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五月, 2013的文章

五百印度佛教徒覲見法王噶瑪巴

圖片
時間:2013年5月31日
地點:印度達蘭沙拉上密院

全國各地超過五百位的印度佛教徒聚集於上密院,聆聽法王噶瑪巴的開示。他們是隸屬於代表印度全國佛教聯盟的「那爛陀師夏社團」(The Nalanda Shiksha group)的成員,在達賴喇嘛尊者為他們傳授年度課程的前夕,特地前來上密院覲見法王噶瑪巴。透過印度語翻譯,法王告訴滿堂的聽眾,每一個人都必須在個人的層次上與佛法接軌,而不只是遵循著傳統與習俗,這點非常重要:「如果你真正明白自己為何修持,就會瞭解在你的修持與你的生命之間,它們的關係有多深,就會瞭解你的修持如何幫助你活出一個好的人生。你必須明白自己在做的修持及其目的,這非常重要。若宗教變成只是你遵循的一項傳統、或習俗時,就會有看不見修持在個人層次上的利益的危險。」在探索佛教的印度根源時,法王提醒眾人,佛教誕生於他們自己的國家,他們何其幸運:「近來世界各地許多人前來印度尋找生命的意義,探求更多的智慧與知識。」法王指出:「你們印度人就住在這裡,毋須到別處去,因為印度即是智慧的來源。既然這裡已經具備了所有這些古老的知識,各位必須視之為猶如滿願寶的財富。請各位務必認識這個寶藏,因為它屬於你。」
http://www.kagyuoffice.org.tw/17th-karmapa/karmapa-chronicle/20130531

大寶法王法相疑雲

圖片
坊間流傳多組歷代法王噶瑪巴的法相照片,雖然年代、畫師不同,經由畫中人物服飾、手印、法器的比對,大致都能確定是哪位法王的法照。不過其中具有爭議的有三位法王,分別是第八世、十世和十二世噶瑪巴。
如圖片所示,三位法王的法照目前有兩種版本,使用第一種版本的有法王官網(http://www.kagyuoffice.org.tw/kaguy-lineage/karmapas)、化育資訊網、列些林佛學院(http://leksheyling.net/pages/english/Lineages/KagyuGoldenrosary/index.html)。

    第二種版本的擁護者以噶瑪聽列仁波切為首(圖片下方的照片截取自仁波切的著作《大寶法王噶瑪巴的歷史》一書,網路上即可閱覽http://www.myhaitao.org/PDFBook/Karmapa.pdf),其他採用此版本的有台灣噶舉佛學院(http://www.kagyutw.com/2008/karmapa/karmapa-history2.html)、虔心意念遙呼之歌—噶瑪巴千諾音樂短片(http://www.youtube.com/watch?feature=player_embedded&v=OygvFGv2SgQ#!)、噶舉傳承影片(http://www.youtube.com/watch?feature=player_embedded&v=N6d4Lhr5w1I)。

    以第八世噶瑪巴為例,版本一的法王右手垂膝,左手握一卷軸,和版本二中,雙手置於胸前結印的姿勢差距頗大。再仔細觀察,版本一的第八世法王圖像竟然與版本二的十二世法王如出一轍;圖上方的第十世法王正好是圖下方的第八世法王;右上角的十二世和左下角的第十世法王鬧了雙胞,如同錯置一般。
依常理來說,同一位法王的法相不會出現在兩個轉世身上,兩個版本中只能有一個正確,或是都錯,不可能皆對。在此po文,提出法王法相疑雲的用意,主要是希望網路上廣大的法友能幫忙解答。這個問題事關重大,要是沒搞清楚,一來對於噶舉祖師大不敬;二來,試想法王每年有這麼多相關的書籍、影片、CD要出版,如果一直錯誤沿用下去,以後的子子孫孫恐怕也積非成是,一錯再錯。
有些人可能無法理解這個訴求的重要性,舉個通俗的例子來說,大甲鎮瀾宮有這麼多位媽祖,每個都長得很像不是嗎?可是信徒們不能…

第十六世大寶法王嘉華噶瑪巴讓炯日佩多傑 ~ 關於修頗瓦法的殊勝故事

圖片
真的要幫人家修頗瓦法, 至少初地以上菩薩的境界才知道人家的靈魂去哪裡就對了。
⋯⋯ 1961年的時候, 我親奶奶生病死了, 我爺爺跑去找十六世大寶法王修頗瓦法。
當時大寶法王頓了一下說:
“ 你回去吧! 應該還沒死, 我找不到她的靈魂在哪裡。”
我爺爺說:
“ 絕對死了, 死一個半小時以上。"
大寶法王再頓了一下, 還是堅持說:
“ 沒死, 沒有的話我不曉得。
我沒這個功力找到她的靈魂, 否則就是即身成佛了。
有三種靈魂是找不到的, 第一個即身成佛, 沒有靈魂, 什麼有的、沒有的靈魂都結束沒有了; 第二種是直接下金剛地獄; 第三種是沒有往生、沒有靈魂。” 
靈魂是必須離開肉體才叫靈魂, 這也是一門學問, 反正大寶法王就說他找不到。
我爺爺也沒辦法, 回家後奶奶已經醒過來, 沒死只是昏倒而已。
所以真正修頗瓦法的人必須有這樣的境界。
~ 秋竹仁波切

https://www.facebook.com/#!/photo.php?fbid=463310590428764&set=a.192696037490222.44093.187719941321165&type=1&theater

大寶法王噶瑪巴的歷史 / 噶瑪聽列仁波切 著

圖片
書名:大寶法王噶瑪巴的歷史作者:噶瑪聽列仁波切著http://www.myhaitao.org/PDFBook/Karmapa.pdf





目錄
..............................................................................................21 前言.....................................................................…………….22 介紹..........................................................................................23 噶瑪巴的勝觀 ........................................................... ……..24神通 ................................................................... …………..28結論 ................................................................... …………..36歷史和理論背景...........................................................……...37 傳承的觀念 ............................................................. ………38

祖古烏金講述:第十六世噶瑪巴少年時的故事

圖片
講述:祖古烏金仁波切
摘錄:《大成就者之歌》
編校:菩提法燈


年少時期,另一位影響我最深的人物,就是第十六世噶瑪巴日佩·多傑。

我第一次見到他是在東藏的達那寺。那時候我還很年輕,桑天嘉措要我當他的侍者,帶著我一起去見噶瑪巴。我當時跟噶瑪巴還沒有那麼親近,只知道我是“跟著桑天嘉措的那位祖古”。

噶瑪巴年幼的時候,意志相當堅決,你無法強迫他讀書,而他非常愛玩。只有桑天嘉措能夠威嚇他,讓他好好用功唸書。由於這樣的緣故,噶瑪巴從桑天嘉措那裡領受到不少教法,他們後來變得非常親近。

由於時局動蕩的緣故,噶瑪巴後來到囊謙來。他沿途探訪了許多地方,包括位於囊謙,由皇室資助的各座寺院,也受邀到拉恰寺。在他前往著名的帝亞寺之前,我倉薩的親戚也招待了他和他的隨員。

這趟旅程中,噶瑪巴收到了幾隻白色小鼠兔,這是當地一種長得像老鼠般的野兔。有時候人們會養只鼠兔當寵物,但會關在箱子裡,不然的話,它們就會跑掉。我小時候也有過兩、三隻這種鼠兔,但全都跑掉了。它們很不容易被抓住,所以假如你把它們從箱子裡捉出來,幾乎可以肯定你會失去它們。儘管如此,我們的如意寶噶瑪巴卻拒絕將他的寵物囚禁在箱子裡,就讓五、六隻鼠兔自由自在的在他的帳篷裡奔跑。

我試著警告他:“如意寶,你必須將它們關起來。我的鼠兔全都盡快溜掉了。”

“沒關係,沒關係。”他說道:“讓它們全部放出來。”

鼠兔在帳篷里四處橫衝直撞。在我看來,它們彷彿在繞著他行走,當他將它們抓起來時,它們甚至看起來不以為意的樣子。雖然帳篷是開放的,但它們卻待在他附近,沒有任何一隻看起來想要離開的樣子。

有一天,噶瑪巴決定將他的鼠兔塗成黃色與紅色,它們似乎被他迷住了,所以當他決定要將它們的皮毛換成不同的顏色時,它們只是坐著不動,任由他擺佈。鼠兔通常有著淡淡的毛色,而我擔心被噶瑪巴塗上顏色的那些鼠兔如果又被野放的話,其他鼠兔可能會攻擊它們。不過,那種情況從未發生過。當他將它們泡在水里洗掉顏料時,也沒有任何一隻介意。

我必須說,少年噶瑪巴應付鼠兔的方式,讓我留下極為深刻的印象。

噶瑪巴的親教師

就在這趟旅程中,桑天嘉措成為噶瑪巴的親教師。過去在楚布寺時,噶瑪巴是由一位非常冷靜明智但嚴厲的喇嘛指導。我聽說有時候他會從裡面把門閂上,對著年少的噶瑪巴頂禮三次,而那通常足以警告我們的如意寶趕快乖乖坐好,專心讀書。一定程度的畏懼與崇敬交織,確保了他的教育有良好的進展。

然而,噶瑪巴有位個性有點怯懦的的親人,…

「藝術表達我的心」法王噶瑪巴與美國大學生的對談

圖片
時間:2013年5月28日
地點:印度達蘭沙拉上密院

在會見一群美國愛默里大學(Emory University)的學生時,法王侃侃而談他的人生經驗。這群約26名的學生是該校海外遊學計劃的參加者,他們在羅桑.天津格西(Geshe Lobsang Tenzin)的帶領下,於上密院與法王共度約一個小時的時光。當一名學生問到藝術在法王生命的角色時,法王回答:「藝術之重要的原因可以有許多,而每個人的理由不儘相同。但對我來說,當我感覺置身的環境相當受限時——這情況經常發生,我就想要將這種受限的束縛感抒發出來,將我的感受與創造力傾注於畫布上,而沒有任何人可以抑止我這麼做。所以,藝術是我在所處的這種環境下表達自我的一種非常重要的方式,它是我創造能量的出口。」另一個學生問道,「當噶瑪巴是什麼樣的感覺?」身為宗教領袖的法王,以其一貫的謙卑坦言:「我小的時候,根據傳統,應該是有許多特別的徵兆、或跡象預示一位特殊者的誕生。但我個人喜歡將自己視為是一個普通人,至少我自己是這麼想的。或許可以這麼說,由於一些特殊的因緣條件,我是一個帶著某種獨特風格的普通人。」接著討論的焦點轉移到環境保育上。法王以環保活動與保護自然生態的深弘誓願而聞名,這是一項法王極為關心的課題。「什麼激發您對環保的興趣?」一位學生問。法王回憶童年在西藏偏遠地區的遊牧生活,那裡鮮少現代化的發展:「我有接近大自然的機會,深刻體驗到自然的美麗,以及大自然在生活中扮演的重要角色。可能是這個原因讓我覺得跟大自然很親,並能珍惜環境。」最後,法王以點出環境中的相互依存為討論的結語:「我們必須認識到維繫我們生命的,正是我們的環境、這個世界。我們的生命、一切的存在,所有的每一樣事物都是因緣起互依而有。」「緣起互依不只是一個見解」法王強調:「它是實際發生的現實。我們活在緣起互依中,我們生於斯、長於斯。我們必須感念緣起互依的珍貴與價值。」



http://www.kagyuoffice.org.tw/17th-karmapa/karmapa-chronicle/20130528-1

法王噶瑪巴與西藏學子共慶傳統文化

圖片
時間:2013年5月28日
地點:印度德蘭莎拉西藏兒童村學校
法王噶瑪巴於28日晚間以貴賓身份蒞臨西藏兒童村學校(TCV),觀賞該校一年一度的「學生舍際文化競賽」(Inter-House Cultural Competition)。西藏兒童村學校的四所學舍——聶赤(Nyatri)、赤松(Trisong)、松贊(Songtsen)和赤惹(Triral)的學子,穿戴西藏不同地區的鮮麗衣帽,藉由歌唱與舞蹈以展現西藏文化的豐富,並在友好的氣氛下進行學舍間的文化競技。對於學生的西藏文藝演出,法王溫馨地表示謝意,並說明自己從中獲得很大的樂趣:

「文化大革命期間,將近80-90%的西藏文物受毀。所有這些被毀的文物中,有深具歷史意義的珍貴文件、典籍以及物件,而我們再也找不回這些東西了。我們失去的是非常珍貴的東西,對於此巨大的損失,我極為心痛。有人告訴我,文化大革命比西藏失去自由還悲慘,因為西藏自由在力爭下還有恢復的可能。所以,保存我們祖先的文化非常重要,因為一旦失去了,就非常難以尋回。」法王在著墨於傳統服裝、歌舞以及戲劇的角色時,敦促每位學生應當為保存西藏文化盡一份心力:「當我們現在具備一切機會與條件來保存自己的宗教與文化時,我們就必須去做。在我們的歌曲與舞蹈中,我們可以清楚地看到先人的生活方式,以及他們的宗教與虔敬如何成為生活中的一部分。不僅如此,這些歌舞還呈現出傳統的服飾與西藏生態,以及我們的祖先如何在這樣的環境中生活等等。這些都保存在我們的歌舞之中,所以保存西藏文化非常重要。」「目前西藏情勢危脆,」法王提醒學生們「你們都要承擔起個人的責任與決定,根據達賴喇嘛尊者的旨意來保存西藏文化與傳統。」約一千名學生聚集在大廳中觀賞這場文化競賽,出席的貴賓包括有西藏國會議員、西藏流亡政府官員以及西藏兒童村學校分校校長。晚會的尾聲,法王頒發獎品給獲勝者,並且賜予哈達給活動主辦者。今日稍早,怙主大司徒仁波切於法王官邸參見法王,並與法王一起共進午餐。


>

http://www.kagyuoffice.org.tw/17th-karmapa/karmapa-chronicle/20130528

歷代大寶法王法相(三)

圖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