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十一月, 2016的文章

印官員:噶瑪巴阿邦行程是印度內政不容中國干涉 - 西藏之聲

圖片
十一月30, 2016



【西藏之聲2016年11月30日報導】噶瑪巴鄔金欽列多傑近日訪問了印度阿魯納恰爾邦,受到了當地佛教信眾的隆重迎接。該邦首席部長被媒體問及是否擔憂中方可能提出的抗議時,強調噶瑪巴是印度的客人,他訪問阿邦也是印度的內政,中國無權干涉。
藏傳佛教噶瑪噶舉傳承第十七世噶瑪巴鄔金欽列多傑,近日受到印度阿魯納恰爾邦首席部長白瑪堪卓邀請,前往該邦境內的達旺地區訪問。
阿魯納恰爾邦轄內丹增崗藏人社區的主管央珠,透過電話告訴本台,噶瑪巴仁波切於11月28日抵達達旺,受到了首席部長與邦議會議員,以及當地佛教寺院的代表與信眾的隆重迎接。本月29日,噶瑪巴仁波切向信眾進行了開示,接著將訪問附近多個地區,行程約於12月2日結束。
阿魯納恰爾邦首席部長白瑪堪卓接受印度媒體採訪時表示,邦內有很多佛教信徒希望見到噶瑪巴仁波切,這次的訪問能夠成行,要感謝中央政府的核准。
阿邦被中共稱為“藏南”並被指為是“有爭議地區”,早前美國駐印大使對當地的造訪,以及達賴喇嘛尊者明年的訪問計劃,都曾引起中共當局的抗議。記者問阿邦首席部長是否關注中方可能提出的抗議,他答道:噶瑪巴是印度的客人,他訪問印度任何地方都是印度的內政,中國無權干預。
而噶瑪巴仁波切則在接受印媒《ANI》採訪時,表示這是自己對印度東北部地區的首次訪問,非常感謝首席部長的盛情邀請。另據噶瑪巴官網消息,有超過兩萬名信眾在達旺聆聽噶瑪巴仁波切的開示。



http://www.vot.org

四百年第一次,法王噶瑪巴訪問阿魯納恰爾邦

圖片
時間:2016年11月28日– 12月2日
地點:印度 阿魯納恰爾邦 達旺縣&西卡門縣

從西部喜馬偕爾邦(Himachal Pradesh)的駐錫地出發,法王噶瑪巴橫越印度境內的喜馬拉雅山脈,抵達東部最頂端的阿魯納恰爾邦(Arunachal Pradesh),展開四百年來第一次的歷史性訪問。數百年以來,噶瑪巴便與這壯麗的崇山峻嶺和居住其中的佛子有著善妙的因緣:第一世噶瑪巴杜松虔巴(1110-1193)曾來此訪問並建立寺院,第三世和第四世噶瑪巴延續這段因緣,而上一次訪問此地的噶瑪巴則是第九世法王旺秋多傑(1556-1603) 。 基於過去這段歷史以及求獲噶瑪巴教示的心切,阿魯納恰爾邦東部的門巴人(Monpa)請求首席部長貝瑪.康杜(Pema Khandu)邀請噶瑪巴來訪。於是,在阿魯納恰爾邦的首席部長和印度民政事務部部長科仁.瑞吉久(Kiren Rijiju)的奔走和努力下,終於促成今日法王噶瑪巴對該地區的訪問。 在談到法王對這項正式邀請的回應時,首席部長貝瑪.康杜表示:「我真是替大家感到高興,由於各位的福報,法王噶瑪巴一口氣便答應了這項邀請。」 以下是法王為期四天半行程的摘要:

第一天,2016年11月28日 上午法王在古瓦哈提(Guwahati)受到首席部長貝瑪.康杜的熱烈迎接,然後一同搭乘直升機抵達羌龐(Changprong)。在羌龐機場內,法王在民政事務部顧問阿米達.瑪德(Amitabh Mathur)的陪同下,接受當地政府官員和宗教領袖的盛大歡迎。 接著,法王從機場驅車前往達旺寺(Tawang Monastery),途中在桑傑林寺(Sangyelling Monastery)稍做停留。法王穿越桑傑林寺內等候已久的群眾,間或停下為幾位幸運者加持,在繞行一座莊嚴的佛塔後,進入主要佛殿接受傳統儀式的歡迎。 之後,法王繼續前往達旺的行程。在即將抵達達旺市鎮時,法王受到手持哈達、鮮花、燃香等男女老少夾道的熱烈歡迎。為了法王的蒞臨,他們多日前便開始打掃街道、粉刷牆壁等工作。法王在之後的一場訪談中表示,大家對他的熱烈歡迎讓他非常開心。他感覺這個地方祥和寧靜,很高興能夠復興這段具有九百年歷史的因緣。 法王首先訪問達旺的色拉傑嘉楊卻林寺( the Sera Jay Jamyang Choekorling Monastery)。在接受傳統的曼達以及身、語、意供養後,法王觀看寺院僧眾生動熱…

大寶法王噶瑪巴攝影作品:翱翔的飛鳥

圖片

法王噶瑪巴於印度宗薩佛學院頒發堪布證書

圖片
時間:2016年11月20日
地點:印度 喜馬偕爾邦 炯達拉(Chauntra)

在佛教四大節日之一的天降日,法王噶瑪巴上午前往宗薩欽哲確吉羅卓佛學院(Dzongsar Khyentse Chökyi Lodrö Institute),為四位新堪布(佛學教授或未來的住持)頒發學位證書。通常堪布學位的頒發典禮是由傳承領袖主持,然而為表徵噶瑪巴傳承和欽哲傳承的密切關係,宗薩欽哲仁波切(Dzongsar Khyentse Rinpoche)特別邀請法王噶瑪巴擔任這項殊榮。 為此盛會,從宗薩佛學院大門通往大佛殿的道路兩旁飾有雙排萬壽菊,路面上有以礦粉彩繪的八吉祥。在黃金傘蓋的護導下,法王進入大殿。殿中坐滿來自世界各地的僧俗二眾,鄰近西藏兒童村蘇嘉(Suja)和桑布達(Sambhota)分校的學生也在場觀禮。 法王在佛像前的莊嚴法座上安坐後,宗薩欽哲仁波切向法王行傳統的曼達拉和身語意供養,並獻上一條長長的金黃色哈達。在僧眾修持十六羅漢的念誦聲中,會眾受到吉祥飯和奶茶的招待。 在第二個曼達獻供以及對法王噶瑪巴的讚頌後,嘉岑達傑(Gyaltsen Dargye)向法王表示歡迎,並演說噶瑪巴傳承和欽哲傳承之間具義的密切關係[內容見本文末]。 致詞中,法王首先感謝怙主宗薩欽哲仁波切的盛情邀請:「當我還在西藏時,我所讀過的所有合集中,讀得最多的就是第一世欽哲仁波切蔣揚欽哲旺波(Jamyang Khyentse Wangpo)的著作。我把它從頭讀到尾,之後還多次溫習。」 法王指出,欽哲旺波是真正的利美(無教派分別)的大師:「近來『利美』說得很好聽,但往往流於只是裝飾,不過是做秀,要真正成為這些法教的大師可一點都不容易。許多人被說成是專家,但如果你縱橫古今的歷史去找,你會發現蔣揚欽哲旺波是一位正宗的利美大師。」 法王表示:「利美法教對於培養清淨和包容的視見極為重要。」法王動容地提到蔣貢康楚羅卓泰耶和蔣揚欽哲旺波的關係:「第五世噶瑪巴德新謝巴(1384-1415)曾授記欽哲和康楚轉世傳承的出現,他預言:任何與他們結緣的人,都會感到這份因緣的意義深重。」 法王同時提到:「如果你讀過蔣貢康楚羅卓泰耶的傳記,你會清楚知道,蔣貢康楚羅卓泰耶著作《五寶藏》主要是因為欽哲旺波之請。欽哲旺波同時給予他鼓勵和支持,因此欽哲旺波的功勞很大。」 法王繼續說明他們之間的關連:「噶瑪巴和蔣貢康楚羅卓泰耶是有關連的,他們在法上的三昧耶…

法王噶瑪巴訪問比爾藏人村,參觀畫展和鹿野苑

圖片
時間:2016年11月20日
地點:印度 喜馬偕爾邦 比爾

在宗薩欽哲確吉羅卓佛學院(Dzongsar Khyentse Chökyi Lodrö Institute)用過午餐後,法王噶瑪巴與怙主宗薩欽哲仁波切(Khyapje Dzongsar Khyentse)前往附近比爾(Bir)藏人村進行訪問。行程的首站是噶瑪嘎孜畫派(Karma Gardri)的畫展,創作者是來自西藏各地的七位年輕藝術家,他們在來自德格(Derge)的嘎桑.多傑(Kelsang Dorje)的指導下,成立了「弘揚西藏噶瑪嘎孜唐卡傳統園區」(the Park for the Flourishing of the Tibetan Karma Gardri Traditional Art of Thangka Painting)。 法王為他們的初展舉行揭幕,並且在紀念這次展覽的一張如海報般大的信函、度母畫像,以及描繪佛陀由兜率天回到人間的主要唐卡上簽名。身為藝術家的法王,在每一幅展出的畫作前細細品味,並不時向創作者提出問題。 之後,法王受邀至鄰近一座寬敞的帳棚內用茶,並在棚內向一群盛裝出席、以藏人為主的民眾發表演說。法王首先感謝畫家們安排的這次展覽,以及為保存和弘揚噶瑪嘎孜畫派而成立組織。 法王表示,對於噶瑪嘎孜畫派最詳盡的說明,可參照蔣貢康楚羅卓泰耶的《知識寶藏》中關於精緻藝術的章節,尤其是關於繪畫的討論中。法王解釋,噶瑪嘎孜畫派是由第八世噶瑪巴米覺多傑(Mikyo Dorje) (1507-1554)、第五世夏瑪袞秋嚴拉(Shamar Kunchok Yenlak) (1525 -1583),以及第三世嘉察綽巴帕久(Gyaltsap Drakpa Paljor) (1519-1549)所促成。法王建議,如果要更瞭解它的歷史,就應該從寬廣的角度進行更多的研究。 一般而言,噶瑪嘎孜畫派主要的典範和推動者,據教是三位博學多聞、品格高尚有著札西之名的人——確.札西(Cho Tashi)、噶瑪.札西 (Karma Tashi)以及南卡.札西(Namkha Tashi)。法王指出,確.札西和噶瑪.札西是同一世紀的人,但南卡.札西是介於第八世和第九世噶瑪巴時代的人,所以他們的所受的教育和畫風有些不同。 在這三位當中,法王指出,我們似乎可以相當肯定的是,在岡巴嘎(Kampa Gar)所發現的屬於竹巴噶舉黃金鬘的五十多幅畫…

二十一世紀的修行之道

圖片
時間:2016年11月11日至13日
地點:印度新德里

11月11日至13日,法王以全程中文,為來自亞洲的請法團,給予《不動佛》法門的三天開示與灌頂,同時也詳細回答包括「如何擺設上師照片」、「在佛學中心服務時,應秉持何種心態?」及「有什麼徵兆,可以顯示修持有進步」等實修問題,同時針對蔣貢仁波切的弟子,法王也對提出對他們的期許。 第一天的第一堂課時,法王先介紹不動佛法門的傳承與「不動佛」成佛內容 ■有沒有和不動佛一樣的勇氣? 法王首先介紹到,《不動佛》法門在噶舉派一向甚為盛行,尤其在竹巴噶舉、達隆噶舉都有長遠的修持傳統,法王介紹到,現喜世界曾經有一位佛,如來,他的法號、佛號為:「廣目如來」。他談到關於菩薩道的內容。 當時,有一位比丘從眾中站,向廣目如來發問說:「一個菩薩在菩薩道修行時,最重要的修行、最需要注意的方面為何?」廣目如來對這位比丘說:「菩薩道上修行時,不起嗔恨心。能有這樣非常堅強的忍辱的心,是非常重要的。」 當下比丘聽到如來教言時,法喜充滿,大受啟發。因此當下發願說:「從今天開始直至成佛,對任何眾生,不生起嗔恨心。」這位比丘發了很多大願,而其中最主要、最關鍵的、讓他成為不動佛的大願,就是第一願:「不起嗔恨」。 法王說,我們應先想一想說,不動佛很有勇氣,很勇敢。為什麼這麼說呢?「從今至成佛為止,不生氣」,就是他的勇氣所在、他的厲害。一般人像是我,就不敢這樣發願說,能從今至成佛,不對任何眾生起嗔心。 ■找出說服自己的理由、從每次三小時起,練習不起嗔心 我們可以說,對於來世投胎至何處?都沒有把握,因此不要說來世,對今生也沒有把握。可能我們連「僅僅這一輩子不起嗔恨心」的這樣發願的勇氣,也沒有。雖然很難,但我們是佛陀的追隨者,我應該練習從三小時、三天、三個月開始,練習不生氣。 佛教當中,「嗔心」和一般說的「發脾氣」有點區別。「嗔心」,是比較深入的;「發脾氣」,是一時衝動。嗔心是真的恨到骨頭裡,因此有些深。而比起「發脾氣」,嗔心是真的從骨子裡就覺得有恨心、不滿的心。這有點不一樣。 因此我們應該要向不動佛學習。慢慢的,一步一步的,但這不是無緣故的想說「能不起嗔心」就可以做到,需要找到很多理由方法,讓這樣概念或嗔心的想法,能被徹底打消。 要找到比「發起嗔恨心」更大的理由,讓他徹底打消這個念頭,這不是很容易的事情,不說你要讀死書可以找到的理由,念佛經去找理由,要找到能夠成為一個「自己的理由」、自己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