統,而且稱印度為西藏人的第二故鄉。在法王發表談話時,西藏流亡政府人民議會副議長卓瑪嘉日,以及七位流亡政府的成員也與法王同台以示支持。

這是在調查展開之後,法王噶瑪巴首次公開發言,法王為回應數千位藏族支持者的請求而發表了這次談話。這群支持者籌劃了一場遊行,從達賴喇嘛尊者位於麥克羅甘吉的住處出發,前往法王噶瑪巴位於岡格拉山谷的住所,全程歷時數小時。麥克羅甘吉的許多商店都歇業,幾乎整個西藏村的人們都來參加這次長達二十公里的遊行以聲援法王噶瑪巴。這場遊行為自由西藏運動的領導者所籌組,他們明確指出這並不是在進行抗議,他們也不是在反對什麼人,這次活動只是為了要展現他們對法王噶瑪巴無可置疑的信賴和信心。

法王噶瑪巴說:「我們通常會在星期三和星期六舉行大眾覲見。今天,這麼多人聚集在這裡,展現他們的關愛、誠摯的心意和支持,因此我想要特別謝謝各位,並表達我由衷的感謝。我們現在正面臨這樣的處境,這是由於誤解和誤認所產生的,甚至已經引起了達賴喇嘛尊者的關切。

印度已經成為西藏人的第二故鄉。我們都在這裡得到庇護,也安居此地。不同於共產主義的中國,印度是一個自由的國家,一個以法治為基礎的民主國家。因此,我相信情況最終會獲得改善,真相也會水落石出。所以請大家放心,不需要擔憂。

在這樣的烈日下,大家非常辛苦地來到這裡,我也要因此感謝各位。今天在場的人這麼多,似乎沒辦法一個個分別接待各位。現在大家可以見到我,我也可以見到大家,所以或許就不需要個別給予加持了。」

除了西藏人民議會副議長卓瑪嘉日之外,同台表示支持法王噶瑪巴的還有下列西藏流亡政府議員:格西孟南塔西、索南單都、謝饒塔欽、次仁悠東、昂汪拉莫,和達瓦次仁。

在發表談話的過程中,法王始終十分平靜而且充滿自信。在調查展開之後,法王持續接見訪客,參與主要的年度週期性法務,同時也全力配合調查工作。














http://www.kagyuoffice.org.tw/activity/2011/2_2/HHK_news_20110202.htm

印度調查大寶法王 自毀西藏牌 (旺報)

圖片
2011-02-01 旺報 【方天賜】(作者為倫敦政治經濟學院國際關係博士)



 印度警方1月27日因調查一起非法土地交易案而進入17世大寶法王噶瑪巴喇嘛(Karmapa Lama)駐錫的上密院搜查。根據《印度時報》,印方總共查扣了8500萬盧比(約5950萬新台幣)現金。由於印方認為這些資金來源及用途可能涉及非法,所以已將大寶法王的助理留置調查,就連大寶法王本人也遭到警方詢問。

 印懷疑大寶法王為特務

 令外界震驚的是,印度媒體不斷引用「印度情報單位」或「印度官員」的質疑,認為大寶法王可能是中國派來臥底的特務,意在掌控海外流亡藏人的勢力。但是,大寶法王不同於第11世班禪的雙包爭議,是受到北京與達賴喇嘛共同承認的藏傳佛教領袖,也被認為是達賴喇嘛的政治繼承人選之一,故這起事件引起極大關注。

 印度當局在查扣的8500萬盧比現金中,發現了110萬元的人民幣(約700萬盧比),但比例上並不離譜,且除了人民幣外還有25種包括新台幣在內其它貨幣。如果僅僅以此便要坐實大寶法王與北京當局的「特務」關係,顯然太過牽強。更何況,大寶法王已在印度居留逾11年,在印度官方嚴密監視下,若有不尋常關係,理當搜集到更多明確的證據。

 這起事件反映出印度對大寶法王的不信任。事實上,印度官方對大寶法王在2000年選擇流亡印度,一直感到困惑。質疑人士認為,若無中國官方協助,大寶法王一行不太可能如此順利從拉薩流亡至印度,故大寶法王可能是中國布下的棋子,為此印度當局甚至對大寶法王進行體檢,調查他是否符合所稱的年齡。另一派人士則認為,大寶法王出走讓北京在國際宣傳上顏面無光;在大寶法王出走後,藏傳佛教四派(噶舉派、格魯派、尼瑪派、薩迦派)的主要法王都流亡海外,實際上不利中國對藏的統戰訴求。

 法王待遇囿於中印關係

法王噶瑪巴辦公室:聲明發佈─20110201

發佈日期:2011年02月01日
發佈單位:噶瑪巴辦公室
我們在此再度嚴正聲明,針對法王噶瑪巴和法王辦公室的指控都是過度不當的臆測,而且沒有任何事實根據。

我們可以證實,有關當局從寺院帶走了金額在五千萬印度盧比(美金一百萬)以下的現金。這筆款項是法王噶瑪巴來自全球各地弟子們自發性的供養,這使得噶瑪噶舉教團許多重大的社會公益和法教計畫得以推展。自2002年起,法王辦公室就不斷爭取,希望能獲准將所得的供養金按照印度外幣管制法的規定存入銀行,在獲得必要的許可之前,寺院方面一直十分用心地做記錄,並將款項存放在寺院內。我們目前正在進行將這項證據提供給有關當局的事務。

關於人民幣的部份,我們必須強調,尊貴的法王噶瑪巴有為數眾多且極為虔誠的一群來自西藏的藏族弟子,以及來自中國大陸的佛教信眾弟子,他們都是用人民幣來做供養。在那筆被討論的現金中,共有超過二十個國家的不同貨幣,其中人民幣占的比例不到10%。而且,在被警方扣押的人民幣中,包括了從一元幣值到較大面額的紙幣,這就足以證明這些是來自許多不同來源的個別供養。

另外一個必須強調的重點是:法王噶瑪巴辦公室的成立,是為了讓歷代的噶瑪巴能夠將他們的時間和精力全心奉獻在他們身為精神領袖的身分上。辦公室負責所有法王噶瑪巴的世俗事務,包括處理供養金及財務管理。如此,法王噶瑪巴就能毫無牽掛,去履行他身為一個廣受敬重的佛教精神導師所承擔的神聖任務。

我們很高興注意到,媒體大眾不再相信那些法王噶瑪巴和中國政府機構保持關連,以對抗自由西藏運動和相關目標的不實指控。達賴喇嘛尊者在強調這樣的說法絕非事實時,針對這個議題提出了他最終的定論,尊者說,他知道法王噶瑪巴是一位非常虔誠的佛教徒,而關於任何偵查或調查提出的所有說法和指控,我們的教團也將會被證明是清白的。法王噶瑪巴非常感恩印度人民和政府給予他的庇護,對這個多年來讓他能夠自由實踐他的信仰的國家,法王噶瑪巴總是以其利益為優先考量,不作他想。

至於有關土地不當交易的指控,自2000年起,法王噶瑪巴就被安排居住在達蘭沙拉的暫時住處。由於目前的住處屬於另一個佛教教派所有,因此自2007年起,「噶瑪嘎千信託基金會」就一直設法想要購買一塊土地,興建一處新的住所。當信託基金會於2010年找到適合的土地時,基金會即向達蘭沙拉地方首長辦公室報告,希望獲准進行購地事宜。申請書中還附上了一封西藏流亡政府表達強烈支持的信函。這些文件都獲得…

法王噶瑪巴遭遇構陷的背後 - RFA

圖片
2011年2月1日星期三



上圖為中國媒體環球網相關消息的截圖。下圖為流亡藏人在達蘭薩拉支持噶瑪巴,來自Facebook。


法王噶瑪巴遭遇構陷的背後

文/唯色


圍 繞十七世噶瑪巴的所謂“鉅款”、所謂“中國間諜”的風波,在1月29日發生之後,連日來,在噶瑪巴下榻的位於達蘭薩拉的下密院,不計其數的信眾,包括漢 人、西方人等,為捍衛噶瑪巴的清白聲譽而秉燭守夜,在網路上也有許多支持者,以文字、圖像、音樂來表示聲援,這當中有一直以來,把噶瑪巴視為民族英雄的境 內藏人。

那麼,在這一風波中,看上去被印度方面當成對立面的中國,是如何表態的呢?

中國官方喉舌《環球時報》於風波第二天,就登出近三千字的報導,其動作不可謂不快,其標題也很武斷,在整個事件並未做出明確結論之前,只是印度諸家媒體吸引眼球的揣測,就說“印度首次將指控西藏出走活佛為‘中國間諜’”。

同時引述中共中央黨校教授胡岩的話說,“一個曾經在國內藏區受到民眾尊敬的噶舉派活佛,現在在異國他鄉經過這麼一場風波,肯定會感受到‘寄人籬下’的滋味是非常不舒服的。”

這是一句耐人尋味的說辭,更是話中有話。對於生活在他所說的“國內藏區”的我們而言,太瞭解這其中的真實情勢。

1992 年,一位七歲的康地牧人之子被認證為十六世噶瑪巴的轉世,受到萬民景仰。然而,十七世噶瑪巴在歷代噶瑪巴所傳承的祖寺,在祖祖輩輩所生活的土地上,過的是 什麼樣的日子呢?至他出走之前的整整七年,有統戰部派的幹部名義上教授中文,實際上強行灌輸“愛國主義思想教育”,並有駐守寺院的公安,監視、限制他的行 動。甚至禁止噶瑪巴接受所必須的佛法教育,只要他成為一個穿袈裟的傀儡。

繼續留在境內藏地,顯然比遠去印度的流亡藏人寄居之地更不舒服,不然噶瑪巴怎會冒死逃離自己的家園?至於說到“寄人籬下”,背井離鄉的藏人當然寄人籬下,可是他們在自己的家園早已寄人籬下,而所有問題的癥結在於半個世紀前,藏人失去了世世代代稱之為“喀瓦堅”的雪域藏地。

緊接著,31日,中共統戰部負責西藏事務的官員,在《環球時報》上稱“噶瑪巴在1999年離開中國是出於宗教目的。”

這一說法既違背事實,又十分詭異地給這場風波增添了疑雲。

十一年前,21世紀的前夜,因為噶瑪巴突然踏上前一世噶瑪巴及許多高僧大德的逃亡之路,據悉江澤民斥責西藏官員“連個小孩子都看不住”,隨後,中共對外聲稱噶瑪巴走之前留下一封信,表示他“不是背叛祖國和政府,只是去國外取回…

Dibyesh Anand:佛不笑了 - 印度斯坦時報

圖片
2011 年2月2日,嘉瓦噶瑪巴在他的駐錫之地——達蘭薩拉上密院中接見來自印度各地的數千名流亡藏人、喜馬拉雅民眾和外國信徒時,就所謂的“鉅款”+“中國間 諜”風波,強調印度與中共的法制有天壤之別,信眾可完全放心,事情總會有水落石出的時候。圖1為當時情景,圖2為信眾支持嘉瓦噶瑪巴的情景,皆來自網路。

佛不笑了

印度斯坦時報
2011年2月1日

作者:Dibyesh Anand(迪畢石·阿南德 )
譯者:蔔花兒 ( @Buxoro)
“噶 瑪巴是中國間諜?”“達賴喇嘛可能的繼任者是中國的奸細?”“這是中國為控制邊境地區使用的新花招?”媒體對噶瑪巴喇嘛的猜疑令人髮指。可悲的是,這種新 聞報導沒有以任何實情調查為依據,這不僅暴露了印度媒體的工作方式,也打擊了藏人對印度民主的信任,進而危害了印度在西藏的長遠利益。

警 方在搜查中發現了價值幾千萬盧比的現金,最多也可能只是噶瑪巴寺院管理者處理金錢不夠規則,或不太透明,他們當然要為此負責。但是指責一個人為另一個國家 的間諜,是一個很嚴肅的問題,不應隨便提出,因為會損害他或她的名譽。這種新聞報導撲風捉影,也顯示了對生活在印度的西藏人缺乏瞭解。

第 十七世噶瑪巴伍金•赤烈多吉是噶瑪噶舉派的教主,具有藏傳佛教中最悠久的轉世傳承。他是同時被達賴喇嘛和中國政府承認的為數不多的喇嘛之一。這並沒有什麼 陰謀可言,在整個1980年代和1990年代初,中國對西藏境內的宗教人士還比較通融,對喇嘛轉世的選擇也能與達賴喇嘛及其他流亡中的喇嘛諮詢、協調。到 1995年,在班禪喇嘛轉世發生危機之後,這種寬容不復存在。

第十六世噶瑪巴圓寂後轉世的選擇本身也一直有爭議,另一位是聽列泰耶多傑, 由噶瑪噶舉派的重要人物夏瑪巴認證為噶瑪巴。很多人都說夏瑪巴與印度安全機構及政府機構由密切聯繫。但是,大多數藏人已接受達賴喇嘛的選擇。在中國控制的 西藏,實際上對噶瑪巴的崇拜已僅次於對達賴喇嘛的崇拜,在西藏格魯派寺院(達賴喇嘛和班禪喇嘛的教派),都能看到噶瑪巴的照片。對普通藏人來說,噶瑪巴與 達賴喇嘛相距不遠也增加了他的神聖性。

噶瑪巴確實避免做反對中國的政治聲明,北京也因此沒有對他有所指責。同樣,這也沒有什麼可疑之處, 在1959年達賴喇嘛流亡時,中國也沒有公開批評他,直到他發表公開聲明之後。北京並不想因為譴責噶瑪巴,而説明製造出另一個全球公認的人物,成為自由西 藏運動動員的象徵。此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