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十月, 2014的文章

噶瑪巴出席印度國家文學院成立60週年慶典(西藏之聲)

圖片
【西藏之聲2014年10月28日報導】西藏噶舉派法王第十七世噶瑪巴仁波切,於昨天受邀出席了印度國家文學院(Sahitya Akademi)成立60週年慶典活動,並講解了密勒日巴證道歌。
昨天(10月27日),印度國家文學院(Sahitya Akademi)舉辦了該學院成立60週年慶典活動。應印度國家文學院和新德里國際佛教聯盟(International Buddhist Confederation)的共同邀請,藏傳佛教噶舉派法王噶瑪巴烏堅成烈多傑仁波切,印度文學專家薩蒂亞•帕爾•夏爾馬(Satya pal Sharma)和圖爾西•拉曼(Tulsi Raman)等出席了慶典活動。 隨後,應活動主辦方的祈請,噶瑪巴仁波切向與會各界人士開示了由西藏偉大的瑜伽士密勒日巴尊者的證道歌。 噶瑪巴仁波切之前曾表示,要在實修道上求進步,了解自己是關鍵。自己是好人還是壞人?我們可能不確定,但卻假裝了解自己,這是真正的難處所在。我們或許認為自己是好人,但這可能不是事實。外表上,我們可能像是一個在澆花的人,看似在做一件好事,但實際上卻將熱水澆灌在花上。對自己和他人來說,像這樣的假好人,可能比某個我們知道的壞人或自身的缺失還危險,因此,謹慎地檢驗自己是非常重要的。
http://www.vot.org

法王噶瑪巴於國際佛教聯盟會中開示密勒日巴道歌

圖片
時間:2014年10月27日
地點:印度 德里



尊聖的第十七世法王噶瑪巴以主講者的身份,出席一場密勒日巴道歌研討會。這場為期一整天的會議由「國際佛教聯盟」(International Buddhist Confederation)和印度國家文學院(Sahitya Akademi)聯合主辦,旨在探討西藏最廣受尊崇的殊勝瑜伽士密勒日巴的詩作。 這項聚會是「國際佛教聯盟」年初舉辦的密勒日巴之活動的延伸,當時法王曾應邀在會中開示密勒日巴傳記。

在今日的研討會中,法王以念誦禮敬釋迦牟尼佛和密勒日巴的祈願文為開場。法王表示,主辦單位要求他對密勒日巴道歌的詩文風格進行探討,但由於自身詩詞造詣的不足,所以無法給予這樣的討論。雖然如此,法王表示,他個人很早便與密勒日巴的道歌有緣,因此,他可以談談在閱讀這位西藏偉大瑜伽士的詩作時,他自己所體驗到的美感。於是,法王便就密勒日巴道歌對情感的影響及其所傳遞的意義進行開示。

「我從很小就開始研讀密勒日巴的道歌,所以對它們有某種程度的熟悉。因此,我能夠分享這些道歌對自己在情感上的一些啟發」 「密勒日巴生平中尤其感人的,便是他與馬爾巴的師徒關係。他們之間的深厚感情令人動容,但這份關係也極為嚴峻。我們都知道,密勒日巴在求教於馬爾巴大師時,馬爾巴大師沒有立即傳授他法教,反而是給予他許多重大的考驗,命令他建造各種樓塔等等。」 「密勒日巴在面對這樣的磨練時,所展現的毅力和耐力令人激賞而讚歎。但密勒日巴令我更佩服的一點,便是他遵循馬爾巴的禪修指示,獨自在偏僻的山洞中修行,完全不掛念飲食、衣服和名聲,毫無動搖地專注在即身成就的目的上。」 「雖然密勒日巴沒有給予馬爾巴物質上的供養,但他勤於修持,而將自己的修持做為對上師最有價值的供養,並藉此表達自己對上師由衷的虔敬和感激。」 「密勒日巴在一首道歌中,描述自己如何在貧瘠無人的地方居住,沒有同伴,唯有山風和野獸。由於沒有人可以說話,做為具有感情的人類來說,有時他也會感到寂寞和悲傷,謳歌著陪伴自己的唯有悲戚。但他接著又唱道,春去秋來,四季更迭,此地除了山風和野獸的號叫外,沒有任何別的聲音。但在這寂寞和悲戚的感受中,當我的心想到自己遍知且與佛無別的上師,並且將自心與上師的心相融時,便會體驗到無止息的歡喜和大樂。」 「這向我們顯示了密勒日巴在惡劣的環境中獨居時力量的來源。我們可以感受到他對上師馬爾巴不動搖的虔敬和信心,以及他藉由與上師的證悟…

法王噶瑪巴出席西藏德勒醫院舉行成立43週年慶典(西藏之聲)

圖片
【西藏之聲2014年10月22日報導】藏人行政中央衛生部屬下、德勒醫院於今天舉行該院成立43週年慶典。

(音樂)今天(10月22日)是位於印北達​​蘭薩拉的藏人行政中央德勒醫院成立43週年紀念日。西藏噶舉派法王第17世噶瑪巴烏金成列多傑仁波切,西藏人民議會正副議長、藏人行政中央代理司政、宗教與文化部部長白瑪曲覺為首的各部門部長及秘書長等共計約上百人,於今天上午11點鐘出席了這一慶典儀式。 西藏人民議會議員、德勒醫院院長達瓦彭吉向與會各界人士介紹了德勒醫院成立至今,為藏印民眾提供醫療服務方面所付出的努力和成果。隨後主要嘉賓噶瑪巴仁波切和藏人行政中央衛生部部長次仁旺秋,分別向德勒醫院贊助者和從事醫療服務長達20多年的德勒醫院醫護人員頒發了紀念獎品。噶瑪巴仁波切在慶典儀式上發表講話,讚揚德勒醫院在各大流亡藏人社區中,為治療和預防各種疾病所做的貢獻。他說,(錄音)德勒醫院的所有工作人員,義務道德和醫療技術等方面都取得了優異的成績。特別是在預防結核病項目上,曾做出了極大的貢獻。這是所有流亡藏人都應感到驕傲及學習的榜樣,因此,借用這次機會,對德勒醫院所有醫護人員表達感謝和讚揚。

噶瑪巴仁波切還強調,(錄音)以慈悲為懷,服務眾生的理念,非常符合達賴喇嘛尊者的教導,因此,希望德勒醫院的工作人員和其他與會人士,都能繼續為疾病患者和無依靠的民眾,提供各項醫療服務和援助。據了解,位於印北達蘭薩拉的西藏德勒醫院成立於1971年,該醫院為預防結核病項目,曾被宣布授予對全球抗擊結核做出卓越貢獻的“高川獎”,但世衛組織華人總幹事陳馮富珍(Margaret Chan)以德勒醫院與藏人行政中央有政治關係為理由,取消了對德勒醫院的頒獎決定。






http://www.vot.org

噶瑪巴出席果巴布西藏兒童村建校慶典 (西藏之聲)

圖片
【西藏之聲2014年10月20日報導】第十七世噶瑪巴仁波切於本月18日受邀出席了果巴布西藏兒童村學校建校17年慶典和第16屆運動會開幕儀式。
10月18日,是西藏兒童村果巴布學校建校17週年和該校第16屆運動會開幕儀式,西藏噶舉派法王第十七世噶瑪巴仁波切,西藏兒童村總負責人次旺益西共同出席了慶典活動。 (錄音)噶瑪巴仁波切在建校及運動會開幕儀式上,表示自己再次能夠參加該校運動會開幕和建校慶典,與師生們見面而感到非常高興,並呼籲師生們要時刻感恩達賴喇嘛尊者,認真履行尊者的相關言教內容,增強學習和信心,提高自身價值,做一名對民族事業有用的人。


噶瑪巴仁波切還讚揚校方開辦運動會的意義。他說,(錄音)體育運動不僅帶有娛樂活動的色彩,它還能增強學生的體力,有益健康成長,同時能豐富學生們的業餘生活,因此,我認為舉辦這樣的運動會具有重要意義。
據了解,西藏兒童村果巴布學校於1997年創建,現有1200多名學生,是西藏兒童村(TCV)最大的分支機構之一,設有學前班至12年級的課程。
本文圖片由噶瑪巴辦公室Tashi Paljor提供
http://www.vot.org

第十六世大寶法王讓烱日佩多傑 (Rangjung Rigpe Dorje 1924-1981)與KTD的故事(八)

圖片
護身符送大司徒仁波切 堪布卡塔仁波切首次赴台弘法

1981年1月,噶瑪巴入住印度加爾各答(Kolkata)的歐貝羅依大飯店(Oberoi Grand Hotel),大司徒仁波切當時在菩提迦耶,忙著為一位噶舉上師在當地的寺院主持殿基儀式。他從迦耶趕去見法王,相聚數日。在臨別的前一個晚上,十六世噶瑪巴將一個包著錦緞的護身符交給他的心子之一的⋯⋯大司徒仁波切,並對他說了類似這樣的話「這是你的護身符,它未來會對你非常的有用」

在西藏,這是一個普遍的做法,上師為弟子祈請加持,把殊勝的經文,或將神聖的曼達拉圖,經過特別的摺疊,放進錦緞做成的大小相同的莊嚴布中,四面密縫,外面再用細繩綁起來,就是一個護身符。人們相信這個護身符能將厄運的影響包住,讓它無法產生力量。收到的人一般是不會去打開它的.,因為習慣上並不這麼做。

日後大司徒仁波切回憶說,當時我內心想著,法王應該是預見我未來可能會遇到障礙關卡,因此特地給我這個保護的護身符。因此,我就一直把它戴在我身上。若干年後,大司徒仁波切才發現此護身符中有噶瑪巴的轉世信函。

在年中,噶瑪巴身體出現較前更為不適的症狀,但他卻仍擔負寺院及閉關中心的整建工程。噶瑪巴印製流通了大量經典,其中包括五百部德格版(Dege)的甘珠爾(Kanjur)大藏經,贈與全世界五百座寺院。

因應來自社會各界施主堅持的請求,希望他能前往香港接受治療。然而,他並沒有說清楚他要持續地醫病,還是只是去試看看。

1981年三月,法王特別派堪布卡塔仁波切率同喇嘛天津由美赴台,主持貢噶精舍新大殿,四臂紅觀音之聖像開光典禮,盛況空前,首開西藏喇嘛蒞台弘法之先河。

仁波切此行特別從北美州的大寶法王中心──KTD------請來一尊釋迦牟尼佛的聖像。最重要的是此尊佛像,有一顆佛陀的舍利子,用以顯示貢噶寺是由佛陀親身給予有力的開光與加持。堪布卡塔仁波切並期勉在場的佛友們「希望諸位的修行,能帶來圓滿的結果與成就!」


法王噶瑪巴接見圓滿三天集訓的帝洛普尼師

圖片
時間:2014年10月19日
地點:印度 達蘭莎拉 上密院

法王噶瑪巴接見一群剛圓滿三天集訓的帝洛普(Tilokpur )尼師院的尼眾。這項集訓由當地倍受尊崇、致力於賦權女性的迦格瑞(Jagori)組織提供,旨在教導尼師建立信心、學習管理技巧以及性別意識。這項活動的主辦單位是昆永慈善信託(Kun Kyong Charitable Trust),而法王本身是該信託的主要贊助者。 在經過這次集訓後,帝洛普的資深尼師汪秋.巴嫫(Wangchuk Palmo)向法王表示,正當尼師院已然擴展,而尼眾也認識到自己需要培養信心和能力,這才能夠更有效地與更廣大的群體互動。她解釋,這三天的集訓讓她更清楚地瞭解到,受到藏人輿論日益關注的兩性平等,以及要實現兩性平等的問題之所在;而這也啟發著尼眾,讓她們想見自己也可以具有能力,為社會提供更多的服務。 她指出,這項集訓賦予她們特定的技能,讓她們能夠進行有效的溝通,在大眾面前發言時有信心,並且化解在任何群體中可能產生的人際衝突。最後,她描述她們在集訓中完成的練習,以及這些練習所培養的領導統御的能力。接著,法王就這樣的集訓是否應該擴大的這個問題,徵詢尼眾的意見,而尼眾一致表示同意。 法王向這次受訓的16位尼師強調,除了佛法深奧的知識和修持外,今日的出家人對於更廣大社會的運作,也必須有更多的瞭解,這樣才能夠提升自己的能力,對社會做出正面的貢獻。法王談到,藏人社會日益認可婦女可以提供與男性一樣大的貢獻,而且女性也開始有機會扮演領導者的角色。法王在講述社會的這些變化時,鼓勵尼眾做好準備,以領導者的角色貢獻社會。「女性對社會的影響力甚至可以超過男性。」法王敦促尼眾繼續追求任何能夠有助於達此目的的教育:「我們需要有更多的尼眾領袖。在修學佛法的同時,尼眾也需要接受現代技能的教育,提升自己服務社會的能力。」 今年一月份,法王為噶瑪噶舉尼眾舉行了有史以來的冬季法會,並將之命名為「讖摩比丘尼辯經法會」。系列的尼眾教育改革自此展開,確保尼眾獲得必要的教育和訓練機會,以成為教團中具格的成員,承擔更大的責任。這三天的集訓便是這一系列的計劃之一。而這次在接見尼眾時,法王提到了「讖摩比丘尼辯經法會」,並且敦促尼師院不要只送會辯經的尼眾來參加,而應該要讓更大範圍的尼眾來參加這個法會,因為「讖摩比丘尼辯經法會」的目標不只是辯經,而是要建立尼眾的信心,並且為她們提供更寬廣的佛學教育機會。 …

法王噶瑪巴主持西藏兒童村學校運動會

圖片
時間:2014年10月18日
地點:印度 戈巴布爾

法王噶瑪巴應西藏兒童村學校(the Tibetan SOS Children’s Village)北印度戈巴布爾(Gopalpur)分校之邀,以主要貴賓身份主持該校第16屆運動會,並在主辦單位的要求下,於開幕式上對學生們發表演說。 法王指出,自己曾多次訪問西藏兒童村戈巴布爾分校,這次非常高興有機會延續與大家的因緣。法王表示,運動會是一項歡樂的活動:「表面上看來,運動可能像休閒的遊戲,但事實上它卻可以在多方面具有意義。」西藏兒童村學校將體育納入課程中,提供學生在遊戲中鍛煉身體的機會,法王指出,這有助於確保學生有個愉快的校園生活:「運動可以是凝聚人心和增進感情的方法。不僅在校內或校際,這在國際間也是如此。」因此,法王說道,在某種程度上,運動甚至有助於世界和平。 接著,法王詼諧地說,在大家摩拳擦掌,準備在運動場上大顯身手時,自己的演說來得真不是時候。法王提到,達賴喇嘛尊者之前訪問該校時,曾經對學生說了許多鼓勵的話,法王期勉大家要將尊者的話牢記於心,並在生活中付諸實行。法王勉勵學生善用在學校的時間,增強他們達成人生目標的勇氣和決心。 接下來的活動是校歌的演唱,以及各項有益健康的體育活動。中午休息用餐後,運動會繼續進行,直至日落西山,優者勝出之時。在驅車返回上密院前,法王親手將獎盃頒給獲勝的男女學生,而圓滿了這場皆大歡喜的運動會。


http://www.kagyuoffice.org.tw/news/20141018

法王噶瑪巴接見非政府組織的女性賦權代表

圖片
時間:2014年10月15日
地點:印度達蘭莎拉



推行女權運動的一個國際代表團,於今日謁見法王噶瑪巴,希望獲得法王的加持和精神指導,讓她們在為女性爭取權益時更為得力。這個代表團來自「我們為女性賦權」(We for WE)的非營利組織。該組織的活動遍及全球16個國家,此行是她們推動全球女性賦權(women’s empowerment)的計劃之一。這次前來謁見法王的代表包括來自加拿大、厄瓜多爾、馬爾他、印度、羅馬尼亞、塞爾維亞和委內瑞拉的女權顧問、使節和積極行動者。
該組織的創始人暨董事莎吉.辛哈(Sarbjit Singh)請法王介紹他自己的工作,並且針對致力於為女性賦權的人給予建議。法王回答:「對我來說,女性賦權或女權即是人權。每個人都有遠離痛苦和獲得快樂的基本願望,也有權力以行動實現這樣的願望。但這不僅是一項權力而已,而是我們每個人該有且應得的。因此,我不認為為女權努力是為權力而戰,而是讓女性也擁有所有人類應有的權益。」 「當我為女性謀福祉時,我心中想的是:每一個具有苦樂感受的生靈,都值得擁有離苦得樂的相同機會。 對於那些出家為尼的女性,我投注特別的心力為她們謀取福利,尤其致力於為她們提供完整的教育;我一直儘量為她們創造完善的機會。但在未來,我希望自己不僅可以為尼眾、藏人或是喜馬拉雅地區的民眾謀求幸福,而是為所有的女性做些有益的事情。 因此,我全力支持妳們以及所有為賦權女性而努力的人。希望妳們對已有的進展感到鼓舞,並且繼續努力不懈。我相信,妳們的努力會有豐碩的成果。」 厄瓜多爾的代表談到,在聽聞想要幫助的對象所遭遇的痛苦和問題時,她所感受到的心痛,請法王給予指引。 「當我們很想幫助別人時,這樣的事情確實會發生。」法王告訴她:「當別人向我們傾訴問題時,我們發現自己沒有能力幫助他們,這就好像感覺自己的電池快沒電了。在這種情況下,重點是要依靠我們自身內在的能力。我們必須強化我們的自心。首先,我們要增強並防護我們的希望、我們的勇氣、我們的慈悲和我們的喜樂。這樣,我們才可以將它貢獻給他人。我們給予自己的這種心的力量,在我們為他人謀取福祉時,會是我們依靠的資源。」 塞爾維亞的代表問道,該如何在暴力的情況下進行工作。她的問題激發法王對暴力之本質的簡短開示:「有時我們會以身體的行為來看待暴力。」法王提出自己的看法,並且將它與伊拉克當今的國家情勢做連結:「但事實上,暴力來自內在,它從心而來,源於不…

法王噶瑪巴與北美大學生暢談環保、藝術和衝突的化解

圖片
時間:2014年10月13日
地點:印度達蘭莎拉

法王噶瑪巴今日接見一群北美洲大學生,並與他們展開一場輕鬆愉快的問答。法王全場以英語作答,而學生提出的問題範圍遼闊,從環境保護、修行中的音樂與藝術、衝突的化解、動物的權益,一直到法王對恢復藏傳佛教中比丘尼戒的計劃。這30位大學生是國際訓練學校海外遊學計劃(SIT Study Abroad program)的學員,他們為期一學期的行程包括在印度和尼泊爾的訪問,而在達蘭莎拉停留約一週。 第一個提出的問題是關於法王身為環保領袖的經驗。法王在回答中描述自己在藏東的偏遠一角度過的童年。生於一個牧民家庭的法王告訴學生們,他成長環境中大自然的美麗,以及他和全家對大自然的密切依賴。法王指出,自己生命中的這段經驗,是啟發他推動環保的重要來源:「當我談到保護自然環境時,我並不是在講述某種知識或訊息,而是發自內心具有感覺的肺腑之言。我在敦請大家保護環境,或是在說明為一切眾生實行環保多麼有必要時,這當中是帶著情感的。」 法王強調,西藏和喜馬拉雅地區的環保議題,同時是全球性和地域性的問題:「西藏高原通常被稱為世界的第三極和亞洲的水源。如果要保護西藏的環境,我們就必須保存西藏的生活方式和文化,因為西藏的文化和生活對自然環境極為友善。」 無論在言論或行動上,法王都極為支持恢復藏傳佛教的比丘尼傳承,於是學生們便請示法王在此議題上的進展。法王表示,他相當樂觀於幾年之內「這便會發生。」而這也正呼應法王今年6月份首度訪歐時在記者會中的評論。法王指出,雖然有些尼眾已認識到受持比丘尼戒的價值,但最重要的一步,是要讓更多的西藏尼眾瞭解領受具足戒的重要性,如此一來,當這樣的機會果真來臨時,她們才不會感到任何的被迫感,而會積極主動地把握機會。」 在回答化解衝突的問題時,法王表示:「二十一世紀應該是一個分享的時代。之前,我們彼此區隔,視自己為分開的國家,但是現在我們必須瞭解,彼此的關係其實有多麼密切。對於國家以及個人之間的相互依存,我們需要有更多的覺知。」 學生們接著問,法王身為一位藝術家的相關行持。「大家認為我是藝術家,但我並不這麼認為,我不過是對藝術有興趣罷了。」法王將他的繪畫視為是自己修行的一部分;繪畫中,法王能夠平靜自心,免於思維念頭,一心安住在繪畫本身。 法王接著談到音樂:「音樂是一種溝通——一種共通的交流。世界上有許多不同的語言,但音樂卻是人人都能瞭解的語言。為了帶給世…

見大寶法王記

圖片
2014.10.6 劉健威(信報財經新聞)


乘飛機抵達印度德里,已逾午夜十二時,但馬不停蹄,出了機場即改乘小汽車赴西北部的達蘭薩拉。 車行十二小時。在車上猶趕稿,一夜沒好睡,到達達蘭薩拉中午已過。達蘭薩拉是個山城,道路陜窄而崎嶇,但兩旁小商店林立,像是旅遊區多一點;達賴喇嘛和大寶法王都駐錫在這裏,每年吸引世界無數佛教徒到來朝拜。 這裏住的大多數是藏民,做些小生意為生,好像我們住那家酒店,老闆是個四十歲西藏人,二十五年前,他和其他二十二人翻過喜瑪拉雅山,歷時三十五天,才抵達印度,端的九死一生。 休息一夜,第二天即往覲見大寳法王。 見了兩次。第一次是公眾式拜見。之前要作登記,還要附上身份證、簽證副本和照片,到了佛寺每人獲發證明掛於胸前,才能進入大殿。午間二時,喇嘛誦經離開後,信眾才在安排下魚貫進入大殿,席地而坐;進大殿之前更要搜身,不許帶手機相機。眾人坐好後,大寶法王從後殿走出,立於佛壇前。這時眾人排隊上前,從法王手中接過一根祝福的紅繩便離開。 第二次是在藏經閣私下見面,之前同樣要登記,我和友人進入前也要逐一搜身。 大寶法王雖然只有三十歲,但十分嚴肅老成,很少笑容;但氣宇很不凡,不怒自威;眼神尤其銳利,彷彿洞穿萬象。 但對於眾人要求,如在唐卡、照片上簽名,或為佛珠法器加持,都一一應允。 忙碌一陣子後,他知道我們是從香港來的,忽然說:「香港大亂啊。」我迅即接上:「請你替香港祈福。」這是我早準備好跟他說的話。 他答道:「我有啊。」還補充一句:「我盡量。」他一直講的是,流暢普通話。 滿足完各人要求,跟着攝影留念,他忽然用廣東話說:「一齊啊。」合照完,我問:「可單獨跟我照一張嗎?」他說:「好。」 臨別之際,我再問一句:「你有機會會到香港來嗎?」 他毫不猶豫:「一定會。」 但願有他祈福,香港得享太平。

註: 本文作者劉健威是香港私房菜「黃色門廚房」主理人兼專欄作家。

法王噶瑪巴於竹巴噶舉尼寺開示 — 當下的心識,就是輪迴或涅盤的因

圖片
時間:2014年10月1日 地點:印度 實諦傳承喜苑林 授課上師:十七世大寶法王噶瑪巴 中文翻譯:尼師蔣秋卓瑪

首先今天能夠來到丹久噶倉林尼師寺院,我感到很開心,在此特別感謝尼師傑尊瑪天津巴莫以及所有尼師們,寺院外在環境及內在佛像設備等都很完備,尼師的教育和生活條件也都非常圓滿,因此首先我要讚嘆這些成就,並向大家說聲謝謝! 今天有計畫講《大手印祈願文》,但最近因為我身體不是很好,也不知道是什麼原因,以前我身體不是這麼弱,但最近身體不好,當我專注於某件事情時,就會感到頭昏而無法專心,因此今天可能無法很廣泛、很好的開示《大手印祈願文》,但為了吉祥的緣起象徵,會先給予大眾《大手印祈願文》的口傳,在口傳前,先會簡略講說有關大手印的一些意義。 所謂的「大手印」,可分為兩部分:「顯乘經部傳承大手印」及「密乘續傳統的大手印」這兩種,對此分類,在噶瑪噶舉中有兩種論典,有人主張這兩部不相同,也有人主張這兩者相同,不論如何,有這兩種傳統的大手印說法。 ■顯乘經部傳統大手印即「般若中觀密意」■ 所謂「經部顯乘傳統大手印」,即是二轉法輪的「般若中觀密義」,也可以說和由龍樹菩薩所注釋發揚的,也就是一般稱為的「中觀見解」,是一樣的。 龍樹菩薩所著的《中觀根本頌》,有很多不同釋論,阿底峽尊者曾如此述說:統括所有《中觀根本頌》中,最圓滿、完全與龍樹菩薩一樣的,是月稱菩薩所做之《中觀根本頌》釋論。 當然在此也有另種說法,月稱菩薩是龍樹菩薩的弟子,而有些人說不是,總之這些不重要。 在佛說《三摩地王經》中授記講到,岡波巴大師將是在未來廣大弘揚《三摩地王經》的人。 《三摩地王經》所闡述的見解,也就是「中觀見」,名稱上被稱為「無上瑜伽樂空不二智」的「大手印」,也就是說,《三摩地王經》闡述的雖然是顯乘的意義,不過被稱為密乘無上瑜伽的「大手印」。 ■中觀見地生起時,妄念體性顯現為法身■ 這樣經乘的「大手印」或《三摩地王經》所闡述的「中觀見地」,在內心生起時,就被稱為「平常心開展」、「法身展現」,或「妄念顯現為法身」。 意思是說,像這樣的中觀見地在內心生起時,平常心將能開展,法身就能展現,妄念顯現為法身,總之,這就是經部顯乘傳統的《大手印》。 在此也有這樣的一段歷史,帕莫竹巴大師曾經到位於名為桑普之地,到當地噶當派的僧團學習論典,後來並到薩迦法王處修持《道果》,最後到岡波巴大師近前,並接受岡波巴大師的心性指引。 ■「輪迴的因」是「當下的心識」■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