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一月, 2015的文章

法王噶瑪巴於德里大學開示「小善的偉大」

圖片
時間:2015年1月31日
地點:印度新德里

今日下午法王噶瑪巴於德里大學開示「小善的偉大」。此行是法王對德里大學的首次訪問,而座中師生主要來自該校佛學系。法王在德里大學受到熱烈的歡迎,學生福利部主任建恩.庫惹那教授(Jain Khurana)和佛學系系主任喜惹.保羅.岡內基教授(Hira Paul Gangnegi)代表向法王獻上傳統的西藏哈達和鮮花。演講會上,法王顯得輕鬆愉快,並對學生們笑言,他覺得自己沒有太多可以傳授的東西。「過去我與學生有一些互動,彼此都有分享想法的美好體驗。」法王表示:「有時,我事後的感覺是,我可以從你們的經驗和教育中學到許多,以至最後我的收獲比各位還大!」過去幾年,法王與世界各地的大學生和年輕人,有過持續的系列互動,探討永續發展、性別問題、食品公義等。同樣地,法王也有意於與印度的新生代進行這樣的會談。演講地點在該校設備最完善的會議中心。在木質壁面的現代演講廳中,法王坐在雕刻精細的木椅上,聽眾是經過挑選的研究所學生,會場氣氛溫馨親切,猶如置身研究所課堂,又像是一場親密的家族聚會。「從我成為一名宗教領袖後,在這樣的場合,大部分的人立刻會想,我要講的肯定跟宗教有關,但其實這不是我主要關心的。無論我們虔誠與否,具有宗教信仰與否,我們同樣都是人,同樣會有痛苦和快樂。而這才是我認為是最重要的。」「遇到問題和困難時,我們面對它的力量從何而來?我覺得它來自我們的教育和自身的努力。只有在這個時候,我們才能夠開發出面對生命困難的能力。就佛法而言,本俱的潛力和能力,就在我們的自心當中。我們善的動機、我們對他人的慈愛,以及我們利他的念頭,都已經深植在我們的內在,而我們的能力來自於這些種子。」「善的力量就像一顆種子,從一顆種子可以生出一朵花,但播下種子後,我們還需要照顧它,提供所有需要的養份,剷除抑止成長的一切障礙,主要依靠的是耐心和辛勤的培育。同樣地,我們的心中就有本俱的悲心,重點是,我們要滋養它,不讓它衰減,而是讓它增長。」法王接著描述念頭引發行為的過程。從我們心中的一個念頭,會讓我們說出一些話。然後,我們會透過身體上的行為,將這個想法表達出來,而我們身體上的行為會對人生和社會產生影響,而這一切都源自於我們心中的念頭和動機。因此,我們尤其要關注自己的心念。法王說明,在談到「小善的偉大」這個主題時,其實談的是我們心中善念的偉大和利益,因為小小的念頭可以產生巨大的影…

法王噶瑪巴為讖摩比丘尼辯經法會設計的新標誌

圖片
這個典雅的標誌中央顯示的是三位持坐姿的尼眾,她們著紅色法袍的身形猶如三瓣蓮花,而下方左右俐落的兩撇,則代表奠基的蓮葉。(2015)


法王噶瑪巴於正覺大塔行功德迴向

圖片
時間:2015年1月29日
地點:印度菩提迦耶

法王噶瑪巴這次在菩提迦耶停留近三個月,從去年11月的噶舉冬季辯經法會開始,然後是《知一全解》24位寂靜本尊的系列灌頂,歷經大手印《了義炬》課程、第32屆噶舉大祈願法會,一直到第二屆讖摩比丘尼辯經法會。讖摩比丘尼辯經法會期間,出現多項振奮人心的消息。首先是法王歷史性的重大宣佈:明年起,將逐步恢復藏傳佛教的比丘尼戒傳承。此外,圓寂11年的波卡仁波切轉世被尋獲,法王在德噶寺大殿為小仁波切舉行認證與剪髮儀式。這豐富又圓滿的三個月,猶如廣大豐沛的佛法江河,源自法王甚深悲心的佛行事業。在離開菩提迦耶前往機場的途中,法王來到正覺大塔進行最後的功德迴向。主殿中佛像的光環,光華四射猶如鑽石般璀燦。在獻上廣大的鮮花素果的供養後,法王接著念誦願文,祈請珍貴上師長壽住世:
願上師廣大如虛空般遍滿世間,
願上師法教如日月般照亮一切,
願上師壽命如高山般堅固長住。接下來的內容是祈請教法興盛,僧團精勤,護持者平安順利。之後,法王沿著正覺塔的內圈繞行,向位於三方的上師和壇城獻供。首先,法王步出左邊的第一個出口,左轉向壇城和達龍哲珠仁波切(Taklung Tsetrul Rinpoche)獻上哈達。達龍哲珠仁波切為寧瑪傳承的領袖,他坐在位於佛塔左側的帳棚內,正在主持寧瑪派的祈願法會。法王繼續內圈的繞行,接著步出菩提樹後方的出口,向壇城以及貝諾法王(Penor Rinpoche) 的法座獻上哈達。法王接著回到內圈的繞行,在走到佛塔的右側時,從右側出口出來,分別向壇城以及起身恭迎法王的南卡吉美仁波切(Namkha Drime Rinpoche )獻上哈達。法王接著回到內圈,繼續未完成的繞行。在圓滿內圈的繞行後,法王拾階而上,經正門而進入菩提迦耶寺院管理委員會的招待所停留片刻。由招待所出來後,法王再次走向正覺大塔大門,並且開始進行最外圈的繞塔。法王這項出人意料的舉措,在法王轉進尼眾修法的帳棚內時,用心開始變得明顯。秉承對尼眾僧團的支持,法王特別在尼眾修法區中,向壇城和主法的敏卓林堪千仁波切(Mindroling Khenchen)獻上哈達。在一群信眾的跟隨下而圓滿最外圈的繞行後,法王步出大門,迅速地走在寬廣的粉紅色磚道上,輕快地步下幾個階梯,上車前往機場。


http://www.kagyuoffice.org.tw/news/20150129

法王噶瑪巴為祈願法會新廚房用地灑淨

圖片
時間:2015年1月26日
地點:菩提迦耶

噶舉大祈願法會已經清空的舊廚房,竹子結構的屋頂上還鋪著深藍色的防雨布,廚房裡面有著一座臨時設立的小佛堂,兩套傳統的八供擺在鋪著錦布的供桌上,八供前面是一個高腳供杯,旁邊則有一個白色的多瑪。距離供桌不遠的紅磚地上,有一個曝露出地表土壤的方形小開口,而這一小塊地代表著即將灑淨的土地。12點左右,在一小群僧眾的簇擁下,法王噶瑪巴穿過鄰近的空地抵達廚房,年幼的竹奔德千仁波切則緊跟一旁。法王將進行的是一項特別的安地儀式:透過供養地方神祇以徵求土地。供養儀式主要分為三個步驟。首先,法王與竹奔德千仁波切屈跪在法座前念誦祈請文,將白色的多瑪和黃金供茶(藏文:gser skyems)獻給大地女神,向她徵求土地。第二步是對土地神的供養。這時,隨侍遞給法王一支香和即將獻給土地神(藏文:sa bdag)的供品。當法王搖著鈴杵修法時,這支香就由一旁的竹奔德千仁波切為法王拿著,另一位僧人則將供茶拿出拋灑。第三步是供養包括地、水、火、風四大元素神祇等生靈(藏文:‘byung po)。接著,法王從座中起身,繞行這一小塊方地,然後將綁著白色哈達的鏟子交給竹奔德千仁波切,指導他如何在這塊地的四方和中央下鏟。最後,法王將一條長哈達繫在立於方地中央的木棍上,將米拋向空中,在進行米供養的同時,一邊念誦:「願此地白晝恆時皆吉祥,願此地黑夜恆時皆吉祥 …」


http://www.kagyuoffice.org.tw/news/20150126

慶祝印度國慶,招待教會孤兒

圖片
時間:2015年1月26日
地點:祈願會場

印度國慶日當天,國際噶舉大祈願法會執行長喇嘛確札招待當地基督教孤兒院的30位孩童,為他們舉行同樂會。這是噶舉大祈願法會組織為慶祝印度國慶而舉辦的活動之一。
這所孤兒院名為「伊麗莎白兒童之家」(Elizabeth Children’s Home),由「耶穌基督慈善學會」(Jesus Christ of Compassion Charitable Society)管理。在老師的陪同下,院童在祈願會場吃餅乾、喝果汁,每個人還領到一席新的毛毯。
這項慶祝會在法王親臨會場探視院童時達到高潮。
http://www.kagyumonlam.org/Chinese/News/Report_20150126.html

法王噶瑪巴慶祝印度國慶日

圖片
時間:2015年1月26日
地點:菩提迦耶德噶寺


在印度國慶日參加升旗典禮,已然是法王噶瑪巴冬季行程的例行活動。一百多位沙彌在老師的陪同下,在德噶寺大殿外廣場的升旗台前,排隊立正站好。身穿稜線分明、熨燙平整的卡其制服的印度警察,以及一旁穿著藍灰相間的迷彩服的國民兵,專注肅立。典禮的參加者還包括法王行政辦公室的工作人員、西藏保安人員、僧眾、尼眾以及國外信眾。由於印度是佛教的發源地,也是達賴喇嘛尊者和藏人的避難處,法王時常提到聖地印度對藏人的恩情。象徵現代和民主印度的印度國旗,由橘、綠、白三個色塊組成,中央海軍藍的標誌是阿育王的24輻輪。當印度國旗升起時,法王帶著敬意觀禮,印度軍警則動作一致地舉起自動步槍致敬或行舉手禮。沙彌們興奮地揮舞印度小國旗,唱著印度國歌,並為眾生和世界的福祉而念誦佛教祈願文。典禮圓滿後,法王旋即在會客室接見印度安全人員,並向每人致贈印度甜點以表感謝。

http://www.kagyuoffice.org.tw/news/20150126-2

法王噶瑪巴為拉達克佛教精舍揭幕

圖片
時間:201五年1月26日
地點:印度菩提迦耶

拉達克佛教精舍(Ladakh Buddhist Vihara)的通道兩旁,豎立起有著精緻圖案的絲布牆。精舍大門後的紅地毯上,是一座以粉筆描繪的法輪,旁邊的五位男性舞者戴著高高的錦帽,身上的披肩由藏紅和白色布條組成。他們身後的五位拉達克女士,服裝和頭飾都極為獨特,她們戴著形狀如一波海浪的寬大帽子,上面綴滿一顆顆綠松石,帽簷垂懸於前額,尖端繫著單顆美麗的寶石。她們手中的長嘴金銅酒壺,是喜馬拉雅傳統的待客之禮。近400位僧俗在中庭廣場等候,廣場後方搭建有一座高頂的藍白色帳棚,裡面有法王的法座和一座佛堂。佛堂中供奉著一尊三尺高的莊嚴佛像,佛像前有著七供和油燈。拉達克佛教精舍的設計為四方建築圍繞著中庭廣場。右側的大樓目前已經完工,而左側和後方則搭建有藍色帳棚。觀眾的前排是一群身穿寶藍夾克制服的學童,他們來自拉達克和印度其他地區,台灣的一個團體為他們提供教育和贊助;另一側是三大排身穿綠色軍服的拉達克偵查兵,他們目前正在菩提迦耶的印度軍營受訓。下午近兩點,開道的警笛聲由遠漸近,法王的座車接著抵達會場,並旋即為拉達克佛教精舍揭幕。法王將紅色的布簾拉開,揭示一幅深黑色嵌金字的匾額,上面寫著:「拉達克佛教精舍於2015年1月26日下午2點鐘,由第十七世大寶法王噶瑪巴鄔金欽列多傑揭幕,在場觀禮者有喜瑪拉雅佛教協會會長洛桑札西(Lobzang Tashi)、拉達克列城佛教協會會長暨喜瑪拉雅佛教協會秘書長策旺聽列(Tsewang Thinle)。」揭幕後,法王走到已完工的大樓迴廊,剪開繫在新房間入口的橘色綵帶。這裡每個房間都設有浴室和廚房,以照顧拉達克朝聖者的需求。剪綵結束後,法王進入廣場中的帳棚,在佛像前點燃一盞燈後登上法座。陪同法王前來的,還有與拉達克有特殊因緣的竹奔德千仁波切。前一世竹奔德千仁波切是偉大的實修者,曾在拉達克興建多所寺院,而這一世的竹奔德千仁波切2000年出生於拉達克的章塘紐瑪區(Chang Thang Nyuma),兩歲時由法王認證,四歲被送往隆德寺,五歲開始學習經論。仁波切學習並熟記寺內所有儀軌的修法、樂器和手印,13歲就通過嚴格的考試,成為隆德寺創立以來最年輕的維那師。下午的活動有拉達克舞團帶來的多項演出,中間穿插著拉達克重要人士的致詞。拉達克佛教協會會長策旺聽列感謝法王蒞臨,並提到2013年時法王曾為精舍立下破土基石。…

法王噶瑪巴的歷史性宣佈:恢復藏傳佛教尼眾的戒律傳承

圖片
時間:2015年1月24日
地點:菩提迦耶德噶寺

在第二屆讖摩比丘尼辯經法會中,法王噶瑪巴發佈一項重大的歷史性宣佈:明年起,將以具體步驟,恢復藏傳佛教尼眾的戒律傳承。
明年首先開始恢復的,是未來接受比丘尼戒的必要基礎——沙彌尼戒和學法女戒,而這將由法藏部戒律傳承的比丘尼僧團協助授予。藏傳佛教遵循的是根本說一切有部的戒律傳承,而其中的比丘尼戒已經失傳了。邀請法藏部傳承的具戒比丘尼,來為藏傳佛教中有限的尼眾傳授這兩項基本戒律,這麼做可以確保尼眾的戒律,是在如法的儀式下從未曾間斷的傳承而獲得的。「明年第三屆讖摩比丘尼辯經法會最重要的一件事,就是恢復藏傳佛教中沙彌尼和學法女的尼眾戒律,而這將會是藏傳佛教的一項重大里程碑。」法王表示。「有些人可能會說,我是為了顧及人情而這麼做,但就像我這幾天一直提到的,比丘尼戒的重要性不可忽視。佛陀也在在告誡弟子:『佛教四眾(比丘、比丘尼、優婆塞、優婆夷),如同房舍之四柱,缺一不可。』所以,我是帶著這樣的心情,盡力想要恢復比丘尼戒。」在讖摩比丘尼辯經法會的課程中,法王曾對比丘尼戒議題給予開示:「佛陀給予女眾出家的機會時,早已經建立了完整的修道體系,也就是戒、定、慧三學的體系。所以大家不需要有任何的懷疑,不用去理會社會上那些斷章取義的說法,認為女眾出家減損佛教的壽命。」「三學要圓滿,首先是增上戒律,在這之上是增上定學,最後是增上慧學。目前藏傳佛教女眾的戒律可以說並不圓滿,因為還沒有比丘尼戒;由於沒有比丘尼戒,可說也沒有圓滿的沙彌尼戒,進而也就不具備學法女戒。現在的情況就是如此,有點不清不楚,實在很不好。這是整體佛教衰敗的一個現象。」「因此過去十幾二十年間,以達賴喇嘛尊者為主的藏傳佛教各個宗派的領袖,還有具備熱忱的格西、堪布等等,一直努力於比丘尼戒的恢復。我親眼見到,也實際參與過多次的討論。」「多年來大家深入佛經、論典,努力地去研究和探討,以大白話來說,過去二十年來一直都在紙上練兵、只說不做,我想主要也是因為這個課題太重要了吧,所以大家都很慎重,花了很長的時間。」「一般給予比丘尼戒的方式,分為一部僧中受和二部僧中受兩種方式。最好的是二部受,不得已才一部受。二部受戒必須要有比丘尼戒傳承,而現在保有二部受的比丘尼戒傳承的,便是在漢傳佛教當中。」「所以,我們可以從漢傳佛教當中,迎請回二部受的比丘尼戒傳承,這是最好的。由於恢復比丘尼戒之前,還先得授與沙彌尼戒…

第二屆讖摩比丘尼辯經法會圓滿日

圖片
時間:2015年1月24日晚間7點至9點
地點:印度菩提迦耶德噶寺大殿

明年歷史大事:恢復藏傳佛教尼眾的戒律傳統
歷經法王每日親授的《解脫莊嚴寶論》課程、密集的辯論訓練、施身法和紅觀音超薦等法會,以及歡喜地迎回期盼了十多年的波卡仁波切轉世,為期兩週半的第二屆讖摩比丘尼辯經法會於今日圓滿。上午一開始,由法王親自帶領度母修法,法會持續整日直至下午。度母因發願以女身獲得圓滿證悟而著名,向度母祈請尤其能夠受到護衛並消除障礙,因此在尼眾辯經法會圓滿日進行度母修法,實為再適切不過。晚間閉幕式的第一個活動是尼眾的辯經演繹(相關報導見「法會圓滿日,尼眾辯經場上展英姿」)。在法王的面前,以及傳承祖古、堪布、教師和信眾的見證下,尼眾將過去一年於各自的寺院中和辯經法會期間的訓練成果,生動且精彩地呈現出來。接著,法王對來自9所寺院的400位尼眾,宣佈他對尼眾的戒律、教育、健康的重要計劃,其中包括恢復藏傳佛教中尼眾戒律之傳統的歷史性創舉。在眾人的讚歎聲中,噶舉史上第二屆的讖摩比丘尼辯經法會圓滿落幕。法王於閉幕式的開示如下:今天是第二屆讖摩比丘尼法會的圓滿日,尼眾辯經法會雖然只召開了兩屆,但比起舉行了十八屆的僧眾辯經法會,尼師的進步更大,這是值得高興的成就,我在這裡讚頌大家的功德!現在,我想說一下關於未來尼眾辯經法會的一些規劃。前幾天我曾提過,第三屆讖摩比丘尼辯經法會的舉辦時間會縮短,但現在不用擔心了,時間將會很充裕。第三屆讖摩比丘尼辯經法會計劃從2016年

法會圓滿日,尼眾辯經場上展英姿

圖片
時間:2015年1月24日
地點:菩提迦耶德噶寺

第二屆讖摩比丘尼辯經法會圓滿日的尾聲,是一項別開生面的尼眾辯經。此時,大殿中法王的法座前,答辯者的坐墊和矮桌一字排開,而中央走道距離殿門的三分之二處,則架起一支供質詢者使用的麥克風。由於人數眾多的質詢者有時會相當激動,這樣的安排可讓質詢者和答辯者間保持一定的距離。年紀尚幼的竹奔德千仁波切,坐在第一排教師和堪布的首位。前一世的仁波切擔任法王西藏法座楚布寺的閉關上師時,對於一群流離失所的尼眾極為照顧,慈悲地為她們上課,在楚布寺為她們安排住處,部分尼眾甚至還住進前世噶瑪巴的山洞裡,這些著名的山洞位於中圈的環寺道路上。而這一世的仁波切似乎也繼承了前世護持尼眾的風範。自法會開始以來,尼眾每天都有團體辯經的練習,而今晚的二場辯經則是辯經活動的高潮。第一場辯經的三位答辯者分別來自創古度母寺(創古仁波切)、竹德寺(堪布竹清仁波切)以及禪定林(Samten Ling)(嘉波仁波切)(Gyalpo Rinpoche)。質詢者的總人數高達16位,她們分屬帝洛普寺(法王噶瑪巴)、實諦傳承喜苑林(Dongyu Gatsal Ling)(傑尊瑪天津巴摩)和拉浪尼師院(Ralang Nunnery )(嘉察仁波切)。活動的一開始,在中央走道的盡頭,擔任答辯的三位尼師將形如新月的黃色法帽放在面前的紅地毯上,三頂禮後,她們趨前向法王獻上哈達,接著面對著質詢者坐下。按慣例,第一位上場的質詢者首先以對話的形式建立定義和命題(立宗)。這場辯論的總題為「相屬關係」,而實際討論的是因果關係。辯論進行一段時間後,旁觀的一位堪布忍不住加入激烈的對話,向答辯者進行質詢,而另一位教師也不禁發言挑戰。在兩大強勁對手的環伺下,這位答辯的尼眾的論點毫無動搖,應答中帶著沈穩和笑容。他們辯論的內容涉及因明學的經典範疇,而這也是月稱論師在《入中論》運用的主要分析工具:一或異的辯證。「萬法是否具有同一的體性?」「常與無常的體性為一或異?」「如果它們的體性為一,那麼給我一個同時為常與無常的例子。」當對方的回答顯得遲緩時,質詢的一方便開始吆喝「切!切!切!」「提出你理由!」激辯的氣氛持續升高。這時,如同僧眾經常做的,一位質詢的尼師卸下袈裟,將它繫在腰間(相當於常人捲起袖子),慨慨論述的同時,一邊傾身擊掌。第一場辯論的終了,全場掌聲雷動。接著,第二場辯論開始。答辯者首先上場,照例頂禮、向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