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五月, 2016的文章

【2016歐洲弘法】法王噶瑪巴抵達法國巴黎

圖片
時間:2016年5月30日
地點:法國巴黎

法王噶瑪巴從瑞士蘇黎士啟程,行經如輕波起伏的綠色丘陵地而抵達巴黎,並且在香榭大道度過在法國的第一晚。全歐洲佛學中心的代表齊聚一堂,以隆重盛大的儀式迎接法王。在響徹雲霄的西藏法號聲中,法王受到以林谷祖古仁波切(Ringu Tulku)、喇嘛久美(Lama Gyurme)以及法國藏人代表次凌.敦珠 (Tsering Dondrup)等為首的數百名信眾的夾道歡迎。本週末,法王將於巴黎左岸萬豪飯店及會議中心(Paris Marriott Rive Gauche Hotel & Conference Center)給予開示。6月4日(週六)的主題是四聖諦和引導式禪修,6月5日(週日)則是「喜樂與平靜」研討會和四臂觀音灌頂。全程皆有中文翻譯的網路直播。


http://www.kagyuoffice.org.tw/news/20160530

【2016歐洲弘法】少欲知足,法王噶瑪巴揭示環保四建言

圖片
時間:2016年5月29日
地點:瑞士布拉赫(Bulach)

今天下午的「佛教與環境尊重」研討會(Buddhism and respect for the environment),是法王噶瑪巴首度訪問瑞士的最後一場活動。坐在舞台上一張舒適的靠背椅上,法王展開對兒時的回憶。法王的童年是在西藏的偏遠地區度過的,那裡沒有現代的科技和便利,人們過著非常傳統的生活。自然界被視為是神聖的,人們認為山河大地都是有生命的,並且是許多本尊神祇的居所。那裡沒有塑膠垃圾,因此也不需要垃圾桶,因為一切都是有機、可以自然分解的。所以,在塑膠垃圾出現的一開始,人們還是隨意予以丟棄,完全不知道塑膠無法自然分解。此外,那裡的生活簡樸,家裡的每一樣東西都是日用必須品,沒有電視機等這類電器。「我在西藏文化中看見的就是樂天知足。佛教一項重要的修行就是:欲求很少,容易滿足。」法王進一步說明這在如何體現在出家僧眾的身上。受具足戒的比丘(gelong)和比丘尼(gelongma)的藏文是由兩個字所組成的:第一個字「給」 (藏文發音Ge)意思是「有德性的」, 第二個字「龍瓦」(藏文發音longwa)意思是「乞者」,因此藏文中的比丘和比丘尼指的就是「具德的乞者」,他們持守的是佛教中最高的戒律。法王指出,比丘和比丘尼的基本修持便是身無長物、少欲知足。傳統上,如果僧服破了,就縫上補釘繼續穿。當衣服破爛到無法再補時,就拿來洗一洗當抹布用。 最後當抹布都爛到無法使用時,就跟其他東西混在一起做磚塊,可以說是絲毫沒有浪費。此外,僧眾也不能擁有私人的物品。這就是佛陀及其僧團的生活方式,它有點類似於現代的社會主義。佛陀首先為僧團制定管理體制,之後才有如那爛陀佛學院(Nalanda)和超戒寺(Vikramashila)等佛教大學的出現,而這些世界上最早期的大學,也都有一定的管理和財務規定。由於僧眾不允許擁有私人物品,當國王和居士供養僧眾某些東西時便形成了問題。為了解決這個問題,寺院便建造特別的庫房予以收藏。當軍隊入侵印度時,首先攻擊的就是寺院,他們將寺院摧毀後將財寶奪去。接著,法王將少欲的生活跟環境保護串聯在一起:「我想談談以少欲知足的生活來實踐環境保護。」法王首先指出,科學已經對環境危機提供足夠的資訊,但僅僅有知識是不夠的,最重要的是我們如何轉化知識為行動。接著,法王提出對治環境危機的四項建言:第一、環境科學家和宗教領袖應該一起…

【2016歐洲弘法】下載大悲心,法王噶瑪巴傳授觀音灌頂

圖片
時間:2016年5月29日
地點:瑞士布拉赫(Bulach)


今天上午布拉赫的市政大廳內座無虛席,兩千多位西藏與西方人士聚集於此領受大寶法王噶瑪巴的觀音灌頂;歷代噶瑪巴都被視為總攝諸佛悲心的觀音之化現。法王在台上幕簾區修前行法時,會場中迴盪著觀音六字大明咒的念誦。接著,法王登上舞台中央的法座,法座的右上方是一幅莊嚴的四臂觀音唐卡。儀式的一開始是禮敬諸佛、請轉法輪、灑淨和結界。在每個人都完成皈依、發菩提心和獻曼達後,法王略述此四臂觀音灌頂的法源:這個灌頂傳承自那日(Nari)的大成就者慈誠.桑波(Tsultrim Zangpo),據說他非常長壽,壽命有好幾百年。在許多不同種類的灌頂中,它屬於具轉化作用之本覺的灌頂。法王表示,在修持觀音儀軌之前,我們應該要先領受灌頂。再者,由於觀音本身是諸佛悲心的體現,所以,修持觀音法門,就是在修大悲心。然而,我們應如何理解大悲心呢?例如像這樣的發心:「願一切眾生離苦」,「如果一切眾生都能脫離苦難,這該有多好!」或「我願將一切眾生從痛苦中解脫。」總之,大悲心是全心全意的強烈發心,它是將一切眾生從苦難中解脫的願望。法王忠告:「要對他人生起悲心,重要的是要先對自己生起悲心。而出離心與悲心就像是一個銅板的兩面:出離心是我們想要遠離輪迴及其痛苦的發心,所以出離心是自利;悲心是幫助他人免於輪迴之苦的願望,因此悲心是利他。」菩薩的修持極為善巧,法王指出:「通常在想到免於痛苦、獲得快樂的時候,我們想到的是自己。但菩薩的智慧是想到他人,菩薩知道將心比心——他人一定也和自己一樣想要離苦得樂,因此菩薩的悲心更加廣大。菩薩的善巧實在殊勝。」法王繼續說道:「通常在傳授真實灌頂時,傳法者會將他心意中灌頂的真實要義,透過灌頂而傳遞給受法者。」然而,由於時間不足,今天的灌頂是屬於結緣性質的加持灌頂。灌頂的內容指示深刻動人。例如在身的方面,受法者觀想從空性中自身化現為觀音;在語的方面,從覺知空性的如如不動中,生起悲心;在智的方面,自心不離大手印的本質。在灌頂圓滿的曼達酬謝與功德迴向之後,法王提示觀音法門的修持要點。法王說明,如果修持得好的話,自己會知道,因為我們會發現自己的悲心增強了。在講到觀音的形相時,法王表示,起先他以為自己相當清楚觀音所化現的形相,例如有二臂、四臂、八臂、千手觀音等等,但其實觀音的形像非常多,數目甚至超過一百種,有時可能令人感到困惑。然而,在思考各…

【2016歐洲弘法】法王噶瑪巴開示轉心四思維(2-2)

圖片
時間:2016年5月28日地點:瑞士 布拉赫(Bulach)


在下午的課程中,法王接著開示轉心四思維中的因果業力和輪迴過患。課程一開始,法王先釐清大家一般對於「業力」一詞的誤解,並且強調因果業力和輪迴過患跟早上所開示的人身難得及死亡無常有很緊密的關連:「我們應該以更寬廣的角度去思考業力──因為我們大家彼此是相互依賴的,自己所做的每件事情除了跟自己有關,還會影響家人、身邊的朋友,甚至是整個世界,因此我們應該為自己的行為負責,這是非常重要的!」法王說明,許多人會把因果業力的運作想得很簡單,舉例來說,這輩子我遭受批評是因為我過去世曾經批評別人,用這樣子淺薄的方式思考業力只會帶來更多的困惑,尤其是當我們看到壞人功成名就、善良的人卻遭逢苦難時。事實上,業力的運作是非常深奧且複雜的,業力的形成與業果的成熟取決於我們所處的時空環境,我們應該宏觀的從整個宇宙與累世來看待。此外,就像是法庭的審查判案一般,我們可以了解業力的運作是非常複雜困難的。我們都應該為自己的行為負責,然而遵循大乘之道的修行人基於利益他人的清淨發心,更要額外承擔起一切眾生的福祉。若我們認為自己是大乘的修行人,就必須誠實的評估自己是否吻合這樣的行持,這是很重要的。我們要問自己:「我真的是個好人嗎?」成為大乘的修行人之前,我們必須先成為一個善良的人。法王開示,成為佛教徒無法讓我們立刻變成好人,然而實修能夠產生轉化的力量,引領出我們內在的美好特質,慢慢地成為好人。舉例來說,當車子壞掉時,我們可以丟掉它,但是人不是物品,無法這樣被丟棄,人必須好好被教導。當我們決定奉獻自己去利益眾生時,我們必須以穩定的慈悲為基礎,否則利益眾生會變成一種負擔。法王接著開示轉心四思維的第四個:輪迴過患,並且進一步指出,轉心四思維隨著思維層次變得愈來愈複雜。「從根本上來說,所有的人都想要快樂,沒有人想要痛苦。」法王如此開示。然而,我們可以問問自己,真正的快樂是什麼?我們經常事與願違。往往想要的是快樂,得到的卻是痛苦;看似是痛苦的事物,卻可能為我們帶來快樂。在物質文明高度發達的21世紀尤其如此,很多人錯誤的認為,當他們擁有所有想要的東西時,就可以帶來快樂,但是他們的欲望永遠沒有被滿足的一天。擁有的越多,想要的就更多,正是這種永無止盡的欲望,阻礙了他們得到真正的快樂。再者,這樣的欲望也會對環境造成危害,因為大部分的物質都來自於有限的自然環境。法王總…

【2016歐洲弘法】法王噶瑪巴開示轉心四思維 (2-1)

圖片
時間:2016年5月28日
地點:瑞士布拉赫(Bulach)

上午的開示,在南卡仁波切(Namkha Rinpoche)對法王噶瑪巴的讚頌中揭幕。接著,由仁波切的弟子們上台向法王敬獻身、語、意供養,祈請法王長久住世。法王首先揭示今天的主題「轉心四思維」為人身難得、死亡無常、因果業力和輪迴過患。接著,法王摘要地以八無暇和十圓滿來說明第一項思維「人身難得」。法王指出,修行必須免於違緣、具足順緣,而獲得解脫的主要順緣,就是值遇一位能夠教導我們的善知識。身而為人,我們都有明辨是非和取捨的能力,而正因為這樣的能力,我們才得以活出有意義的人生。法王表示,我們可以從兩方面來看自己的寶貴人身:獲得人身的不易和此生的意義重大。對於第一個方面的理解有點複雜,因為我們必須接受輪迴轉世的觀念。然而,我們也不一定要依賴經典才能瞭解它,我們可以想想自己的此生:「各位大部分在瑞士出生,生活環境都非常舒適。但世界上許多地方的人沒有食物可吃、沒有淨水可喝,連基本的生存條件都沒有。」在思維自身的情況時,法王建議,我們同時可以自問:「這麼好的環境,我是怎麼得到的?」「這些順緣是從何而來呢?」然而,法王指出,明白自己有好的人生和取捨的能力是不夠的,我們還必須善用此生,讓此生有意義。但如何善用此生呢?這就取決於我們發心的程度,從一開始,我們就該有廣大的發心。法王說道,在這個21世紀的世界中,資訊科技的發展將人們之間的距離縮短,世界就像是一個地球村,我們知道很多關於彼此的訊息,人與人或國與國之間的關連非常明顯。不用藉助於哲學,直接就可以知道彼此的關係有多密切。在覺知到這種關連性時,我們便能夠敞開自己的心胸。法王指出,通常我們認為自己獨立於他人,我們會覺得:我們不用倚靠他人,他人也不用倚靠我們。然而,從究竟上來說,我們都互相倚靠:沒有一個人不倚靠我,沒有一個人我不倚靠。他人距離我們並不遙遠,事實上,他人跟我們密切相關——我們的痛苦和快樂都倚靠著他人。從自己身上穿的衣服,我們可以看到這樣的關係。為我們製做衣服的,可能是印度工廠裡的工人,但因為從來沒有見過面,所以沒有意識到這個關係。類似地,我們吃的食物、我們呼吸的空氣,就連我們的身體也是從他人——我們的父母而來的。這麼去思維的話,我們就會明白,自己並不獨立於他人,我們的苦樂和在世界上的成功,都要倚靠著他人。法王總結,因此,我們對他人有責任,他人對我們也有責任。只為自…

【2016歐洲弘法】法王噶瑪巴接見瑞士藏人領袖

圖片
時間:2016年5月27日
地點:瑞士蘇黎士(Zurich)

下午法王噶瑪巴接見118位瑞士藏人團體的領袖及代表。這場由瑞士和列支敦斯登藏人團體(the Tibetan Community in Switzerland and Liechtenstein)主辦的活動中,出席者包括該團體旗下三個組織(西藏學校、通訊和網站、民俗學會)的工作人員、以堪仁波切(Khen Rinpoche)為首的瑞康(Rikon)西藏學院(the Tibet Institute)僧眾、現任和前任的政府官員代表,以及西藏三區(the Three Provinces of Tibet)、西藏婦女會(the Tibetan Woman’s Association)、歐洲西藏青年會(the Tibetan Youth Association in Europe)、瑞士西藏友好協會(the Swiss-Tibetan Friendship Association)和新世代協會 (the Mirap Sarpa Association)的領袖和工作人員。出席代表同時涵蓋民間組織和政府機關,足見藏人在瑞士建立的深厚人脈和生活資源。開場後,法王表示非常高興來到瑞士,這是他長久以來的心願,過去因種種障礙而無法成行,現在他期待著與大家分享一些想法。法王指出,上次訪美後,他曾經與尊者會面。會中談到,傳統上西藏文化所涵蓋的領域分為衛藏(中藏)、康區(東藏)和安多三區,而這三區團結在一個國度下有多麼重要。法王表示,這是尊者的心願;再者,這種持續的分隔,也會在西藏內部造成許多的問題。以個人的經驗為例,法王說明,小時候,他從來就沒聽過這三區應為一個國度的說法。他出生在康區的偏僻地方,所以自認是康巴人,而對於那些住在中藏的人,他認為是西藏人,因為對他來說,這兩個地方有相當的差異和隔閡。然而,在現今這個時代,藏人應視自己是住在西藏此單一國度內的同一個民族。這點非常關鍵,大家必須將它牢記在心。法王指出,因為這很難只靠一個人的力量來達成,就算靠武力如戰爭等來強制統一,人民的內心深處仍然不會有真誠的向心力,所以它必須是人民自己內心的轉變。接著,法王談到藏傳佛教教派之間的分別和成見。法王指出,剛從西藏來的藏人告訴他,偏私自己教派的情況在印度比西藏還嚴重:「所以,我們大家要小心。」法王提醒:「大家要記住,當初我們逃離西藏是為了利益所有的…

【2016歐洲弘法】活出無憾的人生,法王噶瑪巴與藏族新生代對談

圖片
時間:2016年5月27日
地點:瑞士蘇黎士(Zurich)

法王噶瑪巴接見在居住在瑞士的藏族新生代,同時與他們的進行對談。這群大部分在瑞士出生的60多位孩子,年齡從16歲到25歲不等。為了今天的活動,女孩們幾乎都穿上自己最好的藏服,而有些男孩也以西藏傳統的白色上衣和長至膝蓋的外袍出席。法王首先在談到瑞士和藏人的關係,以及長久以自己希望訪問瑞士的心願。接著,看著會場年輕的臉龐,法王質疑自己是否屬於新生代,就像是許多人會將法王的姊姊誤認為是他的妹妹:「大家覺得我老成,這可能跟我人生閱歷有關。我經歷許多的風風雨雨,讓我的想法和外表比實際年齡來得老。」再者,第一世噶瑪巴是十一世紀的人:「所以,我已經有900歲了。總之,從各方面來看,我都很難聲稱自己是年輕的一代。」法王接著談到,全世界藏族的總人口通常說是6百萬,但根據中國公佈的統計數字,西藏自治區和內地藏族居住的四省加起來,藏族的人口不到6百萬;如果把住在國外的藏人也算上的話,數字還是不到6百萬。法王解釋,這說明藏族的人口在減少。再者,如果考慮西藏日漸增加的外來人口——尤其是移居西藏的中國內地人,那麼西藏境內藏族人口遲早會低於外來的人口。基於這些種種因素,法王非常憂心西藏宗教、文化和民族認同感的未來。法王指出,但另一方面而言,我們還是有希望的,因為境內年輕一代的藏人充滿熱情和活力。法王表示,我們會以為他們在嚴格的控管下意志必定非常消沈,但事實並非如此,他們為西藏宗教、文化和社會奉獻的熱忱,比在印度的藏人還強烈:「境內的年輕藏人堪為我們的表率。」法王提出的另一個重點是西藏的語言:「藏文的書寫和講說,就像是我們需要保存的文化資產一樣。」然而,如果藏族分散在世界各地,語言的保存就會有一定的難度。法王提到,他的中文一開始是在西藏學的,但到了印度後才產生真正的興趣,中文程度這時也才跟著進步。事實上,他原本想學5、6種語言,其中包括韓文、日文和越南文,以便跟千里迢迢來見他的信眾直接交談。然而,基於種種因素,所學的語言沒有一種達到他預期的標準。因此,法王語重心長地告訴在場的年輕藏人,大家學習藏文不是因為不得不學,而是應該帶著歡喜、發自內心的感覺來學,這樣藏文自然就會學得好。在說明藏人必須有同一國家的認同感後,法王向籌劃此行的工作人員致謝,並且鼓勵藏人不要失去希望和信心,要相信未來會更好。接下來是法王與藏族新生代的問答。第一個問題:發生霸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