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二月, 2013的文章

法王噶瑪巴春季課程第七天報導:噶瑪巴廣大的佛行事業

圖片
時間:2013年2月28日
地點:印度 鹿野苑 創古金剛智慧學院




在為期一週春季課程的圓滿日,第十七世大寶法王噶瑪巴 鄔金欽列多傑與大眾分享對自己人生的一些想法。一開場,法王藉由與過去噶瑪巴的廣大成就相比較,來回顧自己人生的境遇。

「我覺得雖然自己的年齡愈來愈長,但現在為止還沒能為佛教與眾生帶來太大的利益,或是達成任何令自己滿意的事。我看過去的噶瑪巴是都在很年輕時,便為法教與眾生的利益作了廣大的佛行事業。姑且不論自己是否能夠與過去的噶瑪巴相比,但身為噶瑪巴的追隨者,我仍然不真的覺得自己可以帶給法教與眾生同樣大的利益。

「噶瑪巴」意思為「行佛事業者」、「諸佛事業的化身」,此名號本身就包含了廣大成就的種子。但是,法王坦承,他的身邊圍繞著許多的困難與問題:

「因為持有噶瑪巴的名號,所以我需要履行噶瑪巴的義務,並行使噶瑪巴的事業。但行噶瑪巴的事業不是開玩笑,它並不容易,而且是極度難行。尤其是對一個具有所有過失的普通人來說,要試著行使完全淨除了罪障的佛的事業,這真的很難。雖然我還年輕,卻被許多的困難與問題圍繞著,我的人生非常之困難。」

即使面對這麼多的困難,法王表示還是希望能夠繼續幫助這個世界上的眾生:

「諸佛菩薩、特別是過去的噶瑪巴,都以他們的大慈大悲來眷顧我,尤其是他們賜給我這個特殊的機會,讓我能夠做一些利益眾生與佛法的事情。許多人表示,他們覺得我的存在有其必要,覺得我能夠利益他們。因此,我祈願自己能夠留在這個世界上,以成辦對佛法與眾生有益的事情。」

帶著盡自己所有的力量來利益眾生的清淨祈願,法王為這次的春季課程劃上圓滿句點:

「我不知道這些開示是否對各位有益,但我自己蒙受其利,因為當我們為他人講說佛法時,它能夠鼓勵並啟發自己。大家來到這裡聽課,還有許多不同國家的朋友熱絡地在線上觀看,在此我要感謝你們所有的人。」




大寶法王噶瑪巴春季課程:第八世噶瑪巴米覺多傑的《百段引導文》第七天

圖片
時間:2013年2月28日
地點:印度鹿野苑創古智慧金剛大學



今天是春季課程的最後一天,本來計畫了很多要說的內容,但是口頭上說太多也沒有多大益處,所以還是按原計畫於今天結束。這些天尊貴的怙主創古仁波切每日也給予課程,記得我在春季課程開始的時候提到,創古仁波切這一生通透圓滿了所有經典講說、實修等各方面的修持,仁波切的一句話、一點點提醒對我們都有極大的利益。我特別感謝創古仁波切為了我的長久駐世不斷地祝福、舉辦法會以及祈請,尤其在藏曆十五日當天,為了我的長壽法會仁波切整日很辛苦地修法。另外也要感謝所有參與法會的僧眾和法友,謝謝你們的祈請和祝福。
之前也分享過,隨著年紀越來越大,越覺得自己並沒有為佛教或是眾生做了什麼有意義的事。歷代噶瑪巴的傳記裡,有些法王很年輕便能利益眾生,成就廣大的佛行事業,每當讀到這些記載,總覺得別說自己是噶瑪巴了,就連成為噶瑪巴的追隨者可能也做不到。無論如何,或許是我過去的業緣,特別是佛菩薩對我的眷顧,以及歷代噶瑪巴的關愛與大悲攝受,讓我在今生有機會和這麼多法友結緣,並且利益他們。這麼多法友對我有著期待,覺得我能幫助眾生,我會盡自己的力量在世界上好好活著,為了眾生的利益持續努力。接著內文說:
「除此還要對戒齡長的人,以及應該恭敬的對象有虔敬心,捨棄今生,並且具足功德的長老、維那師、糾察師都是真正行持佛陀上師事業的人,不管他們何時何地需要我們為上師和僧眾做事,就算是極其微小的事情也要想著:這是積累大福報的因阿!然後非常歡喜,義不容辭,全力以赴地去做。過去仲敦巴在做為賽尊的弟子時,他就像牧羊狗一樣看守乳畜。大瑜伽士阿底峽長期勞役做工,這兩位尊者卻都在其他弟子之前先看到了本尊。自在瑜伽士密勒日巴尊者圓滿九層樓房後,獲得聞解脫等等。這種故事很多,但是福報少的人無法相信這些不可思議的故事。總之,不管自己對哪一個物和人生起過淨觀,無論他是僧人、朋友、親人、年長者或年輕人,都不應把對方當作升起貪嗔或親殊的對境,反而應該將對方觀想做根本上師和本尊而祈禱,並且讚揚對方,這是極為重要的。總之,在人群中能夠隨眾,在山林中也能獨居,不論處眾或山居都沒有難易的分別,群體中也行,山居也行,要能沒有分別,好像隨風飄盪,怎麼都行。也許會覺得這樣對自己不是太過分了嗎?即便如此還是要這樣去想。」
「在化緣的時候,要不離無常、痛苦、空性、無我、菩提心、虔敬以及四無量心的觀修,無論在集會中或靜處,…

法王噶瑪巴春季課程第六天報導:佛教徒可以吃肉嗎?

圖片
時間:2013年2月27日
地點:印度 鹿野苑 創古金剛智慧學院



課程的第六天,第十七世大寶法王噶瑪巴 鄔金欽列多傑直接切入一個不僅是攸關當代世界的存續,也是佛教徒的個人生活的重要核心議題——吃素。對於佛教徒是否可以吃肉,法王從許多角度來探討,並且討論在什麼條件、以什麼的方式下可以開許吃肉。

「在幾年前的某屆噶舉大祈願法會上,我談到了吃素。各位可以說是它是一個宣佈,但事實上它是一個建議。之後過了許多年,我陸陸續續聽到各種說法。有人甚至說:『哦,噶瑪巴 鄔金欽列多傑說了,如果不放棄吃肉的話,就不是噶舉巴。』事實上,這不是我說的,而是第八世噶瑪巴 米覺多傑說的。因此,這不是我的意見,我並沒有說你最好別吃肉,否則就不是噶舉巴的話。」

法王接著解釋,事實上,對於第八世噶瑪巴 米覺多傑的話可以有不同的詮釋。如果採取一種比較寬鬆的尺度,我們或許可以這麼詮釋,吃肉的人不是一個真正清淨的噶舉行者。「許多偉大的噶舉上師是吃肉的。因此,很難只說吃肉就是有過錯。但是對於我們所有修持佛法的人來說,吃肉是件需要深思熟慮的事。」

法王本身完全茹素,他以自己的人生經驗為例:「當時在談論這個主題時,我想的主要是我自己過生活的方式,我並不能真的干涉其他人如何過他們的生活。但就我自己來說,這樣的選擇有若干理由。」

法王解釋他個人不吃肉的兩個主要原因。第一個原因是動物被殺時,所經歷的強烈痛苦。為了滿足我們的口腹之欲,每一天都有數以百萬計的動物被殺,許多動物經歷極度的痛苦以成為人類的盤中飧。就在幾天前,法王分享了一個他個人的故事:當他幼年還在西藏時,看見家中大人宰殺動物,心中痛苦不堪,對動物生起清淨的大悲。

法王不吃肉的第二個理由,是基於他自身修持大乘佛法視眾生為母的訓練。「我們說要盡一切努力解脫眾生於苦海。我們發願說自己要這麼做。我們既已發願,如果連想都不想就去吃肉的話,那就不好了。我們必須好好思維這件事。」

接著,法王認可在某些情況下,可以開許、甚至必須吃肉。法王解釋,在律典、或是僧尼的戒律中,主要是在生病的情況下才可開許吃肉,而且所食用的肉必須是三淨肉,亦即眼不見殺、耳不聞殺、並且不為己所殺。法王澄清,生病時、或是當事者需要更多的營養,而且不吃肉就難以補充營養的情況下,才可開許吃肉。

「但即使在這些情況下吃肉,你也不能以普通的方式來吃。」法王說明:「首先,你必須為所有眾生——特別是它的肉在你面前…

大寶法王噶瑪巴春季課程:第八世噶瑪巴米覺多傑的《百段引導文》第六天

圖片
時間:2013年2月27日
地點:印度鹿野苑創古智慧金剛大學



接續昨天的內容,正文提到:
「除了三法衣,一衫一衣,小坐墊、坐臥具、缽盂、一本小手冊、淨瓶、小碗、粘粑盒、單人帳篷、打火機、針線、陶罐之外,其他資具都要捨離。總之,釋迦牟尼佛在毗奈耶,也就是律藏中說:『一套完整的衣物,就可以斷除疲乏的勞苦,住於安樂之中六年之久。』除此之外,不能儲存多過一錢黃金的物品。在飲食方面,因為身為出家人,所以不得不依靠信財,但是不要以邪命的方式來謀取財利,比如說販賣佛法、諂媚奉承、旁敲側擊、巧取訛索、贈微博厚等等。應該是為了滋養色身而托缽,用溫和的語氣去化緣,這樣去過生活是很好的。一般來說,就算進入僧團,除了供養給僧眾的僧財之外,不需要為了除病、驅魔或是超渡亡靈而收取信財,這是非常重要的。特別是使用上師的財物更為罪重,今生的衣食充足會障礙到修行的殊勝成就,除非是上師特別囑咐,不然的話不應該享受。我們這些用功的修行者,最根本的是應該斷除不淨的八種事物:酒肉、武器、鎧甲、房舍、土地、商業、利潤、債款利息、騾馬、牧場,這些都是不能不斷除的物質,應該要盡力依止對治法。根本四沙門法是,他怒不還怒,他罵不還罵,結過不還報,他打不還打。這四法雖然很重要,但是如果自己的煩惱障沒有淨除,就很容易引發爭吵,如果出現爭吵的情況,彼此一定要原諒,並且互相頂禮,當面誦念三蘊經,之後要再念誦十萬遍百字明咒等等。 」
以上這一段是針對出家眾講說的法,但是在家眾也可以修持。這段沒有太多需要解釋的,最主要的重點是知足。知足和環保議題也息息相關,現今十分崇尚消費文化,然而地球的資源有限,在人類的過度使用之下日漸稀少,人口反到越來越多,人的慾望也愈來越強,如此下去會造成很大的災難。因此,了解如何控制慾望,少慾知足非常重要,不要為了眼前短暫的貪慾而不斷向外索取,眼光要看得遠、想得遠,無論出家或在家眾都要特別注意。
這段提到不淨的八物,我想針對這個部分作一些介紹,尤其是酒、肉的部分。佛經中記載,釋迦牟尼佛為達波噶舉的創始人岡波巴授記時曾說,未來岡波巴大師的弟子們會遠離這八種不淨物。至於是哪八種物品,不同的教本解釋略有出入,這邊我們列出的是第八世大寶法王自宗的說法。百斷引導文的其他篇章中也指出,身為噶舉的追隨者,就應該斷除這八種不淨物,不斷除就不算噶舉的弟子。如同佛陀的授記所言,想要成為清淨的噶舉弟子一定要斷除這八種不淨物,尤其出家…

法王噶瑪巴春季課程第五天報導:打開虔敬心門

圖片
時間:2013年2月26日
地點:印度 鹿野苑 創古金剛智慧學院




春季課程進行到第五天,法王噶瑪巴開始探討虔敬心在修持中的角色。引用《百段引導文》中新的一段章節,法王解釋虔敬心對佛法的修持極為重要,這在噶舉派中尤其如此。但是,要正確地開展虔敬心並不是那麼地容易。

我們必須先瞭解什麼是虔敬心。法王說明信心與虔敬心有清楚的區別:「信心像是我們心中的一種感覺。但虔敬心不僅僅是一種情緒感覺,它還有我們以語言與身體實踐的行為。」

為闡明此點,法王解釋虔敬心在藏文中的本俱涵義。虔敬心的藏文「慕舉」(mo-gü),其中第一個字「慕」意思是深切的渴慕,第二個字「舉」是以我們的身體與語言來進行活動。唯有將這兩種元素結合在一起,我們才能夠完全瞭解虔敬心的行動本質。它不只是一種情緒、或感覺,而是以我們身語意三門來落實的行動。

法王接著提到具格上師所扮演的重要角色。當弟子的正知與上師的大悲相遇時,做弟子的必須打開虔敬的心門,方能領受到上師的加持。

「弟子必須具備信心與渴慕。如果信心與渴慕兼具,我不認為像這樣的弟子會有任何困難找到真正具格的上師。因為一切諸佛菩薩日夜六時都在做利益眾生的事,他們隨時準備好等著幫助眾生。如果你兼具信心與渴慕,他們都會飛奔而至來幫助你,你只需要打開信心與虔敬心的這個大門。」

之後,法王再度回顧這次春季課程一直強調的核心主題——如何以我們整個的生命來修持佛法。

「只是聽聞佛法、或是對佛法有某種瞭解,這對我們的修持不是那麼有幫助。我們真正必須做的,是將佛法與我們的生命結合在一起,一而再、再而三地練習,直至它成為我們的天性為止。這即是最重要的。」

大寶法王噶瑪巴春季課程:第八世噶瑪巴米覺多傑的《百段引導文》第五天

圖片
時間:2013年2月26日
地點:印度鹿野苑創古智慧金剛大學


首先問候在座的每一位,今天能再次聚在一起,我感到很高興。今天是26日,課程會在28日結束,所以我們還有三天的時間。今天首先會接續之前的內容,念一下引導文內文,接著講解虔誠心。
「就算來到各種繁忙、雜亂的茶宴,也要有如呵護馬背上的傷口一般,善護自己的正知正念,就算是念一句經文,在還未念出口前,都應該思維五六遍,是否會有自他的利益損害,是否為了自身此生的自利。」
「哪怕只是行一個禮拜,繫一個腰帶都要觀察會不會成為墜墮之因,空行之王自在瑜伽士密勒日巴尊者曾說:『睡時如官員般眠,談話如女人般嚴,思維如瘋子般想,行走如強盜般暴,瑜伽士我,非如此。』應該要這樣思維。」
「一般來說大禪修者沒有做過太多的聞思,對佛典術語不甚通達,因此使用過多的佛學名相只會受到經論講師們的羞辱,令其徒增罪業,敗壞大禪修者的名譽,所以不要運用太多的佛學名相。名相術語的運用是辯經法上學者們希望藉以提升智力的方式,而實修者所希望提升智力的方式則是盡力讓法與自心融合相應。總而言之,現在就是要以心護心,手握住手,矇住頭,閉上眼,而不是嬉戲玩耍的時候。最重要的是要努力修行,精進到連吃飯也沒空地去用功,應該要早起晚睡。整天打著哈欠,看著太陽,那是畜牲度日的方式。」
「法王戈倉巴曾說:『兒阿!修行佛法需要精進。』這是一點也沒有錯的,就算我們擺出了禪修的道統,但是有沒有做到能夠一天一夜不散開金剛跏趺坐呢?有過連續七天不受閒談雜語所間斷,面帶淚珠全心感動地祈請過上師嗎?既然做不到,卻還說到現在我的心中還是沒有生起禪定呢,看來最終也不會有什麼結果吧!於是對佛法和上師失去信心,這樣的人不管用什麼方法也是無法被調伏的。」
「從未花過一盞茶的時間去禪修,卻告訴別人禪修不可能生起任何的覺受,不如做其他善行的利益還比較大,講這種話便是把上乘的修行貶低為下乘的修行,以自己內心的過患一概而論別人的功德。」
「總之,就算只是念誦普賢行願品也要將功德迴向給別人,這是我們應該做的修持。但我們好像唯恐別人不知道自己在修法一樣,連做一個祈請也要在別人面前炫耀,就怕別人聽不見似的,這就已經證明了自己沒有修行。因此不要為衣食設想,在沒有生起死亡與疾病都能自在的覺證之前,要立誓死也不會離開這位上師或這座山,所以無論如何這樣一個強烈的決心,是極為重要的。要自己沒有時間縫衣,也沒有閒暇幫人捻線般的,勇猛精進…

神變日創古仁波切敬奉法王永駐長壽佛事儀軌

圖片
時間:2013年2月25日
地點:印度 鹿野苑 創古金剛智慧學院



連續五天第十七世大寶法王噶瑪巴 鄔金欽列多傑的長壽法會,在今天的圓滿日達到高潮。堪千創古仁波切代表法王辦公室,向法王敬奉一場隆重的永駐長壽佛事儀軌。

今天是藏曆特別吉祥的神變日。神變日起源紀念佛陀為降伏外道而展現神通。按照傳統,這天行善的功德將會以百萬倍增加。因此,在這天為法王的長壽駐世進行廣大供養,其力量特別強大。

法會上午的特別活動是代表五大元素的神聖五空行母之舞。舞者首先圍繞著法王的法座進行編織,接著將代表五智的五色絲巾由法座向外伸展開來。舞者維繫在絲巾的一端風停入定,象徵著心意合一的智慧空行與上師間神聖的三昧耶關係。在展現出對上師的三昧耶誓言後,舞者在法王的尊足前舞蹈,舞姿流暢如自然無作的動中禪。

上午的法會中,堪千創古仁波切戴上紅色的法帽,在侍者的協助下,站立在法王的座前親自念誦願文與儀軌。仁波切對法王推崇禮讚的音聲響徹佛殿,不禁讓人憶起這兩位大成就者過去許多生以來的深刻誓約。

之後,堪千創古仁波切與其總管巴桑聽列(Pasang Trinley)向法王行身語意供養。阿香竹嘎(Ashang Drub-Ngak)代表法王辦公室,向法王以及堪千創古仁波切獻曼達。接著由代表噶舉八傳承聯盟的西藏研究中央大學(the Central University of Tibetan Studies)的「噶舉協會」( Kagyu Association)獻供。緊隨其後的,則是眾多功德主的獻供。

午齋後,法王回到佛殿親自擔任維那師,帶領整個僧團修持瑪哈嘎拉長軌。護法瑪哈嘎拉在噶舉傳承中地位特別重要,在今天這個吉祥日修持長軌的瑪哈嘎拉,對整個傳承的加持極為有力。


法王春季課程第四天報導:自心就有滿願寶

圖片
時間:2013年2月24日
地點:印度 鹿野苑 創古金剛智慧學院



課程的第四天,法王噶瑪巴首先將論說的焦點紮實地放在內在。法王指出,當我們內觀自心時,會發現滿願寶早就等在那裡。無論我們向外尋覓多久,最終還是會回到從一開始自身就已經有的寶藏。

「我們所有人的內在都有自然無造作的善根、這些本善的直覺種子。但我們還是向外去尋,不知自身已擁有多麼無價且重要的寶藏。我們必須如看待珍稀的佛一般地,來看待心中此功德的種子。」

首先要能看到我們自心已有的本俱珍寶,接著我們才能夠愈來愈將它開展出來。法王說:「我們必須增長這些內在功德的種子。我們需要引發此自然本俱的力量,持續耕耘直至獲得究竟的證悟。」

從探索自心最深層的體性,法王將注意力轉回外在,提醒大家,有時我們必須從他人的觀感,來看到我們人生的全面價值。這就好比是個網子,每個個體的生命完全跟他人連結,完全跟他人相互依賴,因此,我們也必須能夠看到別人 是如何看待我們生命的意義。

「當我們試著找出人生真正的意義或精髓時,並不是看著自己的內在就好。有時我們必須向外看,去認識到我們對他人的意義。我們必須從各個方位,去看到我們的生命好在那裡。」

今天的課程就在生命間相互依存的這個美好觀點止住,法王預告下一堂課會講解《百段引導文》中有關虔敬心的開示。法王噶瑪巴的春季課程將持續到2月28日。除了已有的七國語言翻譯,即日起增加俄文的同步翻譯。


http://www.kagyuoffice.org.tw/activity/2013/2_24/HHK_Office_news_20130224_1.htm

法王噶瑪巴主持紀念噶舉祖師法會

圖片
時間:2013年2月24日
地點:印度 鹿野苑 創古金剛智慧學院




藏曆元月十四日,尊聖的法王噶瑪巴主持全天的法會與活動,以紀念噶舉傳承祖師。法會由「噶舉救援與保護委員會」(Kagyu Relief and Protection Committee)與創古金剛智慧學院合辦,旨在向口耳傳承之偉大源泉的證悟大師表示敬意。

今年為四次艱辛地到印度求法,將實修傳承的種子傳播到西藏的馬爾巴大譯師的千年誕辰紀念。同時,今天是馬爾巴大師及其心子密勒日巴尊者的圓寂日。密勒日巴尊者為倍受讚揚的瑜伽士,他非凡的一生啟發著世世代代無數的修行者。時值傳承史上重要的里程碑,今天這場在法王尊前舉行的法會顯得格外殊勝難得。

法會以祈請傳承的加持為開幕。由創古金剛智慧學院的祖古與堪布們,迎請噶舉三祖師馬爾巴、密勒日巴、以及岡波巴的聖像,緩緩地繞佛殿一圈。許多信眾手持華香與白色哈達沿途恭候,其餘僧俗二眾則尾隨著迎請隊伍而行。

繞行圓滿後,迎請隊伍進入大殿,將聖像安奉在法王法座左側的高檯上,聖像俯視著法會大眾。上午八點半,法王進入大殿開始主法。這場隆重的法會歷時三個小時,念誦內容有馬爾巴大譯師禮讚文、密勒日巴上師相應法、以及密勒日巴由證心性而自然流露出的道歌等。法會的尾聲則是盛大的薈供。

下午法王受邀出席由「噶舉救援與保護委員會」與創古金剛智慧學院主辦的茶會。茶會地點在學院前方草坪的白色大帳蓬內,提供有飲料以及茶點給與會的僧眾和居士。許多貴賓是來自於西藏研究中央大學(the Central University of Tibetan Studies)的教授與行政人員,其中包括該校的訪問教授暨達賴喇嘛尊者的私人醫師貝瑪多傑教授(Pema Dorje)。

稍後,在創古金剛智慧學院大殿上層的佛堂中,堪千創古仁波切親自向法王敬獻神聖的長壽甘露水。此甘露水在過去連續四天,受到特別敬獻給法王的長壽法會的加持。

活動圓滿後,法王繼續春季課程第四日的開示。

http://www.kagyuoffice.org.tw/activity/2013/2_24/HHK_Office_news_20130224.htm

大寶法王噶瑪巴春季課程:第八世噶瑪巴米覺多傑的《百段引導文》第四天

圖片
時間:2013年2月24日地點:印度鹿野苑創古智慧金剛大學


回到正文:

「一般來說,出家人應該傳播善法,清淨罪業,奇怪的是濁世中的罪業尤其多,大部分的人很容易墮入惡趣,所以行善特別稀有。然而對於他人的細微功德,不僅生不起如佛般難得的心,還要揭發遠近親殊的種種過失,貶低別人的功德,跟這樣的人相處就像跟獨角鬼勾結沒什麼兩樣。桑傑年巴,自心沒有什麼改變,有如吐痰般的向上師祈請的這種人,如何能夠得到上師的加持呢?竟然還抱怨說自己有虔誠心,卻沒有得到加持,對三寶總集的上師很失望之類的話。這是累積了謗法的惡業,絕對會墮生到金剛地獄。」
修行需要具備一個有意義的人生,怎麼讓人生有意義呢?只有信念或願望還不夠,要讓人生有意義,首先需要仔細的觀察,並且以明理的態度明辨善惡,了解以及分析事實狀況,這些是很重要的。
我自己對於人生的感覺是什麼?人生就像一張網,所有的生命息息相關,相互依靠,從佛法來說是緣起的,像網子一般,大家緊密聯繫,互有關連。當我們談到如何讓人生有意義,或是如何明辨善惡,這時人生之網的觀念就很重要了。換言之,要了解意義、明辨善惡必須從各方面、各個角度去觀看和理解。如果還緊緊抓住自己某種堅持的信念或是妄念,憑藉著妄念去看事情的話,可能是看不清的。我發覺人生的意義,有時候甚至可以從別人的身上得到,從他人良好的示範當中,我們更清楚人生的意義和方向為何,這也是有可能的。
一談到修行,很多人都有一些想法。譬如當我們觀想某個本尊,像是觀音菩薩好了,現在很多法友特別在相貌上要求觀想得很清楚,觀音菩薩的樣子、四個手臂的細節都不能漏掉。雖然很多人真的很難做到,還硬是要觀想得很清楚。這樣做也是可以,但是比起相貌的清晰,更重要的是修持時,你要有感覺。換言之,要了解觀想本尊的意義是什麼。以觀音菩薩為例,必須清楚四個手臂代表慈悲喜捨的四無量心,本身深具力量與意義才行。
透過了解才能生起感受,這時再進行觀想就沒那麼難了。如果我們不了解本尊代表的意義,僅只是在外表觀修上努力,修行會變得像石頭一樣硬梆梆的,沒有多大用處,只是不斷在造作,也不自然。我們都忘了修行其實是把本具的、自然、不造作的善心種子開發出來,反而在外相上勉強自己不斷努力,這樣的修持是不會有太多結果的。
許多佛教故事記載,在佛陀的時代,很多人一到佛陀跟前,佛陀也沒多說什麼,可能只說了一句:「善來比丘。」這些人就證得阿羅漢果。我們現在可沒辦法這樣,說來…

法王春季課程第三天報導:讓自心更輕鬆開闊

圖片
時間:2013年2月23日
地點:印度 鹿野苑 創古金剛智慧學院





第三天一開場,法王噶瑪巴回顧課程所在地的神聖,以及它對法王個人的珍貴意義。法王課程地點創古金剛智慧學院,是在住持堪千創古仁波切廣大的遠見下而建,依偎著佛陀初轉法輪的鹿野苑原址,距離一千年前為紀念佛陀傳法於世而立的達美克佛塔(Dhamek Stupa)不遠,步行小段即可抵達。

「來到這個佛殿,會讓我生起一種特別的感覺。」法王說:「抵達印度後,我人生所做的幾件微薄之事,都是從這所學院的佛殿開始。這個地方,就像是我做的每件事情的起點站。」

接著昨日的主題,法王繼續指引大眾如何正確修持佛法,以臻佛法與人生合一的境界。

「真學佛人必須明白學佛的理由,必須對佛法有著全然的交付與興趣。唯有達此境界,所修之法與修法之人方不至於分開、才是一味。此時,我們的修持與此生便成為彼此的一部份,有著相同的本質。」

再者,身為學佛者,我們必須確實瞭解並接受無常。我們必須開展出在面對自然會發生的變化時,能夠放鬆接納的能力,並學會接受週遭生起的情境。藉由大自然四季的演變來比喻無常變化的過程,法王提醒大家,當事情有所改變時,結果可能會更好。

「當內外因緣異動而帶來某種的改變時,我們必須能夠隨順因緣。無論發生什麼事,我們就是去隨順它。若能做到這點,我們的心會比較放鬆,我們會比較寬容。隨著因緣走,我們的心就會舒坦開闊,就會有一個快樂滿足的人生。」
法王呼籲信眾,應抱持著一個簡單的人生觀,將自己的世界化繁為簡。法王藉由言淺意深的善巧,強調重要的是活在當下,並看到自己眼前已有的好。

「最好是活在當下,無悔於過去、無求於未來。對於任何出現在眼前的事物,我們必須能夠看到它的好;能看見它的好,這樣好事才能從中而來。我真覺得一個簡單的人生觀會有幫助。」

課堂的結尾,法王與大家分享他個人對付逆境的策略之一:「遇到困難時,有時我會覺得把門關上即可,放鬆一下,讓自己的心更輕鬆開闊一些。我覺得這對我有幫助,可能也會對你有所幫助。」





大寶法王說故事:要書還是要錢?

圖片
有一個年紀稍長的人來我這裡,他不是常常來,不過偶爾會過來我這邊。他來的時候我剛好在整理房間裡的一堆東西,那堆東西裡頭有一包紅包,看起來不知道是澳幣還是英鎊,紅包旁邊放了一本「憶念歷代蔣貢康楚仁波切活動」出版的《遙呼上師》紀念冊。

我把兩個東西都拿起來,一手紅包,一手《遙呼上師》小冊,對這前來的人說:「你是要錢呢?還是要這本書?」沒想到他一聽嚇了一跳,倒退一步,合著掌想了一下,結果他說兩個都要。

在藏文裡面,發「錢」這個音的時候嘴要嘟起來,我看他的嘴都已經嘟起來了,差一點要說出來,但是心中告誡自己不可以這樣,怎麼可以想著要錢呢?就把話又吞進去了,經過反覆的思維之後,只好回答兩個都要。

我接著說:「這樣不行,你不可能兩個都要。」又追問:「你老實講,你面對這個選擇的時候,第一個念頭是什麼?」他還蠻誠實的說:「錢哪!」

這個例子主要是說,上師給予的和弟子所想要得到的必須吻合才會有所幫助。譬如說上師給了一個口訣剛好是弟子想要的話,弟子自然會接受;如果不吻合的時候,上師給的法再深奧、再好,對於這個弟子也起不了任何幫助和作用而浪費了。

大寶法王噶瑪巴春季課程(2013年2月23日)





大寶法王噶瑪巴春季課程:第八世噶瑪巴米覺多傑的《百段引導文》第三天

圖片
時間:2013年2月23日
地點:印度鹿野苑創古智慧金剛大學



這次有這樣的機會,在釋迦牟尼佛初轉法輪的聖地,以及瓦拉那西旁創古仁波切所創立的創古寺,和大家分享佛法的內容,感到非常高興。
我來到印度很長的時間了,但是並沒有為佛教或眾生做些什麼。前幾天拿起自己做的一張紙條,上頭記載了歷代噶瑪巴的歲數,第一世噶瑪巴的壽命是最長的,之後都不是很長,像第八世大寶法王只有四十八歲,雖然壽命不是很長,第八世法王的佛行事業卻十分廣大及不可思議,著作也十分豐富。反觀我自己,隨著時間一點一滴流逝,年紀越來越大,卻總想不起來為了佛教和眾生做了些什麼,一輩子很快也這麼過去了,想想也是挺難過和傷心的。
無論如何,來到印度的這段期間,雖然也做了一些事,但是都微不足道。很多事情的開始源於創古寺,這個寺院好比是這些事業的起點一般,所以我對創古寺一直有著特別的感情。尤其創古寺本身又是創古仁波切大悲的示現,是仁波切為了佛教和眾生的利益所建。所以進入其他主題之前,先和大家說說我對創古寺的一些感覺。接著正文裡頭說:
「嘴上說著佛法,其實卻算計著生意或世俗的生活,用法律訴訟懾服他人,區分著自認為的是非善惡,且以為自己這麼做是在修持,但若真正愛自己的話,難道不需要一位知道修行方法的上師嗎?就算是有了上師,也沒有對他全心交付,日夜不停,懇懇切切的祈請,反而對上師升起厭煩、不恭敬的心,但是又不好意思在人前背棄現在的上師,而去依止其他的上師,只是外表附和著有信心的樣子,卻沒有升起真正的信心,像這種人是無法改變思想的,對這樣的弟子傳授口訣、傳法或灌頂,實在是可惜了。」
這段的大義是什麼呢?還記得昨天我們談到要用智慧去判斷、取捨善惡,這很重要。但是這裡有個問題是,很多人都太過主觀,以自己的觀念、看法做決定,比較執著自己的想法。所以當面對任何事情時,沒辦法很客觀,或是更符合實際情況地去觀察、判斷。舉例來說,可能你看到某個人,便馬上主觀地說這是好還是不好。像這樣的人,一個能告訴他什麼該做、什麼不該做,以及如何正確取捨的上師也是不需要的。因為他很主觀,總是以自己的意見為主,即便有一位好的老師在身邊,告訴他取捨的道理,也聽不進去。
「這種怕失去眼下今生的人,總是擔心自己比不上別人,擔心無法出人頭地,常常為著衣食而不安,惱著衣不充足,食不飽飢,若指導這種修行人禪修的話,這個傳法的上師比那個弟子還可悲呢!」
這裡我要說一個例子。有一個年紀稍長的…

法王春季課程第二天報導:以行動塑造世界

圖片
時間:2013年2月22日
地點:印度 鹿野苑 創古金剛智慧學院





距離上課的時間尚有數小時,創古金剛智慧學院的大殿已會眾雲集。慣例出席座中的創古仁波切,加上祖古與堪布、僧眾與尼師、國際弟子與當地信眾,場內很快便座無虛席。其中還有一大群來自鄰近的西藏研究中央大學(Central University of Tibetan Studies)的學生,而網路直播的線上,從全球各地連線同步聽法的信眾持續增加,遠近聽眾無不殷切以待法王噶瑪巴廣大甚深的智慧法語。

在法雨持續加被的第二天,法王一開場便重述修持佛法就在當下的迫切性:「我們必須從此時此刻,在這堂課中、在這個坐墊上就開始修持佛法。如果還在推拖,想著明天再開始的話,我們就無法真正修持好佛法。瞭解這一點很重要。」

在緊急的呼籲之後,法王接著解釋何謂如理如法的修持。法王觀察到,很多希望修持佛法的人,並不真的知道如何進行。若是只專注在修法的外相,而不去審查自心的話,我們的修持便很容易墮入物質主義的陷阱。

「我們有時會覺得,修持佛法需要有某種外在的表徵,於是便將很多的注意力放在儀軌等身體和語言的動作上。這就是專注於外的佛法修持。事實上,我們需要將注意力放在內在,要去看我們的修持是否能對治自己的煩惱,必須去看自己是否正在調伏自心,必須去看自己的心是否有進步、是否變得更加和善。

不去這麼向內審視的話,這些行為動作是不會有利益的——我們覺得自己在努力修持佛法,事實上不過是身體語言上的一種表演罷了。當我們只對自己外在的這些表現感興趣時,我們的修持就變成是物質主義化的修持了。」

法王接著將焦點擴展到我們所居住的二十一世紀,指出世界能夠塑造我們人類,反之,個人同樣也能塑造這個世界。在觀察到現代世界物質主義的日趨泛濫,法王勉勵大家勇於跳脫出快樂能夠在外在物質中找到的觀念。

「二十一世紀是一個非常物質化的時代。大多數的時間,我們不知道真正的快樂是什麼。很多人以為外在的物質條件能帶來快樂,並賦予人生意義。但仔細想想,我們擁有的物質愈多,我們的煩惱愈多、障礙愈多、問題也愈多。我們變得愈來愈忙碌,最後迷失掉自己,失去了我們本俱的本性。」

在持續探討我們在現代世界中的位置時,法王善巧地提醒我們,就塑造這個彼此關係日趨深廣的世界而言,每一個人所扮演的重要角色。

「在這個資訊發達的時代,人們彼此的關係愈來愈緊密。在思維自己善惡的行為時,我們可以更清楚地看…

大寶法王噶瑪巴春季課程:第八世噶瑪巴米覺多傑的《百段引導文》第二天

圖片
時間:2013年2月22日地點:印度鹿野苑創古智慧金剛大學



我們必須從此時此刻,在這堂課中、在這個坐墊上就開始修持佛法。如果還在推拖,想著明天再開始的話,我們就無法真正修持好佛法。瞭解這一點很重要。第八世噶瑪巴米覺多傑的《百段引導文》提到:
「一般而言,由於不相信惡道的痛苦,斷然說即便造作再大的罪業,也不會遭受痛苦的果報,由於一點也看不到輪迴的過患,因而為了世俗普通的娛樂,我們浪費整個人生,如果了解罪業對自身造成的傷害,就算捨棄生命,也不可能造作惡業,以上的情況都是因為不懂善惡的因果才發生。那些不希求解脫的人,於小小的地方努力成為有權有勢而且口氣很大的人,就連於寺院當中,也努力希望自己能比別人更受到重視,做起這些事可是比解脫法還要認真。這些人自滿於行善方面的努力,不求長進,晝夜不停貪慾,而且費話連篇,由於不願意與俗世脫離關係,隨便招來許多不認識的人,和他們攀緣、套交情,討好著那些有錢有勢的人,擔心、堤防著被說壞話。」
就如同我昨天所說,修行並不是另外一個新東西,而是正確地對善惡做取捨,這就是修行。想要正確取捨善惡,首先我們要知道善惡的因果是什麼,也就是明白什麼樣善的因會導致什麼快樂的果;反之,哪些惡的因會導致痛苦的結果。

大多數時候,我們並不知道怎麼做會導致真正的快樂,並且因為錯誤的思維和觀念造成許多痛苦,問題層出不窮。舉例來說,二十一世紀大多數的人都非常崇尚物質,這是一種很強烈的執著,總以為得到外在的某樣東西,就可以得到真正的快樂,也因為這樣錯誤的觀念,便將身口意三門一輩子投入外在物質的追求。然而物質條件越豐富,對我們造成的困擾也越多,也讓我們越來越忙碌,這種情況下,我們離自己的本性、本質也越來越遠,最後完全不知道自己在幹什麼,也不清楚人生的目的究竟是什麼,因而迷失了自己。所以越來越多人開始找尋心靈的修持方法,尤其住在城市中的現代人大部分壓力大,心靈也不安,因而尋找心靈之道或著又稱之為法教。但是如同昨天所說,如果沒有正確修持佛法,只將佛法當成一種傳統、儀軌、儀式去進行,並且缺乏判斷思維的智慧,這種心靈之道無異成為另一種物質的執著,法教也淪落為世俗法,對我們不會有太大的作用,也很難幫我們達到心靈的平靜。內文提到:
「為求以修行人的假象來度過一生,於是努力積聚衣服、經書、供品、資具,欺騙著自己的同時,也間接欺騙了別人,不憶念正法,透過得到上師與僧團給的地位,渾沌虛度此生,懶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