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三月, 2016的文章

噶舉派第七次自然環境保護大會順利閉幕 - 西藏之聲

圖片
【西藏之聲2016年3月25日報導】由噶舉派環保組織召開的第七次“自然環境保護大會”,近日在印度瓦拉納西“金剛智慧學院”中圓滿閉幕。
噶舉派環保組織與印度“災難管理研究所”攜手,從本月21日起在印度瓦拉納西“金剛智慧學院” ,召開“自然環境保護大會”。昨天(3月24日),會議圓滿結束。
藏傳佛教噶瑪噶舉派法王第十七世噶瑪巴鄔金欽列多傑仁波切,出席了會議閉幕儀式。
據與會的環保人士拉巴次仁介紹,在此次為期4天的會議中,各界主要就如何應對全球氣候變化以及抗災救援措施等方面進行了討論,並決定按照噶瑪巴仁波切的教導,制定計劃在噶舉派各大寺院中組建相關的環保及醫療小組,時刻做好環保以及災難應急方面的準備。
拉巴次仁指出,在此次會議上,來自各地的代表還進一步認識了解了防範災難,以及災後應對工作方面的知識。
http://www.vot.org/cn

法王噶瑪巴於鹿野苑主持三天法會

圖片
時間:2016年3月23日
地點:印度 鹿野苑 創古金剛智慧學院

法王噶瑪巴從菩提迦耶抵達鹿野苑的翌日(3月21日),便在創古金剛智慧學院主持一場為期三天的法會。列席的修法者當中,除了金剛智慧學院的住持暨大學者堪千創古仁波切外,還有來自法王法座的隆德寺、創古仁波切的札西確林寺( Tashi Choling)和度母尼師院(Tara Abbey)等包括金剛上師、維那師、戒律師在內的兩百多位僧眾和尼眾。金剛智慧學院莊嚴的大殿中設置著兩座壇城,分別對應上午的〈噶瑪巴希上師相應法〉,以及〈吉祥長壽天女法〉的修持。這兩項修法跟法王在菩提迦耶時,於讖摩比丘尼辯經法會期間舉行的法會內容是一樣的。〈噶瑪巴希上師相應法〉儀軌主體來自於詠給.明就.多傑(Yongey Mingyur Dorje) (1628/1641–1708)在淨觀中所見到的噶瑪巴希及其眷屬。〈吉祥長壽天女法〉的五長壽天女是噶舉傳承的護法,同時也是密勒日巴尊者法教的持有者。這場持續三天的法會於藏曆二月滿月吉祥日(西曆3月23日)圓滿。3月24日清晨將修持〈甘露雲聚〉煙供;儀軌作者為第一世蔣貢康楚仁波切。之後,將會為創古仁波切舉行〈三根總修〉長壽法會。法王提及〈三根總修〉的修法尤其奧妙,它的近傳承可追溯至第三世噶瑪巴讓炯多傑(Rangjung Dorje )(1284–1339)源於淨觀的著作。第八世噶瑪巴米覺多傑(Mikyo Dorje) (1507–1554)也修持這部法,他描述自己尤其體驗到「淨觀和夢境出現在我經驗性的覺知當中」。法王噶瑪巴本身也提到對此法有特殊的覺受,因此在聖地鹿野苑修持〈三根總修〉,以迴向給法王的總經教師創古仁波切的長壽駐世,實為再適切殊勝不過。


http://www.kagyuoffice.org.tw/news/20160323

16世大寶法王小故事:車禍後的心性指引

圖片
作者:戴爾布羅佐斯基(Dale Brozosky)



前言:70年代,我開始攻讀哲學博士學位,之後放棄了學位,完全致力於探索不同宗教傳統的精神修持,大部分接受的是金剛乘的訓練。1974年,我在波德市的那洛巴學院教書時,遇到了第16世噶瑪巴,之後在他的北美及英國之行跟隨著他。90年代,我重返加州柏克萊大學,獲得神學以及跨宗教佈道的學位。現在主要居住在加州奧克蘭(Oakland)。

第16世噶瑪巴非常自在,和他一起沒有人知道到底會發生什麼,或什麼時候發生。作為法王1977年訪問美國的司機之一,我常在他的駐地過夜,隨時準備好第二天一早的任務。
我永遠不會忘記,那一天破曉之前,我睡在餐桌底下拼出來的床,侍者到餐廳把我叫醒告訴我,法王要做一次計畫外的行程,去造訪普特南財一塊用於興建寺院的捐地。就在一星期前,有一千人包括尊勝的卡盧仁波切在內,齊聚在那裡進行三天的法會,法王似乎想再回去看看。
日出前我們開一輛最新型的四輪驅動吉普車出發,當天天氣預報會下雨,所以唯有這種車才能爬上泥濘陡峭的山路。與噶瑪巴同行的包括蔣貢康楚仁波切和一名出家侍者,這段路程開車要兩個小時,而我得到的指示是下午兩點要趕回來,赴與EST的創辦人華納·艾哈德的午餐之約。
噶瑪巴坐在用絲綢錦緞包覆的副駕駛座,雖然有可能下雨,但去的時候路面還是很乾燥,開得很順利。一路上我很擔憂,假如下雨的話,從彎道急轉的泥土路爬上陡峭的山坡,會因為泥濘而非常危險。
到達目的地後,噶瑪巴花了數小時不急不徐地繞著那塊將來要興建寺院的土地,評估其可能性之後,才宣佈要回紐約。
車子剛上高速公路,就聽見“砰”的一聲巨響,像小型爆炸,接著吉普車失去了動力。幸運的是我設法把車安全的停到路邊,所有的人包括噶瑪巴,都下車走到吉普車後面查看。後輪已經完全扁平。運氣好的是車裡還有一個備胎,雖然胎痕磨平了,只能希望可以撐回到紐約。
我們把法王座位的那塊絲綢鋪開墊在路邊的一塊石頭上,當做噶瑪巴的臨時座位。他就坐在那裡,即便車潮以每小時60英里的速度不停的從他眼前呼嘯而過,他依然保持輕鬆與微笑。
卸下後輪後,那塊絲綢就鋪在輪胎上,法王從石頭座位挪到“輪胎椅子”上,我那時正用千斤頂把吉普車頂起來更換備胎。幾乎就在同時,開始下雨了,而且很快變成傾盆大雨。
侍者撐開一把黃色雨傘撐在噶瑪巴頭上,我永遠都忘不了那一幕——噶瑪巴坐在路邊的吉普車輪胎上,看起來如此輕鬆泰然自若,像一位坐在寶座…

西藏噶舉派第七次環保大會在瓦拉納西召開 - 西藏之聲

圖片
【西藏之聲2016年3月21日報導】藏傳佛教噶舉派環保組織,在印度瓦拉納西展開了第七屆“自然環境保護大會”,本屆會議主要將關注災難應急救援議題。

2103d藏傳佛教噶舉派環保組織與印度內政部下屬機構“印度全國災難管理研究所”攜手,於今天(3月21日)在印度瓦拉納西“金剛智慧學院”(Vajra Vidya Institute)召開第七屆“自然環境保護大會”。
噶瑪噶舉派法王第十七世噶瑪巴鄔金欽列多傑仁波切,與印度、尼泊爾及不丹等國29所寺院共60多名代表參加了會議。
參與籌備此次環保大會的流亡藏人拉巴次仁通過電話向本台介紹說:(錄音)“噶瑪巴仁波切非常重視環保問題,這次仁波切在會上強調,噶舉派僧眾應該多接觸環保以及災難應急方面的知識,組建相關的環保及醫療小組,時刻做好抗災準備。”
身為環保活動人士的拉巴次告訴本台,如今在氣候變化與人為破壞等因素下,世界上幾乎每天都會發生各種自然災難,因此開展活動普及民眾的災難應急與救援知識,就顯得格外重要。
據了解,此次環保大會將舉行至本月24日。與會各界將主要就如何應對全球氣候變化以及抗災救援措施等方面進行討論。

http://www.vot.org/cn

第七屆藏傳佛教寺院和尼院環境保護會議首日

圖片
時間:2016年3月21日
地點:印度 鹿野苑 創古金剛智慧學院

法王噶瑪巴於3月21日為第七屆藏傳佛教寺院和尼院環境保護會議(簡稱「環境保護會議」)揭幕。這項由法王指導下的自然環境保護組織(藏文:Khoryug)所主辦的四天會議,與會者主要是喜馬拉雅地區55多所寺院和尼院的60多位僧眾和尼眾,以及幾位來自印度、尼泊爾、不丹等國家的在家眾。去年第六屆環境保護會議中,代表們有感於尼泊爾和錫金地震所造成的重大災難,因而提出學習災難管理的願望,以便在災難發生時可以實際救助災民。法王與大家的想法一致,於是便欣然同意將災難管理列為第七屆會議的主題,並且聯合印度國家災難管理學院(National Institute of Disaster Management)共同舉辦;印度政府也因此派遣兩位資深官員出席。金剛智慧學院的住持堪千創古仁波切,首先在會議中致歡迎詞;金剛智慧學院正是2009年第一屆環境保護會議舉行的地點。創古仁波切表示,小時候在西藏,他不瞭解環境保護的重要,直至重大地震接連出現在青海玉樹和尼泊爾後,他才明白自然環境有多麼重要。近來,他開始閱讀全球地震的每日彙報,當中提到世界各地每天發生的地震約有150次,這讓人感到極度危險又恐懼。仁波切指出,大家由此可以清楚知道,地震的防範不僅很重要,同時也很急迫,因為所有眾生都會受影響。最後,仁波切向所有救災人員表示感謝,敦請他們持續這項有意義的工作。接著由法王致詞。法王首先指出,第七屆會議災難管理的這個主題,是去年秋天大家在第六屆會議中的決議:「這次印度政府國家災難管理學院的參與,是對我們工作的極大鼓舞。尼泊爾的地震帶給在座每個人重大的衝擊,除了感到害怕之外,我們都想知道自己事先可以做哪些準備,以及災難發生後可以如何善巧地應變。」「不容我多說,答案其實很明顯。」法王表示:「那就是我們必須充實自己,接受訓練。」法王期許這四天的會議進行順利,希望將來每所寺院都能夠成立一個緊急救難小組,這不僅可以幫助自己的寺院,也可以幫助附近的民眾。法王提醒,將自己的思維放寬放遠,這點很重要。會議接著是對災難管理各個層面的介紹。德其樂.瓊嘉巴(Dekila Chungyalpa)首先簡介自然環境保護組織,說明它的主旨在將佛法的慈悲和緣起互依的義理,實際地運用在地球的自然環境,以及生活於其中的眾生身上。她指出,地球是活生生的系統,它必須受到人們的保護。自…

第七屆藏傳佛教寺院與尼院環境保護會議新聞稿

圖片
2016年3月20日 印度鹿野苑


自2016年3月21日至24日,第十七世大寶法王噶瑪巴 鄔金欽列多傑將於印度鹿野苑創古金剛智慧學院,召開第七屆藏傳佛教寺院與尼院環境保護會,主題為「災難的防備與危險的減低」(Disaster Preparedness and Risk Reduction),預計將有超過25所寺院和尼院共50多位代表出席。本屆會議由自然環境保護組織(藏文:Khoryug)和印度國家災難管理學院(the National Institute of Disaster Management)聯合主辦。自然環境保護組織是法王噶瑪巴指導下的環保聯盟,由印度、不丹、尼泊爾等地50多所藏傳佛教寺院、尼院和中心組成。法王噶瑪巴希望藉由這4天的會議,寺院和尼院能夠對於潛在的災難有所準備,並培訓僧眾和尼眾成為第一時間的救助者,以及當地社群中化險的教育者。僅在過去5年,喜馬拉雅地區便出現3次重大的地震:2011年錫金出現芮氏地震規模6.9級地震、2015年尼泊爾出現7.3級地震,以及2016年元月印度曼尼普爾邦(Manipur)出現6.7級地震。災難防治專家與地震學家已發出多次警告:這些地震將過去裂開的地殼板塊再度震裂,未來喜馬拉雅地區發生重大地震的機率將因此提高。去年尼泊爾大地震後的幾週內,自然環境保護組織旗下的8所寺院和尼院,便為尼泊爾境內15個行政區中12,000多個家庭提供協助。在地震剛發生不久,寺院和尼院便讓100多個家庭住在院內,同時聘請醫師直接為2,200多位民眾提供醫療救助。僧眾和尼眾更是奮不顧身地投入救援的行列:捐血、打掃街道、清除斷垣殘壁、擔任醫院和學校義工,並且為學校損毀的學童組織學習活動。法王表示,這些寺院和尼院是該組織所有成員學習的榜樣,並指示為當地所有相關的佛教寺院和中心,提供災難化險、應變、重建策略等培訓。遵照法王的指示,50多位僧眾和尼眾將在這次的會議中,學習如何在地震、火災和洪災等災難發生時,帶領當地民眾應變及進行援助。此外,自然環境保護組織將提供可流通的重要文宣資料,其中包括以藏文和英文書寫的手冊和標語,指導個人和團體如何在災難中化險為夷、確保安全。有關會議詳情,請參考第十七世大寶法王噶瑪巴的英文官網:www.kagyuoffice.org
中文官網:www.kagyuoffice.org.tw或是自然環境保護組織網站:www.khory…

法王噶瑪巴在魯特學院的問答

圖片
時間:2016年3月15日
地點:印度 菩提迦耶


法王噶瑪巴對魯特學院(Root Institute)的年度造訪已行之有年。而今年的魯特學院之行中,在與會眾親切寒暄後,法王便邀請大家直接提出問題。問: 我們在做了很多的修持後,有時會感覺有點緊繃。這個時候,是否可以讓自 己休息一陣子?我剛完成大禮拜的修持,想在開始金剛薩埵的修持之前休息一下。答: 總的來說,我們的修持不能太鬆或太緊,要像吉他的琴弦般鬆緊適度。太用力是過失,太不努力的話,又會失之於懶散;既然太鬆或太緊都不好,我們就必須找到中庸之道。有時我們的心會有些疲乏,那麼休息一下是可以的。問: 過去50年來,藏傳佛教傳播甚廣,但是深度可能不足。世界當前的生態、暴力等危機已達臨界點,您是否覺得新一代的上師應該採取不同的方法?答: 如果我們用谷歌(Google)搜尋「佛教」一詞,各位會發現它出現的次數已不如前;然後我們再對「正念覺知」或「禪修」進行搜尋,我們會發現它出現的次數增加了。這代表著對於做為一種宗教的佛教,大眾的熱忱已經下降,然而對於佛教所教授的內容,大眾的興趣卻是提高了。正念覺知和許多禪法起源於佛教,但現在這些修持卻離開了源頭而變得商業化。就另一方面而言,這讓更多的人有了學習的機會;然而,佛經所教示的佛法價值和標準,卻有衰減甚至消失的危險。佛法淪為紓解心理問題的時髦工具,要知道這不過是佛法可提供的暫時利益,而傳統上學佛以求解脫和遍知的長遠目標,卻有消失殆盡的危險。回到你剛才的問題:佛教中有許多的哲理,但光靠哲理對我們所面臨的危機——你提到的環境問題等無濟於事;佛法的實際應用,這才重要。例如我們的貪婪——欲求愈來愈多的習氣必須受到控制,佛教哲理在這方面無法帶給我們太大的幫助,雖然它有助於我們奠立人生的價值,但我們真正需要的是務實的方法。佛教對於心及其運作——心如何運動、如何止息有著廣泛的經驗,尤其在藏傳佛教中,我們可以說無一不是修持的方法。對於現代人來說,這些才是對我們的修心極為有用的內容。問: 我在研究格魯派和噶舉派對智慧(藏文:ye shes)的看法。格魯派認為,我們只有在入道後,才會有智慧;噶舉派中稱智慧為「本初的智慧」,而這是我們本來就具有的。這些是完全不同的看法嗎?答: 噶舉派中將大手印的修持分為三類:經教大手印、密續大手印、心要大手印。經教大手印的論釋來源是彌勒菩薩的《大乘無上續論》(或譯《寶性論》)…

第十九屆噶舉冬季辯經法會圓滿閉幕

圖片
時間:2016年3月10日
地點:印度 菩提迦耶 德噶寺

為了啟發學僧的聞思與深究,法王噶瑪巴在第19屆噶舉冬季辯經法會中,精心安排多元化的課程與活動:除了每天的禪修日課外,學僧就攝類學、心類學和因類學等傳統辯經主題,以及說一切有部和經部的不同觀點進行辯論。岡波巴大師的《解脫莊嚴寶論》研討會上,有多篇論文發表,內容從書中的第二章〈明成佛之所依〉至第八章〈皈依與淨戒〉。在西式辯論觀摩賽中,「迷信是否為一種信仰」以及「佛法與世間法是否相違」的討論,精彩又熱烈。3月9日晚上8點是本屆法會的最後一場辯經。學僧從開場的第一個主題「何謂受與不受染污?」展開質疑與答辯,雙方一來一往持續至深夜。由於今年並沒有往年各佛學院之間的循環賽,因此這場辯論的兩方人馬,都是由不同佛學院的學僧所組成。雖然各自都有不同的師承和訓練,然而大家卻能迅速地培養默契、達成共識,提問擊掌,行如一體。辯論到高潮時,坐在一旁觀禮的兩位堪布,也忍不住加入戰局。隔天上午在辯經法會的閉幕式中,法王首先提出一項對岡倉噶舉佛學院教程的歷史性宣佈:「由於講說傳統的中斷,我們過去一直無法制定一套岡倉噶舉的特定教程,以致我們噶舉佛學院的教程混合著其他宗派的內容。」但去年法王訪美時,他獲得一本第九世法王噶瑪巴旺秋多傑(1556-1603)的著作,其中描述了岡倉噶舉佛學院的特殊傳統。在第九世法王的時代,噶舉派的佛學院教育極為興盛,法王表示,他會以這本書為基礎而制定出新的教程。引用第九世法王噶瑪巴著作當中若傑.貢噶.林巴(Rabgye Kunga Lingpa)的 一段話,法王說明重整佛學院教程的計劃:「在闡述釋論時,我們應該閱讀的是來自於印度和自宗傳承持有者的著作。我們學習依據的基礎,應該是那些合乎(1)總義、(2) 明確地通過邏輯辯證過的,以及(3)合乎重要論釋的著作。我們所研讀的典籍,應該是自宗正統上師的著作,而且合乎於自宗的見解。」法王指出,這段關於如何做學問的話講得太好了。簡而言之,這代表著在學理上的分析和總義的討論,我們應該依據傳承持有者的著作,主要也就是過去噶瑪巴的著作。好比在格魯派中,主要研讀的就是宗喀巴大師及其弟子的著作,以及格魯派學者對這些著作的摘要。

就噶舉派的追隨者而言,我們可以這麼說,對五部大論都著作有註疏的,唯有岡倉噶舉和竹巴噶舉,而其中岡倉噶舉的註疏更加完備廣泛。這些編輯完善的詳細註疏,是我們執持和弘揚傳承…

十七世大寶法王祝賀婦女節墨寶

圖片
智慧增長綻放慈悲瓣,喜樂大海遍於一切處。——大寶法王(太橋旦曾恭譯)


法王噶瑪巴為殘疾人士舉辦義肢義診營

圖片
時間:2016年3月5 - 9日
地點:印度 菩提迦耶 祈願會場



法王噶瑪巴在菩提迦耶三個月的冬季行程將圓滿之際,特別在德噶寺旁的祈願會場內舉辦一項特別義診,為迦耶(Gaya)地區的殘疾人士提供免費的義肢和支架等服務。這項從2016年3月5日至9日的義診,由法王噶瑪巴行政辦公室、麥可思企業集團(the Max Group of Companies)社會服務部旗下的麥可思基金會(Max Foundation),以及非營利組織薄伽梵.瑪哈米爾.維朗.莎哈亞塔.薩米提(Bhagwan Mahaveer Viklang Sahayata Samiti)(簡稱BMVSS)屬下的齋浦爾足(Jaipur Foot)聯合舉辦,受益的民眾估計有5百多人。3月8日上午,法王噶瑪巴從德噶寺步行至祈願會場,在與維仁卓.羅傑.梅塔先生(Veerendra Raj Mehta)和莫喜妮.達吉.辛女士(Mohini Daljeet Singh)會合後,三人便一起巡視義診營。梅塔先生沿途向法王介紹義診的流程:首先對患者的狀況進行評估,接著以石膏鑄模,按照模型為患者打造義肢,然後訓練患者如何使用義肢走路。他們還參觀了器材供應室內的拐杖、特製的鞋子、附座位的三輪車(送出約80部)和輪椅(需求約20部)。之後,法王在德噶寺內召開記者會,除了梅塔先生和辛女士之外,列席者還包括菩提迦耶寺院管理委員會(Bodhgaya Temple Management Committee)秘書長南澤.多傑先生(Mr. Nagze Dorje),以及迦耶地方行政增設首長(Additional District Magistrate)維傑.庫瑪先生(Vijay Kumar)。在向現場的每一位來賓致熱忱的歡迎後,法王表示,在倍受佛教徒尊崇的聖地舉辦義診,有這樣一個服務當地民眾的機會,令他極為感激。同時,若非麥可思基金會和齋浦爾足的大力支持,這項活動將無以成辦。此外,法王還向所有義務奉獻的工作人員致謝,希望未來大家能夠再度為迦耶民眾的福祉而攜手合作。BMVSS的執行董事梅塔先生,親自出馬領導齋浦爾足的義診團隊。BMVSS與美國史丹佛大學(Stanford University)合作開發出一種特別的膝關節,讓使用者的肢體能夠靈活運動,而目前正在進行的是人工手的研發。BMVSS秉持公開公平的招聘原則,歡迎任何殘疾人士應徵,無論其地區、社…

噶瑪巴:要體會自焚者的疼痛與他們親人心中的悲哀 - 西藏之聲

圖片
【西藏之聲2016年3月4日報導】藏傳佛教噶瑪噶舉派法王噶瑪巴仁波切,今天(3月4日)透過官方臉書發文,就2月29日自焚犧牲的兩名年輕藏人表達了惋惜,呼籲境內外同胞認真審視自焚究竟對西藏有無長遠利益。
噶瑪巴仁波切在文章中對自焚事件深感悲痛之餘,亦向境內外同胞們發出籲請:“自2009年至今,有約150名境內外藏人點燃了自己寶貴的身體,開展了態度明確的活動。但不論是國際社會還是任何國家,都沒有一方站出來表達該有的關切、對生命價值該有的尊重,或去理解自焚者採取這種行動的訴求原因。”
“藏人內部亦需要了解,只是轟轟烈烈地開展幾天活動,讚揚自焚者為英雄、非常了不起等等等,是不夠的,要去體會自焚者身體的疼痛、他們親友心中的悲痛,並認真思考這種形式對西藏的長遠利益是否有益。”
“我祈禱所有藏人都健健康康地活下去,因為西藏地域廣闊,藏人人口稀少,為保護西藏的土地萬物,每位藏人都能夠好好活下去非常重要。而且,自焚者多為年輕人,他們是未來的希望,這樣付出生命,對西藏來說是極大的損失。”
“為了我們家鄉的未來,為了解決民族的苦難,我們要珍惜每一口氣,​​利用每一分鐘,保持內部團結,發揚公益心,去除狹隘思想,兼具現代與傳統文化知識。當藏人們可以自強自立那一天,我們便一定能實現目標。”


http://www.vot.org/cn/

法王噶瑪巴對近日兩名藏族少年自焚的呼籲

圖片
時間:2016年3月4日
地點:印度 菩提迦耶 德噶寺

An Announcement From The Gyalwang Karmapa About The Recent Tragic Events Concerning Two Tibetan ChildrenMarch 4, 2016-Tergar Monastery, Bodh Gaya, India
གཟའ་འཁོར་འདིའི་ནང་བོད་ཕྱི་ནང་གཉིས་ཀར་ལོ་ཆུང་བྱིས་པ་རེ་རང་སྲེག་བཏང་འདུག།སེམས་ལ་ན་ཟུག་ཆེས་ཆེར་སློང་བའི་གནས་ཚུལ་འདི་དག་རྣ་བར་ཐོས་དུས།བཟོད་ཐབས་བྲལ་ཏེ་སླར་ཡང་གཞིས་བྱེས་བོད་མི་སྤུན་ཟླ་ཡོངས་ལ་འབོད་སྐུལ་ཞིག་ཞུ་འདོད་བྱུང་།This week, two young Tibetan children, one in Tibet and one in India, have burned themselves to death. These events pain me deeply. I could not bear to think of it when I heard the news, and for that reason I want to make a request of my fellow Tibetans at home and abroad.本週,兩名藏族少年——分別在西藏和印度自焚身亡。在聽到這個消息時,我心悲慟沈重難忍。因此,我要向家鄉及海外的藏族同胞們提出一個請求:༢༠༠༩ལོ་ནས་ད་བར་བོད་ཕྱི་ནང་དུ་བོད་མི་བརྒྱ་ཕྲག་དང་ཕྱེད་ལ་ཉེ་བས་གཅེས་པའི་རང་ལུས་ཞུགས་སུ་ཕུལ་ཏེ་ཚད་མཐོའི་ལས་འགུལ་ཤུགས་ཆེར་སྤེལ་མོད།འོན་ཀྱང་མིག་སྔར་དེ་ལ་ཐོབ་འོས་པའི་སེམས་ཁུར་དང་།ཚེ་སྲོག་ལ་རིན་ཐང་དང་བརྩི་འཇོག།དེ་བཞིན་ཁོང་ཚོས་རང་སྲེག་གཏོང་བའི་རྒྱུ་རྐྱེན་དང་མངོན་འདོད་གང་ཡིན་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