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寶法王噶瑪巴接受美國之音專訪






時間:2017年7月6日
地點:美國華盛頓特區

法王噶瑪巴在接受美國之音採訪時,首先談到達賴喇嘛尊者的生日:

我們藏人非常重視達賴喇嘛尊者的生日。我們有尊者如明炬般的指引,帶領我們度過黑暗困頓的時期,這是我們莫大的福份。因此,尊者的生日對我們來說是件大事。

尊者出生於雪域,他是所有藏人的怙主和皈依。我們有的這個大福報為我們所有人帶來歡喜,以及巨大的勇氣。無論大家以什麼方式來為尊者祝壽,我們可以回顧他一生的事蹟,以及他全球利生的事業。

無論尊者會給予我們什麼建言,重要的是我們要想想自己可以如何輔佐尊者,真正實現尊者的教誨。尊者不僅奉獻一生於改善我們外在的物質條件,同時也激勵我們內在的靈性成長。

從我們的角度來回應,我們應該思維如何讓自己更進步。尤其,我們學習佛法,這對自心有益,我們培養慈悲,這有助於我們在世間的為人處事。然而重要的是,學習佛教科學在於豐富和開展自心,培養慈悲在於力求改善自己的言行。日常生活中,我們都要再三這麼提醒自己。這點非常重要。

問: 第十四世達賴喇嘛曾教誡,藏人應該團結在一個藏民族之下,並且保持關係的和諧。我們如何讓西藏的文化和習俗存續下去,無令絕滅?

法王: 無論就哪一方面來說,團結和諧的力量都是非常強大的,因此,我們要努力建立 這樣的關係。但這樣的關係要建立很難,要摧毀卻是很容易。無論是從西藏三省的統一,西藏各教派之間的關係,還是不同地區的藏人之間的融合來講,我們看見的這種對整個國家的愛、對西藏整體和生於雪域的人的效忠,可能都是西藏史上前所未有的。

這要歸功達賴喇嘛尊者的領導和指引,而尊者也強調過團結和諧有多麼重要。再者,這也是西藏主要的宗教領袖,以及許多真誠的藏人付出時間和心血,辛勤努力的結果。我們現在取得的這個美好成果,我們千萬不能浪費,要好好保護和維護它。在藏人的社會中,有些人還是會有偏愛自己地區的狹隘觀念。我們應該把它視為是有害的,同時也要非常謹慎和覺知正在發生的事情。

尊者已經八十多歲了,但他仍到處旅行,將藏人的情況公諸於世。同時,他也指引著藏人,護持佛法和西藏文化。在尊者的帶領下,我們藏人也應該對佛法,以及自己的文化保有濃厚的興趣。

尤其,旅居海外的藏族人口持續增加,他們對於自己的宗教和文化傳統,以及書寫式和口語式藏文,興趣應該要更高、更增長。如果他們能夠把這些內容學得透徹,並且保持跟它們的接觸,那麼將來才有勇氣提出要求,請別人尊重和保存自己珍貴的傳統和語言。否則,如果自己對這些都不熟悉的話,就不會有足夠的信心提出這樣的要求。

問:您的海外行程主要在歐洲和北美,這樣的安排是否有原因?您比較喜歡這些地方嗎?

法王:前往歐洲和北美是有特殊原因的。就歐洲來說,歷史上藏人與英國的關係特殊又密切,因此我最近第一次對英國進行訪問。

我最近的行程還有對加拿大的首度訪問,而加拿大是北美中藏人最多的國家。我在加拿大訪問了不同的佛學中心,見到許多的弟子,特別是與旅居加拿大的藏人見面。我們之前就是這麼計劃的,而最後的結果也還不錯。

問:在加拿大時,你對藏人有很大的助益,並且給予他們許多的忠告。您覺得什麼是加拿大藏人所面臨的最大困難?您會建議他們把精力放在什麼地方?

法王:主要有兩點:首先,藏人必須集中精力在自己的文化上,尤其是口語式和書寫式藏文的學習。再者,藏人必須合作促進彼此關係的和諧。

就海外藏人而言,尤其是住在加拿大的藏人——加拿大有這麼多的藏人,迫在眉睫的問題是:那些出生在海外的藏族新生代,他們是否可以持續的持守、保存和振興自己的宗教和文化?於此,我們都要深感憂慮,因為對許多的海外藏人來說,就連閱讀和講說藏文都很難。

如果不知道藏文的話,你怎麼可能保存西藏的宗教和文化?與它們的直接關連就是我們的語言,但這關連卻被切斷了。因此,關鍵在於藏人要全力投入於學習自己的語言。這是我對此的看法和希望。

但只是說說自己的的希望和看法是不夠的,我們需要有方法和政策來真正予以落實。

一般而言,在藏人居住的地方成立有社會福利團體,他們會教孩子西藏語言,以及西藏的歌曲和舞蹈。但每週只有週末一、兩天的學習,孩子究竟能學多少是問題。這就是為什麼父母應該跟孩子講藏文、教孩子寫藏文特別重要的原因了。孩子學習藏文的情況,父母要極度關切,因為語言的學習有賴於許多不同的因素。

既然加拿大和美國的藏人人數持續在增加,我認為由藏人自己來辦學校會很好。這樣一來,孩子的藏文學習不只是在週末,而是會有一整週的連貫性。在印度的西藏學校的確有找師資的問題,但無論如何,我們都不能因為困難就放棄,只要勇往直前,我相信結果會相當不錯。

我之前也有機會提出這點,我們要從各個角度深入思考我們的處境,這點很重要。如果現在不做的話,情況只會愈來愈急迫。我們所有的人都必須集中精力,全力支持口語式和書寫式藏文的學習。如果佛學中心、社會福利協會,以及公眾或私人團體能夠攜手創建這樣的學校的話,我認為結果會不錯。

問:您在加拿大談到西藏餐廳時,您說餐廳的名稱和菜單應該同時有藏文和英文。感謝您提出這一點。在您生日那天,您的父母傳達了一個祝賀的訊息,您是否有機會回覆?

法王:我並不知道我的父母透過社交媒體送出一個訊息。有認識的人拿給我看後,我才知情。

與前幾年大不相同的是,今年西藏和印度有許多人對我的生日感興趣。由於生日慶祝的關係,大家對於我個人更為關注,連帶的也就對我的父母更為關注,於是便有人請我父母說些話。

在看這段錄影時,我有種不尋常的感受——說不出來但催人眼淚,看後我變得極度悲傷。在這段生日訊息的影片中,我的父母並沒有以我為直接說話的對象,而是一般性的為我祈願。由於他們不是直接對我講,所以也就沒有特別要回覆的理由。

問:在加拿大多倫多接見藏人時,您曾說過想回西藏的願望。您是為了與西藏境內多苦多難的許多藏人見面嗎?還是為了保持與他們的連繫,表示您對他們的支持?您在生日感言中也提到想回西藏。這願望您要如何實現?

法王:我提到這點的主要原因是,旅居海外的藏人團體中,我們看到許多關於中間道路、獨立等政治爭論,但事實上我們卻沒有真的考慮西藏如陷火窟的情勢。

對於自己的政治見解是否符合實情,境外藏人只會在嘴上說來說去,這點相當可悲。對於西藏境內的情況, 我們必須直接去瞭解。我們當然也可以透過媒體去瞭解,但最好是自己前往西藏去體驗。

海外藏人要回西藏比較容易,因為他們已經是美國或加拿大等國的公民。他們必須親自去西藏看看,而不是抱著透過幾張照片得來的膚淺想法。在西藏,他們可以親眼看看那裡的自然環境,他們可以直接跟生活在那裡的藏人交談。透過這樣的經驗,他們對於那裡的情況,絕對會有真實的感受。

有些海外藏人到西藏走一遭,回來之後變了一個人。以前他們不知道雪域的真實情況,親身的經驗讓他們發生了改變。以前他們對西藏沒有什麼感覺,也沒有強烈的愛國情操或忠誠感;從西藏回來後,他們對西藏有了真正的興趣,對西藏同胞有了更多的愛和關懷。因此,要真正培養對西藏的關愛,境外藏人真該回西藏走走。

重要的是自己去獲得第一手經驗,而不是倚賴別人給你的訊息。如果我們親自走一遭,那麼境內和境外藏人的連繫就能復合。否則,境內藏人不知道境外藏人,境外藏人也不知道境內藏人。

我個人想回西藏的理由是:我生於西藏,最近在社交媒體上看見自己父母的這種經驗,激起我情感上強烈的反應。此外,我與父母一別十七年,現在我的父親都八十多歲了,他還能在世上活多久,我們都不知道。

我被賦予「噶瑪巴」這個顯赫的名號,因此我有許多的重責大任。但在這之前,我是一個簡單的人。就做為一個人來說,我們若是有幸,就應該圓滿父母的心願,奉養父母。這不僅在西藏是如此,在印度、中國及許多文化當中也是這樣。見到父母的影像讓我情緒激動,因此我的措辭有點強烈。

一般而言,我們說藏人還是有望的,例如一年在印度慶祝藏曆新年,下一年在布達拉宮或拉薩慶祝藏曆新年。我的父母都已年邁,說不準什麼時候會走。如果我幾年之內無法回去,可能就難以再見。這是我的願望,但它很難實現,因為它取決於許多的因緣條件。

問:您想回西藏,許多其他人也想回去。但自從2008年以來,中國政府就為西藏境內的藏人製造了巨大的障礙。那些想去西藏的人拿不到許可。中國政府非常為難那些想去探親的人,不給他們回西藏的許可。請問您對此有何看法?

法王:就人之常情來說,一半的父母親友在一個地方,剩下的一半在另一個地方,這令人很沮喪。父母與子女見面是人權。父母與子女無法見面,違反人快樂的權利,以及一般公認的相關人權。

就拿我的例子來說,我的父母來印度無望,他們受到嚴格的管制,就連要去拉薩或中國都必須提出申請,而且他們的申請有時批准,有時不批准。他們沒有護照,因此無法到海外。總的來說,情況非常悲哀。

問:您會向中國政府陳情嗎?

法王:我沒有什麼好向他們陳情的,顯然沒有什麼可商量,我陳不陳情都一樣。但或許有其他的選擇,例如,如果我的父母來不了印度,我跟他們在其他國家見面也可以。

問:最後,我想問您對境內和境外藏人的最大關切是什麼?他們應該集中精力在什麼地方?

法王:我對佛法和政治沒有廣博的知識,因此很難直接說情況是什麼。境內藏人來不了印度;在印度的藏人許多去了海外,有些則回到西藏。

在印度的藏人處境相當艱困,因為他們拿不到印度的公民身分或護照。要拿到印度的公民身分很不容易,就算拿到了公民身分,還是有許多的困難。持西藏難民身分證的人,無法享有完整的權益。基於這些原因,在印度的藏人並沒有一個可以安身立命的地方,沒有一個自己總能放鬆安居的家,所以他們想往世界各處去。

由於我是出家人,許多人會來找我卜卦。他們會問:「我要去這個或那個國家,哪個地方最好?」他們不想活在藏人行政中央的組織下,因此,達蘭莎拉的西藏政府也有處境艱難的時候。

另一方面來說,在達賴喇嘛尊者的指導下,藏人處處倚賴尊者,把所有的希望都寄託在他身上。然而,我們也很難持續有尊者為我們做靠山。

西藏的未來取決於藏人。思考應該做什麼和如何做,這是藏人的責任。在置身這個世界中,我們該如何思考這些議題?我們該用什麼方法?我們不能只是猜測,而是現在就必須好好學習,未來才能承擔責任。善思所有這些問題非常重要。

達賴喇嘛尊者說過,我們應該遵循民主的方式。於是,尊者給了藏人這種形態的政府,意思就是說,現在的政務應該由政治領導者來主導。為了未來,藏人應該好好學習,讓自己成為這種政府形態所需要的人才。我們要珍惜尊者賜予我們的這個禮物,努力學習,讓自己有所長進。

民主不只是投票、抗議或爭論政治立場。好好學習,負起全責,這是不可或缺的。我們應該集中智力做這樣的思維:什麼才是最該做的?什麼才是有益的?我們如何幫助整個社會?不幸的是,大家都不太去想這些。擬訂穩建和長期的計劃很重要,臨時的急就章是沒有用的。


http://www.kagyuoffice.org.tw/news/20170716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藏譯中| 法王噶瑪巴姐姐於法王32歲生日時獻上的祝福信

659 | 噶瑪巴活佛:後達賴時代的西藏靈魂,走向何方?

法王噶瑪巴對近日兩名藏族少年自焚的呼籲

大寶法王溫市弘法勸勿沉迷數碼化溝通- 明報加西版(溫哥華)

多倫多大學迎來三大佛教傳承的高僧對話 - youknownews

「明鏡」藏文電子佛典 Android版正式發行

“明鏡”藏文電子佛典安卓版正式發行 - 西藏之聲

法王噶瑪巴首次加拿大弘法 .第四屆「對話」論壇

第十七世大寶法王噶瑪巴蒞臨多倫多大悲菩提寺加持開光大典 - CCCTV 國際電視