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三月, 2017的文章

針對昨日傳承內部事件之呼籲

圖片
<針對昨日傳承內部事件之呼籲>

致我所有的朋友們:

由於昨日岡倉噶舉內部發生之事件,已經在內、外傳承中,形成各種話題,尤其可能因而產生許多紛爭,甚至彼此惡言相向,此乃我所擔憂之況。特別是同法同師、同帽同色的傳承內,應杜絕相互謾罵和毀謗的言行。

我們應該避免只短視眼前的事件,而是要謹慎地從各方面去深思。無論如何,待人處事都不要失去寬大與包容的原則,堅持愛護與體恤他人的立場,而不要擾亂他人的心。

自他若生是非時,
不語謗蔑等惡言。
瞻前顧後慎觀察,
持守原則我祈請。

第十七世大寶法王噶瑪巴 鄔金欽列多傑
2017年3月30日


Recent events in the Kamtsang Kagyu may cause a lot of discussion both inside the lineage and out, and I am slightly worried about the possibility of people trading barbed words over it. In particular, the lineages with the same dharma and gurus, the same crown and colors must give up making threats or criticizing each other. Do not look only at what appears right in front of you; carefully consider all the different sides and angles of the situation. Be spacious, patient, and forgiving so as not to lose control of yourself. Please be sympathetic and understanding so as not to disturb anyone else’s mind.

Whatever happens to you or someone else,
Do not dispute, exaggerate, or speak badly.
Instead, look carefully at every si…

歡迎 轉世的天噶仁波切返回邊倩寺通告 2017.3.29

圖片
札西德樂 !

至尊的 第十七世大寶法王鄔金欽列多傑已認證了尊貴的 天噶仁波切的轉世; 本寺以很簡單儀式,歡迎 轉世的仁波切返回尼泊爾邊倩寺,敦請怙主 桑傑年巴仁波切主持。

法王指示這個歡迎儀式應盡量簡單,且在新認證的仁波切未滿七歲前,不宜給予信眾加持; 因此吾等誠摯請求傳承寺院及各佛學中心,以及所有邊倩中心,不要派代表參加; 本寺亦僅以代表身口意的曼達供養 仁波切。

至於日後的剃度及升座儀式,需待新認證仁波切七歲後,再請示至尊的 法王及尊貴的 年巴仁波切,擇日舉行。 恭祝

吉祥如意 ! !

尼泊爾邊倩辦公室謹識


Tenga Rinpoche Yangsi Annoucement letter
From Benchen Monastery office, March 29, 2017
https://www.facebook.com/83174278133/photos/a.427088568133.213427.83174278133/10155134798693134/?type=3&theater




噶瑪巴主持召開第八屆西藏噶舉環保研討會 - 西藏之聲

圖片
【西藏之聲2017年3月22日報導】藏傳佛教噶舉傳承環保組織“Khoryug”召開第八屆環保大會,第十七世噶瑪巴鄔金欽列多傑在會上向來自28個寺院的僧尼代表致詞,強調宗教界人士對環保有著不可推卸的責任,同時呼籲各方投入更大精力至環保事業,“不然等到無法補救的那一天,就已經太遲了。”

“Khoryug”環保組織今天(3月22日)於印度菩提迦耶的德噶寺召開第八屆“自然環境保護大會”,本屆會議關注主題為災難應急救援與廢棄物處理。噶瑪巴官網透過臉書全程直播了會議開幕儀式。

藏傳佛教噶瑪噶舉傳承法王第十七世噶瑪巴鄔金欽列多傑出席會議,並向與會各界致詞,表示尼泊爾2015年發生大地震後,讓喜馬拉雅區域民眾深刻認識到,災難應急處置知識的重要性。而噶舉環保團體“Khoryug”,也在年度環境會議中開始關注災難應急知識的推展培訓。

在社會中,經常出現災難現場施救者因缺乏相關認知,而無從下手的狀況,噶瑪巴仁波切強調,這也是自己提議在寺院中設立災難應急小組的初衷。如此,在面對災難時,僧尼在自救的基礎上,亦可對周遭受難者施救。

噶瑪巴仁波切向與會各界強調,應急知識與技術的推展不該停留在演習階段,應利用噶舉大祈願法會等人潮聚集的活動,隨時待命,準備實踐所學應急措施。噶瑪巴亦提議“Khoryug”今後能夠每三年舉辦一次國際性環境大會,以此擴展環保活動規模。

最後,噶瑪巴仁波切強調:“是時候對環境保護工作給予更大關注了,不然等到真的無法補救的那一天,就已經太遲了。”

“我們應該為世界的整體利益、持寬廣心態去開展環保事業。”



http://www.vot.org/

噶舉環境保護組織新標誌

圖片
這個由法王親自設計的新標誌,中央是岡底斯山,周圍有河水流入曼莎羅瓦湖(Lake Mansarova)。法王解釋,這個設計以岡底斯山為基礎,因為岡底斯山在印度教和佛教的宇宙觀中極為重要;古印度和西藏的典籍中,宇宙形而下和形而上的中心——須彌山,指的就是岡底斯山。

法王指出,這個標誌象徵印度和西藏的關連,希望這個標誌也彰顯出西藏和喜馬拉雅地區,為鄰近的土地和人們所扮演的有益角色。

~第八屆環境保護研討會
http://gyalwangkarmapa.blogspot.tw/2017/04/blog-post_23.html

第八屆環境保護研討會

圖片
時間:2017年3月22-24日
地點:印度 菩提迦耶 德噶寺




72位參加者齊聚在菩提迦耶德噶寺,代表喜馬拉雅地區的27所僧院、尼院、學校和社區,出席由「環境保護組織」(Khoryug)主辦的第8屆環境保護研討會。環境保護組織為藏傳佛教僧院和尼院的環保聯盟,致力於推廣保護環境、永續發展和氣候變遷的因應措施。環境保護組織由第十七世大寶法王噶瑪巴 鄔金欽列多傑於2009年創辦,屬於遍護慈善信託(Kun Kyong Charitable Trust)的組織之一。

開幕式上,環境保護組織的顧問德其樂.瓊嘉巴(Dekila Chungyalpa)和計劃負責人拉巴.次凌(Lhakpa Tsering),首先向與會代表表達問候之意。今年會議的主題是災難管理和廢棄物處理。三天會期中,將有針對這些主題的集訓、演講、成果演練,以及分組討論以決定下屆的方向和步驟。

■ 尼泊爾大地震,急難應變小組因應成立

法王噶瑪巴以發佈該組織的新標誌,為本屆研討會正式拉開序幕。這個由法王親自設計的新標誌,中央是岡底斯山,周圍有河水流入曼莎羅瓦湖(Lake Mansarova)。法王解釋,這個設計以岡底斯山為基礎,因為岡底斯山在印度教和佛教的宇宙觀中極為重要;古印度和西藏的典籍中,宇宙形而下和形而上的中心——須彌山,指的就是岡底斯山。




法王指出,這個標誌象徵印度和西藏的關連,希望這個標誌也彰顯出西藏和喜馬拉雅地區,為鄰近的土地和人們所扮演的有益角色。

法王接著發佈該組織的最新出版品——《藏傳佛教僧院和尼院之災難管理準則》(Disaster Management Guidelines for Tibetan Buddhist Monasteries and Nunneries)。書中為喜馬拉雅的地區容易受到危害的五種災難——水災、風災、火災、山崩和地震,提供管理和應變措施。法王並在書中的最後一章,開示救助者應當建立內在的堅忍,這樣在災難發生時,才有能力協助身心受創的受難者。




法王表示,尼泊爾2015年發生大地震後,不僅喜馬拉雅的民眾意識到災難應變知識的重要,我們也開始透過環境保護組織,對僧眾和尼眾展開災難管理的培訓:

「如果有這方面的訓練,我們就可以在每所寺院成立一個急難應變小組,寺院的僧尼不但可以自救,也可以幫助附近的民眾。」

■ 成果驗收,僧尼示範急難救助

今年的出席者有許多可以展示和分享的成果。例如,…

【天噶揚希仁波切轉世.特別報導系列3之3】

圖片
德噶寺內,歡迎「天噶揚希仁波切」!

時間:2017年3月21日
地點:印度菩提迦耶德噶寺




時間:2016年2月24日至2017年3月21日
地點:印度菩提迦耶德噶寺、尼泊爾邊倩寺、尼泊爾努日、尼泊爾加德滿都滿願大塔及機場


回到印度後,堪布噶旺向法王呈示了新屋、雪山繚繞、草原等照片、描述了細節,堪布噶旺也轉述了孩子親友所說的故事。

■白雪天出生的小男孩

例如,媽媽達華.菩慈(Dawa Putri)大約歷經了三天的陣痛,在輕微的勞累下,第三晚生下了一位男孩。當時,為期三天的輕徐降雪在當晚轉變成一場巨大的暴風雪,山間整個覆蓋上輝煌的純白。這對夫妻向當地僧眾洛奔.久美(Lopon Gyurme)詢問徵兆,他回答說,可能是好兆頭,因為以往的下雪,常代表著當地將發生祥瑞之事。

這孩子出生於2014年12月14日晚間11:30,相較於第三世天噶仁波切於2012年3月30日凌晨的圓寂,若他真的是轉世揚希,那他也確實如法王所寫的轉世祈請文所言,「迅速」的歸來了。

又例如,男孩被命名為尼瑪.敦珠,出生時臍帶曾以反時鐘方向繞過頸部,而且兩眉中間有一個紅點。出生兩天後,他的叔叔、烏金喇嘛來探望,為他製作生辰圖,並說,「這是一個有大福報的孩子」,他們並為孩子在屋頂掛上一支彩旗,在藏曆3、13和23日時做煙供。

還有,這孩子出生沒多久,就受過桑傑年巴仁波切的幫助。故事是這樣的:大約滿月時,男孩出現鼻塞的問題。於是,一通電話便打給了男孩出家的舅舅雲滇.南嘉(Yönten Namgyal)。在尼泊爾邊倩寺佛學院就讀的雲滇.南嘉,便向上師桑傑年巴仁波切請示。仁波切給了一些藏紅花,然後指示:「用它來做煙供清除障礙,孩子不會有事的。」每天男孩洗過澡後,家人便拿一點藏紅花做煙供,同時讓煙輕輕拂過男孩的臉龐,經過兩個月左右,男孩就痊癒了。

■幫乞丐要食物:「他們是我兄弟」

隨著一天一天的成長,這孩子的個性日益清晰,他很喜歡和其他孩童相處,即使被欺負,也從不生氣或回手。而印度邊境的乞丐們每年有2到3次,會來到努日地區乞討,當地人大部分都視而不見,或加以驅趕。

但這孩子看到他們時,還未滿歲的他,會邁開小步,追著媽媽,清楚的說,「他們是我的兄弟,給他們吃的」。如果當時家中沒有現成飯菜,媽媽就會帶著他,把家裡任何可吃的如糌粑,送給乞丐。

而其他線索也指向高度的相似性,例如第三世天噶仁波切有許多條念珠,他房內有專門裝滿念珠…

【天噶揚希仁波切轉世.特別報導系列3之2】

圖片
二度出動,尋訪「馬年出生的小男孩」

時間:2017年3月21日
地點:印度菩提迦耶德噶寺




事件時間:2016年2月25日至3月底
事件地點:印度菩提迦耶德噶寺、尼泊爾努日(Nubri)山區、印度瓦拉那西鹿野苑


■「請問你認識馬年出生的男童嗎?」

「你們即刻出動吧!」法王說。

「那揚希(註:藏音,意為「轉世者」)大概幾歲呢?」總管詢問到,法王說,應該在三歲到四歲之間。山間村落那麼多,會在哪裡呢?法王說,這是從尼藏區邊界旁的第一個村莊,村名是桑多(Samdo)。

於是,隔天2月25日一早,尋訪隊前往尼泊爾與西藏邊境交界處的努日(Nubri)。從尼泊爾首都加德滿都出發,若走陸路,需要六天的交通時間,因此尋訪隊改搭直升機,穿梭於崇山峻嶺間,蜿蜒來到此北方邊境。

當直升機抵達目的地山區時,尋訪隊成員驚訝的看到,和法王親繪地圖一樣的山間小村,浮現在他們眼前。他們決定在當地停留六天。

「我們在找一位天資聰穎的神童,如果能好好學習,他將為眾生帶來大利益,這樣的孩子有四位,我們已經在不丹、印度和錫金各找到一位,現在正在找第四位,請問您在桑多,看過這樣一位出生於馬年的男童嗎?」在堪布噶旺主問下,尋訪隊走遍了努日的桑多,想找出三、四歲大,父母名稱與預言信相符的小男孩。

但並沒有一位是符合的。第七天,法王說,「回印度吧!」,因此,他們空手折返回了菩提迦耶德噶寺。

當時,有一位年輕人正在尼泊爾聖地南無布達附近的蓮花生大士聖地雅夏那波(Yaksha Ngakpo)朝聖,他是住在努日的次凌.旺督(Tsering Wangdu),當他接到親友電話,聊到有尋訪隊到他們村落來找轉世祖古時,「我心臟突然開始劇烈地跳動,怦怦怦怦的,非常奇怪,好像被雷打到了一樣」,他回憶道。當然,當時的他並不知道,他就是天噶揚希仁波切的父親。

■盛大的吉祥長壽天女法會,祈請努日護法保護

回到菩提迦耶後,法王向尋訪隊伍說,若由邊倩寺來主辦之後為期三天的長壽天女法會,將能消除障礙。「必須要盡量盛大圓滿,可以承辦嗎?」法王囑託邊倩寺總管天帕.亞佩,並要求邊倩寺僧眾都需參與。同時,法王也親自邀請隆德寺的金剛上師、戒律師、維那等參與法會。

2016年,法王噶瑪巴從菩提迦耶抵達鹿野苑的翌日(3月21日),便在創古金剛智慧學院主持這場為期三天的法會。列席修法者陣容空前浩大,除了金剛智慧學院的住持暨大學者堪千創古仁波切外,還有來自法王法座隆德寺…

【天噶揚希仁波切轉世特別報導.系列3之1】

圖片
祈願化身旭日速生起

時間:2017年3月21日
地點:印度菩提迦耶德噶寺




事件時間:2012年3月24日至2016年2月24日
事件地點:尼泊爾邊倩寺、印度菩提迦耶德噶寺、德國


「他說,『札西德勒!』(意即「吉祥如意」,是一種藏文問候語)」尋訪第四世,天噶仁波切轉世祖古的成員:第十七世大寶法王辦公室代表堪布噶旺(Khenpo Garwang)回憶說,當他踏進門口時,這位實際年齡1歲3個月、從未看過「西藏人」的尼泊爾小男娃走到門邊,看到他,笑起來,以藏文說出了問候。

這是天噶仁波切的轉世:天噶揚希仁波切尋訪小組的第二次出動。2016年3月底,由天噶仁波切所屬邊倩寺四位成員,及法王辦公室代表組成的尋訪隊拜訪男童家,他們拍下了孩童、家人及週邊環境等照片,難掩興奮地向大寶法王回報了進度。

3天後,法王傳訊,「回來,繼續等待」。此時,距離第三世天噶仁波切2012年3月30日圓寂,已滿4年。

■「灌頂之王」第三世天噶仁波切:殊勝的示寂過程

2012年春,81歲高齡的第三世天噶仁波切,於3月28日從醫院返回邊倩寺後,隔天指示說,「何時及如何找尋轉世,請示大寶法王,法王指示會很清楚。」之後,仁波切便處於深沈的禪修中,期間邊倩寺總管曾請求盡快回來,仁波切微笑並點了點頭。

擁有「灌頂之王」美譽的第三世天噶仁波切,是精通法典、密續及五明的學者及藝術家,曾隨侍第十六世大寶法王達17年,擔任大寶法王法座:錫金隆德寺的金剛上師,並遵循法王指示至歐美教學達30年。

天噶仁波切亦是第十七世大寶法王的密續上師,第一世天噶仁波切由修習「上師相應法」而證悟,第三世天噶仁波切則於白度母法門有殊勝成就,即使天候再酷寒,他碗中的水也從未結凍。

而在藏曆的2月8日救護度母殊勝日、西曆3月30日淩晨1點左右,天噶仁波切說他極為清晰地看到他的老師們,包括第十一世大司徒仁波切貝瑪旺秋嘉波,前一世桑傑年巴仁波切,前一世頂果欽哲仁波切和第二世蔣貢康楚仁波切巴滇欽哲偉瑟。

當天淩晨當地時間3:24,天噶仁波切圓寂,當天下午3點到4點間,寺院所在地尼泊爾加德滿都下起罕見的雷暴雨及多色閃電,之後出現彩虹。在錫金隆德寺也出現類似天候。仁波切於4月3日下午3:15,結束為期四天半的禪定狀態(圖登tukdam),並於第54天舉行荼毗典禮。

■大寶法王「祈願化身旭日速生起」

大寶法王於仁波切結束禪定後2天、2012年4月5日,以「憶念慈父至…

第四屆讖摩比丘尼辯經法會.辯經比賽篇

圖片
噶舉尼眾首次辯經比賽,秀出亮眼成績單

時間:2017年3月19日
地點:印度菩提迦耶





菩提迦耶三月的午後,直中標的、毫不猶豫、爽朗無拘的辯經聲,劃破德噶寺大殿的空氣,一位尼眾正以邏輯分明、環環相扣的推理,帶領同組的其他尼眾向對手提出質詢,全場觀眾屏氣斂息,鴉雀無聲。法王噶瑪巴站在大殿的一隅,雙手靠放腰背,伸長頸項,豎耳聆聽。

那天暑氣稍退的午後,随著那年輕的辯經聲而生起的,是噶瑪噶舉教團中一項前所未有的記錄:尼眾已經能夠在法王噶瑪巴、評審、佛學院教師、競爭對手、9所尼師院尼眾、善信等眾目睽睽下,進行紮實的辯論。

這是自2014年讖摩比丘尼辯經法會開辦以來,第一次舉行的尼眾辯經比賽。這些不慣於受到眾人矚目的尼眾,在過去的兩週中,就攝類學和因類學兩項主題進行辯論,將過去三年來的學習成果,呈現在眾人的面前。

「不過是三年的時間,尼眾在學習上的進步不可思議。」在19日晚間的辯經比賽頒獎典禮上,法王如是讚揚。

■ 首次尼眾辯經比賽,創古度母寺和竹德寺榮獲冠亞軍

今年比賽的冠亞軍由尼泊爾的創古度母寺和不丹的竹德寺包辦:攝類學的冠軍是竹德寺,亞軍是創古度母寺;因類學的冠軍是創古度母寺,亞軍是竹德寺。獲得最佳精進獎的得主是一位來自印度帝洛普尼師院的尼眾;創古度母寺榮登團體總冠軍,同時還囊括最佳質詢者和最佳答辯者的個人獎項。

由於每位尼師的表現都極為勤奮,法王甚至在頒獎典禮上調侃堪布們:「堪布們除了極為驚訝之外,有時還會有點憂心。」

在談到擔任評審的三位格西瑪(女性佛學博士)時,法王補充:「要決定誰最精進,這真的很難。如果我是評審之一,我會很難決定,因為每個人都太精進了。」

■ 各方助緣,尼眾信心得來不易

精進對尼眾來說不難,但要有自信似乎就不是那麼簡單了。

還記得三年前,在德噶寺內舉行第一次的尼眾辯經示範賽時,兩位坐在法王面前的答辯者,因怯場而久久答不出話來。15分鐘過去了,質詢與答辯雙方仍然進不了狀況,最後,為了緩和緊張的氣氛,法王只好從座中起身離場。

隨著經驗的累積,這次尼眾在辯經時,已不復當年的羞怯。除了積極的加強辯經的課程外,有些尼師院還是首度開設辯經課程,聘請經驗豐富的格西或堪布前來佛學院培訓尼眾,卯足全力為菩提迦耶的辯經法會做好準備。

同時,從第一屆讖摩比丘尼辯經法會開始,法王便以各種善巧來增強尼眾自信,啟發尼眾的智慧。例如,法王為尼眾講授岡波巴大師的《解脫莊嚴寶論》,帶…

第四屆讖摩比丘尼辯經法會‧《解脫莊嚴寶論》第六堂課

圖片
取捨黑白法,生生世世守護菩提心

時間:2017年3月16日
地點:印度菩提迦耶德噶寺大殿





法王接續《解脫莊嚴寶論》第十品的教授

今天是我們讖摩比丘尼辯經法會開示圓滿日,先念誦《解脫莊嚴寶論》課文:

第五、斷捨四種黑法,依止四項白法,為不忘失菩提心之方便者: 《菩提道燈論》云:
“思念他生故,如法守護之。” 《寶積經·大迦葉品》云:
“迦葉!菩薩有四法失菩提心,何者為四?欺誑師長,已受經法而不尊教;無疑悔處,令他疑悔;救大乘者,訶罵誹謗,廣其惡名;以諂曲心與人從事。迦葉!是為菩薩四法失菩提心。” 攝言之,即是對上師和堪受供養之人行欺騙。別人本來沒有疑悔的使其產生疑悔之心。對已發菩提心的菩薩以瞋恨心說惡語誹謗,以及作欺騙眾生的行為等。四種白法者,同經云: “迦葉!若菩薩有四法,世世不失菩提之心,乃至(成佛)道場自然現前。何謂為四?失命因緣,不以妄語,何況戲笑?常以直心與人從事,離諸諂曲。於諸菩薩生世尊想,能於四方稱揚其名。自不愛樂諸小乘法,所化眾生,皆悉令住無上菩提。迦葉!是為菩薩四法,世世不失菩提心,乃至(成佛)道場自然現前。” 攝略言之,是說菩薩縱然會失去性命,也不說誑語,使一切眾生趨向善法,尤其是大乘之善法;於已發菩提心之菩薩們作如佛想,讚揚其名遍於十方。不以欺騙或虛偽待一切眾生,常住如是殊勝之行。 (從四種黑法和四種白法之對比來觀察,即知此白法實為黑法之對治方便,例如:)第一個黑法是說對上師,阿闍黎,法師等應供之人,以欺詐心說妄語欺騙之。不管他們省知與否,高興與否,欺騙成功與否,如果在一座之時間內,自心中不加以對治,就是違犯了菩提心戒了。因此四種白法中的第一個就是“誠實”。縱然是失掉性命,也決不說誑語。 第二個黑法是說,別人作了善事(或成功)之時,自己竟生起悔惱之心。這種心態說出來也好,不說出來也好,如果在一座時間之內心中不起對治就是違犯了菩提心戒。因此第二種白法的對治方便是:使一切眾生趨向善法,特別是大乘之善法(這是對他人之向善及成功能衷心“隨喜”的訓練。) 第三個黑法是說,對發了菩提心的人生起怨恨之心,因而宣揚他的過失或短處,無論是說一般的過失也好,說法上的過失也好,當面說也好,背地說也好,能證明的也好,不能證明的也好,用柔善的話來講也好,用粗暴的話來講也好,不論對方聽見或未聽見,喜歡或不喜歡,如果在一座時間之內,自心不起對治,就是違犯了菩提心戒。其對治之道為第三項白法所明者:應對任…

第四屆讖摩比丘尼辯經法會‧《解脫莊嚴寶論》第五堂課

圖片
發起菩提心,就是善法之本

時間:2017年3月15日
地點:印度菩提迦耶德噶寺大殿





法王接續《解脫莊嚴寶論》第十品的教授:


第二、思惟發菩提心之功德,就不會退失菩提心者:
《菩提道燈論》云:
“菩提心功德,應觀華嚴經,
如彌勒菩薩,廣為宣說者。” 發菩提心之功德經中曾說,有二百三十種之多。這些功德簡言之可攝為四種。經云:
“善男子!菩提心者一切佛法之種子也。如多聞天子能除遣一切貧困,……。” 這一類的教示是說明菩提心能夠達成自利之功德,其他如菩提心能為一切眾生作皈作救作依等,則是菩提心利他之功德。經中之譬喻說:菩提心如矛,能破煩惱賊。 菩提心如斧,能斬斷樹之根莖等,則是說菩提心能斷除一切苦逆及邪惡。菩提心又喻如善妙寶瓶,能夠成滿一切心願,像如意寶珠能滿足一切所欲……這些都是由菩提心乃能成就順緣和善法之功德。
因此菩提心的功德有四:第一、就是自利,第二、利他,第三、消除違逆,第四能夠成就善聖,有這四種功德。


時常思惟這些利益,自然會對德用眾多之菩提心發生珍重和愛護之情,尊重持守不會退失了。(所以說,大乘行人應當時常思惟菩提心之利益)最少在修每座法時,應該要思惟一次。
因此,我們要時常思維菩提心的功德,這樣我們菩提心才不會退失、會恆時增長,每座法時都應當思維一次。不失菩提心的第一個學處,就是不捨眾生,第二就是時常思維菩提心之功德。

■「菩提心」本身就是善法,因此應心生歡喜

所謂「思維菩提心」時,很重要的是並非要去思維究竟的佛果,而是要去思維,發菩提心的本身,本質就是善的,所以我們要因此心生歡喜。換句話說,此處重點並非在「得到結果」面向上去思維菩提心,否則在未得到佛果前是無法生起歡喜心的,而是要知道,「發起菩提心」本身就是一種善法,我們對於「生起菩提心」本身,就算無法馬上得到佛果,也應生起歡喜心。

現代人會希望「馬上得到佛果」,可以說相對較為短視近利,難以忍耐,無法等待,想要馬上看到;但我們要知道,在「思維菩提心的利益」時,並非是如此的。

接著,講到生起菩提心第三個學處:

第三、積聚福德和智慧資糧,為生起菩提心之方便者: 《菩提道燈論》云:
“福德智慧二資糧,圓滿佛位之因也。” 福德資糧是指十法行,四攝法等(菩薩之)修行方便;智慧資糧是指作此等法行時,能體驗到三輪體空(無作者、受者和行法)之智慧真諦。如果在福德和智慧兩方面努力,就能夠增長菩提心之力能。 因此(大乘行人)應該隨時隨地的在這方面去努力。就最低的限度來說…

【第一屆比丘尼僧團傳戒會‧特別報導,系列六之六】

圖片
為佛法興盛故,復興比丘尼僧團

時間:2017年3月15日上午
地點:印度菩提迦耶德噶寺





在3月15日的《解脫莊嚴寶論》課程中,法王再度針對於恢復藏傳尼眾戒律,講述西藏歷史上的比丘尼記載,以及對「比丘尼僧團」的期許:

■西藏歷史上,已有女眾出家之記載

藏傳佛教歷史記載,赤松德贊國王時,就已有最初出家的歷史,當時有七人,被稱為七賢士、七比丘(也有稱為六人等,但多半稱為七比丘),當時也有印度、中國來的僧人來到桑耶寺,但藏人自己出家的,當時並沒有。而「七賢士」時期就已經有男眾及女眾的出家記載。

對於尼眾僧團歷史源流或盛衰過程,於歷史中並不清楚,但從《王者文獻》和《薩迦族譜》來看,確實有尼眾僧團及比丘尼。過去歷史說太多也浪費時間,目前沒有完整戒法傳承的比丘尼僧團,而我們當然也可試問一個問題:「一定要有比丘尼僧團嗎?」

從戒律典籍來看,教團興盛與否必須包含不同類別者,以女眾而言,必須包括比丘尼、沙彌尼、優婆夷、學法女等。但沙彌尼戒、優婆夷戒等都需要由比丘尼來給予,目前因為沒有比丘尼,因此都由比丘來授與,而這是否符合戒法,是值得討論的。

僅是比丘來傳授戒律,也是可行的。例如最著重戒律的噶當派,主要修持律典、戒學,典籍中也提及若無比丘尼時,是可以由比丘來傳戒的,佛陀經典中也有類似記載。

■「女眾戒律」上,朝更圓滿方向努力

但現代世界已經變得越來越小,已經成為地球村,人人互連互動,勢必各種情況都已與過去不同。過去藏地沒有比丘尼,可能覺得全世界都沒有比丘尼,但目前世界各地都有比丘尼復興的狀況,雖然說傳承不同,我們是「說一切有部」傳承,但在現在這個聲息相聞的時代,我們必須慎重考慮到比丘尼僧團做為皈依處、寄託希望處的迫切性。

事實上,我們比丘尼戒律可由比丘來傳授,目前也一直都是這樣:由比丘僧團單一來進行,因此也不是不可以的。而我覺得,這樣繼續進行圓滿的話,也還好,但我們仍可朝向更圓滿的方向努力。

因此,這次邀請了漢傳圓滿比丘尼傳承的尼眾戒師,從優婆夷戒、沙彌尼戒從頭開始為藏傳沙彌尼傳戒,希望往後尼眾僧團更加完整和圓滿,這也是我個人的希望。

■目標是「建立完整的女眾僧團」

這就是我們努力的原因,有人會認為我們現在重新傳戒,是受到外國女性的推動與催促,但事實上並非如此,我們的目標其實就是要去「建立完整的女性僧團」。

以戒法來看,女性所有戒律需要由比丘尼僧團給予,不然女性不同層次的戒律是否真正符合標…

第四屆讖摩比丘尼辯經法會‧《解脫莊嚴寶論》第四堂課

圖片
不捨眾生,總攝菩薩一切法

時間:2017年3月14日上午
地點:印度菩提迦耶德噶寺大殿





法王念誦繼續《解脫莊嚴寶論》第九章的內容:

■捨棄菩提心的過失

捨棄菩提心的過失(壞處)略說有三:
(一)因罪業故而墮惡趣,
(二)因罪業故破壞利他之事業,
(三)因罪業故長遠的耽誤了成佛的大業。 已經發了菩提心的誓願而不能實行,就等於是欺騙眾生,其罪報就可能墮入惡趣。《入菩薩行論》云: “若發誓願心,不能實行之,
則為欺眾生,云何度有情?”
因為造罪的緣故,就不能成就利他之事。頌曰:
“若行如是業,必難利眾生。” 因此罪業就會耽誤成佛之大業,難以趨證菩薩之道地。頌曰:
“墮入惡趣之罪力,發菩提心之善力,
二者相雜相消長,能令行者長流轉,
倍用極長之時間,始得趨正諸道地。” 喪失菩提心的原因,一般說來是這樣的:願菩提心之淪喪是說,此心捨棄了眾生,同時又以四種黑業為伴。這樣的心意,違反了發菩提心之原理,所以稱之為“菩提心之淪喪”。行菩提心喪失之原因,《菩薩地論》云: “同時依四種毀戒之法而行,則為上品業纏全部喪失菩提心,中品業纏則為粗罪,下品業纏則為過犯而已,(故知違反菩提心戒有上中下三種之不同也。)” 《菩薩戒二十頌》中並云:行菩提心若喪失,則願菩提心亦必同時喪失也。《抉擇戒攝論》中亦說四種喪失菩提心戒之因:此即上說之二因(心捨眾生,依四黑法)再加上壞菩薩學處及滋長邪見。寂天論師云:“凡生起與菩提心相違之念,亦屬違菩薩戒也。”
■總攝菩薩一切法之「一法」,即是「不捨棄眾生」

法王開示:因此,「菩薩」要若要以一法來具足一切法,此「一法」,就是「不捨眾生」。舉例而言,若行者將目標放在要獲得聲聞獨覺果位的話,就是一種不相應菩提心的動機

以大乘菩提心而言,最需要注重的是「動機」。因此我認為「發心」和「願菩提心」,也就等同於「利他的願心」與「成菩提之心」:若捨棄眾生的話,那此利他之心就壞失了;而若不求證覺菩提,而是僅求聲聞獨覺等果位的話,也是失去此成菩提之心。而若四黑法都做的話,則可以說這兩種願菩提心都失去了。

因此,由無著菩薩所記錄下來的彌勒菩薩教示中記載:如果失去願菩提心或行菩提心的其中一種,我們就失去了菩提心;對任何發起菩提心的菩薩,如果去詆毀的話,我們也會失去菩提心。

補充一點,如果對發起菩提心者生起怨恨心,而宣揚其短處的話,也算是失去菩提心。

■「願菩提心」包含「利他」及「求菩提」二心

首先講到,若我們失去願菩提心,則完全失去菩提…

大寶法王噶瑪巴發布天噶仁波切轉世的最新消息

圖片
時間:2017年3月14日
地點:德噶寺大殿

幾年前我們在讖摩比丘尼辯經法會上迎請了波卡仁波切的轉世,並且舉行了認證坐床的儀式,今年如果內外的因緣條件俱足,希望能夠迎請天噶仁波切的轉世來辯經法會上,進行認證坐床的儀式,現在還不確定,如果可以當然希望他能來。

每次都在尼眾辯經法會上認證轉世,將來可能很多祖古都等著這個時候被認證,而對尼眾辯經法會抱很大的希望。我想不要抱這麼大的期望,並不是每次都會發生這種事。以前在西藏我幾乎認證了三四十個祖古、仁波切,那時候的政府並不支持而且管制,所以偷偷認證了三四十個,來到印度之後這麼多年,才認證了三到四個,近來的情況根本不用我來認證,各種亂象頻生,父母親會認證自己的小孩,所以我覺得要盡量減少認證。



第三屆醫療保健訓練,21位尼眾圓滿結業

圖片
時間:2017年3月14日
地點:印度菩提迦耶祈願會場



台灣健康服務協會來到菩提迦耶,為噶舉尼眾進行醫療保健訓練,今年已經是連續第三年。

本屆圓滿9天醫療保健訓練的尼眾共有21位,她們分別來自印度的拉浪寺(Ralang)、帝洛普尼寺 (Tilokpur)、八蚌耶些若傑林( Palpung Yeshe Rabgye Ling )、噶瑪列些林( Karma Leksheyling)、創古度母寺( Tara Abbey)、歐瑟噶瑪鐵秋林( Osel Karma Thekchöling) 、桑殿林(Samten Ling),以及不丹的竹德寺(Drubde Palmo Chökyi Dingkhang),共8所尼眾寺院:。

■ 改善尼眾醫療保健,法王親自號召

三年多前,當法王噶瑪巴首次發起要改善尼眾的保健和醫療時,台灣健康服務協會的團長陳志福醫師首先響應,這項培訓計畫從此展開。除了團長陳志福之外,今年醫療保健團的成員還有5位專業人士,他們分別是護理系教授郭素珍、中醫師覃敏怡、外科與泌尿科醫師周維正、急救訓練師李欣裕,以及護理師李淑雲。

為了讓教學、諮詢以及問答能順利進行,集訓需要以英語、尼泊爾語、以及藏語三種語言交替進行。在尼泊爾南摩布達創古寺院管理醫療室的蔣揚.多傑(Jamyang Dorje),今年特別加入這個訓練營,擔任翻譯的工作。

透過培養第一線的醫療援助人員,台灣健康服務協會希望為偏遠地區,以及一些小型社群提供基本的醫療保健。雖然目前在菩提迦耶進行的醫療訓練以尼眾為主,然而,該協會在尼泊爾也有以僧眾為主的訓練課程。這次在菩提迦耶9天的醫療訓練,內容包括婦女衛生、解剖學和生理學、異物塞住喉嚨的急救措施、心肺復甦術、腦部傷害的早期介入性治療、骨折、出血急救、醫療站的設立、腹瀉的早期介入性治療、一般常用藥的藥理學,以及中醫的基礎原理介紹。

為了讓尼眾參加法王上午在德噶寺大殿的《解脫莊嚴寶論》課程,醫療保健團特別將前3天的上課時間彈性調整,安排在早上7:30至9:30,午餐後的1:30至6:30,以及晚間的6:30至8:30;其他6天訓練則是全天,從上午8:30至中午12:30,以及下午1:30至5:30。

■ 尼泊爾地震,尼眾展現學習成果

台灣健康服務協會的訓練計畫,教學與實地操作並重,因此,尼眾不只有理論知識,同時也熟習操作。團長陳志福表示,早期接受過訓練的尼眾和僧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