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十一月, 2015的文章

十六世大寶法王讓烱日佩多傑紀念活動

圖片
2016年2月14日在菩提迦耶將舉行紀念十六世大寶法王讓炯日佩多傑的活動,他是公認的將佛法廣傳世界的領袖,並是一位持有三學的比丘。活動將包括發行十六世法王的相關作品集和傳記圖冊,舉行十六世法王的上師相應法和薈供。希望每位有緣的朋友無論身在何處,都能參與到活動中來。
出處:噶舉祈願法會 微博

偽 第四世蔣貢康楚仁波切之來由始末

圖片
作者: 滇津多傑喇嘛 2015-11-23

最尊貴的 第十七世大寶法王噶瑪巴遭有心人士造假一事,多有人知,然 第四世蔣貢康楚仁波切亦有偽冒者,較少人知。
故今略述偽 第四世蔣貢康楚仁波切之來由始末。
首先,須從偽冒者的父親說起。
偽冒者之父親為 貝魯欽哲仁波切,亦是噶瑪岡倉之祖古,地位接近 岡倉傳承之「法子」,原本常與 四大法子平起平坐。
然而 貝魯欽哲仁波切既非伏藏師,又無迎娶明妃之授記,卻一再娶妻,因而逐漸遭邊緣化。
當 第十七世大寶法王噶瑪巴烏金聽列多傑被認證時,貝魯欽哲仁波切承認並擁戴支持。
法王回到楚普寺昇座之後,貝魯欽哲仁波切請求 法王認證他的幼兒為 第四世蔣貢康楚仁波切,遭到 法王拒絕。
後 夏瑪仁波切與 貝魯欽哲仁波達成協議:
「貝魯欽哲仁波 認夏瑪仁波切的『德里男孩』為 第十七噶瑪巴,夏瑪仁波切便認 貝魯欽哲仁波之子為 第四世蔣貢康楚仁波切。」
協議達成後,貝魯欽哲仁波成為偽 噶瑪巴陣營中的一份子,而偽 噶瑪巴陣營中則多了一位偽第四世蔣貢康楚仁波切。 尊者 達賴喇嘛並不承認此「偽 第四世蔣貢康楚仁波切」。
尊者認證的 第四世蔣貢康楚仁波切,與 第十七世大寶法王噶瑪巴烏金聽列多傑所認證的是同一位。
1999年底,達賴尊者於聖地菩提加耶講法時,法會中 貝魯欽哲仁波切帶著他的兒子──偽 第四世蔣貢康楚仁波切前來,二人並坐於「轉世祖古席」。尊者立即中斷演講,遣人告知 貝魯欽哲仁波:「您是位轉世祖古,請於此安坐,貴公子並非轉世祖古,必須立刻離開!」
貝魯欽哲仁波對此事亦覺心虛。尊貴的 堪千創古仁波切弘法至新加坡時,恰逢 貝魯欽哲仁波前來,貝魯欽哲仁波向 創古仁波切懺悔此事。 並非大師不可以有多位化現,而是 貝魯欽哲仁波切之子不是 蔣貢仁波切的轉世。

附圖是尊者 達賴喇嘛與當今唯一的 第四世蔣貢康楚仁波切合影,偽冒者的照片,恕不刊登。
圖文出處: https://www.facebook.com/photo.php?fbid=1000324366656545&set=a.122693574419633.13581.100000369736065&type=3&theater


噶瑪巴仁波切出席Tong-Len慈善信託11週年慶 - 西藏之聲

圖片
十一月19, 2015



【西藏之聲2015年11月19日報導】第十七世噶瑪巴仁波切鄔金欽列多傑,出席了由流亡藏人僧侶洛桑蔣楊創辦的Tong-Len慈善信託11週年慶典,並在致詞時強調“貧窮不代表無能,只要有條件和機會,誰都可以獲得成就。”
今天(11月19日)是位於達蘭薩拉附近的Tong-Len慈善信託成立11週年日。藏傳佛教噶舉派法王第十七世噶瑪巴仁波切鄔金欽列多傑,作為主要嘉賓出席了慶祝活動。
噶瑪巴仁波切在聽取了該慈善信託的工作總結報告後,發表了致詞:(錄音)“今天聽到有很多Tong-Len學生開始進入了大學,非常高興。這也證明了,再貧窮的人,只要擁有條件、能夠把握機會,再付出勤奮努力的話,誰都可以獲得成就。”
面對參加活動的藏印民眾,噶瑪巴仁波切強調要改變貧窮狀態,就要認清知識的重要性:(錄音)“藏人與印度人要相互幫助,希望更多有條件的人能夠援助印度貧困家庭,幫他們改善生活,向他們的子女提供學習的機會。學生家長們,則要認清知識文化的重要性,自己沒能過上幸福的生活,不能讓孩子們也像自己一樣過貧窮落後的生活。”
Tong-Len慈善信託的創辦人洛桑蔣楊,在慶典現場接受了本台的採訪。(錄音)他說,在達賴喇嘛基金會及其他很多愛心人士的大力支持與讚助下,Tong-Len在教育與衛生方面取得了很大的成就。該慈善信託從最初的10多名學生,發展成目前250多人的規模,已經有4個學生考上了大學,還有幾人正在為考入醫學係而做準備,另外,Tong-Len也在向將近5000多名貧困人士提供衛生方面的援助。
在今天的慶典上,Tong-Len慈善信託向個別服務社會的個人及團體,頒發了“Tong-Len 支持獎”,Tong-Len 的學生們,還為與會各界表演了文藝節目。



http://www.vot.org

法王噶瑪巴讚揚懂憐慈善信託扶助印度弱勢

圖片
時間:2015年11月19日
地點:印度 達蘭莎拉 薩拉(Sarah)

第十七世法王噶瑪巴 鄔金欽列多傑應邀以主要貴賓的身份,出席懂憐慈善信託(Tong-len Charitable Trust)第十一屆感恩日活動,並且為該信託新落成的建築物開光。懂憐慈善信託位於達蘭莎拉(Dharamsala)下鎮的谷崗上,旨在為查蘭地區(Charan)貧民窟的孩童提供醫療和教育的服務。 懂憐慈善信託名稱中的「懂憐」來自藏文的音譯,「懂」(藏文:Tong)是布施、給予的意思,而「憐」(藏文:len)是承受他人痛苦的發心。貧民窟的孩童在看到洛桑.蔣揚時,會熱情地稱他為「上師尊」(Guruji),洛桑.蔣揚因憐憫這些孩童的貧困,於是在2004年創建懂憐慈善信託,從扶助10名孩童開始,發展到今天250名孩童受益的規模。 法王在手持白色哈達的會眾的歡迎下抵達懂憐慈善信託,接著便為這棟內含宿舍、領袖培訓處,以及跨宗教交流廳的新大樓進行開光。在剪開入口處的綵帶,並向空中拋擲黃色花瓣後,法王進入一樓,在地板繪有四瓣花卉的大廳中來回加持,然後從樓梯登上二樓,為跨宗教交流廳進行加持。 跨宗教交流廳主要的牆上,懸掛了一幅巨大的菩提樹畫像,每片心形的菩提葉的中央,描繪的是世界各大宗教的代表符號。交流廳的另一面牆上,則是孩子們聯合創作的一段話:「跨宗教對談的目的是為了將各宗教凝聚在一起,和諧共事、和平相處、尊敬彼此的信仰、包容彼此的見解、慈愛所有的生命。」 新大樓旁的大帳棚內,坐著當地民眾和來自國外的賓客;帳棚前方的舞台上,色彩鮮艷的大型布幅在晨間的微風中搖曳。舞台左下角的壇城內,敬奉著達賴喇嘛尊者和妙音天女的聖像;才智雙全的妙音天女,是印度教和佛教共尊的天女。 法王偕同另外兩位來賓,以點燃油燈而為典禮拉開序幕。在創辦者暨執事藏僧洛桑.蔣揚的工作匯報後,法王應邀上台發表演說。 法王首先表示,經過十一年的學習,有些學生現在已經上大學了,這實在令人感到驕傲和欣慰:「我要感謝送孩子進學校的家長們:你們給了孩子一個學習的機會,而教育讓孩子終生受用。我也要感謝學生們:因為你們把握住這個機會,獲得今天大家有目共睹的好成果。」法王鼓勵孩子們繼續努力不懈,不要失去勇氣和信心。 法王指出,藉由在懂憐慈善信託的經歷,家長和孩子可以開展出對他人的同理心: 「孩子在這裡可以接受教育,但不僅如此,這裡還啟發他們成為一個好人,具有強烈的內在價值和利他…

噶瑪巴仁波切:濟助窮人是真正的慈悲踐行者 - RFA

圖片
2015-11-19

第十七世噶瑪巴仁波切星期四出席在印度達蘭薩拉舉行的懂憐慈善信託基金會成立十一周年慶典,讚揚該組織熱心助學濟困的社會服務精神,呼籲此精神應在更多的藏人間廣為弘揚。
懂憐慈善信託基金會(Tong-Len Charitable Trust)成立十一周年及紀念建校慶典儀式於星期四(11月19日)在位於印度達蘭薩拉下鎮附近的該組織收容中心舉行。
藏傳佛教噶舉派法王第十七世噶瑪巴仁波切作為主要嘉賓出席儀式,為瑞士豐塔納基金會(Fontana Foundation)資助建成的學生宿舍樓進行了揭幕,並向杰出的社會服務者頒發“懂憐獎(Tong-Len Award)”,以作鼓勵。
達賴喇嘛辦公室代表、流亡西藏官方與非官方的代表、地方印度官員、來自美國、瑞士等國的基金會資助人及收容中心學生家長等數百人參加了慶典活動,並觀看了學生們的各種歌舞表演。
懂憐慈善信託基金會創辦人兼負責人洛桑嘉央在儀式上就該組織自2004年建立以來的工作成果進行了總結匯報。
第十七世噶瑪巴仁波切在儀式上發言時讚揚該組織在十一年來,熱心扶貧助學的社會服務精神,強調濟助窮人是真正的慈悲踐行者。
“懂憐慈善信託基金會建立十一周年及其培養的不少學生正就讀於大學,實在是令人欣慰和驕傲的事,這讓我們體會到'只要努力就會有成果,只要付出就會有收穫。'基金會負責人和資助人以及員工們以扶貧濟困、捐資助學為目標,熱心開展慈善活動,並以佛陀的慈悲精神,積極服務於社會。讓弱勢群體獲得同等的生存權與教育權是最殊勝的利他心,以濟助窮人為己任是真正的慈悲踐行者。因此,作為父母應該繼續支持子女和教師,要相信教育能給人帶來希望和轉變;而作為學生,要珍惜機會、不失信心,多幫助和關愛他人,抱著回饋社會的心念來學習非常重要。”
噶瑪巴仁波切呼籲懂憐慈善信託基金會負責人洛桑嘉央的社會服務精神,應該在更多的藏人間廣為弘揚。
“這樣一位普通的西藏僧人懷著不分種族、階級和宗教的無私大愛,為印度貧民創造福利,他所做的是一項非常偉大的事業,是全體佛教修行者的榜樣。他建立的這個組織所得資金大部分是由達賴喇嘛慈善基金會捐助,這應該在我們每個藏人中起到激勵作用,以感恩印度官民在五十多年來對我們藏人給予的庇護和照顧,因此像懂憐組織以感恩回饋之心服務於下層印度貧民的精神,應該在更多的藏人間廣為弘揚,並能夠投身於社會服務事業中,就再好不過了。”
懂憐慈善信…

大自然「旗」景!天空驚現噶瑪巴黃藍夢旗? - 佛門網

圖片
佛門網綜合報道 2015-11-17



美國科羅拉多一家滑雪度假酒店,日前在twitter網站發布一張漂亮的波浪雲照片(學名為Kelvin-Helmholtz Instability Cloud,凱赫不穩定性雲)。但見波狀雲在夕陽映照下,反射成金黃色,配襯著蔚藍天空及雪白山峰,乍看恍似層層巨浪在藍天上翻騰,構成一幅教人讚歎的大自然奇景。
不過,如果拿這張照片有一點特別的地方:藏傳佛教信徒看到時,可能會聯想到的是噶瑪巴黃藍夢旗(Dream Flag)。有外國網站拿兩者來對比,可見波浪雲金黃與蔚藍的對比色彩,的確跟噶瑪巴黃藍夢旗的「黃藍配」有異曲同工之妙。
噶瑪巴黃藍夢旗是藏傳佛教極具代表性的標誌,根據網站資料,噶瑪巴黃藍夢旗是第十六世噶瑪巴在入定時,於定境中看見的旗幟。就佛教中的相對真理而言,旗幟上的藍色代表天空、形而上的感悟;黃色則代表大地、在地的生活體驗。在絕對真理的層次而言,藍色乃代表智慧,黃色則代表悲憫。因此,噶瑪巴黃藍夢旗喻意天與地相互靠依,是大乘見地之基礎,帶有世界和平的意味;亦令人聯想到「大手印」的「空智解脫合一」境界。

Timelapse: Kelvin Helmholtz wave clouds over @breckenridgemtn taken Oct. 30 #cowxhttps://t.co/PzB2eaQD1Rpic.twitter.com/WIld6xMarA — Jacob DeFlitch (@WxDeFlitch) 2015 11月 2日

宗薩欽哲仁波切談十六世大寶法王

圖片
像第十六世嘉華噶瑪巴法王(大寶法王)利佩多傑。你們知道藏人特別是知識分子可以有多挑剔,有藏人曾說,哦,十六世噶瑪巴不善言辭,有的時候他連灌頂文都 會念錯,或他無法說哲學義理等等,但不管怎樣我必須得說我很幸運,我有一位老侍者他曾是欽哲確吉羅卓的弟子,因為它是我的侍從,他真的是很慈悲,帶我見過 很多偉大的上師,所以我有幸從第十六世噶瑪巴處接受過很多教法。
我必須得說,別人愛怎麼說是他們的事,像是他文采不佳、不能講解哲理,但是僅僅是他的存在,僅僅是他在法座上一亮相,就夠令人驚嘆了。他甚至無需開口給予 教授。現在回頭想想那時我很年輕,不懂得珍惜這些,直到現在我才開始體認到教授不一定得透過語言,不一定得富於哲理,在他的面前不僅僅是我,有很多其他的 人,當然有西藏人也有西方人。
那時佛法剛剛到西方,有人從這樣那樣的大學裡來,是在智識上完全頑固不化的自大狂,但當他們一見到大寶法王,不用接受任何教法,他們就已有所改變,有些東西就打開了。
現在回想起來,我能真的明白偉大上師、佛的存在和示現是如此重要。日復一日年復一年的堪布、知識分子、學者們教導你的這一切,不丹人有個說法叫什麼來著?語言上的痢疾,就像我在過去八個上午所做的,是八天嗎?基本上就是語言上的痢疾。邏輯等等的或許能令一個人信服一個上午,我可能費盡心機去說服你,有個早上你被說服了,然後你走出房間的那一剎那就結束了,丟了,全沒了。
但是如果你走進大寶法王這類人的房間,他對你做的會留在你的腦海中很久很久。我第一次見他時是在隆德寺,我那時候很小,每次去他那裡,他招呼我們的方式總 是很有感情,不過他用的是有點忿怒的語言,像是「喂,你跑哪去了」「你現在在搞什麼」類似這樣的,總之我第一次見到大寶法王時年紀很小,但我記得很清楚, 他給我兩個小禮物——兩個玩具,很不可思議是嗎?
他給我一個花崗岩做的獅子、一個木頭做的鹿,他說你要收好它們,還說……,我記不全他說了什麼但是他說他會祈禱我擁有跟鹿和獅子有關的特定功德。不幸的是 因為我就是這樣的一個人,我把鹿弄丟了,獅子我還留著。直到今天每當我想起這件事,因為它的力量強大,有時甚至帶給我一些內疚和疑慮,因為我弄丟了那個 鹿。現在我有點覺得也許鹿代表慈悲心之類的,可是沒有了。但是無論如何我在說的是,大寶法王真的是非常非常……。
不知怎的我想到這件事,因為正是在這裡——在加德滿、在博達大佛塔我待了很長的時間,感謝我…

噶瑪巴:亞洲民眾有責任為保護西藏環境而發聲 - 西藏之聲

圖片
【西藏之聲2015年11月17日報導】第十七世噶瑪巴鄔金欽列多傑仁波切,在藏傳佛教噶舉派環保組織舉辦的第六屆“自然環境保護大會”上,強調西藏高原的環境危機,與亞洲多國、乃至全球的生存和環境問題都會造成影響,因此大家都有責任來積極行動起來,向世界發聲,提高人們保護西藏環境的認識。
由藏傳佛教噶舉派環保組織舉辦的第六屆“自然環境保護大會”,於11月13日至11月15日間,在達蘭薩拉附近的羅布林卡西藏文化保護中心舉行。
噶舉派法王十七世噶瑪巴鄔金欽列多傑仁波切,在向與會的印度、尼泊爾及不丹等地、數十所噶舉派寺院的僧尼代表致詞時,強調了西藏自然環境對全球生存狀況的重要影響。
噶瑪巴仁波切指出,西藏高原的環境問題已危及到亞洲各國的生存狀況,保護西藏環境不僅僅只是藏人的責任,大家都應為此發聲,提高人們對西藏環境重要性的認識,達到保護西藏環境的目的。(錄音)噶瑪巴說:“目前已有國際環境學者證實了,西藏高原環境對全球氣候、對亞洲鄰邦國家的重要性,而且亞洲多國民眾都依賴著源自西藏的水源來生存。因此,保護西藏環境不僅僅是藏人的責任,大家都有責任為此發聲,保護我們賴以生存的家園。”噶瑪巴進一步強調,任何國家、團體都無權對西藏胡作非為、肆意破壞其自然環境,大家應該將呼籲保護西藏環境的議題融入到日常生活中,並為此付出努力。
會上,噶瑪巴仁波切還高度讚揚了藏傳佛教僧尼,在今年尼泊爾大地震期間踴躍救災的舉動。他同時強調,各寺院還應加強各個領域知識的學習,以應對不同的災害狀況。(錄音) 噶瑪巴說:“不管是投入賑災、還是其他的公益活動,僅僅具備熱心是不夠的,各個寺院應該設立賑災或醫療服務等小組,學習各個領域的知識,當遇到突發事件時,能夠積極去應對這些問題,這樣可以使僧尼眾在社會服務方面做出更多的貢獻。”
http://www.vot.org

法王噶瑪巴設立環保傑出獎,激發創意與毅力

圖片
時間:2015年11月15日
地點:印度 達蘭莎拉 諾布林卡西藏文化中心

在第六屆環境保護會議連續三天的討論中,抱著為大眾樹立典範的發心,僧眾和尼眾未來五年的環保計劃逐漸成形。代表們就幾項環保議題進行投票,選出他們心目中最重要的環保議題。在會議圓滿日這天,他們向法王進行總結報告,內容分執行、溝通、協調以及組織結構四個大項。開示中,法王就此四大項目一一給予指導。 法王首先對與會的僧尼表示由衷的感激,讚揚他們為「自然環境保護組織」(Khoryug)奉獻心力並開展環保計劃,不僅利益自己的寺院,也利益周邊的社群。接著,回到這次會議的主題,法王問:在講到環境保護時,「執行」代表著什麼?法王接著說明,它指的是:我們的工作不只是一天、兩天的事,而是月復一月、年復一年持續不斷的努力。 「環境保護不光是種幾棵樹,或在垃圾桶上畫幾個標示而已。我們的環保計劃必須帶來真正的利益和正面的影響;它的出發點必須是有用的,而它的結果必須是人人都可以清楚看見的。」法王強調:「只是想著:『喔,我已經做了些事。』這是不夠的。」 在談到廢棄物管理時,法王鼓勵大家與當地民眾進行合作。例如在達蘭莎拉,法王建議:我們可以跟這裡的社群、鄉鎮機關,以及當地的藏人組織合作,而其他地區的寺院也應如此傚法。 法王表示,總的來說,保護環境有很多可以做的事,至於我們要扛起的是什麼事情,這就必須經過謹慎的考慮。為了鼓勵這方面的討論,法王建議,我們可以改善「自然環境保護組織」的臉書(Facebook),透過上傳報告和活動分享,讓各寺院的環保小組多方進行交流。 就年度環保會議本身的規劃而言,法王制訂了一個固定的開會時間,每年開會的地點或有不同,但會期長度都是四天。明年環保會議的主題是自然災害管理,雖然這個主題曾是2012年的會議內容,但由於最近尼泊爾大地震的慘痛教訓,重新審視這個議題的重要性自然也就極為明顯。 法王說明,當自然災害發生時,寺院和尼師院設立的緊急救援小組就可以發揮作用,除了自己的寺院外,它還可以援助附近的民眾。而「自然環境保護組織」應該特別為這些救援小組規劃集訓。 在提升環保意識和認知上,法王採取雙管齊下的措施。首先,在菩提迦耶的年度噶舉大祈願法會上,多所寺院的僧團及其領袖齊聚一堂,法王藉此機會向他們強調環保的重要,同時鼓勵大家支持「自然環境保護組織」的活動。 再者,法王別出心裁設立環保傑出獎,獎勵最有創意和最能貫徹環保計劃的寺院。除…

「法王噶瑪巴開示精選」播客頻道Podcast正式登場

圖片
「法王噶瑪巴開示精選」(Karmapa – Selected Talks and Teachings)播客( podcast)即日起正式登場。開播第一集是法王噶瑪巴今年(2015)在美國史丹佛大學(Stanford University)的精彩演說(藏文開示/英文翻譯)。

為何設立這個播客頻道? 透過網路直播、社交網路等許多新的傳播媒介,法王噶瑪巴及其行政辦公室致力於讓大眾更易取得法王的開示。這個新的播客頻道是為全球弟子推出的傳播媒介,尤其是針對那些想要聽聞法王的開示但卻又抽不出時間的人。現在透過iPhone等智慧型手機,或iPad等平板電腦,大家可以在工作或居家生活中收聽精選的佛學開示。 如何收聽此播客頻道中的每一集節目? 最好的方法是透過手機或平板電腦中的podcast app軟體,訂閱這個名為「Karmapa – Selected Talks and Teachings」的播客頻道;之後,每當新的節目推出時,訂閱者就會自動收到通知。
「Karmapa – Selected Talks and Teachings」將定期推出新的開示,而第一集節目可由此下載

http://traffic.libsyn.com/karmapa/Karmapa_at_Stanford.mp3
http://www.kagyuoffice.org.tw/news/20151112

有情環保,始於與大自然交心

圖片
時間:2015年11月14日
地點:印度 達蘭莎拉 諾布林卡西藏文化中心

各寺院代表今天繼續在第六屆環境保護會議中的討論。雨季過後,諾布林卡西藏文化中心(Norbulingka Institute)一片欣欣向榮,茂密的樹蔭下,天然石道蜿蜒過溪,聖誕紅花垂懸池上,潺潺流水推轉經輪。這個位於達蘭莎拉和上密院(Gyuto Monastery)中間的世外桃源,正是進行環保會議的絕佳場所。 法王上午親自蒞臨會場指導,特別是為初次參加會議的代表介紹「自然環境保護組織」(Khoryug)的宗旨和計劃。法王說明在2009年創建「自然環境保護組織」的原因之一是基於個人的因素:法王出生在西藏東部的拉拓(Lhatok),童年在牧區與大自然關係親密的單純生活中度過;自此,自然環境便成為法王生命中的一部分。因此在談到環境保護時,法王不僅具有邏輯思維的理性,同時還帶著一份極為特殊、深刻的感情。言談中,法王不時流露出這種發自內心的感性。 許多會議代表來自偏遠的山區,法王鼓勵他們,不妨從自己的童年和自己與大自然的交情中,找到對工作的啟發:「不管你進行的是什麼工作,重要的是從個人的感情上與它建立深刻的關係。這樣你就會自然而然對它產生興趣和熱忱。」 法王指出,近來環保已成為大家關注的議題,而西藏和喜馬拉雅地區的生態系統尤其關鍵。雖然我們可以從文化、政治或環保等不同角度來看待西藏問題,然而西藏的環境保護尤其重要,因為許多亞洲的主要河川起源於西藏的雪山和冰川,所以它與亞洲的居民和動物直接相關。而世界各地包括政治家在內的專家表示,保護西藏的環境不只關乎西藏,同時關乎亞洲眾多的生靈。 「在談到政治問題時,我們可以說它只跟一個國家有關。然而西藏的環境與亞洲的許多國家有關,因為這些國家的存亡取決於它,所以這些國家有談論它的權利。」 回到個人的環境情感的這個主題上,法王指出,在談論環境問題時,我們有時會習慣性地高談闊論,說一些冠冕堂皇的話,但事實上我們需要交流的是關於我們過日子的方式,以及會讓我們有強烈感覺或非常在乎的事情。 「我們要對生命抱持著極高的興趣,並且培養對它的感受。我們要的不是對空性或緣起的高談闊論,而是關注周遭隨處可見的生命。」 在討論各團體間如何保持連繫、互通訊息後,法王接著講到尼泊爾的地震。法王指出,在極度艱困的環境中,噶舉僧眾在援助尼泊爾民眾的需求上表現出色。當時正在美國訪問的法王也對災後的應變思索再三,最後結…

第六屆環境保護會議揭幕

圖片
時間:2015年11月13-15日
地點:印度 達蘭莎拉 諾布林卡西藏文化中心


為了讓喜馬拉雅地區和西藏免於森林砍伐、氣候變遷和污染的威脅,我們必須鼓足勇氣,全心相信我們的努力會有成功的希望,否則後果不堪設想。——第十七世法王噶瑪巴 鄔金欽列多傑
在「自然環境保護組織」(Khoryug) 的召集下,來自印度、尼泊爾和不丹的45位寺院代表,出席第六屆喜馬拉雅地區藏傳佛教寺院的環境保護會議。本屆會議旨在擬定未來五年的行動計劃,做為「自然環境保護組織」旗下所有寺院努力的目標。這份計劃的草案將在會議圓滿日時呈現給法王。 回顧過往,代表們將在會中審核過去五年的成果,內容包括水資源和能源保育、森林重建、廢棄物管理和氣候變遷等環保計劃。代表們將分享那些計劃最有成效,同時也將評估計劃成果是否達到當初設定的目標。 展望未來,代表們將討論「自然環境保護組織」的一般行政,例如組織架構、協調、溝通、募款和計劃的執行。 過去一年,來自耶魯大學和普林斯頓大學的三位研究生,對「自然環境保護組織」旗下寺院的環保活動進行研究。這項研究的結果將在會中發表,以做為「自然環境保護組織」未來五年策略的參考。 「自然環境保護組織」是法王在2009年創建的組織,旨在關切並解決環境的問題和挑戰。至今,「自然環境保護組織」的會員從草創的22所寺院成長至55所,而藏傳佛教各個傳承的寺院也在其中。本次會議由「昆永慈善信託」(Kun Kyong Charitable Trust)所贊助。
http://www.kagyuoffice.org.tw/news/20151113

挑戰障礙,才是修持 - 「心靈科學」(下)

圖片
挑戰障礙,才是修持
■授課上師:十七世大寶法王噶瑪巴
■主題:應「普世責任基金會」之邀,開示「心靈科學」(下)
■時間:2015年11月8日下午一點半至四點(印度時間)
■地點:新德里 印度國際中心(India International Center)
■中文翻譯:倫多祖古

大家午安!今天是第二天的課程,雖然此次課程僅有兩天,但大家都踴躍報名參加,可見大家對佛法甚為重視,都希望讓自己的人生具足實義,證明大家對法有著的很大的歡喜心。
我們不應將「生活」與「修法」視為截然不同的兩者,而應善加結合、視為一體地來修持,讓「生活」和「佛法」雙運,讓兩者能相輔相成、並肩同行。
而所謂「修法」,並非指外在、表面,或傳統儀式,或表現於外的身口表情和言語上,「修法」是為求人生具足實義的一種方式,因此我们在修法時,要各自 思維到自己是如何看待人生、對人生有何自我期許,首先有此明確的發心,並按照心中所願,來盡力成就此事,這才是真正修法的意義。
《離四貪執》的修心法,昨天已稍加講解了偈頌的第一句「若貪此生非行者」,今天將繼續講解後三句:「若執輪迴非出離,若求自利非菩薩,若生執著非正見。」
「修法」是為了「改變各自性格」,當我們修法時,不應說「我的個性就是如此,很難改」,如同俗語「江山易改本性難移」,我們不應如此思維,性格異常頑固者,更應該要學習改變。
性格改變,命運也會隨之改變,反之,若繼續冥頑不靈,就不會改善人生。而改變之法,並不是強硬為之,而是最初讓自己的心找到一個支撐點或轉移點,從而改變自心。
■ 修法及見上師前,都應有萬全準備及充足發心
最初的「發心」非常重要,由於發心之故而有所感觸,因此一切的改變,都觀待於最初的發心和思維。
接下來我會先念皈依發心文,希望利用此片刻,大家能明確思維及定義自己的發心、自己來聽課的目的,而不是迷迷糊糊的前來,能想清楚「自己所為何來」。
有時大家來見我時,會說「我不知道為何來,我就這樣迷迷糊糊的來了,可否請法王開示一下,告訴我,我為什麼要來?」好像是我召喚了他、或者是我修持 了什麼法,把他勾招來一樣。他不遠長路迢迢過來見我,卻不知所為何事,既然他自己都不知道,我又怎會知道呢?難道我要回答他,「喔,你是來見我的」,這好 像有點奇怪吧。
既然連自己都不知道啟程目的,我又該如何回答他呢?平常我们總是說「依止上師去修持佛法」,但我們大多數人都是追隨著世間的名望,人云亦云、一無所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