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六月, 2015的文章

1999年西藏第三號活佛叛逃內幕 - 多維新聞

圖片
柏丞撰寫 2015-06-30 22:57:02

多維歷史在1959年達賴喇嘛出走印度和十世班禪圓寂後,中共和達賴兩方對十一世班禪的轉世靈童的認定嚴重分歧。而1992年被北京和達賴雙方都確認的噶舉派十七世噶瑪巴活佛,就成為了西藏境內最重要的宗教領袖。然而,1999年12月28日,時年僅15歲的十七世噶瑪巴活佛突然離開了噶舉派的主寺——拉薩的楚布寺,進入尼泊爾境內,八天之後輾轉到達印度。噶瑪巴活佛的出走,成為世紀之交國際宗教界最具震撼性的事件。




目前整個藏傳佛教活佛的總數達近萬人,十七世噶瑪巴活佛,是藏傳佛教噶舉派的最高活佛,也是西藏最重要的宗教領袖之一,宗教地位僅次於達賴、班禪。藏傳佛教是中國佛教三大系統(南傳佛教、漢傳佛教、藏傳佛教)之一,藏傳佛教內部又分為四大教派,主要有格魯派(黃教)、噶舉派(白教)、寧瑪派(紅教)、薩迦派(花教)。達賴、班禪均為為格魯派最高活佛,噶瑪巴即為噶舉派最高活佛。俗稱“白教”的噶舉派,也是最早擁有活佛轉世制度的藏傳佛教派別。
噶舉派(白教)在藏傳佛教中地位尊崇,開宗立派於北宋年間,元代始興盛,元世祖忽必烈封吐蕃智者八思巴為國師,尊號“大寶法王”,意思是大威神力和大智慧者的象徵。後永樂皇帝賜第五世噶瑪巴“大寶法王”尊號並沿襲至今,故常稱噶瑪巴活佛為大寶法王。
噶舉派至明朝盛極一時,全盤掌管了西藏政教大權,成為統治性教派。白教歷代“大寶法王”和明朝禮尚往來,關係良好,執掌西藏三百年間,從未與明王朝干戈相向。明朝永樂皇帝邀請第五世噶瑪巴訪問南京並傳法,受到萬餘僧眾歡迎。蒙古大汗蒙哥曾賜給二世噶瑪巴一頂金絲鑲邊的黑色法冠、一顆金印作為傳襲之寶,這頂黑帽是白教聖物,是噶瑪巴身份合法性的象徵,十六世噶瑪巴每次說法都要戴上黑聖帽,因此噶舉派又稱為黑帽系喇嘛。
除西藏外,白教在四川、甘肅的藏區影響力甚大,尤其在台灣、東南亞及歐美,白教發展最快,信仰白教的不止于藏人、漢人、蒙古人,也有不少西方人。台灣政壇名人陳履安就是白教的虔誠信徒,他曾多次捐錢給西藏寺院乃至西藏的公路建設,陳履安的兒子曾親赴西藏,拜見過白教少年活佛。
雖然黃教(格魯派)在藏傳佛教中香火最旺,但是白教(噶舉派)在五大教派中最為富有,白教在位於錫金隆德寺的廟產多達十幾億美元之巨!而今在歐美興建的喇嘛寺,幾乎都屬白教。譬如美國最大的喇嘛寺——位於紐約州的woodstock,該廟宇就是屬于白教廟產。
1…

法王噶瑪巴致台灣八仙樂園粉塵氣爆慰問函

圖片
對於這次在八仙樂園歡樂集會的驟變,遠在印度的我也感到極大的悲傷。尤其對幾百個年輕朋友正面臨著痛苦感到極為不捨。
我深深地祈願:亡者能從輪迴中得到安息,傷者們在康復的路途中順利無礙,所有家屬早日遠離痛苦。
願三寶加被。
第十七世大寶法王噶瑪巴 鄔金欽列多傑
2015年6月 30日 印度上密院
http://www.kagyuoffice.org.tw/news/20150630

法王噶瑪巴於尊者達賴喇嘛80大壽慶典致辭全文

圖片
公曆2015 年6 月22 日
藏歷木羊年五月初六 印度達蘭薩拉



我們今生來世的依怙主至尊法王喇嘛的華誕,對於今天親自蒞臨的法王達賴喇嘛以及各大教派的法王,藏人行政中央的司政,以及我們全體工作人員對所有與會的僧俗二眾表達我的祝愿! (掌聲)

一般來講的法王在場的時候我講話是特別緊張的,因此我今天接受法王的加持,然後以無比的勇氣講幾句話。剛剛各大教派的法王做了很多的開示,如果我在這裡再講很多的話,民眾有可能也會很辛苦。最主要來講,法王在很小的時候擔負眾生和教法的事業,法王16 歲就肩負西藏政教的大事業,是相當的辛苦,這個我們很多人應該也是知道的。雖然是政教領袖,聽著也很好聽,但是這個是要肩負很多的責任的,而且就當時的局面來講是相當的嚴峻,因此是很辛勞的。因此我們沒辦法想像法王當時的心情。後來呢,法王流亡印度,藏人就分成境內外兩大類,要流亡印度的,這種辛苦我們也無法想像。而且法王到現在為止還在領導全體藏人,雖然法王很辛苦,我今天還是在這裡代表全體藏人願法王貴體健康,深表對法王的感恩! (掌聲)

法王的佛身事業、佛語事業,這些都是不可思,也無法一一言表的,今天我們能夠可以在這裡舉辦80 大壽,我內心確實是相當的喜悅,向80 大壽籌備會,我尤其特別的向安多的80 華誕籌委會表示我的感謝! (掌聲)

最主要的來講,如同法王常常在教導的,對法王而言最好的供養,讓法王最歡喜的就是遵循法王的教導,竭盡全力來完成法王的教導,這就是讓法王歡喜的,也是對法王的供養。以我自己而言,我也是會為了令法王歡喜,我自己也是一剎那間也不願生起對法王的不喜悅,我會竭盡一切尊重法王的意願來行事。 (掌聲)當然也不光是我一個人,我們所有的藏人都應該要如此。法王一生當中主要的時間都是在流亡,那對於境內的藏人而言,每一天都盼望可以看到法王,因此他們的希望就是願法王重回家園,希望法王在90 華誕的時候可以蒞臨西藏,願法王回到自己的家鄉。 (掌聲)

最最主要而言,法王對教法對眾生做了很多的奉獻,現在已經是高齡了,應該要好好地休息,行程不能過於緊張。這也是我所看到的,我想要表達的一個希望。其實法王不做任何事情,只要坐著都可以利益到眾生,利益到教法,因此對法王表示感恩之外最主要是要表達願法王多多休息,行程不要過於緊張。 (掌聲)


文章出處: https://www.facebook.com/permalink.php?story_f…

法王噶瑪巴出席達賴喇嘛尊者八秩大壽慶典

圖片
時間:2015年6月21日
地點:印度 達蘭莎拉

週日清晨,為慶祝達賴喇嘛尊者的八十大壽,尊者主要寺院的周圍已經排滿等候入場的僧俗二眾。約四千名僧眾和三千名居士,將寺院的長廊和下方的停車場全部坐滿。 清晨6點鐘,主要的僧眾便開始為尊者進行長壽修法。主法者為薩迦崔津法王,除了法王噶瑪巴外,出席者還包括甘丹赤巴法王(Ganden Tri Rinpoche)、直貢澈贊法王(Drikung Kyabgön Rinpoche)和敏林崔千仁波切(Menri Trizin Rinpoche)等。在修法進行至迎請長壽本尊降臨加持時,在大殿外透過螢幕觀禮的會眾開始沿著大殿周圍就座。 長壽修法圓滿後,在繽紛多彩的儀隊的前導下,達賴喇嘛尊者進入大殿,沿途不時停下腳步,親切地和信眾寒暄,淡化典禮的嚴肅氣氛。尊者登上殿內的法座後,會眾開始念誦對佛陀的廣大禮讚;不久,長壽女神和涅沖神諭現身會場,並向尊者傳達訊息。 薩迦崔津法王念誦一篇文辭優美的祈願文,祝願達賴喇嘛尊者和法教長久住世,他並向尊者敬獻曼達以及傳統的吉祥禮品。在簡短的致詞中,達賴喇嘛尊者說明,藏人到印度後便改用西曆,然而今年他慶生會的日期,大家決定採用西曆的年份(2015年),以及藏曆的月份和日子(第五個月的第五日)。在談到佛教班智達的那爛陀傳統時,尊者表示,它是印度最古老的傳統,而這些學者甚深的洞見不可思議。研讀和修持他們的著作,便是給他最好的生日禮物。 在主辦委員會主席的致謝後,上午的慶祝活動便在大會招待會眾的午餐中圓滿落幕。


http://www.kagyuoffice.org.tw/news/20150621

法王噶瑪巴三十歲生日感言

圖片
今年是我三十歲的生日。時間過得很快。而今年也是我離開西藏來到印度的第十五個年頭 。三十歲被認為是一個重要的里程碑,許多人也一直要求我希望能慶祝這個生日。不過,我已經決定不慶祝我的生日,有幾個原因,我想在這裡跟大家分享一下。 自從離開西藏這些年,我就再也沒有見到我的父母,而現在他們已經日趨年邁。這個身驅是由我父母所生養,因此在我的生日這一天,對於他們沒能在自己身邊,更加地倍感思親。 自從來到印度這15年來,我一直暫住在位於達蘭薩拉的上密院。儘管上密院常住一直是非常仁慈又好客的主人,但作客之人在每一年的生日上都造成種種不必要及不​​便的麻煩,這不是一件體面的事。 此外,每年在我的生日時,我想念的不僅是我的父母,而且也懷念那片波光粼粼的美麗山河和純淨的自然環境,那是我出生和成長的故鄉。這增強了我急切地想要保護西藏高原以及喜馬拉雅山區的脆弱生態。如我所說,該地區的冰川是大部分亞洲主要河流的源頭,也是地球的第三極。出於這個原因,西藏高原不僅對於當地居民,對於整個亞洲甚至是整個地球的福祉和滋養都扮演了重要角色,因為藏族文化和生活方式與那個環境已經和諧共存了好幾千年,因此,為了保護這種嚴峻的環境,我覺得它的保存是迫切需要的。 的確,不僅是西藏高原,也包括整個喜馬拉雅地區,不丹、尼泊爾以及印度位於喜馬拉雅山區的一些省份,如錫金。不丹是一個非常好的例子,對於維持其生活方式的價值,而那是唯一適合當地喜馬拉雅環境的生活方式,而不丹能堅持如此做是真正值得稱道的。 我還沒有親身拜訪,但聽到許多朋友說錫金是一個寧靜且環保的地方。噶瑪巴轉世傳承的主座是在西藏的楚布寺,我也有很好的機會曾在那裡生活過。當第十六世噶瑪巴離開西藏,他在錫金建立了隆德寺,現在是印度的一個省份。 與此同時,在錫金的許多人對第十六世大寶法王有堅定的信心與殊勝的因緣,現在對我也深具信心。他們之中許多人曾多次要求我來看望他們,而這也是我自己衷心的期望,希望能夠前往錫金,為了能與他們見面以實現殊勝的承諾,及能到錫金各地朝聖。 由於最近發生的地震,尼泊爾仍然從可怕的破壞和傷亡中復元。我也已經請求傳承寺院及阿尼寺院不僅能給予傷亡者修法祈福,也能積極地提供務實的援助,現在我再次地請求,各寺院能繼續堅持不懈地,盡可能地協助災民重建和修復。這一災難性的地震也非常清楚地顯示了自然環境的價值和重要性。我們必須以此為訓,​​更加努力地,以維護和保護我們的地球…

法王噶瑪巴出席第12屆藏傳四大教派和苯教宗教會議

圖片
時間:2015年6月18日
地點:印度 達蘭莎拉



第12屆藏傳佛教四大教派和苯教宗教會議(Religious Conference of the Four Major Schools of Tibetan Buddhism and Bon Tradition)今於北達蘭莎拉(McLeod Ganj)的蘇里亞旅館(Surya Hotel)召開。這場為期三天的會議由藏人行政中央宗教文化部主辦。 宗教文化部部長噶倫白瑪曲覺(Kalön Pema Chinjor)手持白色的長哈達,站在旅館的階梯上恭迎法王噶瑪巴,並陪同法王噶瑪巴進入會議大廳。會中藏傳佛教四大教派和苯教的領袖雲集,包括祖古、堪布和僧眾等所有藏傳佛教寺院和尼師院的代表。除了法王噶瑪巴之外,於會中發表談話的重要精神領袖還包括薩迦崔津法王(Sakya Tridzin Rinpoche)、甘丹赤巴法王(Ganden Tri Rinpoche)、達隆夏仲法王(Taklung Shabdrung Rinpoche),以及達隆哲珠法王(Taklung Tsetrul Rinpoche)和竹千法王(Drukchen Rinpoche)的代表。 演說中,法王首先指出,過去在西藏並沒有不同教派聚集一堂開會的傳統,但自從藏人來到印度後,仰仗達賴喇嘛尊者的恩德,像這樣的會議從開啟至今已有12屆。 法王表示,會議在平等的精神下展開,出席者不會自忖:「我是重要的大人物,他們不是。」人人平等相待,而這樣的精神孕育出和諧的關係。 就一般藏人和文化而言,和諧的合作關係也是必須的。在這個數位的時代,彼此聯絡都很方便,我們應該團結在一起。尤其,各個傳承的重要上師和僧團直接接觸藏民,對藏人社會具有強大的影響力,因此在思想和行為上合乎眾利,這點很重要。法王並且強調大家應該確實遵循尊者的忠告。 過去,這些會議定期召開,而且進行順利。法王表示自己與宗教文化部的關係密切,見證他們經歷的困難和所付出的努力。有時在與部長談話時,法王不禁會想:「我雖有偉大的上師之名,但在利益法教上,這位部長的付出卻比我還多。」身為主事者並不容易,因為很少人能夠真正看到部長所做的一切。 接著,法王談到當今世界佛教中希望和危機並存的局勢。在最近的美國之行中,法王在訪問谷歌(Google)和臉書(Facebook)總部時,發現他們在辦公大樓中特別設有禪修室。此外,法王在與這些著名企業的總裁交談時,…

大寶法王噶瑪巴勸勉藏人大學生:積極地讓自己的藏人身份切合實際 - 國際西藏郵報

圖片
週三, 10 六月 2015 13:36 Yangchen Dolma, Tibet Post International



『國際西藏郵報2015年6月9日達蘭薩拉報導』與來自印度各地藏人學生互動時,十七世大寶法王噶瑪巴敦促學生們透過為老舊的習俗和傳統賦予新的意義,積極地讓自己的藏人身份切合實際。
在6月份的前兩週,第十七世法王噶瑪巴.鄔金欽列多傑與來自印度各地的藏裔碩士和博士學生,就身份認同、貧窮、賦權女性等主題進行廣泛的持續性會談。 這場會談在法王的指示下由 「昆永慈善信託」(Kun Kyong Charitable Trust)主辦。去年11月時,法王曾在德里與百餘位藏裔大學生就新生代領導進行交流,而這場會談是法王應允的後續互動計劃之一,它同時首開藏裔大學生與佛教精神領袖,就社會關注的議題進行持續性交流的先例。 這場會談秉持法王一貫的精神:與新生代共同關注21世紀社會所面臨的重大問題,並啟發他們為解決這些問題而承擔更大的責任。這項計劃也反映出法王希望透過這類的探討,為當今世界共同關注的議題貢獻佛法的清新觀點。 會談中,法王與12位藏裔學生每天就一個主題進行討論。這些由學生自己提出,經法王認可的題目是:身份認同、歧視、性別平等、賦權女性、領導力、教育、環境、消費主義、貧窮、失業、自殺以及憤怒管控。 第一場會談上,法王敦促學生們透過為老舊的習俗和傳統賦予新的意義,積極地讓自己的藏人身份切合實際:「在問如何保存西藏文化、語言和宗教之前,第一步自己要先弄清楚為什麼保存它很重要。一旦我們清楚看見它必須保存的原因後,第二步就容易了。」 在每次兩個小時會談的一開始,學生首先上台為當天的主題進行簡報,分享他們個人的經驗,指出自己的看法和所置身的藏人社會中對這個問題的關切。之後,剩餘的時間則用於問題與討論。 這些碩士和博士班的學生來自印度各地如尼赫魯大學(Jawaharlal Nehru University)、德里大學(Delhi University)、古吉拉特中央大學(Central University of Gujarat) 以及西藏研究中央大學(Central University of Tibetan Studies) 等學校,研究領域涵蓋社會學、經濟學、國際關係、政治科學、文學、哲學、現代史、圖書館學以及護理。有些學生在印度出生,有些則生於西藏。 在這之前,法王曾與安貝卡大學(…

第十七世法王噶瑪巴 鄔金欽列多傑2015年世界環境日文告

圖片
自從制定世界環境日以來,許多人會在這天實踐並設法保育我們共享的星球。我認為環境危機是21世紀社會所面臨的最大挑戰,而這是為解決環境危機所邁出的正面的一步。當我們特意將注意力轉向世界自然環境的現況時,我們的未來便有希望。 身為一名藏人,我對西藏高原和喜馬拉雅的自然環境有份特殊的感情。西藏高原和喜馬拉雅是我們共享的星球的一部分,然而它的重要性遠遠超出它本身的範疇。西藏高原和喜馬拉雅的冰河和凍冰是如此眾多亞洲河川的發源地,因此以亞洲的水塔而聞名。更大範圍而言,西藏高原被譽為世界的第三極,反映出它在全球的重要性。因此,西藏的環境問題不是只與任何單獨的國家有關,而是影響全亞洲的問題;然而,進一步放寬眼界,西藏自然環境的問題也攸關全世界。從這個更寬廣的角度,我們可以看到藏族與西藏高原自然環境的和諧共存已有數千年。因此,為了保護西藏的環境,我們需要保存適合此脆危環境的西藏生活方式,其中包括西藏的文化、宗教和風俗。 我們都有責任照顧這個共享的自然環境,因為它是我們生命分分秒秒之所繫。當我們齊心協力、想方設法保護現存的自然資源,以及降低對環境過度剝削的消費模式時,我們便能有許多的作為。這個危機的化解無法只憑一人之力,甚或一個國家,它是我們每個人都需要承擔的責任。在所有人的攜手合作下,我們必定也必須能夠扛起這個擔子。因為在目前已達危急和瞬息萬變的情勢下,這已經不是一個我們可以留給未來子孫解決的問題。
第十七世大寶法王噶瑪巴 鄔金欽列多傑
西元2015年6月5日

http://www.kagyuoffice.org.tw/17th-karmapa/documents/20150605

大寶法王噶瑪巴由美返印度 - 八蚌全球網路中心

圖片
2015年6月3日,大寶法王噶瑪巴烏金聽列多傑,從德里飛抵達蘭莎拉Gagal機場,結束長達兩個月海外的弘法行程。由八蚌智慧林法座的僧團所組成的歡迎隊伍,包括由蔣貢康楚仁波切和所有仁波切以及總管澈旺喇嘛等皆前往機場,以盛大傳統的宗教儀式,恭迎大寶法王蒞臨。
在2015年6月4日,上師金剛持慈尊廣定大司徒巴前往上密院歡迎大寶法王噶瑪巴烏金聽列多傑,自海外歸來,結束兩個月四處弘法的行程。上師金剛持以傳統的曼達獻供及代表佛身的長壽佛像、代表佛語的長壽佛經文、代表佛意的佛塔等殊勝供品,供養給十七世大寶法王,以隨喜法王在海外兩個月弘法利眾的殊勝功德。十七世大寶法王與上師金剛持,在一同享用由Tsurphu Labrang所主持準備的午宴後,隨即,上師金剛持便返回八蚌智慧林法座。














https://www.palpung.org/newspage/customc.asp?thereleasedate=2015061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