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十月, 2011的文章

法王噶瑪巴於德噶寺開示悲心

圖片
地點:印度 菩提迦耶 德噶寺
時間:2011年10月27日





在措尼仁波切(Tsoknyi Rinpoche)與確吉寧瑪仁波切(Chokyi Nyima Rinpoche)的敦請下,正在菩提迦耶朝聖的法王噶瑪巴今晨於德噶寺,為來自世界各地一百五十餘位的弟子給予「悲心」的開示。確吉寧瑪仁波切的譯者為此次課程的翻譯。

在朗麗陽光的照撫下,德噶寺大殿四週的迴廊裡,擠滿了許多來自西方國家的的佛弟子。眾人和緩地依序進入大殿,找到位子坐下後,將身心安住於祥和的靜肅當中。

法王一開場便開玩笑地抱怨著,菩提迦耶之行本應是自己的「秘密假期」,結果現在卻被交待去做「許多的工作」。接著,法王解釋菩提心的根基是悲心。我們無法以現代的科技、或是技術來解決痛苦的問題,因為痛苦來自內在、來自我執。我們專注在「我」與「我的」,並且自設界限,將「我」、「我的親友」、「我的東西」認為是界內,而在這之外的都是與「我」與「我的」相對立的界外。在界內,我們覺得安全又安心;但事實上並沒有「我」的存在。

悲心即是將這個界限與隔離感打破。事實上,我們生活於一個彼此依賴、廣大的互連網當中,這是我們生存的自然狀態。在今日,由於國際網路與全球網路社群的發展,一個人也可能帶來不可忽視的影響。

法王說明,我們必須懂得平衡對自身以及對他人的悲心;在具備菩薩的能力之前,我們不能夠光想到別人而罔顧自己。無論我們正在經歷的是快樂或痛苦,都應該要正念覺察,並且用心去體會那種感受,然後想到一切眾生希望獲得快樂、不希望受苦。

人類與其它的眾生不同,具有計劃未來的能力。因此,自身的決定會對他人造成什麼樣的影響,會帶給他人的是痛苦還是快樂,我們都必須有所覺知。例如,肉品看似只是供我們享受的食物而已,但我們應該記住自己口中咀嚼的,其實曾經是眾生身上的一塊肉。

悲心並不只是做出善良的行為;事實上,悲心是在對萬法實相的認識下,覺察到其他眾生的痛苦。

開示的終了,法王口傳釋迦牟尼佛、度母、蓮花生大士、觀音的心咒。之後,會眾一一上前領受法王的加持,頸間圍掛著白色的哈達,臉上閃耀著喜悅的光芒,依依不捨地步出大殿,。


致謝

感謝史丹芙尼.瑟登(Stefanie Selden)、雪瑞.維金斯(Sherry Wiggins) 以及噶瑪.仁千.卓瑪(Karma Rinchen Dolma)提供資料。


法王噶瑪巴朝拜正覺大塔

圖片
地點:印度 達蘭沙拉
時間:2011年10月25日




在輕簡隨侍的陪伴下,法王於今晨展開正覺大塔的朝拜之行。正覺大塔為佛陀成道的菩提樹以及其它佛陀時代遺址的所在地。

法王首先受到菩提迦耶寺院管理委員會(Bodhgaya Temple Management Committee)主事僧人的歡迎;在歡迎隊伍的前導下,法王穿過正覺大塔廣場,直登大塔中的主要佛殿。法王在對佛像行三跪拜後,獻上水、鮮花素果、供養金、嶄新的黃金絲綢佛衣等傳統供品,並且唸誦祈願文。

由佛殿出來後,法王行至佛殿背面的廣場,在菩提樹下行三拜後返回德噶寺。

法王於10月23日抵達菩提迦耶,預計停留至10月30日。之後,法王將拜訪瓦拉那西(Varanasi),返回上密院的時間為11月4日。


法王噶瑪巴於「佛法與科學對話研討會」上發表環保演說

圖片
地點:印度 達蘭沙拉
時間:2011年10月20日





法王噶瑪巴出席於10月17至20日舉行的第二十三屆的「佛法與科學對話研討會」(Mind and Life Conference)。在週四下午中場休息後,法王噶瑪巴於會上發表了一場簡短的演講。

一開始,法王先提出在他個人發展環保的關注與行動的過程當中,有兩件事情對他的影響甚巨。首先是他所參加的一場環保研討會;這場研討會讓他對生活中稀鬆平常的事物徹底改觀;例如水、樹、自然景觀等等,這些我們通常會天真地以為是分開且獨立於我們自身的事物,法王認識到這些與我們在地球上的生存與福祉,其實是息息相關。

再者,出生並成長於西藏偏遠地區的一個游牧家庭,法王童年生活與大自然極為親近;環繞四週的皚皚雪山、遼闊的野地、草原、成群的野生動物,這些讓法王早在幼年時,便對大自然有著一份親切與關愛之情,繼而懂得重視自然環境的價值。的確,法王沉吟道,現代社會的問題之一可能在於城市人與大自然過於疏離,以至於很難去親近或是欣賞大自然的美。

接著,法王論及環保與佛教的關係。佛教當中支持環境保護的教義應該要付諸實現。大乘佛法的基礎在於發願幫助並利益盡可能多的眾生;任何一個信奉這個教義的人,都直接與環境保護有所干系,因為環境是一切有情生存與福祉的基礎,而一切有情眾生的福祉即是大乘行者努力的目標。藉由環境保護,我們間接地滿足了一切眾生的需求與福祉,因為眾生仰賴的是一個健康的生存環境。更進一步來說,環境保護是佛教徒實踐提供眾生所需的最佳機會之一。因此,法王評論道,佛教徒應該以大歡喜心來參與環境的保護。法王引用寂天菩薩《入菩薩行論》的經文為佐證,當中提到發願成為眾生日常之所需如水、樹,甚至是虛空。現實世界裡,雖然我們無法成為這些物品,但是至少我們可以保護它們。因此之故,保護環境即是行菩薩道。

儘管如此,有時要說服他人也不太容易。法王提到在他所主辦的兩場環保會議中的第一場會議上,有諸多關於生物多元化的討論;其中有些僧人反對保護老虎,因為老虎是獵捕鹿與其它動物的殺手,他們看不到保護老虎的價值何在﹗法王在第二場會議上針對這個問題做出回應。法王首先提醒僧眾佛陀本生傳中的一個故事:佛陀在過去生當中,曾經為利益一隻母虎而捨棄生命。接著,法王以科學的道理解說了獵捕者在維護生態平衡的食物鏈中所扮演的角色。最後,法王以其人之道來還治其身,利用這些僧人的論點來推理,得到人類可是比…

法王噶瑪巴出席為藏人齋戒祈福的活動

圖片
地點:印度 達蘭沙拉
時間:2011年10月19日




達賴喇嘛尊者以行動響應西藏流亡政府內閣所推動的全球禁食齋戒與祈福活動。

達賴喇嘛尊者偕同大寶法王噶瑪巴與格德仁波切(Kirti Rinpoche )於達蘭沙拉的主要寺院大乘法苑主持一項盛大的祝禱法會,以支持「為西藏犧牲生命的藏人」與其家屬、以及在西藏受到鎮壓的藏人。

出席者包括有僧眾、尼師、學生、當地的藏人與支持者、以及由西藏流亡政府總理洛桑森格博士(Lobsang Sangay)帶領下的所有流亡政府職員。



港澳噶瑪巴九百週年慶典 - 法王開示

圖片
2011年10月7~9日



問:為什麼要在香港舉辦這樣的九百年紀念活動呢?
法王答:一般來說,過去的歷代噶瑪巴都跟漢地的弟子有很深的因緣,並且也曾經是多位中國皇帝的上師,受封國師、帝師等稱號。香港是中國的特別行政區,如果能在此舉辦有歷史意義的活動的話,一方面來說,能代表過去歷史上藏漢民族間的關愛之情,尤其能夠代表漢藏兩地佛弟子之間的佛法誓言,特別是歷代噶瑪巴和漢地信眾之間深厚的善業和善願,持續多生多世從不間斷。因此,能夠舉辦此活動,我覺得非常好。
問:在香港如此繁忙的都市裡,每個人每天都要工作十幾小時,每個人都太忙了,有什麼方法對治煩惱呢?
法王答:佛陀的教法最主要是為了降伏自心,改善我們的動機和行為,這是很重要的。我們平時最應該謹慎注意的是管好自己的心。自己的動機是什麼?這樣的動機導致了什麼行為?好好去做這樣的觀察,是非常重要的。尤其在現今的二十一世紀,我們非常依賴外在的物質,因而很少有時間,向內去尋找自心的平靜,找尋人生的意義。因此,一天當中我們一定要盡量找出一點時間給自己,向內讓心自然地安住,如此心就得以放鬆、平靜,也能間接有益身體健康,能這麼做是很重要的。同樣,佛教的各種修持法門,我們應該盡力在一生中去行持,在生活中或人際關係上遇到困難,我們都應該實際去應用佛法的修持。總之,要能夠面對各自的困難,並且認識生命的意義,我覺得這就是佛法修持的精髓。
問:現今的科技很發達,都是IT的世界,人人手上都拿著iPhone、iPad,吃飯的時候大家都拿著iPhone,似乎人與人之間的距離越來越遠,不知法王您對此有什麼看法?
法王答:現在二十一世紀裡,大部分的人都生活在外在物質世界裡,因此當你要介紹自己的時候,也都是以自己的工作或所擁有的事物來說明自己的身分,我們已經不知道什麼是真實的自己了,現今的情況變成是這樣。然而,外在的事物總是在改變,容易得到,也容易失去。當我們失去工作或某個事物時,好像同時也失去了自己,我們變得不知所措,許多人因此自殺,或者生活在極度的痛苦中,無法自拔。為什麼會這樣呢?因為對於人類本具的善良特質,例如慈心、悲心等善功德,我們太不注重了,我們沉迷於人類自己造作出來的物質世界中,我想這就是主要的原因。因此,外在物質的富足是不究竟的,因為真正的喜樂無法從外在物質得到,是從自心中產生的,如果具備知足、感恩、慈悲、利他之心,我們自然會感到滿足快樂。因此,我們一定要正確認…

法王噶瑪巴為《死亡的藝術》一書寫序

圖片


我很高興能為怙主前世波卡仁波切之開示集「死亡的藝術」寫序。波卡仁波切不曾僅依知性、或學術的方法來做開示:懷抱著利益弟子之心,他的開示總是由自身的修持體驗、或由內心深處湧現出來。
一切眾生皆有生死。但對我們人類而言,卻常常難以接受此自然的循環,包括對自身的死亡,原因也許是比起其它有情眾生我們已更加偏離了自然的狀態,也許是我們有更多的慾望、傲慢與執著。
重要的是,我們應該從無常的角度來思維死亡。在看到季節的變化,春夏秋冬的更迭時,我們將​​它視為一種轉變而非終結,並且還經常期待著下個季節的來臨。當我想到無常時,我並不將它視為是籠罩在我們頭頂上的陰影,反而覺得它是機會的同義詞,提供我們抉擇的能力。由於沒有任何事情的固定不變的,我麼才能夠選擇成為一個不一樣的人。我們需要藉由修持來準備面對死亡。我們應該學著將每一天視為是一生:早晨起床時是出生,白天的活動是壽期,晚上就寢時是​​死亡。天天這樣思維,我們便能夠逐漸地習慣於自身死亡的觀念。
我們無法迴避死亡;人若真能不死,認真想想,後果也實在不堪設想。但是,透過自身對死亡的訓練,我們學會了接受,在命終之際,我們的心可以是輕鬆而愉快的。這不僅在那時對自己有益,對我們的親戚、朋友與所有相關的人士也同樣有益。

第十七世大寶法王噶瑪巴鄔金欽列多傑 書於印度達蘭沙拉
西元2011年10月5日

http://www.books.com.tw/exep/prod/booksfile.php?item=00105221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