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五月, 2014的文章

法王噶瑪巴2014年歐洲弘法行:金剛薩埵灌頂

圖片
走出罪業陰影,還自己乾淨的心 懺悔,要後悔的是「事情」,因此要「對事不對人」。在「罪業」和「自己」之間,保持一個距離,給自己一點空間…… 時間:2014年5月31日上午
地點:德國紐博格林賽道,Bitburger Event-Center

首先和大家說聲早安! 今天早上給予大家的是金剛薩埵灌頂。平時我們在修習金剛薩埵法門時,很多上師給予的灌頂,是來自於寧瑪派敏卓林的「敏林」傳承;而這次金剛薩埵灌頂的傳承,是來自於馬爾巴大譯師。 ■懺悔「破戒」的罪
經典中解釋,修持金剛薩埵法門,可以幫助我們懺悔、淨化違背三種戒律(註:別解脫戒、菩薩戒、密乘戒等三乘戒律)的過失。一般舉例而言,以「殺生」為例,若不曾受過「不殺生戒」與曾受「不殺生戒」,若兩者都犯下殺生罪的話,兩者的過患是有差異的。 兩者之間差異在於,若未曾領受過「不殺生」戒律者犯此過時,的確會有殺生的業報過患,但由於未曾立誓,對他心的影響,是相對較小的;但若是曾立誓持守「不殺生」戒律,這件事情對於他心的影響,是相對較大的。 ■生生世世的罪,我都懺悔
金剛薩埵法門,能幫助我們淨除生生世世的各種過患罪業。談到「生生世世」,就要談到「佛教承認有輪迴」的觀點,我們在輪迴中造下很多罪業,輪迴的是我們的心識,在不斷輪迴的過程中,我們的罪業就化為習氣,生生世世跟著我們。 例如當我們論及「宇宙如何形成」時,科學家至今尚未有定論,有理論說是大爆炸,有最小粒子說;同樣在佛教中,我們論及「在輪迴的心識」時,也很難指出「最初的心識」是什麼,因此佛教會將輪迴的這個心識,定義為「無始的」,沒有一個開始。 因此當我們懺悔時,懺悔的是「『無始』以來的各種罪業」,也就是那些我們記得住的、記不住的罪業,都要懺悔、都去淨化。 ■請佛菩薩當證人

延續療癒的傳統——藥師佛灌頂

圖片
時間:2014年5月31日
地點:德國紐博格林賽道

法王噶瑪巴在歐洲的法座——蓮花戒學院(Kamalashila Institute for Buddhist Studies)位於德國的朗根費爾德(Lagenfeld)。這個地方與療癒的力量,具有千百年的深厚因緣:前凱爾特語時期(pre-Celtic),這裡是治療師聚集的聖地。不僅如此,它還與基督教有很大的淵源。從小鎮往下走三公里,有一座獻給聖裘道可士(Saint Jodokus)(西元600至668年)的禮拜堂。聖裘道可士是一位資助醫院、照料重病和農耕的大善士,他的生平與佛陀有許多類似之處:他雖出生為王儲,卻捨棄王位的繼承權,在林間過了八年的苦行生活。之後,他四處遊歷,生前便以療癒力和善行而聞名。 數百年後,朗根費爾德的一位公爵,在加入十字軍前發願,如果自己能夠活著回來,他便為聖裘道可士建一座禮拜堂,安奉聖裘道可士的舍利。後來,公爵果真安全歸來。為了履行承諾,公爵在自己的城堡旁,備妥成排的木頭和成堆的石頭,著手禮拜堂的興建。一天,洪水出現,將所有的建材沖刷到下游。公爵認為這是一個聖諭,代表禮拜堂應該建在這個新的地點。這座公爵為還願而蓋的禮拜堂,便是目前朗根費爾德小鎮下方的這所小教堂。直至今日,每年都有一個著名的秋季朝聖行程到此朝拜。 當年蓮花戒學院的主殿竣工後,接著開始一座大型佛塔的興建,而這座佛塔的地點便在這座禮拜堂的旁邊。由於塔內將會設置佛堂,弟子們便向法王請示壇城中應該供奉的佛像;呈報的建議包括釋迦牟尼佛、度母、四臂觀音和其他廣受歡迎的本尊,但偏偏沒有藥師佛,因為當時大家還沒意識到這段當地的歷史。很快地,法王回覆了,答案清楚又明確:藥師佛。因此,今天下午的藥師佛灌頂,延續這項古老的療癒傳統,可說是與蓮花戒學院的所在地極為相應的傳法。 今天會場內,壇城中的主要佛相已改為藍色的藥師佛。如前幾天的灌頂一樣,法王先在木雕的屏風後,進行前行修法約一個小時,而會眾則藉此難得的機會,同時進行禪修。接著,法王坐上法座,在念誦一段經文後,便暫停下來,給予會眾關於藥師佛的開示。 法王表示,就幾方面來說,西藏的傳統療法與佛陀的法教具有密切的關係。其中一個方面是病因的診斷,而病因可分為近因和遠因。疾病的直接原因和條件與身體有關,例如體內元素的衰損或病菌的入侵。但是,如果我們超越特定感染的治療或腫瘤的手術摘除,更深入地探究,我們便能夠發現疾病的…

法王噶瑪巴給予『八十四大成就者』灌頂

圖片
時間:2014年5月30日下午
地點:德國紐博格林賽道

30日上午,在法王的法座旁,架起一座兩層高的壇城。上層的主要焦點是持金剛佛(Vajradhara) 深藍色的聖像,祂的身邊圍繞著威德赫赫的84位大成就者,左右有兩只花瓶,當中插著盤旋的嫩枝和孔雀羽毛。在持金剛的面前,是一個金屬曼達盤,上面堆滿供養米,旁邊是一只閃亮的長壽寶瓶。下層排放著傳統的七供杯;其中一個杯子,中央有座高的酥油雕塑,或稱朵瑪,代表具滋補的供養,上面飾有分別為紅色和藍色的兩朵圓花。這些壇城中加持過的供品,是在觀想遍佈虛空的廣大供養時的所緣。 這項八十四大成就者灌頂,是法王在歐洲的第一個灌頂。大成就者,或稱摩訶悉達(梵文:mahasiddha)是印度的大修行人,他們的傳承經由帝洛巴而進入噶舉的法脈,是男女眾都包括在內的居士傳承。有些人說,帝洛巴是其中最偉大的一位,他曾經親見持金剛佛。 上午的開示中,法王分享了他在西藏的一段故事:「大司徒仁波切和嘉察仁波切來過西藏兩次,為我傳授灌頂、口傳和口訣;由於時間短暫,他們當然無法將一切都傳授給我。所以,有人向我求取灌頂時,我就只有幾個灌頂可給,而且總是重複著這幾個,因為除此以外我也沒有得到別的灌頂。只有兩個灌頂可以給,讓我有點難為情,所以我不是太高興;畢竟當時我還是個耍著孩子性格的小孩。但是,我的侍者們總求我傳授更大、更多的灌頂,於是在離開西藏前,我給了兩次八十四大成就者的灌頂。為此,我相當自豪,因為這不是一位大成就者的灌頂,而是八十四位。」 法王接著講到自己如何第一次得到這個灌頂。在他被認證為噶瑪巴前,家人帶他去八蚌寺——大司徒仁波切的主寺去見仁波切,法王回憶:「這個寺院距離我的家鄉很遠,但是我們還是去了,因為父親認為我是個特別的人物,他曾經告訴我,我出生時發生過一些瑞相。雖然我們都不知道我會是那位祖古的轉世,但他並不相信我會是噶瑪巴,因為噶瑪巴的地位太崇高了。所以,父親帶我去見大司徒仁波切,看看我是否真是一位特別的祖古。 當時,大司徒仁波切正在傳授許多大灌頂,其中包括這一個。我跟其他僧眾坐在一起,我年紀大概五、六歲,有點調皮。我什麼觀想都沒做,只是到處跑來跑去。我不認為自己真的得到了灌頂,但因為當時有點自大,所以自己認為是得到了。在離開西藏前,我給了這個灌頂兩次,再來便是今天的灌頂。這個灌頂有四部分,但我們只會進行第一部分。」 午餐後,僧眾在壇城前放了一座雕工精緻的…

法王噶瑪巴2014年歐洲弘法行:大手印禪修

圖片
放鬆,回到自然的狀態 這法門,就是「放鬆」、「什麼都不需要做,只要跟你自己在一起就好了」……
時間:2014年5月30日上午
地點:德國,紐博格林賽道(Nürburgring),Bitburger Event-Center



第一部分:八十四大成就者灌頂
大家早安。早上課程是「大手印禪修」,下午會給予「八十四大成就者」的灌頂。
■得自大司徒仁波切,在藏地時曾給予兩次
我還在西藏的時候,大司徒仁波切和嘉察曾來過西藏兩次,給予我口傳、灌頂和教授,但因為每次停留時間都很短,也沒有機會給予太多,之後,很多人來向我請求灌頂時,我也因此只能重複地給予一、兩個簡單的灌頂。
當時年紀雖小,但我也覺得很不好意思,因為只能一直給予那一、兩個灌頂,當然這本身也沒什麼不好意思的,但我心中一直想,「若能給予比較大的灌頂,會很好」,但偏偏當時我尚未受過大的灌頂和傳承。
但是,在我離開西藏前,卻給予過「八十四大成就者」這個大灌頂,而且給過兩次。這是有一段緣起的。
在我尚未被認證為噶瑪巴時,有一次去參加大司徒仁波切在八蚌寺的灌頂,八蚌寺距離我家鄉很遠,之所以會去參加,其實最大原因,是我父親覺得我是一個 很特別的小孩,爸爸總是說「你出生時有很多吉祥徵象」,當時大家也不知道是誰的轉世,當然我並不知情,當然也不相信自己就是噶瑪巴,因為噶瑪巴的地位太高 了。
總之,父親帶我去見大司徒仁波切,就是想去請示說,我是否是個特別的轉世祖古,因此到了八蚌寺。
那時,司徒仁波切正在給予一系列大灌頂,我也就跟大眾在一起,當時大概五、六歲吧,別說不懂怎麼做觀想了,甚至坐都坐不住,很頑皮地到處跑來跑去,因此若要真正說「我得到了這個灌頂」,是有點講大話的感覺;但當時,還是有「得到灌頂了」的感覺。
當時司徒仁波切給予的,就是這個「八十四大成就者灌頂」。
也因此在離開西藏之前,我給予過兩次八十四大成就者的大灌頂,說是「大」,因為聽起來「八十四」就是很多、很大的感覺,不是一個,可是八十四個呢!當時,對於能夠給予這樣比較大型的灌頂,自己也覺得很不錯。
因此今天也會再給予這個灌頂。過程中有四種灌頂,不見得四種都會給予,可能只給第一個、也就是寶瓶灌頂。接著要講解「大手印」。

法王噶瑪巴2014年歐洲弘法行:「四加行」第三堂課

圖片
當上師的大悲,遇到弟子的虔信 師徒關係,有著不間斷的密切性,甚至不會因生死而中斷。重要的是精神上、勝義上的緊密性,也就是心靈的聯繫。
時間:2014年5月29日下午第一堂課
地點:德國,紐博格林賽道(Nürburgring),Bitburger Event-Center
中譯:堪布羅卓丹傑



第二部分:四不共加行
第四不共加行:上師相應法
公元七、八世紀左右,佛教開始在西藏弘傳。藏傳佛教不僅包含金剛乘,還包括了大乘和聲聞乘的法教,換句話說,佛陀三乘的教法,都圓融地弘傳於雪域西藏。
由於一些滅佛的障礙,致使西藏的佛教分為「前弘期」和「後弘期」兩個時期。在後弘期時,金剛乘教法開始普傳並廣為眾人所修持,噶舉傳承也就是在後弘期開始的。
一般來說,現在廣為人知的四大教派,多是於後弘期開始興盛。而各派的修持也大同小異,各教派尤其都很注重上師和弟子之間的關係,因此都有「上師相應法」。
■師徒關係,不會因生死而中斷
今天在座的諸位法友,大部分應該都親近過第十六世法王噶瑪巴,學習聽聞法教。
藏傳佛教的轉世制度,就是由噶瑪巴所創立的。著名的第一位轉世祖古,就是被認證為第二世噶瑪巴希轉世的第三世噶瑪巴讓炯多傑。藏傳佛教的轉世認證制度,也正式由他開始。
「轉世」的用意是什麼呢?主要是不捨和能夠繼續攝受前世的弟子和追隨者,因此乘願再來,不只一世地延續師徒的法緣。
因此,前一世上師的弟子,會按照上師的囑咐,無誤地去尋找、確認他們上師的轉世;而找到的轉世祖古,則繼續眷顧這些前世上師的弟子眾。這是噶瑪巴所開創的、特殊的一種佛行事業,也是噶瑪巴傳承的由來。
由於宿緣的關係,我得到了第十六世法王噶瑪巴轉世的名號,由於這樣的福緣,我帶著噶瑪巴的名號再次來到歐洲,再次見到了各位十六世法王的弟子們。就像前面提到的師徒關係,有著不間斷的密切性,甚至不會被生死所中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