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十月, 2013的文章

十世嘎瑪巴曲英多吉的嘎赤派風格

圖片
出處:于小冬《藏傳佛教繪畫史》
繼南喀扎西活佛創立嘎赤畫風的100年以後,另一位嘎赤派大師出現了,這是西藏繪畫史中的重要人物之一,為嘎赤派藝術的發展作出了重大貢獻,這位被藝術史銘記的大師就是前文曾提到的十世嘎瑪巴·曲英多吉(1606-1674)。 十世嘎瑪巴·曲英多吉是開創繪畫風格的一代宗師和著名的詩人,畫藝卓著,詩才縱橫,同時又是宗教領袖嘎瑪嘎舉教派的法王。這樣的人物十分罕見,宋朝的徽宗皇帝與他的經歷有相似處。他在嘎赤基礎上創立的藝術風格被稱為“格智派”,是嘎赤藝術中派生出來的重要畫派之一。由於他尊為法王之身的特殊地位,對嘎赤畫風的傳播和發展起到了推動作用。 曲英多吉做法王的年代正是格魯派鎮壓異已的時期,因而決定了他坎坷一生的不幸命運。他出生於青海果洛的牧區。從很小的時候就開始學習繪畫和刺繡。18歲即有畫作問世。他的第一位繪畫老師是來自洛扎楚傑的次仁活佛。如南喀扎西一樣,曾臨摹和學習漢族的繪畫作品,表現出極高的繪畫才能和靈活多變博採眾長的悟性。從少年至成年時代,一直被幾個貪婪的僧人操縱和控制,更悲慘的是親眼目睹了自己的教派遭受的滅頂之災。他所依靠的蒙古勢力第司藏巴和卻圖汗被推翻,衛藏地區的所有嘎瑪嘎舉派寺院被充公或廢除,嘎瑪嘎舉的中心寺楚布寺被毀。他在侍從的幫助下,艱難的潛行跋涉,九死一生,向東逃到了康區的,從此開始了浪跡天涯的傳奇經歷。 曲英多吉有著活佛的慈愛和慷慨,又有著牧人的豪放和樂觀的天性。他多年在漢藏交界地區流亡,在此期間,他曾應甲絨查果土司 ​​的邀請在博崗嘎參加龍年的藏歷年慶典(1652年)。他向眾人稱道:“我是最受觀音菩薩寵愛的人,是為寫詩作畫才來到人間的。我的詩才畫技在雪域無人能夠超越(轉引自《西藏繪畫》單巴饒登著)。”表現了他對自己藝術才能的自信。藝術創作活動是他盛衰變遷的一生中用來修身養性的。在他的境界裡作畫就是修行,吟詩即是頌經,繪畫和詩歌給他帶來了愉悅和寬慰。他還嘗試過許多不同的材料和方法製作神像:如用檀木、象牙、合金和陶瓷進行雕刻和鑄塑,在綢緞上用鼻血和金汁為材料勾勒線條畫成護方神的象。在流亡一生的不同時期至少曾用勉派、嘎赤及純漢地風格等多種畫法作畫。工珠的《知治總匯》中描述了他的畫有漢族式繪畫的特點。 他漂泊的一生磨煉了堅韌的意志和樂觀的性格,同時也有了更多的機會接觸漢族繪畫和雲南等地的繪畫,吸納更多不同藝術風格的營養,為其創立自己的畫派奠定…

法王噶瑪巴出席西藏兒童村第53屆校慶

圖片
時間:2013年10月23日
地點:印度達蘭莎拉西藏兒童村 法王噶瑪巴以貴賓身份出席西藏兒童村(Tibetan Children's Village School)建校53週年校慶。位於上達蘭莎拉的西藏兒童村學校,教養許多父母與親屬仍留在西藏的流亡孩童,全校約有兩千名師生。 法王於上午九點鐘抵達西藏兒童村,在該校樂儀隊的前導下,入座於可縱觀整個戶外體育場的看台。西藏流亡政府總理洛桑.森格博士(Lobsang Sangye)不久也抵達會場,與法王共同在看台上觀禮,其下方則是數千位民眾的座區。 整個上午,法王興味盎然地觀賞學生們的活動。第一個活動是檢閱全體學生的遊行;接著是西藏與印度國歌的演奏,以及為西藏殉身者的一分鐘默哀。 在若干人士的致詞後,該校的樂儀隊則以一場氣勢恢弘的鼓樂,正式為學生的表演拉開序幕。首先由低年級學生上場,演唱一首惻人心肺的歌曲,表達對在西藏的父母親的思念與感恩。緊接著由穿戴西藏西南地區亮麗傳統服飾的學生演出歌舞。 上午活動的高潮,是由900名中高年級的學生所帶來的大會體操。他們整齊劃一的動作與精準的移位,極具震憾的效果。尤其是他們在集散間,透過位置的變化組合,排列出大型的字句與符號,例如「散播慈悲」(Spread Love and Compassion)、「禮敬我們的烈士」  (We Salute Our Martyrs)以及象徵「道德天秤」(Scales of Ethics)的符號等。 午膳後,法王參觀該校的藝術博物館,接著前往達蘭莎拉的西藏文物與文獻圖書館(Library of Tibetan Works and Archives),於館內稍做閱讀與文獻搜尋。



http://www.kagyuoffice.org.tw/news/20131023

藏人行政中央官方網 - 西藏兒童村建校53週年校慶(圖片新聞)

圖片
十月 23, 2013 4:03 下午
今日(10月23日),位於印度北部的達蘭薩拉西藏兒童村舉行建校53週年紀念活動,第十七世大寶法王噶瑪巴、西藏人民議會議長、藏人行政中央司政洛桑森格﹑最高法院首席大法官阿旺.培傑與其他內閣部長,以及各非政府組織負責人和印度政要、西藏支持者、西藏兒童村贊助者和數千名藏人出席了紀念活動。
西藏兒童村校長次旺仁增致開幕詞﹑西藏人民議會議長邊巴次仁﹑藏人行政中央司政分別發表講話。

source:  西藏兒童村建校53週年校慶(圖片新聞)

第三十一屆噶舉大祈願法會行程表(最新更新日期:2013.10.11)

圖片
第31屆噶舉祈願法會前行課程:《了義炬》
日期      2014年1月3日至4日 內容      《了義炬》皈依與金剛薩埵 地點      祈願會場 時間      第一座法上午 8:00 至 10:30 第二座法下午 2:00 至 4:30
日期      2014年1月5日 內容嘉岑寧波所取出的伏藏《三寶總集》灌頂
根據米滂仁波切的論釋開示〈蓮師七句祈請文〉 地點      祈願會場 時間      上午 8:00 至 10:00

第31屆噶舉祈願法會特別活動嘎千蓮師初十法會
日期

法王噶瑪巴悼不幸猝寂的確戒阿貢祖古仁波切博士

圖片
阿貢祖古(Akong Tulku)是我七歲時就認識的朋友。他是一位社會行動主義者,興建學校和醫院、印製古籍並且幫助許多人,對西藏有很大的恩德。因此,聽到他和兩位同行驟然離我們而去的消息,令我感到震驚。 在此,我向他的親屬、桑耶林寺(Samye Ling Monastery)和洛帕基金會(Rokpa Foundation)的每個人、所有他西藏事業的參與者、以及所有生命受到他觸動的弟子,表達我的慰唁,希望他一切的願景與意樂皆能持續獲得實現。 第十七世大寶法王噶瑪巴鄔金欽列多傑
2013年10月8日於新德里

http://www.kagyuoffice.org.tw/17th-karmapa/documents/20131008-2

法王噶瑪巴弔慰怙主噶瑪洽美仁波切的圓寂

圖片
噶瑪洽美仁波切是聶多噶舉傳承的領袖,亦為噶瑪岡倉的傳承長老之一。仁波切謙恭卑下,一心向法,他近日的示寂,令我深為悲慟,故謹向他的家屬、寺院與信眾,表達我的哀悼與慰問。恰美仁波切辦公室已請我代尋仁波切的轉世,於此我當竭力而為。 此時此刻,沒有必要擔憂:上師的心從未離開過弟子,我們應當憶念上師的功德,盡全力修持。這才是最重要的。 仁波切將示寂前,我有機會與他見面,而今天他的法體將被迎回他在尼泊爾的寺院。仁波切圓寂前後,我人都在德里,距離他很近,這讓我感到放心。我感覺與仁波切的因緣深厚,我祈願他迅速倒駕慈航,延續其利益法教與眾生的佛行事業。 第十七世大寶法王噶瑪巴鄔金欽列多傑
2013年10月8日於新德里
http://www.kagyuoffice.org.tw/17th-karmapa/documents/20131008-1

法王噶瑪巴為示寂的恰美仁波切祝禱

圖片
時間:2013年10月5日
地點:印度新德里

法王噶瑪巴在9月30日抵達新德里的當天,偕同國師嘉察仁波切前往探視當時在德里就醫的第七世聶多噶瑪恰美仁波切(Neydo Karma Chagme Rinpoche),並且給予兩人聯袂的加持與祝禱。 幾天後,恰美仁波切於10月3日上午示寂,進入淨相三摩地(thugdam)的高證量禪定狀態。仁波切入定後數小時內,法王便抵達現場,陪伴在仁波切的身邊,親自主持傳統的儀軌修法,並持誦強力的祝禱文。 八十多歲的洽美仁波切,是為尼泊爾聶多札西秋林寺(NyedoTashi Choling)的住持,為噶瑪噶舉派與寧瑪派中年高德劭的大師。仁波切以天文曆算和醫藥而聞名,尤其以對治各種疑難雜症的醫術而倍受尊崇,他不僅是喜馬拉雅地區民眾競相求助的神醫,更是全世界尋求的大醫王。 洽美仁波切的歷代轉世皆是史上重要的大成就者。第一世洽美仁波切在法教存亡之際,將許多噶瑪噶舉傳承的口傳與修法保存流傳至今。
http://www.kagyuoffice.org.tw/news/20131005

十七世大寶法王小故事——乾淨的地下室

圖片
法王要來關房看我們啦!從剛開始的難以置信中醒過來, 師姐們就躍躍欲試,忙著準備開始大掃除了。 隨著法王到來的日子一天天臨近,關房里忙碌的氣氛越來越濃。 每個人都利用午餐和晚餐難得的休息時間抓緊打掃關房裡裡外外。

聽說上次法王來訪時,加持了關房的每一個角落。 連地下室用做倉庫的房間也沒放過。所以這次大家灑掃得格外仔細。地下室實際上是我們用餐和公共活動的主要場所,也是最難清潔的地方。 幾位師姐花了很大功夫,還犧牲了一些修法的時間, 終於打掃得初具規模了。儘管如此, 法王到來的前一天晚上, 似乎還有很多事情要做。 所以有兩位師姐放棄了最後一座修法, 一直忙到半夜一、兩點。 有位師姐精益求精, 連垃圾筒都擦得乾乾淨淨。現在,地下室終於一塵不染, 準備接受法王的加持了!
當然, 也有師姐雷打不動, 照常修法, 一點都不耽誤的。 兩方面(盡力打掃方及照常修法方)氣氛也因此有一點微妙。 雖然嘴上沒說,雙方都有點小心翼翼, 迴避著對方的眼睛。

第二天, 法王終於到了。真真實實的法王就在眼前, 所有想像的激動卻沒有發生,心象無雲的晴空, 連喜悅的感覺似乎也不見蹤影了。 法王坐上法座, 看起來很嚴肅。我們問了一些問題, 法王一一耐心作答。 之後就開始加持我們的房間。樓上加持完,本來應該加持地下室的,可是出乎大家意料, 法王徑直走向關房大門,毫不猶豫地走了出去!我想那一時刻很多師姐們都象我一樣感到很愕然吧。在關房外和我們照完相, 法王一行人就離開了。

這一切都太短暫了, 關房里又恢復了往日的平靜。 晚餐的時候, 大家都比平時安靜, 似乎各懷心事。法王到底爲什麽沒有去我們的地下室呢?也許他忘了?也許他要趕時間?也許因為上次已經加持過了?也許, 也許!也許法王是在給我們上課?!提醒我們什麽才是修心的重點? 也許,根本就不需要尋找那個對的答案,答案就應該在各位沉思的師姐心中, 仁者見仁, 智者見智, 而聖者, 於不動分別處,一言一行皆在利生。

與法王的短暫相遇,平凡卻又留下了不可思議的驚奇。出關快一年半了, 每每想起法王的來訪, 乾淨的地下室和法王大步走出關房的身影就浮現在腦海,使我不得不再次檢視自己的內心,所謂清淨的真意何在。


喇嘛索南 


出處: 福德海臉書 2013.10.5 https://www.facebook.com/OceanofMerit/photos/a.178221312204332.4…

大寶法王:慈悲不能當作是一種交易行為(國際西藏郵報)

圖片
週五, 04 十月 2013 17:00    The Tibet Post International


『國際西藏郵報2013年10月4日達蘭薩拉報導』 2013年10月3日(星期四),大寶法王噶瑪巴.鄔金欽列多傑與新德里安貝德卡大學的學生和教職員工,談情緒健康。在卡席梅瑞門(Kashmere Gate)校區座無虛席的大禮堂內簡短致詞之後,大寶法王與多個系所的碩士學生進行廣泛的座談。 與新德里安貝德卡大學師生進行互動,是大寶法王第一次造訪印度主要的大學。安貝德卡大學是該地區第一所完全致力於社會科學和人文科學研究教育的大學。 描述修行者或菩薩如同「一心一意只為了成全他人的活動家」;噶瑪巴提及在這個共享的地球村裡,我們有責任去關心他人的福祉。法王特別談起,執著於階級身份可以讓人類分裂,並且阻礙愛心和悲心的發展。 大寶法王說,「當我們不再把自己看作是獨立的個體,我們也不會因此而消失,而是我們會看到了自己是他人的一部分。否則,只要我們執著於我們是獨立的個體,與他人的不同,那麼自私無可避免地將會現前,也將阻礙了愛心無法開花結果。」 「慈悲並不能被當成是一種交易行為,」大寶法王告訴學生們,「相反的,應該被視為是一種創造性,而不是商業往來的業務;我們的慈悲可以讓這個世界更為美好,而不是因此就希望能為自己贏得一些功德。」 噶瑪巴與學生的互動進行一半時,注意到只有男學生踴躍地提問,於是特別邀請在場的女性充分加入討論。 大寶法王應該校心理學系的邀請,與來自發展實踐、教育、人類生態學、心理學和社會學系所的學生進行座談。人類研究學院院長亨妮.歐貝羅伊-維哈利(Honey Oberoi Vahali)評論大寶法王與學生的互動是該禮堂從未有過的熱烈參與景象。 座談結束時,副校長梅農(Shyam B. Menon)教授談到這場互動表示說,在大寶法王噶瑪巴「開朗及坦率的年輕外表之下,卻是極有深刻和深度的內在。」 副校長指出,該大學通常受限於理性和實證研究的活動,不經常觸及心靈層面及宗教相關領域的活動。他也指出,這些領域的人類活動往往受到狂熱份子和宗派主義操弄,所以我們需要重整這兩項資源,而不是讓這些重要的層面變得扭曲。
http://www.thetibetpost.com/zh/news/international/3661-compassionate-action-must-not-be-t…

法王噶瑪巴教導美國學校學童以遊戲培養正念

圖片
時間:2013年10月4日
地點:印度新德里

法王噶瑪巴在新德里美國大使館學校(American Embassy School),與師生和家長共度輕鬆愉快的午後時光。這是法王第四次訪問該校,根據過去的印象,法王仍然記得多位趨前問候並求賜加持的學童。 法王甫進校園,便先接受一位學童的專訪。在這個為課堂計劃而做的訪談中,該學童請教了法王關於他的童年以及由西藏出走的故事。法王接著參觀科學實驗室,在天文學課堂中短暫逗留,檢視望遠鏡等設備。 之後,法王前往該校稱為「和平會堂」(the Peace Hall)的集會廳,廳中擠滿了引頸期盼的學童。這群年齡由9歲到11歲不等的四、五年級學童,首先向法王獻上以「和平」為主題的兩首歌曲,接著目不轉睛地欣賞尼泊爾籍享譽國際的「比丘尼歌手」安尼曲音.卓瑪(Ani ChoyingDrolma)的現場演出。 緊接著,學童們就保護地球、預防暴凌、內在平靜等主題,向法王提出一系列簡單卻深刻的問題,希望獲得法王智慧甘露的澆灌。 「我們如何才能更具正念覺察(mindfulness)?」一名學童問道。 法王善巧地提出一項「正念覺察的遊戲」,以幫助孩子增進正念覺察。法王邀請他們不妨挑選一天來做這個遊戲。在這一整天當中,他們必須特別注意觀察自己的行為:「這個『正念覺察的遊戲』玩法是這樣:你在早上先做好一個計劃,然後觀察自己的行為。當你的行為符合計劃時,你就把一顆白色的小石頭放到『有正念覺察』的欄位。當你散逸而沒有照計劃進行時,你就把一顆黑色的小石頭放到『無正念覺察』的欄位。在這天結束前,分別計算得到多少顆的黑白石頭。透過這樣的方式,你就可以對自己進行檢驗,並且知道自己正念覺察的程度。」 在回答一個「如何才能快樂」的問題時,法王表示,這很簡單。小孩只要得到東西就會非常快樂,這是因為他們很容易滿足:「所以,我認為快樂的真實修持口訣是:對於你所擁有的,感到心滿意足。如果你做得到,那麼這即是快樂的基礎,也是快樂的要點。」 在多數學生放學回家後,同樣渴望獲得法王指引的家長和教職員則留下來,繼續就廣泛的議題向法王請益。接續「正念覺察」的主題,法王為他們做進一步的闡述。法王指出,正念覺察並非只用在情緒衝動時:「我們必須無時無刻注意自己的起心動念。我們可以這麼說,具有正念覺察便是活在當下。」 「通常我們從早到晚忙忙碌碌,一天快結束時,卻不知道自己究竟做了些什麼,不覺得自己有嘗到任何所做的滋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